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为什么女孩子比男孩子累/做主人的玩具

2022年3月18日12:50:21做完为什么女孩子比男孩子累/做主人的玩具已关闭评论

    

灰塔还是有用的。

        

格温在心中给这位熊熊人下了一个结论。

做完为什么女孩子比男孩子累/做主人的玩具

        

格温与兔狲先行一步,乘坐着订购的通勤柴油机械马马车,将大量行李与物资先运送到了一个叫做【唏!年轻男孩】的鼠鼠货运站,光靠摩托拽物资的话,出一趟任务就破产一次。

        

当年乌托邦各个列车彼此独立,彼此攻伐时,就常常是摩托大队,带上大量鼠车作为补给。补给线拉成一条线,颇为壮观。

        

格温下了马车,就被那大量的巨鼠给惊吓到了。想想看,一下车,就看见比牛马要大将近两倍的巨鼠正在贼眉鼠眼的看着自己,这举动若不是鼠鼠运气好遇到格温这么一个擅长忍耐的人。

        

恐怕早就被打爆了!

        

兔狲从车上落了下来,穿着小皮靴与冒险家皮裤的她精神又好看,肉乎乎的大腿将皮裤子撑得饱满。肉大腿轻轻摩挲了下,双脚才踩在地上,然后那比一般威尔吉要厚重的大猫尾甩了一下:

        

“老板,我寄存在你这儿的巨鼠呢?我三秒钟不见到你,我就要把你扔到巨鼠堆里!”

        

她当即开始数三二一起来。

        

在她倒数时,一个胖的发指的威尔吉人从货运站里面冲了出来,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

        

他竖起橘色的猫耳,猫尾巴挺直,肚皮…肚子鼓起!

        

中气十足的喊了声:

        

“兔狲!”

        

他大吼道:“你再欺负我,我就很没有面子的要哭出来了!”

        

白长这么大个了……格温环视四周,将此处的环境清晰地记下,大脑中的思维又在嘀嘀咕咕,比如说那个温和的医生小哥就在说‘可用来收集巨鼠脱落尾巴,虽然很恶心,但是是一昧非常好的治愈【地铁幽闭症】的良药’,而夺心魔格子姐则霸气侧漏‘此处可埋伏一夺心魔’。

        

其理直气壮程度,令御姐格在思维中讽刺了一句‘平地里打埋伏,感觉回来啦?’。

        

夺心魔格子姐回复‘那就开杀’。

        

习惯了思维线混乱且彼此对话,格温对自己这比网络人格分裂与网络玉玉症要严重多的情况还颇为享受。不需要参与社交,就在社交中,舒坦。

        

“把喂的最好的抓四只出来,有趟任务要出。”

        

兔狲唧唧哇哇的趾高气昂的指挥那只胖橘威尔吉去把巨鼠牵出来。

        

“等你有空了,我和咒刃带你去荒野抓点老鼠。”

        

“为什么要咒刃?”

        

“因为咒刃厉害,她虽然是个松鼠,但对于老鼠的习性非常的了解。如果你想要拥有最好的老鼠,那毫无疑问找她帮忙就对了……我的几个老鼠都是她帮忙下抓到的。”

        

看不出来咒刃还兼职宝O梦带带大师姐这样的角色。

        

不,应该是师妹。

        

咒刃甚至是兔狲的后辈。

        

格温对于她们之间的特殊关系十分感兴趣,因为她实在想不出来咒刃这个女人老老实实的听着一脸嚣张的臭小鬼表情的兔狲讲课的模样。

        

那一定挺有趣的。

        

不一会,肥橘型威尔吉就气喘吁吁的牵着四只温顺的巨鼠走了出来,这种巨型老鼠并不是多么凶猛的猛兽,反而性格有点接近于水豚,就是那贼眉鼠眼的样子确实令人感觉到有些许惊悚。

        

“……”

        

“真不错啊……”

        

见着了巨鼠后,兔狲表情显得有点高兴。

        

就像个行家一般的围着这些老鼠转来转去,她还摸了摸鼠须,又拍了拍鼠毛,又愉悦的发出大型猫科动物那种喉咙发出的咕咕咕的声音。

        

格温心想这场景罕见,一个猫围着老鼠打转……但似乎又不这么罕见了。

        

“我用的是最新实验配方的特种粮喂的它们,嘿,还真不错。”肥橘满脸得色。

        

“不错不错,这次你做的好哇!做得好哇,看着皮毛,看着爪子,这鼠尾巴,唷!还有点凶性,即使拿出去和灰色原野熊比一比,也指不定能赢!真肥真壮啊!”

