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张开蜜汁横流/乖把腿张开惩罚h

2022年3月18日15:17:17双腿张开蜜汁横流/乖把腿张开惩罚h已关闭评论

生死离别,是生而为人命定的苦楚,无法逆转,无法挽回。

        

宫宝森死了,但其实他又没死。

双腿张开蜜汁横流/乖把腿张开惩罚h

        

他的意志,仍藏在那一趟趟拳路中。

        

他的精神,都刻在这一路明明灭灭的风景里。

        

不可磨灭,与世长存。

        

悲痛。

        

尽情的悲痛。

        

苏乙很难说服自己不难受,不流泪。

        

他有心,他有肝,他也是人。

        

丁连山抱着宫宝森的尸体,小心把他放在了床榻上。

        

“叶落归根,他得回到东北,得埋在黑山白水之间。”他悲戚道。 

        

“我来安排。”苏乙低沉道。

        

“谢谢啦。”丁连山没有拒绝。

        

现场陷入沉默,每个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无法自拔。

        

良久,是李书文第一个振作起来。

        

“良辰,你得出去!”李书文道,“楼下的贺宴,是为你而设,几百个人都是为你而来,你是主角,你不能缺席。”

        

“贺宴?”苏乙摇头,“宫师傅刚走,我还参加哪门子贺宴?我不会参加的!”

        

“不行!你必须得去!”马应涂严肃道,“你不去,别人就会知道出了事!羽田大哥的死现在还不能被外人知道,一旦他的死因公布出去,群情激愤,剩下的比赛,还比不比?”

        

“到时候一定有人闹事抗议,扰乱赛事!这场本来可以圆满结束的比赛,就会彻底毁了!本来是咱们扬名立万的好事,也会变成一场惨剧,一个笑话!”

        

“没错,这绝不是宝森想要看到的。”杨成普叹了口气,“小耿,宝森之所以中了毒都瞒着不说,自固然是怕你分心,节外生枝。但他又何尝不是不想让这场赛事变成闹剧?”

        

“自中华武士会成立至今,已有二十一年光景,这二十一年来,宝森为了国术东奔西走,呕心沥血,但却眼睁睁看着国术盛景江河日下,日薄西山。我们这一辈人不争气,国术没落,我们却一直无能为力。”

        

“这二十年来,三下暹罗,两次万国赛,两次武科国术大赛,都办失败了!我们是一败再败,屡败屡战。听着提气,但其中绝望,唯有自知。”

        

“上次在津门,那场国术精英赛,是宝森这么些年来办的最成功的的一场赛事,那场赛事因为你耿良辰,因为全新的赛制,引起了全国关注,掀起了国术热潮。”

        

“小耿,你是不知道宝森有多高兴,有多激动啊。这是拼搏了一辈子的事业,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他怎能不欣喜若狂?”

        

“后来,魔都精武会和洋人起了冲突,宝森去调节矛盾。本来可以息事宁人的事情,但外文报上,却刊登出侮辱国术,侮辱国人的狗屁文章来!宝森本不是个莽撞人,但那次却一反常态,和洋人们在报纸上打起了骂战,为什么?”

        

“他在造势啊!他想要趁热打铁,借着国术这股热潮还没冷却的时候,再掀波澜,办一场万国赛,彻底为国术正名,让国术名副其实!”

        

“当时我们都觉得他这么做太激进,太冒险。因为一旦我们败了,丢人了,好不容易有点兴起苗头的国术,就会彻底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再无翻身可能!宝森这个想法,当真是一念生,一念死啊!我们当然不同意,但你知道当时他跟我们这些老家伙说什么吗?”

        

杨成普看着苏乙:“他说,有耿良辰在,这场比赛,咱们输不了!小耿,宫师傅是对你有多大信心,有多信任你,才肯把一辈子的念想都押注在你身上啊……”

        

“你也没有辜负他,拿了徒手赛的冠军,但这场比赛还没完,才打了一半而已。”

        

“还有器械赛,还有几十场比赛要打!小耿,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乱啊!”

        

“一旦乱了,这场赛事就会成为闹剧,你这个冠军的权威就要大大折扣。而且如果这场赛事无疾而终,你这个冠军更是拿得毫无意义,因为别人没有借鉴,不知道你这个冠军的份量有多重,明明是扬名四海的大好事儿,最终变成一笔糊涂账,这是你想看到的吗?这是宝森想看到的吗?”

