侍卫们灌得满满的(大玩卧底警花)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3月22日14:08:44侍卫们灌得满满的(大玩卧底警花)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十几天后咸阳。

        

赵浪正在宫殿看着文书,现在冬天也已经要慢慢过去了,有些事情他也要开始准备了。

侍卫们灌得满满的(大玩卧底警花)最新章节列表

        

一个是给老爹安排好,开春之后向百越之地巡游旳准备工作。

        

另一个就是为彻底铲除匈奴做布置。

        

依照现在大秦的发展,再有一年多的时间,就有足够的实力深入草原了。

        

斩草需要除根,他不会给冒顿休养生息,卷土重来的机会。

        

而且再久的话,可能礼义廉三兄弟,心智都被慢慢改变,到时候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了,那才叫难受。

        

他可没有心思和这些人在草原上打游击。

        

再就是年终各地已经统计好了秋收之后的收成情况,也终于送到了他的面前。

        

情况还算不错,所以他才有底气去准备征讨匈奴的事情。

        

只是诸事繁杂,就是他也感到有些心烦意乱,也不知道老爹是怎么坚持了这么多年的。

        

这情况比他上辈子九九六也不遑多让。

        

“公子,先休息一下吧。”

        

这时候一旁的小七和小九,一人端着茶水,一人端着糕点说道。

        

赵浪笑着放下了手中的文书,说到,

        

“好,反正都是些烦心事,不看也罢。”

        

说着便放下了文书在小七和小九的服侍下,开始享用茶水糕点。

        

不得不说,小七和小九学了医术和武技之后就连按摩的技术都高出了许多。

        

正当赵浪享受的时候,奴神色古怪地走了进来说道,

        

“主人,您有一位兄弟求见。”

        

赵浪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问道,

        

“我的哪一个兄弟?”

        

这倒是不怪他,他自己的兄弟的确是多了点。

        

奴顿时回到,

        

“项家的那一位。”

        

赵浪顿时了然,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到,

        

“请他…等一下我亲自去接。”

        

说着就朝着外面走去。

        

此时宫殿外,项伯正站在台阶前有些敬畏的看着面前宏大的宫殿。

        

他归顺了大秦之后就一直在故地,然后听着大群一个又一个的捷报。

        

心中其实五味杂陈。

        

哪怕他再愚钝,现在也能稍稍的回过味来,当初赵浪接近他的目的可能并不是那么单纯。

        

但是看破了又能怎么样呢?

        

项羽已经带着人离开了大秦,在最南边拼死拼活。

        

自己带着无法长途跋涉的族人,留了下来,帮助大秦稳定南方,项氏不可能再有任何翻盘的机会了。

        

但无论如何项氏一族是保存住了的。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安慰。

        

正当项伯感慨万千的时候,宫殿内传来了一阵声音,

        

“项兄来了!是何时到的呀?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莪好去接你。”

        

下一瞬项伯就看到赵浪一脸喜色的走了过来,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一样迎上去,脸上同时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

        

动了下嘴唇,却没有作声。

        

终于恭敬的弯腰行礼道,

        

“项伯见过太子殿下。”

        

听到这话,赵浪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感觉得到他们之间多了一层无法逾越的壁障。

        

随后直接上前将对方扶了起来,说到,

        

“项兄,何故如此多礼?”

        

随后便把对方请进了宫殿内。

        

两人坐定了之后,项伯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对方。

        

他现在越是了解赵浪,就越是觉得对方可怕。

        

现在自己明明已经毫无用处了,可对方还是如此以礼相待,没有半点的怠慢。

        

如果说之前对方是为了得到情报而虚情假意的迷惑他,可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呢?

        

但如果要说对方真是一个真正的君子,那些被对方坑死的对手们,恐怕会气的从地底下跳出来。

        

两人稍稍的寒暄了一阵之后,赵浪笑着问道,

        

“项兄此次来咸阳,可是有事?”

        

项伯这时候赶紧露出一个笑容,答道,

        

“太子殿下,项伯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向您禀告一下如今南方的情况。”

        

说着项伯就拿出了一份文书。

        

赵浪淡然的接过了文书,却没有看,而是递给了旁边的奴,笑着说道,

        

“有你和范先生帮我看着,我放心。”

        

当然他最放心的原因还是因为蒙毅,章邯,一直带着大军看着那里。

        

这些人不可能翻得起什么风浪来。

        

赵浪这时候继续说道,

        

“项兄这次来,可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但说无妨。”

        

如果只是为了送文书,直接用信使送过来便是了,自己也有人守在那边查看。

        

项伯没有必要在冬天里,这么跑一趟。

        

果然听到问话,项伯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迟疑,最后说道,

        

“太子殿下,项伯的确还有几封书信要送给您。”

        

说着项伯从怀里拿出来了几封书信,眼神躲闪的说道,

        

“这是韩王,魏王,齐侯,让在下顺路带过来的。”

        

听到这话,赵浪的眉头微微一挑,项伯从楚地过来,想要拿到齐魏韩三地的书信,可一点都不顺路。

        

不过他没有多说结果,书信很快看了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项伯有些紧张的看着赵浪的表情。

        

他这次来还大费周章的去了齐魏韩三地,当然不只是为了禀告楚地的状况。

        

而是他们这些人被放到一边也快一年多了,他们虽然不担心赵浪会暗地里对付他们,可对方之前给他们的承诺却是一直没有实现。

        

不多时,赵浪已经看完了书信,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他当然看出了这些人的担忧。

        

微微的沉吟了一阵,很快直截了当的说道,

        

“项兄,你们只管放心,之前的承诺我一定会做到。”

        

“只是如今以我的地位,并不能给你们封王。”

        

他现在也不过是太子而已,能有资格给出王爵的只有他老爹。

        

听到这话,项伯却没有丝毫的沮丧,反而露出了一个笑容。

        

因为越是如此,就越说明赵浪是真心的。

        

至于想要始皇帝给他们分封王爵,那是不可能的,况且对方敢封,他们谁敢接?

        

“项伯谢过太子殿下。”

        

项伯顿时起身行礼,随后告退。

        

不管赵浪怎么对他如初,还挽留他喝酒,他都知道他不可能把对方当成之前的赵兄了。

        

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赵浪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没有过的孤寂,仔细想想他虽然兄弟众多,但除了胡亥那个没心没肺的以外,其他人如今和他都多了一些隔阂,不由自语道,

        

“这就是孤家寡人吗?”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奴想要安慰对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好在赵浪这时候回过了神,说道,

        

“抽空看看土地的情况,然后可以去信往高句丽和胡人那边了,让他们也提前做好储备。”

        

筹备一场大战,还不影响到国内民生,就需要提前两年准备。

        

奴顿时领命。

        

不多时,就有一队信使朝着北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