        

兔狲的眼睛都快发亮了:“还长的挺帅呢!”

        

……格温是瞅了好几眼也没看出来那张鼠脸上有什么‘帅’的因素。

        

红犬与灰塔也到了,大大的熊耳族走了下来,体型居然还略输给肥橘。不过他一落地,看见这些巨鼠,也两眼放光的靠过去:“哎哟,这鼠鼠怎么养的?嫩肥嫩壮嫩俊呢?”

        

……连地方口音都出来了。

        

格温面无表情的看着红犬下车后也跑过去摸鼠,内心对于乌托邦人的兴趣爱好再次谴责了一下。

        

“这几只老鼠那么壮,一看就是鼠界的顶级巨鼠!”

        

红犬深情发病:“恐怕它们在鼠界的地位,就是跟源力使者界的龙炎、夜刃和幽灵刀一样!”

        

格温听着,只觉得这些乌托邦人病的厉害。

        

但若是不装得病了,那么在病人中自己也会被排斥。他问了一声:“它们能拖着车跟上摩托么?”

        

兔狲转过头,表情有点嚣张:

        

“是摩托能够跟得上它们。”

        

“……”

        

将两辆特殊改装过的鼠车搭配上各两只巨鼠,灰塔与红犬分别检查了鼠车。

        

若是说特殊改装,倒也不能算大改。

        

只是加装了乌托邦人们最爱的履带而已,再买了一个价值五十枚军用的避震齿轮,那东西简直是魔法级的玩意儿。这齿轮装上去后,鼠车的避震能力立竿见影的提升了一大截,连兔狲坐里面也不用被颠的得用尾巴把自己挂起来。

        

摩托则加装了一节有顶板车,里面是类似于卡座的座位,中间还有个可以固定物品的圆桌,十分不错。

        

红犬跨坐在摩托上,将防风头盔戴上,轻轻握了握车把,对兔狲问道:

        

“你加了防滑把手?”

        

兔狲拉开板车的门,溜了进去,又探出脑袋来:“加了,还加了一个源力去雾器,车把拧一拧就好了。遇到大雾,我们后面看不清没问题,但开车的人得看清楚。”

        

灰塔则给四只巨鼠戴上了眼罩。

        

拿出了一个摇铃晃了晃。

        

被训练好的巨鼠就拉着鼠车,两辆车排成了直线。

        

“巨鼠会跟着我们的车跑,不会去别的地方,停下记得摇铃。”他把铃铛给了红犬。

        

工作人员正在帮忙把物资放在鼠车上面。

        

格温此时有种仿佛自己在领导着一组商队一样的感觉。似乎是为了照顾他与红犬,灰塔又给两人细细看了遍出城指南书,还有熟悉了一下MK47这款经典耐用的全自动步枪。又叮嘱了两句:

        

“路上遇见拦车求助的,别停车,直接撞过去。”

        

“在乌托邦的荒野上,求助的人会用信号弹,或是远远隔着喊一声,拦路的都是死有余辜的匪徒。”

        

前一句对红犬说,后一句则对格温说。

        

“我多少是个乌托邦居民。”红犬说。

        

啪,咔嚓。

        

格温用拉动自动步枪的扳机保险的声音来代替回答。

        

绝不心慈手软。

        

兔狲又探出头,道:“若是挡路的是老人与小孩怎么办呢?”

        

在格温微微瞪大眼睛后,这猫女又立马缩回头。

        

“……”

        

灰塔有点难以理解的看向格温:“匪徒的外形是无须在意的事物,在乌托邦,源力使者如此的普遍。越疯狂越残忍越有可能拥有源力,那么它们的外形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明白了。”

        

格温心中诅咒了一下乌托邦,这天杀的世道,这就跟污水渠一般污秽的世道。

        

“我会扣动扳机的……”

        

他合上眼,抬了抬下巴:“若是我一个人也无所谓,即使是很厉害的家伙也伤不到我。但和你们一起出去,若因为我的过失与自信造成了损伤,那更是不好。”

        

“……”

        

兔狲探出头:“格温,以你外表的年纪,让我感觉你还像是看那些英雄漫画的少年少女,心中怀揣着理想与梦想,说着‘即使在战场上面我也不会对女人和小孩动手’的耍帅的人。”

        

说完她又缩回头去。

        

格温就将MK47扔给灰塔,握紧拳头,走进了有顶板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