        

“所以这场比赛绝对不能乱!这时候,宝森的死一定要保密,不能为外人所知。否则一旦乱起来,民意沸腾,谁能约束住?”

        

“谁都约束不住!”

        

“到时候就不说洋人和哲彭人会不会趁机生事了,上面那些怕事的官老爷把比赛一禁了之,对咱们来说都是灭顶之灾!宝森好不容易看到的希望,也就这么破灭了啊……”

        

杨成普这番话,算得上是苦口婆心,语重心长了。

        

苏乙默然无语,泪水盈眶。

        

马应涂道:“就是苦了羽田大哥,走了都不能光明正大……”

        

“这是他的命。”丁连山突然道,“他顾了一辈子大局,死了也还得顾着,命啊……我知道,你们这话其实是说给我听的。”

        

众宗师彼此对视,齐齐向丁连山拱手一拜:“丁师傅,请您成全!”

        

“成全?哈哈哈……谁成全我啊……”丁连山似哭似笑,颤抖着手,拆开了宫宝森留下的那封信。

        

信里有两张纸,丁连山摊开看了看,突然悲怆大笑起来。

        

“哈哈哈……宝森啊宝森,你就这么信不过你师哥吗?为了护着他,你也算用心良苦了!哈哈哈……”

        

他大笑着,眼泪却簌簌落下。

        

“丁师傅……”

        

“不管了,我什么都不管了!管不了,我什么也管不了!我本来就是一只鬼,不该回这人间啊……不该,不该啊……哈哈哈……”

        

丁连山将信纸留在宫宝森身上,又哭又笑,疯疯癫癫地离开了。

        

“我去看看!”杨成普叹了口气,急忙追了出去。

        

李书文走到宫宝森身边,拿起那两张信纸看了看,顿时怔住。

        

良久,他脸色复杂地叹了口气:“羽田啊羽田,不愧是你……眼前路,身后身,你是都安排明白了啊……”

        

他走到苏乙面前,神色复杂地把两张信纸递给苏乙,感慨道:“收好了,这是宫师傅最后留给你的。”

        

苏乙接过,一看就怔住了。

        

两张信纸,是两份文书。

        

一份是双方协商一致,取消程文凡和宫若梅亲事的协议书。

        

还有一份,是宫宝森以苏乙师父的身份,向宫家下的婚聘之书,两个新人的名字是——耿良辰和宫若梅。

        

上面男方家长、女方家长两栏,都签上了宫宝森的大名。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这门婚事,已断然无有更改可能。

        

宫宝森最后做的一件事情,是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了苏乙。

        

他这不光是托付女儿,也是传承衣钵。

        

宫宝森虽然是被哲彭人毒死的,但若是丁连山对马三的死不能释怀,联合形意八卦门的人和苏乙为敌,对苏乙来说绝对是很大的麻烦,搞不好就要身败名裂。

        

但现在,有了这份婚聘之书,这种可能不存在了。

        

任丁连山舌绽莲花,说个天花乱坠,都没人会相信宫宝森临死前托付的女婿,会是他的仇人。

        

人心隔肚皮,宫宝森和丁连山虽是亲师兄弟,且彼此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亲兄弟,但人心叵测,数十年不见,宫宝森也不敢肯定,丁连山会不会因为外甥马三的死而偏激极端。

        

所以他留下了这纸婚书。

        

这婚书他原本应该直接交给苏乙的,只是没想到最终却是被丁连山拿到了手里。

        

而他也想错了丁连山,丁连山自始至终都还是二十年前那个温酒掌毙薄无鬼的关东之鬼,从未改变。

        

谷甤宫宝森是宗师,丁连山又何尝不是?

        

苏乙怔怔看着这两份文书,然后慎而重之将它们收在怀里。

        

他走到了宫宝森面前,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您的意思,我都懂了!你没有办完的事儿,我会办完!一约既定,千山无阻!”

        

金楼,

        

偌大的金楼早已人声鼎沸。

        

主角还没到,但这里已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孱弱的华国事事不如人,样样比人差,今时今日,甚至被冠上“东亚病夫”的名号,被肆意羞辱。

        

山河破碎,民不聊生,人们太需要一个信仰,一个精神支柱了。

        

现在,国术崛起了!

