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最新伦理棸合

2022年3月21日12:01:21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最新伦理棸合已关闭评论

      

安泞听着安鹿鸣的话,明显有些愣怔。

        

她其实对萧谨行真的没想过太多,也不想去想。

描述细致的开车场面&最新伦理棸合

        

于她而言,她没想过再和萧谨行有过多的牵扯,所以没必要去了解他的一切,更不会去涉入他的那些政权阴谋之中,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完成半年契约,带着鹿鸣和呦呦离开。

        

而刚刚安鹿鸣的话……

        

或许萧谨行真的在安鹿鸣身上用了很多心思,否则安鹿鸣也不可能为萧谨行这么说话,安鹿鸣一开始绝对是讨厌萧谨行的,可就算如此,萧谨行做的所有也是为了他的目的。

        

一是,他突然觉得他爱她了,为了他所谓的爱,就要霸道的去占有,从未考虑过被爱人的感受,所以他用他的方式去收买了安鹿鸣,试图想要用安鹿鸣来让她留下来。

        

二是,他对她动了感情,就会直接威胁到白墨婉的利益,甚至白家人的利益。一旦白家人心存不满暗中叛逆,以白家的军权势力定然威慑到了他的政权,萧谨行不得不动了白家,而动白家需要一个合理,白家乃一代忠诚,不能轻易动之,便需要找一个对白家治罪的理由,她以及鹿鸣都可能成为,他的棋子!

        

萧谨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不需要对他有任何感动。

        

说得直白一点,原本她可以带着鹿鸣和呦呦在江湖上恣意潇洒,如不是萧谨行带她回宫,她现在不可能去面对现在所要面临的危险。以现在的局势,如果白家人和萧谨行要真的交战,那么在交战前,先要弄死的人那个人就是她,她极有可能会成为这次战争的导火线。

        

所以,现在不管萧谨行做什么,她都只会,冷眼旁观,毫无所动。

        

唯一就是……如何自保。 

        

如何在水生火热之中,保护好自己和她的两个孩子。

        

她不相信萧谨行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放弃了他的皇权。

        

他连白墨婉都可以放下,更何况她!

        

“娘亲?”安鹿鸣说完之后,看安泞好久都没有回应,忍不住又叫了她一声。

        

“好,我知道了。”安泞应着,“但不管如何,鹿鸣你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可以依赖任何人,不可以太尽信任何人,大人的世界很复杂,你一定要记住。”

        

“嗯。”安鹿鸣乖乖点头,“父皇也是这么给我说的,说如果遇到危险,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不早了,早点睡觉,明日萧谨行还要带你上早朝。”安泞说道。

        

心里也是有些埋怨。

        

让一个四岁大的小奶娃跟着上朝……就算安鹿鸣的智商远超四岁小朋友,但萧谨行这么培养鹿鸣,他真的有胜算觉得半年后她一定会留下来吗?还是说,又是他的一个手段和目的!

        

“娘亲。”安鹿鸣小声叫着她,似乎还有话要说。

        

“嗯?”

        

“我想去乾坤殿。”安鹿鸣开口。

        

安泞明显有些,生气。

        

还有些嫉妒。

        

她养了安鹿鸣四年,真的敌不过萧谨行的半个月吗?!

        

“娘你生气了吗?”安鹿鸣大眼睛看着安泞。

        

“没有。”安泞忍耐。

        

“如果娘亲不想要我去我就不去。”安鹿鸣乖巧懂事。

        

就是习惯性什么都为他人考虑。

        

一直以来对她和对呦呦都是如此。

        

安泞最受不了的就是她家两娃的苦肉计。

        

她勉强让自己笑了笑,“没有,娘亲只是觉得你来回这么折腾,耽搁你的睡眠。”

        

“不会的,到乾坤殿不远,父皇说了,整个后宫潇湘殿离乾坤殿是最近的。”安鹿鸣连忙解释。

        

“嗯。”安泞淡淡的应了一声,“你要去就去吧,我让张叔送你。”

        

“娘亲,我之所以要去父皇那边是因为,我觉得父皇现在肯定还没有入睡,但他明日一早要早朝,我去监督他早点就寝。不是因为我更喜欢父皇。”安鹿鸣小大人的解释。

        

分明看上去一板一眼,却出奇的很懂人情世故。

        

“好。”安泞微笑。

        

也不想让她儿子有负担。

        

既然他选择了,她就尊重他的选择。

        

“早知道你不想跟着娘亲回潇湘殿,就该早点说。”安泞带着宠溺的口气补充了一句。

        

“我是担心娘亲会觉得我不喜欢你了,也怕娘亲担心我身体的伤,所以要跟着娘亲回来让娘亲放心的。”安鹿鸣小脸蛋上很是严肃的解释。

        

安鹿鸣越是严肃的样子,越像萧谨行。

        

安泞微叹了口气。

        

这么乖巧懂事的安鹿鸣她真的拒绝不了。

        

她摸了摸安鹿鸣的头,“好,娘亲知道了。”

        

安鹿鸣甜甜一笑。

        

笑起来,又多了一份天真和童趣。

        

安泞那一刻突然在想,萧谨行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笑……下一刻就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萧谨行怎么样那是他的事情。

        

他永远不笑,都和她没有关系。

        

……

        

安鹿鸣回到了乾坤殿。

        

走进大殿,果然看着他父皇坐在软榻上在批阅奏折。

        

平公公在旁边陪着他。

        

此刻看到小殿下来了,真的是激动不已。

        

没了小殿下的乾坤殿总觉得空荡冷清得吓人,而且看皇上今日的状态,怕又是要熬通宵的节奏。

        

小殿下能重新回来,皇上为了小殿下也不会这般去折腾自己的身体。

        

萧谨行此刻俨然也看到了安鹿鸣。

        

眼神中明显带着些讶异,大概是没想到安鹿鸣会重新回来。

        

他一直以为,安鹿鸣更喜欢回到安泞的身边。

        

“儿臣参见父皇。”安鹿鸣行礼。

        

“起来吧。”萧谨行看似淡定自若,“怎么回来了?”

        

“母后说过,做人不能食言而肥。答应过父皇,这半年跟着父皇一起住,儿臣自然就回来了。”安鹿鸣回答。

        

萧谨行笑了一下。

        

“那早些去休息吧,明日还要早朝。”

        

“父皇不就寝吗?”安鹿鸣问他。

        

“父皇还有奏折要看。”

        

“父皇明日也是早朝,还请父皇也早些就寝。”安鹿鸣恭敬。

        

萧谨行看着安鹿鸣。

        

看着他小脸蛋上明显的伤痕,看着他坚定的小眼神。

        

他问道,“鹿鸣,你恨朕吗?朕让你来到皇宫,朕让你受了伤。”

        

“儿臣不恨。”安鹿鸣一字一顿,“儿臣知道,父皇有父皇的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