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局长的粗又长/自傅被小偷发现后被sm

2022年3月18日12:20:37刘局长的粗又长/自傅被小偷发现后被sm已关闭评论

“怎么样,师妹,我今天钓的这鱼不错把,又肥又大,回去炖了,一定鲜美无比!要不,留下来一起吃个饭?”青衣钓鱼客指着那条还在这鱼线下挣扎的大黑鱼,对黑裙女子得意的一笑道。

        

“师兄,你的计划失败了,长谷寿文也被对方生擒了,他可是知道你的,你就不怕暴露吗?”黑裙女子没理会,出口讽刺一声。

刘局长的粗又长/自傅被小偷发现后被sm

        

“他虽然知道我在山城,却不知道我伪装的身份,如何出卖?”青衣钓鱼客慢悠悠的收了鱼竿说道。

        

“看来,师兄还是一如既往的谨慎,惜命。”

        

“高桥敏夫就是因为不够谨慎,才暴露了自己,还有你派来的那个叫叶川的蠢货,居然想利用他们自己内部的斗争倾轧来对付军统之狐,若不是他老子花大价钱保他,早就小命没有了。”青衣钓鱼客道,“师妹,你做事还是一贯的套路,怎么就只知道挑拨离间这种小道呢?”

        

黑裙女子脸上闪过一丝愠怒,显然对青衣钓鱼客对自己的评价十分的不满。

        

“师兄,咱们就别互相揭伤疤了,不解决军统之狐,不但你我都要被惩处,帝国的大业也会受到影响。”

        

“是,军统之狐从崛起开始,就是踩着我们大日本帝国将士的尸骨往上爬,这个人必须要除掉。”青衣钓鱼客目光阴冷,他在山城的布置了数年的暗桩,棋子都在前一阵子的搜捕中损失差不多了,这岂能不让他愤怒和不甘。

        

“他现在官居高位,大势已成,想要杀他,难如登天。”黑裙女子缓缓说道。

        

“是呀,现在很少有人能接近他,而且行踪成谜,即便我们现在有能力对他实施暗杀,也没有多大的把握。”青衣钓鱼客道。

        

没办法,缺人! 

        

他手下缺高手,他又不是没实施过暗杀,但失败之后,他就不敢乱动了。

        

“听说高桥敏夫和高桥良子这对父女在给他做事儿?”

        

“高桥敏夫倒是经常出现在公众场合,但身边保护者众多,而高桥良子化名罗雪,在稽查处任职,颇受信任。”青衣钓鱼客道,“师妹是想要这对父女下手吗?”

        

“背叛帝国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杀不了军统之狐,我还杀不了这对叛徒吗?”

        

“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这二人不过是依附那罗耀存在,只要罗耀一死,这二人就是去了庇护,到时候你想怎么做都行!”青衣钓鱼客郑重的道。

        

“你再教我做事?”黑衣女子冷声道。

        

“我说的是事实,上面已经决定执行‘雾都1号’计划,让你配合我的行动,我不希望你节外生枝。”

        

“该配合的,我会配合,但我不是你的下属,你也别动不动拿上面来压我!”黑裙女子说完,扭头就走。

        

“师妹,还请你不要去动高桥敏夫和高桥良子。”

        

“你是怕我动了他们两个,连累到你吗?”黑裙女子脚下暂停了一下,问道。

        

“就算是吧。”

        

“好,我答应你。”黑裙女子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青衣钓鱼客望着黑裙女子的远去的背影,眼中不由的涌现出一丝清冷的杀机。

        

……

        

“哥,这个信号我们追踪很久了,断断续续的,联络时间并不固定,这把半年来,我们总共才发现五次……”

        

“能判断他们发报的地点吗?”罗耀问道。

        

“现在能确定的是,这是日本海军使用的‘旭’字密电码,用这个密电吗的一般都是日本海军的情报机关,目前很难破译,但我们分析了对方的呼号,对照我们掌握的一些规律判断,这个联络信号应该是跟南太平洋上的某个潜伏的情报小组进行联络。”

        

“南太平洋上某个潜伏小组?”罗耀目光一凝。

        

“是的,如此隐秘的波段,很可能是在策划什么重大的阴谋活动。”温学仁说道。

        

若非非常隐秘的事情,犯不着用这么隐秘的通讯,这可不是为了好玩。

        

“这两天它突然活动频繁了起来,我们都觉得不寻常,或许是他们策划的阴谋要实施了?”

        

“先盯着吧,虽然离我们很远,但只要是日军的任何动向,都是值得关注的。”

        

“明白。”

        

……

        

“罗副组长,英方的代表已经滇缅边境过来了,一共五个人……”张梁过来找罗耀汇报跟英方情报合作的事情。

        

“知道了,人到了山城,你安排一下,不要住客栈,在镇上租一个院子,咱们是礼仪之邦,他们是客人,得考虑一下客人的生活习惯,改造一下茅厕……”罗耀吩咐道。

        

“副组长,这个租房子和改造茅厕的钱?”

