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改造成玩具&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重

2022年3月19日08:51:09把自己改造成玩具&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重已关闭评论

        

芙嫣眼睛被刺得有些酸痛,  她抬『揉』了『揉』,舒服一点再去看不渡。

        

佛子还是原的样子,一点变化都没有,  只是他的神情不太好,他在看她,  眼底满是挣扎,  芙嫣没忍住笑了一下。

把自己改造成玩具&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重

        

她姿态随意甚至是慵懒地坐在光柱里,虚虚实实的光包裹着她,让她看了起像一尊斜倚的神女像。

        

不渡闭眼别开了头。

        

然后抬起,金『色』的光芒送入另一道光柱,符离与玉辰殿他两名弟子在那道光柱里,  看到不渡选择他们,全都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  符离望向芙嫣那边,  唇瓣张开,  面『露』不忍和担忧,  这副在自己安全之后对别人升起的关,  虚伪得让芙嫣恶。

        

身后忽然悬空,  在符离三人得救的一瞬间,芙嫣身上的光柱也跟着消失,  身下托起她的地面塌陷,  她一身红衣,黑发披散,坠落而下后朝上看的模样,  像极了深渊里朝外凝望的红『色』神龙。

        

威严,神圣,漠然,  只没有崩溃和绝望。

        

她好像并没受伤。

        

谢殒的神识跟着她坠落,分明看见她还在笑。

        

不渡亦看见了她嘴角这抹笑。 

        

在她坠落的一瞬间,除了谢殒的神识,不渡也跟着跳了下。

        

符离愕然地望着佛子追随芙嫣落下,中惊骇难以形容。

        

他刚刚亲眼见过同门是如何的,如今芙嫣坠下,必无疑,佛子选了他们,让他们活下,自己却选择跟着芙嫣一起。

        

他过往并不怎么明白佛修之道,觉得很无谓,如今却有些被震撼到了。

        

坠落的深渊好像格外的长,芙嫣黑发飞舞,红裙也飞舞,在这之上,她看见了追随而的白『色』身影。

        

一身雪『色』僧袍,是不渡。

        

他眉一点朱砂,朱砂下一双悲悯的双目凝望她。

        

他用了灵力让自己坠落得更快,即要追上她。

        

芙嫣嘴角笑意忽然加深。

        

“佛子。”铮铮的风中,她的声音那么清晰。

        

“我的菩萨。”她喃喃地念着,“你的佛教你慈悲众生,普渡万物,教你弘扬佛法,固守自身,却不肯教你七情六欲。”

        

“没关系。”芙嫣慢慢道,“佛不教你,我教你。”

        

在不渡的即抓住她的时,芙嫣脸上绽放绚丽的笑容。

        

“现在这感觉,就叫绝望。”

        

“好好体会,这是你抛下我的第三次,事不过三,你令我感受至深的三次,也自己感受一下吧。”

        

芙嫣猛地甩开他的,在他不可置信地注视下,用尽力量坠向深渊。

        

你问她如何敢这么做,就不怕吗?

        

不怕啊。

        

在即粉身碎骨的时候,有温凉的怀抱托住了她,她平平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回过头去,暗影里,谢殒的轮廓很好辨认,他抓着她腕的力道很大,捏得她有些疼。

        

但她没时间去分辨他的表情,看他怎么了,因为不渡紧接着掉了下。

        

他修为高,可以靠自己减缓坠落,不至于真的出事,但或许是因为芙嫣方的行为,他并未保护自己,就那么如流星般重重坠落下。

        

芙嫣一点都不惊讶,她平静地挣开了谢殒的,双结印送去一道火焰托住了他的身影,替他稍稍减缓速度,不至于坠下伤得那么重。

        

于是本该粉身碎骨的不渡只是受了些伤,站稳之后猛地去看火焰的源,芙嫣背对着这里,正朝黑暗之中远走。

        

“芙嫣!”

        

不渡快步追上,眉一点红的佛子挡在她面,芙嫣不想他,掌化出一捧火打向他,想把他赶走。他却不肯走开,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任由那火舌『舔』过他的脸庞,他此刻苍白、紧张,情绪难言的一张脸照得清清楚楚。

        

谢殒静默在黑暗中,他若不想,芙嫣之外的人都不会知道他的存在。

        

可这一刻,他实什么法术都没用,并未刻意隐藏身影,只是黑暗笼罩了他而已。

        

按说元婴与金佛这般修为,该能轻而易举发现他。

        

但眼下的两人谁都没注意到他。

        

谢殒静静看着不渡垂下眼睛,他试图对芙嫣解释:“他们有三人,我若跟下,可能救不了。”

        

芙嫣点点头:“我只有一,你想的是选他们三,之后跟下救我上去。”

        

她知道。

        

她什么都知道。

        

不渡倏然抬眸,视线交汇,有些困『惑』:“你知道,为何还要那么做。”

        

亲推开他………虽然他们最后都没事,但万一呢?