        

中华的国术击败了西洋列强,打败了暹罗哲彭,站在了世界之巅!

        

华国的英雄,华国的武人耿良辰,一路披荆斩棘,过关斩将,终于站在了世界之巅,成为了全世界最能打的人!

        

这是国术的骄傲,这是华国武人的骄傲,更是全华国的骄傲!

        

这一天,不知多少人哭着哭着笑了,又不知多少人笑着笑着哭了。

        

华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这句嘶吼,也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喊出来了。

        

吱呀!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一身长袍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门口,面带微笑。

        

满堂宾客齐齐看过去,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人身上。

        

耿良辰!

        

嘭!嘭!

        

两声礼花炸响,所有人顿时反应过来,齐齐欢呼鼓掌起来!

        

从大门到大堂正中,早就让开了一条路。

        

苏乙含笑四下拱手,走进了大堂。

        

一句句恭喜祝贺的话,一张张欢笑喜悦的脸,这一刻,是苏乙走上巅峰的开始。

        

掌声雷动,欢呼雷动!

        

“自强不息!”

        

“自强不息!”

        

“自强不息!自强不息!自强不息……”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所有人都跟着振臂狂吼起来。

        

有人喊着喊着就泪流满面了。

        

这是属于耿良辰的时刻,更是属于华国武人的时刻!

        

在万马齐喑的年代里,国术倔强地站起来了。

        

苏乙泪眼迷蒙,忍不住抬头仰望。

        

他仿佛看到宫宝森正面带欣慰的笑容,站在四楼的围栏边,正向他挥手。

        

师父,你看到了吗

        

这是国术的新生,也是我耿良辰的新生。

        

我会继续走下去的。

        

一定。

        

丁连山走了。

        

杨成普没有追上他,他离开了佛山。

        

他这只关东之鬼,选择了自我放逐,再次流浪。

        

自此,没有人再见过他。

        

苏乙联系了刘海清,让他帮忙找一架飞机,运送宫宝森的遗体。

        

这对刘海清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他通过刘海清的关系联系上了远在金陵上学的宫二。两人在电话里说了十来分钟的话。

        

宫二办了休学手续,在宫宝森的遗体经过金陵的时候,她也坐上了那架飞机,守护着父亲的灵柩,一同北上。

        

和宫二同去的还有罗玉和华克之他们。

        

他们要去的哲彭人的地盘,苏乙终究是放心不下。

        

那一晚的贺宴之后,耿良辰之名算是真正火遍大江南北,名扬四海内外了。

        

第二日,所有的报纸铺天盖地报道着耿良辰成为世界第一高手的消息,举国沸腾!

        

甚至是胡展堂、汪兆铭之流都对外发声,说耿良辰是华国人的骄傲。

        

不久之后,苏乙所有比武的视频还要飘到大洋彼岸,在灯塔,在欧洲广受追捧。

        

他这位“东亚武术家”,势必要风靡海内外,圈粉无数。

        

等到他明年远赴西洋,参加第二届世界搏击大赛的时候,他会感受到洋人们对待偶像的热情。

        

佛山,这座安详的城市,人数陡然呈数倍增长。

        

因为还有六天的器械赛要打,苏乙至少有四五场比赛要打,于是佛山周边想要一睹真容的民众一窝蜂全跑来了。

        

这座小城不堪重负,拥堵不已,最终卓团长不得不开始实施军官,并劝离大部分的民众,才使得秩序重新恢复。

        

即便这样,还有源源不绝的“粉丝”自全国各地而来,想要亲眼看到津门大侠的风采。

        

这件事很快就被记者们登载在报纸上了,并劝阻民众不要前来粤省,不要前来佛山。

        

然而这丝毫没有打消民众的狂热。

        

这件事最终惊动了粤省之主陈伯南,他亲自和苏乙通了电话,两人定下了在比赛结束后,苏乙将去羊城和“粉丝”们见一面,这才安抚了哪些狂热的人们。

        

器械赛如火如荼举行着,六天的时间转瞬而逝。

        

没有丝毫意外,苏乙凭借手中八斩刀,最终力压哲彭剑道高手,一路过关斩将,挫败阴谋阳谋,再次登顶,拿到了又一个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