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了题就让学长干一次免费阅读/一松一紧一张一弛

2022年3月22日06:18:32做错了题就让学长干一次免费阅读/一松一紧一张一弛已关闭评论

      

万里山河图,旸山,莲池。

        

当晓光破云而出,淡淡的阳光映照在莲池之上,一池彩莲之间,四朵灿金的金莲在阳光之中缓缓绽放开来。

做错了题就让学长干一次免费阅读/一松一紧一张一弛

        

莲开九瓣,其形如台,仿佛无根之莲,自池水之上悬浮而起,带起丝丝水帘溅落。

        

万里山河图真传弟子之争第十五日破晓,四朵金莲腾水而起,升至莲池之上,静立不动。

        

四朵金莲升起的刹那,围坐在莲池四周的十一人皆睁目而起,目光在刹那间如电般射向半空中的金莲。

        

下一瞬,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余下众人。

        

今日,是真传弟子之争的最后一日,亦是决战之时。

        

所有人的心中都明白这个道理,今日之前,皆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今日伊始,便是狂风暴雨的摧折。

        

眼前的所有人,都是对手,今日,没有所谓的同门。

        

一众人间,灵初随之站起,目光之中同样透出淡淡的灼热,以及浓浓的战意,侧目看了看两边,一边是明月师姐,一边是燕北师兄。 

        

二者皆与灵初对视了一眼,几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明明白白的战意。

        

无需手下留情,无需谦让,大家手底下见真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金灿灿的莲台升在半空中,在阳光的照耀下,灿灿然恍若幻影,耀眼的难辨真假,似真似幻。

        

在场的十一人一时间都望着这四座金灿灿的莲台,却没有人有所动作。

        

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忽有轻笑声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直盘膝坐着的申不二,利落的直起身子,清秀斯文的面容上,带着不加掩饰的傲然笑意,径直腾空而起,朝着正中央的一座莲台笔直的飞去。

        

行至莲台正上方,申不二低下眼眸看了一眼下方的众人,大咧咧的直接盘腿坐了下来,身形笔直,脊背笔挺。

        

“申师弟还是一如既往地有自信,看来我也不能输太多,”接着开口的,是一直没什么存在感和话语的方义,看起来老迈的面容上笑容依旧和煦,“诸位师弟师妹,我就占着年纪,先占上一个位置了。”

        

说完,方义抬脚往前迈了一步,眨眼间从原地消失不见,下一瞬,则陡然出现在了一座莲台之上。

        

方义没有像申不二那般自在的盘膝坐下,而是佝偻着身形,悠然的站在莲台之上,俯瞰着下方的众人。

        

目前占据了莲台的,都是金丹大圆满的修士。

        

还剩下两座空闲的莲台,剩下的九人相互间望了望。

        

不等众人反应,只见剩下的两座莲台,其中一座莲台之上,一道蓝色的流光如水般流动了一下,一道淡蓝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了莲台之上。

        

正是秦水仙。

        

四座莲台已占其三,皆是金丹大圆满的修士。

        

所有人的视线,一时间都聚焦到了燕北的身上,剩下的八人之中,唯有燕北一人是金丹大圆满的修士。

        

谷膈

        

燕北接收到众人的视线,看了一眼只剩下的最后一个莲台,无所谓的扬了扬眉,一张俊朗的面庞上勾起一抹大大的笑容,“那这位置,我就先占着了,欢迎诸位同门,来找我打架。”

        

话落,身形如电,转瞬间已经出现在了最后一座莲台之上,与方义以及秦水仙一般,燕北并没有选择坐下,而是站着,不过,即使在站着,燕北依旧充分表现出了懒洋洋的姿态。

        

四座莲台,四个修士,四个金丹大圆满。

        

万里山河图内外,看着这场景,皆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四人,恐怕就是这一批弟子之中的佼佼者了。

        

同样的,也算这几位修士磊落,他们完全可以任由其他人先坐上莲台,等到守台的修士疲惫不堪的时候,以他们的实力,再去占据莲台必然唾手可得。

        

但是,他们选择率先坐上莲台,就意味着他们打算从头到尾,守住莲台。

        

难度自然要高上不少。

        

不管这几人是真的磊落,还是想要表现的磊落,对于灵初等人来说,是一件不大不小的好事,对于观看的修士来说,是一场精彩的比斗。

        

莲台皆被占据,但谁先发起挑战,却又陷入了沉默的境地。

        

这四人都不好挑下来,且第一个挑战,谁知道是不是为后面的人做嫁衣。

        

一时间,倒是没有人冒然出手挑战。

        

申不二,方义,秦水仙,燕北四人,就这么在莲台上安安静静的度过了大半个时辰。

        

率先不耐烦的,就是最沉不住气的燕北。

        

“你们都不打算挑战的吗?若是再这么拖延下去,只怕真传弟子之争,就要这么结束了。”燕北已经改站为坐了,不过他的坐姿也如其人,并不正经,一只腿曲起,一只腿望着,下巴抵在膝盖上,看着底下众人调侃道。

        

“一群懦夫罢了。”

        

谁料,接话的居然是申不二,申不二声音冷冷的,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还在明坤真人的身上微微停顿了一瞬。

        

灵初对上师兄看好戏的眼神,露出无奈的神情,她的这个二师兄,可真是喜好热闹。

        

灵初不知道申不二和明坤真人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但这句话对于明坤真人,显然很有用。

        

只见明坤真人一双丹凤眼瞬间睁大了不少,眼角怒张,两腮咬紧,似乎在磨后槽牙,身侧的白丛真人拉了拉明坤真人的衣袖,才没有使得明坤真人当场冲向申不二。

        

白丛真人这一扯,倒是让明坤真人冷静了不少。

        

明坤真人紧紧的看了一眼端坐莲台之上的申不二,又看了一眼身侧的白丛真人,低声道,“白丛,不要拦我。”

        

白丛真人欲言又止,对着明坤真人认真坚定的眼神,最终叹了口气,缓缓松开了手。

        

“多谢。”

        

明坤真人低声道了谢,便飞身化作一道遁光,气势汹涌的朝着申不二径直掠去。

        

一阵破空声中,一道细长的暗影在其手中出现,随着明坤真人的遁光,裹挟着一道凌厉的气势,朝申不二当头砸下。

        

一直端坐在莲台之上的灰袍男子,看着头上狠狠砸落的影子,眼底闪过一抹暗芒,也没见其召出什么法器,只是简单的伸出手,向上一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