        

想到芙嫣坠入无尽黑暗时他中的感受,他一时口干舌燥。静修炼这么多年,他虽不及当年的凝冰君百年已是半步飞升的修为,却也是别人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了。

        

他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感受,里像扎了一根刺,呼吸都会带起一阵闷痛。

        

“不明白?”芙嫣在暗『色』里慢悠悠道,“没关系,我教你,我告诉你这是为什么。”

        

她回眸朝他走近了一下,眼神赤『裸』地勾勒他的脸部轮廓,不渡辨清她的神『色』,脸『色』更白了一些,僧袍下的脚步不自觉往一侧闪躲。

        

芙嫣便在此时不疾不徐道:“这就叫自私。”

        

不渡一怔。

        

“我很自私,这是我的私,哪怕我知道你的所有想法,猜到你的决定,我也要你在那样的情况下选我。”

        

不渡不可思议地望着她。

        

“这是你第三次因为某原因抛下我,第一次是在伽蓝殿,第二次在我脱胎换骨之后,第三次就是在这里,我不会再你第次机会。”

        

她折返得极突然,不单不渡没反应过,谢殒都没反应过。

        

不过眨眼的瞬间,她已带着不渡消失在黑暗里。

        

这里曾是谢殒历劫时的洞府,被藏叶写成了一座秘境,化作秘境后扩大许多,因为不断变换构造,连他都快记不清哪里是哪里。

        

他慢慢走向芙嫣和不渡消失的地方,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看上去什么都没想。

        

可脑子里不断回放着在十重天的困神阵里芙嫣对他做的事。

        

他忽然产生一巨大的、恐惧的危机感。

        

不行。那样的事……那样的事,她不能再对第二人做。

        

不可以。

        

谢殒走入光芒中,黑暗的尽头豁然开朗,是一间不知废弃多久,乌烟瘴气的偏殿。

        

偏殿残破,因为秘境的变换构造而殿珠断裂,不渡被芙嫣桎梏双,按在断裂在地的殿柱上。

        

……她真的那么做了。

        

对他做的事,对另外一人,她要全部都做一遍。

        

实按照藏叶写好的命格,即便是那最后一步,也是他自己替换求的。

        

谢殒被无尽的暗『色』淹没,他体内自六界的邪祟之气侵袭着他最后的防线,他的眼瞳一会红一会黑,最后定格在黑『色』。

        

他不会入魔。

        

那是底线。

        

他麻木地看着芙嫣在不渡耳边说话,他此刻真是恨自己修为高,那话听得清清楚楚。

        

“佛子。”她魅『惑』宛转道,“这可是你非要招惹我的,就不能怪我了。非要追我做什么呢?既然都了,我大方地很,就再教你一样——我现在对你做的这些,叫占有。”

        

她抚过他的脸庞,望进他慌『乱』紧绷的眼眸:“这叫占有欲,你感受到了吗?”

        

“我还可以教你更多。”她靠近了一些,唇瓣几乎与他相贴,但不渡在关键时刻挣开了她。

        

芙嫣在意料之中,她活动了一下腕,像在做什么强取豪夺之的准备动作,嘴上慢条斯道:“佛子后悔当年救了我吗?”

        

不渡眉一点红,艰难地朝她投视线,近乎恳求道:“芙嫣,不要这样,这是不对的。”

        

“那在你看,什么是对的?”她歪了歪头,“不断抛下我吗?”

        

不渡怔愣:“……不是,不是的。”

        

她的话让他入了谜障,几乎有些茫然,但很快他就清醒过,坚定地说:“那不是抛弃,只是最好的安排。你是女子,不可能永远留在伽蓝殿,所以我为你寻了好的去处。至于之后……我是佛修,不能沾染尘世爱欲,不了你回应,那样的情况,我只能离开避嫌。”

        

“最后一次,你里知道我为何那样选。”他认真地说,“芙嫣,不要钻牛角尖,你于我是因当年的救命之恩,你长大一些……”

        

“这话听得好熟悉。”芙嫣忽然皱眉,“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

        

【我对你说过,你于我的情是事出有因。】

        

【你于我之情并非男女之情,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莫再执『迷』,纠缠不放。】

        

芙嫣又开始头疼了,她扶住一旁的殿柱,表情特别难看,忍得极辛苦。

        

那些记忆中根本不存在的话语跑进脑子里,声音那样熟悉,那像是……是谁……听不清楚,有些模糊,到底是谁,到底是怎么回事。

        

“芙嫣?”

