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H荡的辣文/h文短文合集

2022年3月19日12:50:50超级H荡的辣文/h文短文合集已关闭评论

     

路途相较来说不远,大致需要两个小时。

        

在做好了准备后,兔狲就开始建议大家来放松心情。

超级H荡的辣文/h文短文合集

        

“放松?”

        

格温看着兔狲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叠卡牌。

        

“没错,我们所拟定的五六种遭遇中,只有一种不需要源力使者作为主要战斗力的,也就是说,保持源力使者战斗力是很重要的事情。”

        

哒哒哒——兔狲把牌玩的花里胡哨的,手指头灵敏的让卡牌飞了起来又迅速切入牌堆。

        

她抬头,眼睛中闪烁着诡异的光华:“源力使者的战斗力保持靠什么?首先肯定不是训练,也不是热身运动,而是心情的保持。换句话说,什么类型的源力使者就需要什么类型的心情。比如说心里风景偏向于孤寂的,就需要孤寂,偏向于悲伤的,就需要悲伤……”

        

灰塔点头:“没有错,放松下心情是好的,除非你的心灵风景不喜欢放松。夺心魔,你不妨进入自己的心中风景看一眼,如果对放松有乐趣的话,那么此时你的思维应该会本能的做出反应了。”

        

感情我们还得看心情打仗。

        

格温沉默无语,合上眼睛,进入自己的心灵风景之中。

        

那巨大的树,那一片小湖上漂浮的生机勃勃的红叶。

        

似乎‘放松’这个想法并没有对自己的心灵景象造成什么影……

        

响字未出,格温就看见了堪称魔幻的一副场面。

        

先是疯狂涌出的‘喵嗷’的叫声,然后是如潮水般的猫灯从湖里面跳了出来,这些猫们围着一个个漂浮在水面上的小木桶,从猫毛里摸出来了卡牌拍在木桶上面,竟然直接开始了打牌。

        

……

        

“我的内心,难道是如此渴望打牌么?”

        

格温难得的对自己产生了一丝丝的怀疑,以及对于这些被叫做‘猫灯’的猫的‘习性’产生了怀疑。现实中他见过的猫灯都是懒的发指的,而心灵风景中的猫灯不但懒的发指,还好吃爱玩懒做,这是否意味着现实中的猫灯也是类似的生物呢?

        

他合上眼,退出心灵风景。

        

一睁眼,灰塔和兔狲那两张写满好奇的脸就出现在了面前。

        

他伸手将两人推开。

        

“怎么样?你的内心渴望打牌么?”兔狲急冲冲的问。

        

格温想了想:“稍微有点兴趣,大概像是,正常人的兴趣的六分之一的程度吧。”

        

“诶,你可真是低欲望的家伙呢。”兔狲甩尾。

        

……

        

格温作出这种说法,是有原因的!他把猫灯给先筛选了出去,毕竟嘛,猫灯怎么可能代表自己心中想法的常态呢?

        

所以基于判断,是通过那五副油画,再加上自己一人的思维判断来决定的事情!

        

五副油画中,只有一副医生美少年是解锁的,这位医生美少年脸都快贴在油画上,想要伸爪子出来和猫灯们一块儿玩牌了,因此可以判断为【想玩】。

        

而其他四幅油画呢,画面都被雾挡住了!

        

根据‘只要听不见发声的人,那就可以随便编排他们’,格温将其编排为‘其他四人不想玩’,也是很合理的事情。最后自己也得嘴硬一把说‘不想玩’,那么1:5,六个思维,只有一个想玩!

        

……

        

“反正我们两个人想玩,对吧灰塔?”

        

兔狲狡诈的眨了眨眼,眯着眼睛瞪着灰塔。

        

熊熊则坦荡荡的说:“我的心灵风景里已经泛起了玫瑰花瓣了。”

        

“那格温你也得玩。”

        

“……为什么?”

        

“三个人才能开游戏!”

        

这下格温没有借口了,就点点头:“我是第一次玩……”

        

话音刚落,脑海中闪出了足足五份的打牌回忆与经验。连【夺心魔格温】都有着和其他怪谈附身的源力使者一块儿打牌的经验,可以说,这种被叫做【远古魔女牌】的卡牌游戏,是乌托邦的国民三宝之首。

        

乌托邦国民三宝:

        

远古魔女牌,酒水与文学创作。

        

“…好吧,不是第一次玩,发牌吧。”

        

远古魔女牌需要先组建自己的牌组【根据规则组一套40张魔女牌的卡组,同名的卡牌只允许三张,特殊说明‘只能带1/2张’的卡牌按照特殊说明来处理】。

        

然后放置【游戏棋盘】,将自己的牌组洗入公共牌组,也就是说,两个人玩的话,卡池就是80张,三个人是120张。当然,最少要120张的卡池,所以必须要三个人才能开游戏。

        

每个人在开始游戏的时候,都会获得一张被叫做【魔女克隆人】的基础卡牌放置在棋盘上自己的位置,然后可以抽选五张牌池的牌。

        

一共五种:

        

【化身牌】,可以将【魔女克隆人】变成【该化身牌的化身】,也就是换角色。

        

【装备牌】,顾名思义,给魔女克隆人或化身化的魔女克隆人装备。

        

【遭遇牌】,一些事件,可以提升或降低牌的属性,或是额外获得一些东西。

        

【仆从牌】,召唤怪物与随从保护魔女克隆人。

        

最后的【场地牌】,改造场地,让场地更适合自己的牌发挥。

        

每十个回合都会增加一张【魔女克隆人】。

        

简单来说,就是类似于跑团的酒馆O棋游戏,又有点类似于炉O传说的跑团化版本。

        

“这种卡牌游戏有什么好玩的?”

        

格温并不是一个对桌游和卡牌游戏着迷的人,所以在把兔狲递过来的【预组基础卡牌】拿到手的时候,表情还有点小嫌弃。

        

……

        

……

        

“我们到附近了,附近有六七个钓鱼点,从最高处的开始搜索吧。”

        

摩托拉车停在路旁,替换开车的灰塔打开了板车车门说道。

        

而红犬正在捂着肚子爆笑。

        

兔狲则得意大笑。

        

格温则看着手中的三张【宝宝猫】的手牌进行沉思。

        

【宝宝猫/随从/战0、命1、防0/这还只是只猫猫啊】。

        

在远古魔女牌中,有着往自己的牌组里塞废牌,污染牌池的玩法。也有把高难度的遭遇塞到牌池里,进行污染的玩法。

        

格温目前的魔女克隆人玩到了第九回合,也没有抽出一张化身牌,依旧是白板克隆人儿。场面上挂着一只宝宝猫,手里拿着三只宝宝猫,并在自己的棋盘上面挂着六个敌对的‘五色龙’,这局游戏堪称极品牢房,可以把人玩玉玉。

        

格温叹了口气,盖牌认输。

        

像是没听见灰塔说话一样的竖起手指:“再来一局。”

        

“喂,别着迷了啊!”

        

灰塔挠了挠脑袋。

        

……

        

……

        

格温不情不愿下了车。

        

四人布置好一个临时的营地,将巨鼠圈住。

        

夜幕正在逐渐的吞噬着晴空。

        

远远的废弃车站有着早已经是残骸的市镇废墟,参天大树长于其中。这里曾经是乌托邦子民的驻扎点,那企图将荒野拉回文明时代的努力的印记。

        

“即使是废弃的小镇里也会诞生出怪谈。”兔狲说了一句,就躲在了灰塔背后,端着枪,已经一副警惕的样子。

        

反而不是源力使者的红犬表现十分大胆,端起枪就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