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摩托车不小心进去/王爷疯狂的抵弄

2022年3月22日08:28:09骑摩托车不小心进去/王爷疯狂的抵弄已关闭评论

古幸川对萧谨行的不满,可谓是毫不掩饰。

        

宋砚青在旁边,也是突然没了话。

骑摩托车不小心进去/王爷疯狂的抵弄

        

哪怕当年皇上和楚王之间,皇上拿下了江山,楚王死亡,但最终,皇上却还是被楚王所算计,如若不是楚王当时让皇后诈尸,皇上这五年也不会过成这个样子,更不会让白家人,占了这么大的便宜。

        

宋砚青刚刚虽然给皇上辩解了很多,也充分理解皇上的心情,但心理上还是对皇上的做法有些抱怨,毕竟像皇上这种有着绝对霸权能力的人,不应该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就算最后他要交出皇权,留给他觉得最可信的人,也不应该把选择权就这么给了别人,皇上终究因为皇后,失了分寸。

        

却也正是因为皇上这般违反他常理的做法,才真的能够感受到,皇上对皇后的感情,超出了对他自己的在意。

        

所以。

        

真的很难去评论,皇上当年的妇人之仁,是对是错。

        

而且所有都已经发生且成为了定局,现在再去悔恨当初毫无意义,唯有往前看,怎么解决现在的燃眉之急。

        

“听闻明今明,白墨一就要回来了。”吴叙凡看所有人都沉默了,就又开了口。

        

“嗯。”萧谨行应了一声。

        

“他这次回来,会不会突然造反?”吴叙凡问。 

        

“不会。”萧谨行肯定,“白墨婉跟在我身边多年,当初萧谨慎逼宫,我们拿下太后先皇,以及攻打下北牧国等,白墨婉都在,她很清楚我的能力在哪里,不可能在没有完全准备下就动手。”

        

“那我们可不可以趁机拿下白墨一?”吴叙凡又问。

        

直接把白墨一弄死算了。

        

擒贼擒王,如此一来白家军就成了一盘散沙。

        

“刚刚你不也说了,不能随便动白家人吗?动了,皇上会落下千古罪名。在此之前,我们需要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去定了白家的罪,准确说最好的方式就是,逼着白家造反,以谋逆罪,诛了白家九族!”古幸川一字一顿。

        

在政权上,其实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可怎么逼着他们造反啊?我跟白墨婉虽然没有太多接触,但觉得这女人应该也不算简单,简单的话,当年皇上也不会这般爱她了,爱到三番四次要杀了叶栖迟。”吴叙凡不忘又对萧谨行讽刺一番。

        

萧谨行看了一眼吴叙凡,缓缓说道,“当白家人的利益被触犯到了极致,他们就会反弹。”

        

“怎么触犯?”吴叙凡问。

        

古幸川看着萧谨行,“该不会,你又想要让叶栖迟来当诱饵吧?!”

        

萧谨行选择了沉默。

        

“你觉得,叶栖迟对你的恨还不够是吗?”

        

“而后,朕会弥补。”萧谨行承诺。

        

“你的弥补有什么用?五年了,叶栖迟从城墙跳下去后,她原谅过你吗?到现在她回来,是她自愿的吗?你凭什么觉得她会原谅你,亦或者还奢望她理解你。”古幸川难掩的愤怒。

        

萧谨行对视着古幸川,说道,“这次她会理解的。”

        

“皇上还是这般自负。”古幸川冷讽,又坚决道,“如若皇上真的让叶栖迟涉入到了危险之中,臣会不顾一切的阻止,臣会毫不犹豫的站在皇后那边,哪怕出卖皇上。”

        

萧谨行看着古幸川。

        

宋砚青和吴叙凡也是这么转头看着他。

        

吴叙凡平时和萧谨行还算随意,但也不敢这么和皇上刚。

        

古幸川果然在对叶栖迟的事情,从未妥协过。

        

“臣的命是皇后救的,臣从来都不是效忠皇上,而是效忠皇后。如果皇上觉得臣无用,皇上可以直接杀了臣。”古幸川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萧谨行冷眸。

        

吴叙凡那一刻看着两个人剑弩拔张,还是捏了把冷汗。

        

真怕萧谨行一气之下杀了古幸川。

        

古幸川虽然平时也不是很讨人喜,但要萧谨行真的杀了古幸川,叶栖迟估计得拿着八尺大刀把萧谨行砍成肉饼!

        

有些僵硬的大殿上。

        

萧谨行开口,明显口气温和了些,“朕不会拿叶栖迟的性命开玩笑。”

        

“对皇上而言,人活着就够了,但对臣而言,彼此的信任更重要。如果臣是皇上,臣绝不会再伤害皇后第二次!”古幸川却丝毫不领情,语言依旧犀利,“而臣也明明白白的告诉皇上,皇上这次再伤皇后,臣一定不会再放手去成全皇上和皇后,臣会主动追求皇后,直到皇后接受臣为止。”

        

萧谨行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显然是动怒了。

        

古幸川直视萧谨行,一脸不怕死。

        

吴叙凡在旁边有些憋不住了。

        

他用眼神示意宋砚青。

        

不是很会说话吗?!这个时候哑巴了?!

        

宋砚青也看到了吴叙凡给他的眼神了。

        

他能怎么劝?

        

皇上和古幸川之间长年来其实都有积怨,不过就是现在才爆发出来而已。

        

宋砚青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开了口,“其实皇上和古大人出发点都是一样的,都是想要保证皇后的绝对安全,才会在白家人兵权在握的时候,选择对白家动手。臣觉得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商议,怎么顺利拿下白家。”

        

宋砚青转移话题,也是转移矛盾。

        

吴叙凡连忙附和,“对对对,商议怎么打白家,而不是我们都还没开始打就先内讧了,这不就是上了白家人的道吗?!刚刚不是说要给白家人找罪名吗?要逼着他们造反吗?臣觉得,在此之前,我们还得想好他们要是造反了,我们怎么才可以一举拿下。现在白家手握重兵,大泫国大部分兵力都在白墨一的手上,当然也不全怪皇上,先皇当初对大泫国的排兵布阵就不合理,对白家太过信任了,皇上也只是继承了而已。”

        

吴叙凡开始给萧谨行说好话了。

        

总觉得今日皇上真的被古幸川气得够呛。

        

古幸川居然还能大言不惭的说要去追求皇后……

        

他觉得今晚皇上怕是瞌睡都睡不着。

        

“小侯爷说得很对,所以和白家这场战争,我们还需从长计议。”

        

宋砚青和吴叙凡一唱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