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水嫩陆教授花式宠免费阅读/他揉捏着她的蓓蕾喘息

2022年3月19日09:48:34小妻太水嫩陆教授花式宠免费阅读/他揉捏着她的蓓蕾喘息已关闭评论

“很好。”琴酒咧嘴露出一抹阴森森旳微笑,“带着人在外围监视,不要轻举妄动。我现在过去。”

        

……

        

另一边。

小妻太水嫩陆教授花式宠免费阅读/他揉捏着她的蓓蕾喘息

        

工藤优作马上就要举办一场签售会,没法在日本多待。

        

阿笠博士送他去了机场。

        

之后,阿笠博士开着小甲壳虫回到家。

        

他啪嗒按开电灯开关,忽然发现沙发上有一道人影,吓了一跳。

        

“小哀?”片刻后,认出了沙发上的人,阿笠博士拍着心口,吁气道,“怎么不开灯?”

        

灰原哀回过神,起身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像个幽灵一样,打算飘回屋。

        

阿笠博士:“……”

        

自从前几天,从那个全息游戏“茧”的发布会场回来以后,小哀就一直蔫哒哒的……这么下去不行啊,好好一个小女孩,一天到晚暮气沉沉算是怎么回事。

        

阿笠博士犯难地摸摸后脑勺,忽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

        

——灰原哀虽然看上去非常沉稳,但阿笠博士记得,这个小女孩其实挺时尚的,喜欢各种亮闪闪的新鲜东西,正好刚才……

        

……

        

阿笠博士快走几步,拦在灰原哀面前。

        

然后在对方疑惑的注视下,他伸手在宽大的外套口袋里套了套,很快取出一张镀了金边的邀请函:“锵锵锵——”

        

灰原哀疑惑地偏了一下脑袋:“……嗯?”

        

“西多摩市双子大楼的开幕式邀请函!下周开幕——这可是目前日本最高的双子大楼,正对着富士山,据说能体验到俯瞰人间般的绝妙景致!”

        

阿笠博士晃着自己手上的邀请函,开心道:“这是前几天在游戏发布会场,优作的粉丝送给他的。但优作有事要回美国,他就把这封邀请函转送给了我,能带好几个人去参观哦。”

        

“这样啊。”灰原哀还是有点蔫,不过她看得出来,阿笠博士是想哄她开心,于是强打精神笑了一下,“那下周就和孩子们一起去看看吧。”

        

说完,她没什么兴致地转过身,走向地下室,打算回自己熟悉的地方蜷着。

        

下楼梯的时候,灰原哀忽然一怔,隐约想到了什么。

        

“……”双子大楼……

        

姐姐倒是很喜欢那种又高、又视野广阔的地方,说站在那里,世界好像都会变得宽广。

        

一想起“姐姐”,灰原哀不禁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

        

从“茧”的发布会场,回家的当天,灰原哀就给“佚名”发去邮件,询问了“莫兰上校”相关的事。

        

之后,她又忍不住给姐姐打了电话。

        

第二天,也不知道是电话起到了效果,还是纯粹的巧合,她竟然很快收到了佚名的回信。回答方式一如既往地神秘,只告诉她,还不到谜底揭晓的时候。

        

灰原哀:“……”如果佚名真的和姐姐有关,他们能听到自己打出去的电话,甚至,电话那边,或许就是姐姐在听……

        

灰原哀关上地下室的门。她像一个戒断失败的瘾君子,目光缓缓垂下,带着渴望的视线,牢牢定在了自己的手机上。

        

……

        

同一时间,另一边。

        

琴酒和伏特加收到“宫野明美”的相关消息,很快驱车赶到了一处公寓。

        

一个黑衣人看见他们的车,从路边的广告牌后面迎了上来,低声说:“莪给管理员看过宫野明美的照片,确认了这里的租户就是她。钥匙也已经拿到了。”

        

琴酒低头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钥匙,伸手接过:“走吧,上去看看。”

        

三人很快来到宫野明美的公寓门口,推门而入。

        

……

        

屋子不大,但收拾得非常整洁。

        

巨大的落地窗前,遮光窗帘紧紧合拢着,屋里透出一股寂静的气息。

        

琴酒反手关上门,环顾着四周:“竟然背着组织藏在这种地方。”

        

负责这件事的干部点了一下头:“房屋租期一年半,现在还有将近一年到期。电话也一直开在答录机模式,根据邻居的说法,有时能听到电话铃响,而且很快就会转进电话留言。但奇怪的是……”

        

“你们检查答录机的时候,没发现里面有任何留言,对吧。”

        

琴酒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哗哗翻着。见旁边的黑衣人点了一下头,他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冷笑了一声:“软弱的女人。”

        

“你出去吧,看好周围。”琴酒把那本书随手一丢,转向伏特加,“带电脑了吧。”

        

“在这。”伏特加麻利地开包,取出了随身带着的电脑。

        

琴酒摸了摸风衣口袋,从中取出一枚密封着的光盘,将它丢向伏特加:“组织新开发的逆追踪程序,20秒就能锁定位置,反向追踪。”

        

伏特加眼睛一亮:不愧是大哥,总能拿到组织的最新科技。

        

他很快接好程序。

        

……

        

刚完成设置,电话铃忽然响了。

        

伏特加一激灵:“大哥!”

        

琴酒同样有些诧异:运气真好,他还以为得蹲守几天,才能监听到电话,没想到……

        

琴酒停下了四处查看的脚步,转身坐到了电话旁边的沙发上,示意伏特加保持安静。

        

开在答录机模式的座机中,很快传出宫野明美的声音:“你好,我是宫野,我现在不在家,请在提示音响起后,留下您的姓名和留言。”

        

在两个黑衣人沉默的注视下,电话中,响起了另外一道嗓音:

        

“姐姐,是我。”

        

灰原哀虽然变成了小孩,但女性本就没有太过明显的变声期。宫野志保变小之前,又只有十八岁,声音变化不大。

        

老旧的电话,电子音有些失真。在加上面对“宫野明美”时变得柔软的声音,“雪莉”声音前后的差异,并不明显。

        

琴酒看着电脑屏幕上缓慢移动的追踪进度条,听着这个耳熟的声音,缓缓咧开一抹残忍的笑意。

        

——抓到你了,雪莉。

        

……

        

雪莉并不知道电话这边的状况。

        

她很快忐忑地继续道:“我要去参加西摩多市双子大楼的开幕式了,我……我好想在那见到你。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样子。”

        

话到中途,不知为何,她语速忽然加快。说完最后一个字,咔哒挂断了电话。

        

旁边的电脑屏幕上。

        

缓缓移动着的进度条,随着那个无情的挂断声,卡在了第18秒。

        

片刻后,上面跳出一句冰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