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不要进去了(嗯啊办公室)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3月22日09:48:59哈~不要进去了(嗯啊办公室)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安泞看着宋砚青。

        

宋砚青说道,“白墨婉从小骄傲自负,白墨一暴躁冲动,娘娘还是小心为上。”

哈~不要进去了(嗯啊办公室)最新章节列表

        

“好。”安泞点头。

        

隐约猜到了,今日萧谨行召见宋砚青,或许就是白家的事情。

        

所以他们现在对白家到底是这么一个态度?

        

动,还是不动?!

        

如果要动。

        

她希望在她离开之后。

        

这些纷争,不应该她来承担。

        

宋砚青离开了潇湘殿,回到将军府。

        

木冬见到自家少爷那一刻,都没有绷住,直接笑出了鹅叫声。 

        

宋砚青脸黑透了,但木冬看不到。

        

他回去后也就直接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吃喝拉撒,都不出门。

        

晚上的时候,贡静宜陪着谢若瞳吃晚膳。

        

“听说姑爷今日从皇宫回来后,就一直在房间中没有出来,听说生病了,晚上也是让人送进房间用膳的,不知道病得重不重?”贡静宜看似不在意地说道。

        

说着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将军。

        

是想要看看她又没有什么反应。

        

事实上自从那天姑爷给将军种植了一片月季花之后,她对姑爷就又有了好感。

        

所以时不时,也会帮姑爷说几句话好话。

        

谢若瞳神情自若,没受到任何影响。

        

“姑爷的身体确实很差。”贡静宜看将军没有回应,又自顾自地说道,“我都没见过比他身体更虚弱的男人,比弱女子还弱,平常一般人生了病都会很不舒服,像姑爷这种,一不小心不知道得不得病死,又没见木冬给他请郎中……”

        

谢若瞳眼神盯着贡静宜。

        

贡静宜不敢说话了。

        

谢若瞳依旧自若的吃着晚膳。

        

宋砚青要死要活,那也是他的事情。

        

他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没有人可以帮他。

        

……

        

翌日。

        

宋砚青一大早就出了门。

        

尽量不让谢若瞳发现他现在这么奇形怪状的样子,他自己都把自己吓到了。

        

他去潇湘殿换了药。

        

刚离开时。

        

迎面就看到,白墨一走了进来。

        

宋砚青皱眉。

        

这么快就进皇宫了。

        

还这般肆无忌惮的进了后宫?!

        

白墨一从宋砚青身边直接走过。

        

因宋砚青脸上缠着白布,他也没有人出来是谁,准确说就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他一身魁梧,满身彪悍,一脸凶狠的往往清凌院,白墨婉现在居住的地方前去。

        

宋砚青回头看了一眼潇湘殿。

        

但愿娘娘在这次的纷争之中,能够不沾尘埃。

        

……

        

清凌院。

        

白墨婉搬入这里两日。

        

这两日也是受尽了屈辱。

        

因没有了皇贵妃的名号,她谪降为嫔,嫔在后宫中的待遇自然和皇贵妃完全不同,她甚至还要另外一个小贵人共用一个大院落,曾经的高高在上,曾经后宫之中所有人见着她都会毕恭毕敬,甚至于她搬进来之后,后宫中曾经拍她马屁的一些嫔妃,好心来看她,却就是故意在她面前趾高气昂,见着她不但不再行礼,还各种酸言酸语。

        

就是在嘲笑她,居然也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白墨婉早知道后宫中人走茶凉的道理,但真的发生过你在自己身上,还是让她咽不下那一口气。

        

连续两日便都是,昼夜难眠,根本没办法合眼。

        

一闭上眼睛,就是安泞那张让她恨之入骨的脸。

        

一闭上眼睛,全部都是萧谨行对她冷血冷漠的态度。

        

而她没办法休息,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憔悴无比。

        

白墨一见到白墨婉那一刻,瞬间勃然大怒。

        

“皇上居然就这般对你!”白墨一青筋暴露,拳头都握紧了。

        

白墨婉知道自己哥哥向来冲动。

        

她连忙拉着他,“你别着急,喝口茶消消气,我们慢慢说。”

        

白墨一虽愤怒不已,但一直以来和他妹妹关系亲密,也知道他妹妹比他考虑事情周到,处处还都是听她的安排。

        

他忍着气坐下。

        

白墨婉让人去外面院子守着。

        

房门关了过来。

        

房间中就剩下他们两人。

        

白墨婉主动开口道,带着关心,“哥,延祺在白家现在怎么样?”

        

就是很会攻克人心。

        

萧延琪是白墨一的儿子,白墨一自然心疼自己儿子,她现在主动关怀,就是投其所好。

        

白墨一脸色难看,狠狠地说道,“还能怎么样,皇上把他撵出了宫,也只能在白府养着。现在娘主要在管他,也是习惯了宫廷的生活,回去后,还端着他皇子的架子,不慢慢改吧!”

        

“我觉得,不用改。”白墨婉眼眸一紧。

        

白墨一看着自己妹妹,有些不明所以。

        

“这么说吧,萧谨行现在肯定是要动我们白家了。”白墨婉直言。

        

“我害怕了他不是?!”白墨一底气十足。

        

收到消息听闻他妹妹还有他儿子被皇上这么对待,他就差点带兵冲入皇城了。

        

当年攻下北牧国之后,白家军的军权依旧还在他们白家手上,虽当时打仗牺牲了十余万兵力,伤残几万没了战斗力,临时扩张的十万兵力大多数都卸甲归田,还有少量一部分被朝廷征集,余下的白家军,剩余五十万,哪怕白家军比鼎盛时期少了三十万,仍然比全国军力加起来还有多。

        

皇上要真的想要动他们白家,真的想要打,不一定打得过。

        

他还想正好出出这口恶气。

        

让他居然敢动了他们白家人!

        

“哥,你别冲动。”白墨婉叫着他,“萧谨行不敢这么快动我们,他身为皇上,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理由,不可能任由他的心情,他不能服众,一旦成为了众矢之的,是他得不偿失。我和延琪还有莫昆被萧谨行这般处罚,也确实是被萧谨行抓了把柄。”

        

“那我们就这么忍着?让你在这样的破屋子里面住着,哥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白墨一愤怒无比。

        

“我也咽不下,但我们不能冲动,萧谨行多聪明一个人,一不小心我们就上了他的道。”白墨婉眼眸一紧。

        

既然选择要和萧谨行决裂。

        

那她就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绝不能让自己走错了一步。

        

“我们一步步来。”白墨婉眼神一狠。

        

从今以后。

        

她便再不想任何男人,只靠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