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上九下&明星调教h系列小说

2022年3月18日13:31:30七上九下&明星调教h系列小说已关闭评论

      

“因为大体脉络不能变,所以云书哥想要通过旁敲侧击的方式,埋下更多的引线?”

        

“嗯……”

七上九下&明星调教h系列小说

        

大体方向有了之后,谢云书就跟李忆如先找了间两人专属的办公室,把之前商量出的结果整理出来,才能方便大家开工。

        

而给这些现代人的印象,谢云书一点都不像从古典仙侠世界穿越过来的,反而比他们还能看到未来一样。在诸多方面能给出令人醍醐灌顶的建议,很容易便使大家信服。

        

这也正常,要是见过二十年后未来的灵魂,没法起到高屋建瓴的效果,那谢云书这两辈子就真算是白活了。

        

其实仙剑2本身剧情,具有很多可以发散的地方。

        

譬如沈欺霜与清柔真人的前世因果,画妖、喻南松等更多剧情扩充。谢云书不改主线,那就只要尽量丰满沈欺霜的人设,便足以补全这第一作的剧情。

        

不过,谢云书干这些也没忘了正事,对李忆如说道:“在第一章里面,得把两条人界蚩尤血脉的引子给伏下去。”

        

“那具体有什么用呢?”

        

李忆如这时候就很认真地跟谢云书讨论起来:“蚩尤后人好像跟咱们没什么关系。”

        

“本来第一作就是我用地书、人书对接六界的敲门砖。第二作、第三作,一个整体完成之后,才会使得咱们所在的六界与三作游戏完全契合。” 

        

谢云书说道:“很多过去的故事,我们跟你七七姐聊天的时候,都有过更加详实的了解,可以在第一章里添加许多支线。”

        

“支线……”

        

简而言之,越是详细真实的对应,就越能发挥地书、人书的功效。

        

谢云书挑“轨迹”系列作游戏制作的范本,却是因为参考战旗类的回合制游戏,在剧情文本上的演示空间更大,可以让玩家操控的角色从“王小虎、沈欺霜、苏媚和李忆如”这四个,灵活地添加进“喻南松、李逍遥、天鬼皇”等等,从而完整架构。

        

比如大结局去开封找千叶算账的路上,就可以根据李忆如和沈欺霜的说法,多补充一些详实的细节进去。

        

所以,第一章与其说是剧情大刀阔斧的改变,倒不如讲是填充丰富的过程。而在谢云书在用地书、人书与六界对接后,仙剑2的sc第二章,才是真正改变的尝试:“唔,第二章从伐天开始,到哪里结束才好呢……”

        

李忆如吐了吐舌头,脱口而出:“打死云书哥的义父?”

        

“那游戏会不会太长了?假设sc的你是唯一女主,再怎么样我得是男主嘛。”

        

谢云书笃定地说道:“你韩大哥跟伐天算是一个明面上的boss,龙溟和和魔翳的剧情有点多。而且我在一些时间节点又去其他世界玩了,难道还要玩失踪?”

        

“这……也对,至少梦璃姐和祈妹的事就说不清楚。”

        

李忆如转念一想确实如此。这样一来失踪的话,岂不显得谢云书没存在感?

        

李忆如琢磨一阵说道:“那,要不伐天跑路算结尾?”

        

“伐天跑路切断的话,倒是合适的。但作为最终boss,他是否有些乏力?”

        

从内容角度从中切断会比较好,作为一作的最终boss没打完就完结,未免有些虎头蛇尾。当然游戏性加强许多的话,多补充一些世界观设定,这些都容易解决。只是第二作掐断的地方,必须得更慎重考虑决定,没必要收尾乏力。

        

谢云书盘算片刻说道:“关于我失踪的部分比较好圆,就说是给你娘亲找治病的办法去了。”

        

“那我当时才十二三岁,云书哥你这样对丈母娘尽心尽力,算不算对小女孩图谋不轨?”

        

本来古代十二三有个婚约都很正常,何况谢云书当时也没清晰地表现出,跟李忆如有什么超过朦胧阶段的好感。所以在游戏里,八成是得模糊交代的。

        

不然按照审核标准来看,光这一条都过不了审。谢云书被李忆如这么一怼,他自己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了:“你说的对,你知道为什么嘛?”

        

“我是你妻子,所以我说的都对呀。”

        

“……”

        

谢云书反正对她是没辙,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对李忆如说道:“忆如,你说该怎么写韩仲晰的剧情呢?”

        

“淡化?”

        

李忆如手指头点着嘴唇说道:“我小时候一年也就去一次苗疆,本来就经常碰不到人。十二岁之后跟韩大哥也没见过几次。”

        

“那我要是写你喜欢缠着我,会不会有点过分?”

        

“不过分是不过分……就是云书哥你有点……不知羞……”

        

第一章的剧情还好说,基本上是强化版的二剧情优化丰富过来。可果然第二章故事,弄一个自传一样的游戏出来,搞得李忆如都深感羞耻。

        

但谢云书这么一说,李忆如却也没辩解什么,谁让她当年的确粘他呢。不过李忆如也不想轻易认怂,就这么被谢云书揶揄取笑了,抿了抿嘴唇不乐意地说:“我看云书哥你是在吃醋。”

        

“我吃什么醋,有人天天做草莓蛋糕给我吃呢。”

        

“什么草莓蛋糕?”

        

李忆如一头雾水地盯着谢云书看了看,猛地意识到他在说坏话,顿时涨红了脸急着往他胸膛里一缩:“你喜欢,我还能不让?”

        

“嘿嘿,不取笑你了,聊正经的。突出你我的存在意义,是剧情文本的必要性。另外,从地书、人书的角度出发,也是一种尝试。”

        

“这还能加深咱们感情?”

        

李忆如一点就透地反问道:“应该不会吧?不是说地书、人书无法左右人的意志。况且游戏里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怎么会对现在的云书哥和我产生影响呢?”

        

“切入的角度不同,感情的烘托程度也不一样。”

        

不改变历史,却不代表地书无法通过已经发生的事,通过笔触去波动人心情感的萌生。谢云书在第二作当中,就是想拿李忆如跟他自己实验一下,是否能让两人在心灵上有些变化。

        

当然就两人的修为程度,确确实实不是地书能动摇得了的。可谢云书只要和李忆如不抵触,那对他们夫妻关系就唯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可比找情趣有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