        

“你写个预算申请上来,我来批就是了。”罗耀说道。

        

“是。”

        

张梁这阵子在军技室做事要比他在军令部二厅痛快多了,军令部二厅这种机关,就是规矩多,而且办事效率太拖沓,一件小事,本来一天能办完,能给你拖個三天。

        

这要是紧急情报的话,那等上报的话,早就完蛋了。

        

军技室就没那么多的繁文缛节了,什么事能办,不能办,都会告诉你,当事,当天了,绝不拖沓。

        

这样的效率之下,军技室自然要比军令部二厅强太多了,而且军技室上下很团结,内耗很少,各部门之间不是没有矛盾,但有矛盾也不会影响到工作。

        

谁犯错,谁受罚,就算是罗耀的嫡系也不讲情面。

        

总而言之,这是个做事儿的地方,因此,军技室才能在党国的情报部门中占有份量重的一席之地。

        

……

        

“主任,文科长求见了。”

        

“老三?”罗耀有些讶然,自己上班时间,他很少过来,若是有事儿,那还不如等自己下班回家。

        

可以肯定,文子善定然是有要事过来。

        

“请他进来。”罗耀吩咐一声,人都来了,总不能不见吧,何况还是自家兄弟。

        

“大哥。”文子善穿的是便服,这里挂的是“地质研究所”的牌子,他要是穿一身军服进来了,你岂不是惹人怀疑。

        

“坐。”

        

秘书小伍给他端了一杯茶进来:“文科长,喝茶。”

        

“大哥,我跟叶芸商量了一下,决定半个月后起程回马莱。”文子善说道。

        

“半个月,时间是有点儿仓促了些,不过也只能这样了。”罗耀点了点头,“你走后,谁来接任三科科长?”

        

“六哥安排了,先让邓毅暂代,然后再选一个人接替我的位置,不出意外应该还是六哥的人。”文子善说道。

        

“行,这个我就不去过问了,只要六哥还在稽查处就行。”罗耀点了点头,文子善一走,刚好沈彧可以提拔自己的手下上位,罗耀才不会为了这个去跟沈彧争。

        

“那个去游击训练班的事儿?”

        

“放心吧,我给薛司令长官拍了一封电报,你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反正你就是插班旁听,不占名额。”罗耀说道。

        

“谢谢大哥。”文子善道,“那我什么时候过去?”

        

“等我通知,看最近有没有飞机飞衡阳机场,我给空军打招呼了,给你留一个位置。”罗耀说道,他给空军跟英国人弄来了四套雷达系统,这么大的人情,空军上下都对他感激不已,这有了雷达预警,他们就能大大增加预警反应时间,大大提供了空军的生存和作战能力,给安排一个座位,那小事情。

        

“那我回去就准备,随时等你电话。”

        

“你还有事儿吗?”罗耀问道。

        

“有,有,那个上次不是抓了个当铺掌柜吗?”文子善说道,“他供出了一些东西,我把他的笔录给你带来了。”

        

“哦,长谷寿文呢?”罗耀点了点头,虽然破了长谷寿文的“黑蝙蝠”行动,可还有很多谜团没有搞清楚。

        

“自从小雪给他打了那一针后,身体每况日下,都不敢给他用刑了。”文子善说道。

        

“其他人呢?”

        

“其他人的供述前后基本上变化不大,现在的突破口就是这个当铺掌柜的,但是这个家伙除了供述那一份潜伏名单之外,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文子善道。

        

“他能掌握这份名单,说明他是长谷寿文的心腹,而且他也是足够的机警,能发现情况不对,立刻远遁,若不是我们反应快,这家伙可能早就带着名单溜走了。”罗耀说道。

        

“大哥,是我疏忽……”

        

“这个也不能完全怪你,敌人的狡猾和谨慎出乎意料,谁又能想到,这是一个利用对手的示警手段,可以见得这长谷寿文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罗耀说道。

        

“那这份笔录?”

        

“留着吧,我会看的。”罗耀说道,虽然这可能是一份没有价值的笔录,但万一能找到一丝线索呢。

        

那一方“易水居士”的和黄印章的主人还没找到呢,他不相信,这枚印章只是一个示警的小道具,它的主人一定大有来历。

        

当铺的掌柜不知道,长谷寿文一定知道,但是他现在不开口了,用刑怕他给一命呜呼了。

        

两难呀!

        

把长谷寿文和那个当铺掌柜胡平关到小黑煤窑吧,那边对他们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