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一个一个来(乖灌满我h)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3月19日14:47:07啊哈~一个一个来(乖灌满我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徐尊低头皱眉,急速思忖,可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到两件。

        

“这第一件,你我心照不宣,”林太后幽然而道,“庐山公并非真正的玄门天尊,我们现在昭告天下,不过是为了稳定民心。”

啊哈~一个一个来(乖灌满我h)最新章节列表

        

“是……”徐尊认真听着,不敢抬头。

        

“退一步讲,就算李仁真的是玄门天尊,那么还有长平侯陆金龙,以及那个清岚道人依然在逃。

        

“日后,他们指不定还要生出什么乱子!”

        

“是,”徐尊赶紧应诺,“臣定当竭尽所能,查个明白。”

        

“这第二件事,”林太后停顿了一下,说道,“便是那铁棺疑案!”

        

徐尊虽然已经知道这第二件事,但心里还是情不自禁地颤了一下。

        

“事到如今,你已经知晓,那铁棺中放置的到底是什么了!”林太后说道,“虽然……被夺走的只是一具尸体,可那尸体……着实令人生疑。”

        

“太后,”徐尊忍不住问道,“铁棺案讳莫如深,自始至终,臣得到的信息很少。

        

“我至少要知道,那尸体是否一直放在棺中?他真的被人……”

        

结果,徐尊还没说完,便看到太后已经抬起手臂,示意自己闭嘴。

        

好吧……

        

徐尊只好赶紧住嘴。

        

“我之前说过,”太后说道,“毕竟铁棺案已经案发两年有余了,所以这件事暂时不用你来操心。

        

“等到你闲下来之时,再做打算吧!”

        

“是!”

        

徐尊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只能应诺喊是。

        

他心里明白,在没有正式接手铁棺案之前,太后是不会跟他交底的。

        

正因为如此,徐尊也已经有所预判,这铁棺案背后极有可能关系着某些难以启齿的皇家秘闻。

        

他之前留意过前任国师裘顶天的消息,早已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小细节。

        

那就是,虽然裘顶天叛逃,但裘顶天的弟子,以及亲朋好友却一个也未受到牵连!

        

要知道,裘顶天身为大玄国师数十载,弟子无数,遍布朝堂内外,很多已经身居要职,地位颇高。

        

如果裘顶天真的因为叛乱西逃的话,那他这些弟子没有理由不受到牵连。

        

所以,徐尊断定,这里面必然大有隐情,十有八九,那裘顶天根本不是叛逃,而是掌握了什么关乎皇家或者朝廷的秘闻。

        

他或许是因为被追杀,才不得不逃走的。

        

可是……什么样的秘闻,会让这位老国师狼狈叛逃呢?

        

徐尊想得很多,但太后却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当即向徐尊问道:

        

“徐爱卿,关于这第三个紧急案件,你是否已经得到消息?”

        

“啊?”徐尊摇头,实话实说,“臣真的不知,还望太后明示!”

        

“好,明示……”

        

林太后朝身边的太监随从使了一个眼色,众人便全都知趣地退下。

        

整个内厅之中,只剩下帷幔中的太后,还有帷幔外的徐尊。

        

和花圃一样,中间隔着一层纱,可徐尊却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与这位只手遮天权倾天下的林太后,似乎越来越近。

        

“这第三件事,来自东宫!”

        

林太后的一句话,将徐尊思绪拉回现实。

        

什么!?

        

东宫?

        

徐尊非常意外,东宫里面住着太子,难道这第三件事跟太子有关系?

        

可是……

        

徐尊赶紧调取记忆,很快搜索到一些跟太子有关的信息。

        

当今的大玄皇帝李奥,早在年仅十六岁的时候,便已经有了儿子,便是现在的太子李寻。

        

李寻今年十九岁,在李奥当上皇帝之后,他这位唯一的皇太孙也名正言顺地入住东宫,成为大玄太子。

        

不过,这位太子当得并不舒服,甚至是提心吊胆。

        

不知是遭人陷害,还是年少气盛,有一次他酒后失言,竟然提了一首影射太后专权的诗。

        

太后知晓后勃然大怒,欲要废掉太子,幸亏皇帝苦谏,这才堪堪保住太子地位。

        

惶恐之下,不知是谁给太子出了一个主意,眼下刚好赶上大玄使节团出使东海十国,需要一名有着皇家身份的人带队前往,以示尊重。

        

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太子李寻便主动请缨,愿率使团前往东海十国,完成这次访问交流任务。

        

因此,早在几个月前,太子李寻便已经跟随使节团乘船前往东海而去,此刻并不在圣都。

        

而沈天德的大儿子沈星然,便也在使节队伍之中,因此错过了沈天德的葬礼。

        

“东宫……”徐尊寻思着,问道,“太子殿下,不是没在圣都吗?”

        

“对,”太后表情忽然变得凝重,“早在圣都大乱之前,我便已经接到线报,太子……出事了!”

        

“啊!!?”

        

徐尊心里咯噔一声,心里说话,这真的都是命啊!我这刚刚把天劫事件解决,怎么又出大事了?

        

“太子……”徐尊忙问,“太子殿下出什么事了?”

        

“有人来报,”太后沉声说道,“太子李寻一行在东海某国遭遇伏击,致使团溃散,太子下落不明!”

        

“啊?”徐尊大惊,“东海十国,在哪国出的事呢?”

        

“不祥,”太后摇头叹息,“据说使节团已经有人侥幸逃回,正在返回大玄的路上。”

        

“这……”

        

徐尊忽然明白,太后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放在最后面讲了。

        

这根本不是什么选择题,而是一道必答题!

        

很明显,太后这是要派自己前往东海呐!

        

怪不得,她说建立大玄提刑府的事不着急呢,可不呗,我这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又要漂洋过海去吗?

        

啧啧啧……

        

徐尊心里这个感慨呐,自己当了一顿唐州提刑,到头来连武德城都没进去。

        

现在好不容易在圣都稳当下来,竟然又要出征……

        

东海啊东海……

        

徐尊脑补信息,不知道这大玄的东海深处,有没有那个开放的岛国啊?

        

之前,不是有过什么倭族刺客……

        

“徐尊,”太后明白徐尊不太情愿,当即说道,“寻儿是我大玄皇族的唯一血脉,不容有失啊!

        

“而且,胆敢公然袭击我大玄使团,恐怕来者不善,背后或许另有阴谋。

        

“所以,”太后威严说道,“徐爱卿,你身为大玄提刑官的第一件任务,便是寻回太子,查明此次袭击事件!”

        

“嗯……是!”

        

徐尊哪敢犹豫,当即应诺。

        

“你也不用太着急,”太后说道,“我已命船舶司在做准备,兵士那边我会着蔡昆安排,至于你的随行人员,便由你来说了算吧!”

        

“是!”

        

徐尊应诺,脑子里还有许多问题,可一时想不起该问什么。

        

“对了,”太后左右看了一下,忽然起身来到徐尊跟前,极小声地说道,“还有一件事需要你知道,但你可要记得,至死也不能对任何人说出。”

        

“啊?”徐尊这个郁闷,就怕听到这种话。

        

可是,身处这种位置,他总不能堵上耳朵吧?

        

“天劫事件过后,我问过奥儿,”太后小而谨慎地说道,“他说万福宫密室的事情,他只告诉过一个人知晓,那个人……就是太子李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