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一上一下&我被公高潮

2022年3月18日12:27:26为什么要一上一下&我被公高潮已关闭评论

因大雪封山行进的速度并不快,用了五天才出忻州。

        

这五天杨兮都佩服自己,五日没找到村子留宿,夜晚不是荒郊野岭就是山洞,她现在都不敢碰自己的脸,脸又疼又痒。

为什么要一上一下&我被公高潮

        

出了忻州,周家找了最近的镇子休息,这五日别说女人孩子,男子都受不住了。

        

在镇子租了客栈的小院子,周钰和吴家商量多住几日,两家的女人孩子经不起赶路了。

        

杨兮忍着脸上的难受与周小妹打扫,租的小院有六间房,两家个三间屋子。

        

周钰出去一趟,回来带了笔墨纸,都是最便宜的,他要默写三字经和千字文。

        

等杨兮收拾完屋子,周钰也没写完,“给王猎户的?”

        

周钰边写边回,“嗯,王猎户很尽责,这是他该得的。”

        

杨兮坐下休息一会,古代书籍很贵,启蒙书不是谁都能买得起,坐着看了一会忍不住想,幸亏她是古代转世现代,否则她来古代还要重新认字。

        

大概一刻钟,杨兮听到外面声响,猜测周小弟买柴火回来了,单独的小院就是方便,有小厨房可以用,可惜周家要吃素不能吃肉补身子。

        

中午杨兮做的面条,鸡蛋杂酱面,酱是从客栈买的,一坛子要三十文,仔细吃够吃两个月。 

        

可惜豆腐卖没了,想吃要等到明日早上。

        

周家有三间屋子,杨兮两口子带着儿子一间,叶母带着周小妹一间,周钰和杨三还有李争一间,李争原名李山子,杨三重新取了名。

        

吃了午饭,杨兮拍着儿子午睡,她还算精神,周钰继续默写,她拿着铜板和碎银子出来,“我去布铺。”

        

周钰不放心媳妇,雪天路滑容易滑倒,活动着手腕站起身,“我陪你一起去。”

        

杨兮的本意带着小妹一起,“你默写完了?”

        

周钰,“差不多了。”

        

杨兮才不会拒绝周钰陪着,“好,你陪我一起。”

        

让小妹看着子恒,两口子去了街里。

        

镇子的商铺不少,杨兮一路看出许多东西,“此地不是交通枢纽,商户却不少,说明平州治理的不错。”

        

周钰,“平州地方官不错,这里安全。”

        

这也是他急着离开忻州的原因,平州从不纵容山匪。

        

二人到了布铺,铺子里并没有人,这个年月富裕的人家不多,年末才是买卖高峰。

        

杨兮买了一些棉布,又买了一些青色和深色的布料,都是便宜的布料,他们并不是纯粹的难民,越往南走越要靠衣装,破破烂烂的连城门都进不去。

        

可惜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棉花,掌柜的道:“这几年棉花不多,半个月前就没存货了,娘子要不要看看皮毛?”

        

杨兮倒是想做个披风,太高调了,“太贵了,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已经算好银钱,“一共一百四十文。”

        

杨兮盯着布料,又看了看买的针线等,才掏出了铜钱,心里想着好贵。

        

出了铺子,二人也没多逛,又买了几块点心给家人,很快就回了客栈。

        

晚上,一家三口躺在热乎乎的炕上,子恒睡了午觉有些睡不着,小家伙一只手拉着爹,一只手抓着娘,习惯在爹娘中间睡,只有这样他才安心。

        

周钰更想抱媳妇,以前是没心思,现在没有紧迫感,他想抱着媳妇,回到古代还没好好的和媳妇相处过。

        

周钰等着儿子睡觉,结果小家伙动来动去的,“快睡。”

        

子恒闭上眼睛,没一会又睁开,小家伙开口了,“爹,我们安全了吗?”

        

杨兮听着心里发酸,“安全了。”

        

子恒高兴没一会又难过了,他想爷爷了,爷爷孤零零的在京城。

        

杨兮实在扛不住了,没一会就睡着了,儿子什么时候睡的都不知道。

        

次日,王猎户父子离开,周钰亲自送行。

        

王猎户见到默写的三字经,咧着嘴,“谢谢,日后有机会回来到家里坐坐。”

        

周钰心想回来挺难的,嘴上却道:“世道不太平,王大哥小心些。”

        

王猎户经过相处,清楚周钰有本事,“我记下了,行了,不用送了。”

        

周钰等王猎户的雪橇走远,他才起身回客栈。

        

回到院子没见到周小弟和杨三几个,周钰忍不住皱眉,“他们去哪里了?”

        

吴山正在院子里劈柴火,“杨三说出去转转。”

        

周钰走过去帮忙,吴山拿着斧头躲开,嘴上继续道:“不是我多嘴,杨三这小子不是安分的。”

        

周钰,“大哥也看出来了。”

        

吴山哼了一声,“这小子哪里是买小厮,我看他在培养李争,今早我见他教李争识字。”

        

周钰将劈好的柴火捡起来,“他心里有恨。”

        

吴山不知道杨三的身世,他听了也不好奇,什么身份操心什么事,他就是个普通的老农,“你看着点他。”

        

虽然杨三没惹过麻烦,这一路还出了很大的力气,他依旧不放心,觉得要给杨三系根绳子,周钰最合适了。

        

周钰问,“你家三小子和四小子呢?”

        

吴山劈柴的动作僵住了,“好啊,杨三还想忽悠我儿子。”

        

周钰哈哈笑了,吴家小子人高力气大,他早就发现杨三不止一次盯着吴家几兄弟。

        

杨兮和李氏做鞋子,李氏道:“你这手真巧。”

        

杨兮笑着,“熟能生巧。”

        

李氏就做不好鞋子,“周兄弟能娶到你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家变不离不弃,自己怀孕还能照顾好婆婆和孩子,她对杨氏很佩服。

        

杨兮嘴角上翘,周钰的确修了福气,“吴大哥娶到嫂子,大哥的福气也让人羡慕。”

        

李氏听着心里舒服,“当时十里八乡不知多少媒人上门,我就独独看中他。”

        

杨兮,“嫂子慧眼选了大哥这样有担当的男人。”

        

李氏心想,读书识字就是不一样,瞧瞧杨氏说话多中听。

        

这时客栈伙计来院子,伙计一进来就道:“今日江王又派人来镇上发馒头了,拿户籍每人能领两个,你们想去就去福全酒楼领。”

        

伙计说完去通知其他的客人,现在世道艰难,没人会嫌弃两个馒头。

        

杨兮出来与周钰对视一眼,这世道可没有无缘无故的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