        

不渡注意到她的不对,立刻回到她身边,扶住她的肩尝试帮她。

        

可芙嫣推开了他。

        

“走开。”

        

她厉声说着,毫无半点爱意,仿佛对着什么讨厌的陌生人,说完就头疼地靠在了一旁。

        

不渡看了看被推开的臂,有些意外,身子僵硬。

        

他不知里此刻是什么感受,按说被她推开是对的,可他好像并不高兴或欣慰。

        

谢殒在芙嫣提起“熟悉”的那一刻就想到她为何会有那感觉了。

        

不渡方的言语,像极了他对她说过的话。

        

哪怕她历劫,面对的是舟不渡化身的不渡,也依然逃不开他留下的魔咒。

        

藏叶写下这样的命格,当真不是看透了什么吗。

        

谢殒玉颜冷清,孤寂寥落。

        

他缓缓抬起,汇聚在掌的神力就要送去替芙嫣缓解痛苦,但她自己挺了过。

        

她靠在一旁,视线恢复,意识清晰,慢慢注视愣在原地的不渡。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还在看着被她推开的,僵在那一动不动。

        

芙嫣扫开脑子里那些怪异的熟悉,缓缓开口道:“佛子。”

        

不渡像是此刻回神,鼻尖耳朵都红红的,眼尾也有些红,视线并未立刻转向她。

        

于是芙嫣说:“看着我。”

        

不渡还是没动。

        

“我让你看着我。”

        

她的声音靠近了,不渡抬眸去看,视线相交,芙嫣眼中的冷漠淹没了他。他呆在那,一颤,情不自禁地抬起,几乎已触碰到了她的眼睫。

        

她真的了他太多震撼。

        

在他漫长的修行里,第一次有这样浓烈的『色』彩,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多的无措与悸动。

        

若即若离,一会热情如火,一会冷硬如冰。

        

从没人对他如此,从没有。

        

“知道这是什么吗?”

        

在他碰到她眼睫,像受惊般要收回时,芙嫣抓住了他。

        

她带着他触碰她的眼睛,她连眼睫都是火热的温度。

        

不渡看着她的眼睛,里面的情绪几乎让他有些窒息。

        

“我教你。”她凑近,与他额头相抵,呼吸交织,亲密无间,“这是执『迷』。”

        

“是我对你的执『迷』。你感受到了吗?”

        

“还要说我于你只是因为救命之恩吗?”

        

“或许一开始是,但一百年了,你说我长大就能明白,但你有没有意识到,我早已长大了。”

        

“当年你救我的时候也没有多大,你实没比我大多少,为何总要以为我还没长大?”

        

“你是在害怕吗?”

        

黑暗里,谢殒捂住胸口,嘴角沁出血,芙嫣问不渡的话,何尝不是在十重天时问他的。

        

他曾以这样那样的借口不承认她的感情,不过是因为懦弱害怕罢了。

        

口翻涌的情绪让他难以承受,苍白羸弱的身体摇摇欲坠地靠着石壁倒下。他过长的发凌『乱』地披散着,额头满是汗珠,忍不住用抬盖住了脸。

        

眼睛看不见,但神识还是看得见,他亲眼看见在芙嫣说完那些话之后,不渡如被电到般惊骇地逃开了。

        

他用尽所有力量闪躲,两人实力相近,芙嫣一时很难得,她看起不太高兴,突然停丢下不渡一,转头就走。

        

那副毫不留恋的样子反而让不渡跟了几步,有些担她遇到危险。

        

芙嫣不让他跟,一道不留情的火焰打过去,不渡很勉强躲开,衣袂差点烧起。

        

他低头看着,眼神一暗。

        

芙嫣把他丢下了,但谢殒却庆幸不起,他反而更悲哀。

        

他此刻清晰意识到,就像不渡的选择那样,在十重天时,哪怕他服下了凤凰花,哪怕被囚禁在困神阵里,可实只要他真的想拒绝,依然有办法让芙嫣不能得逞。

        

他又想到那根本不是燃情香的香,挫败与后悔席卷了他,他若早早面对,他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眉环绕的黑气几乎他的神印污染,谢殒的无力垂落。

        

脚步声靠近,他慢慢睁开眼,人让他一僵。

        

芙嫣动作很轻地走过,见他模样,蹲在一旁看着,视线划过他身上的血,他立刻直起身,捏了诀清干净。

        

“我……”

        

他本想说一句他没事,让她不要担。

        

可她根本没有关,甚至打断了他的话,浑不在意他的伤势,只问:“能先我一点你的传承吗?”

        

谢殒双眸赤红『潮』湿地看她。

        

芙嫣思根本不在他身上,继续说:“有人不太听话,我需要点力量。”

        

她没那么多时间浪费,谢殒了她力量,她把软的硬的都试过之后还不行的话那就算了。

        

她很忙,这事只是机会摆在眼,所以就试试看去诛魔之能不能圆另一执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