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开始水就那么多了(蟒蛇进入)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3月18日08:33:56还没开始水就那么多了(蟒蛇进入)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那是我?”赵红静痴痴地看着佛光里的瘦弱人影。

        

“阿弥陀佛,施主,那的确是你。”穿着洗得发白的灰色僧袍的老和尚缓步走来,轻轻叹息:“施主的诚心感天动地,菩萨听见了。”

还没开始水就那么多了(蟒蛇进入)最新章节列表

        

“听见了吗?”赵红静愣了好一会儿才笑着呢喃:“听见了就好,听见了就好!”她急急忙忙跪下去,冲着天际的佛光虔诚磕头。

        

破溃的额角重重叩击石台,发出沉闷的响声。

        

文佳木崩溃地喊:“妈,你够了,你别跪了!你到底在干什么呀?”她伸出手把母亲牢牢禁锢在怀里,顺手夺走了母亲的刀。

        

老和尚低头看着母女俩,沉静的眼眸里落满了佛光的余晖,也落满了包容万物的仁慈。

        

“文施主,我们又见面了。”分明是第一次相逢,老和尚却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文佳木神情恍惚地看着他,一时间竟然分不清这和尚到底来自于哪里?他是六年前的他,还是六年后的他,亦或者他同时活在现在、未来和过去?

        

文佳木彻彻底底混乱了。

        

叶淮琰半跪下去,搂住女孩的肩膀,轻轻抚了抚她凌乱的发丝。

        

只在这片刻功夫,赵红静已向着佛光许完了心愿。她睁开眼,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然后才步履蹒跚地站起来,牵住女儿的手。

        

“我们回去吧。”她嗓音沙哑地说道。

        

文佳木马上答应一声。她有很多问题想问,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不知不觉,天上的佛光消失了,穿着灰色僧袍的老和尚也消失无踪。

        

一群搜救队员从石阶处跑上来,兴奋地喊道:“人在这里!”

        

---

        

文佳木把母亲带回了医院。她没有责骂对方,也没有追问原因。她真的太累太累了,累到看见病床就想一头栽倒下去。

        

“赵红静,没有下次了。”把母亲扶上床,盖好被子,文佳木极为平静地说道。

        

“没有下次了。”赵红静靠着枕头,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护士走进来催促病人家属马上离开,文佳木起身想走,赵红静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让妈妈好好看看你。就两分钟。”素来要强的她竟然露出哀求的神情。

        

文佳木总是心软的,无论再怎么生气,她也不可能拒绝母亲的要求。于是她姿态僵硬地站在病床边,与母亲默默对视。

        

十秒钟,母女俩的眼眶都红了。二十秒后,两人憔悴的脸庞都沾满了泪水。

        

面对至亲至爱的人,深深的凝视是最催泪的药剂。所有的芥蒂和阴霾都消失了,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这是我最亲的人!

        

“妈,对不起,我不应该吼你。”文佳木扑上去紧紧抱住母亲。

        

“木木,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有好好陪伴你。”赵红静也道歉了。

        

最这一刻,她们终于达成了和解。她们没有走到最悲哀的那一步,一个在等着孩子的感恩,而另一个却在等待着母亲的歉意。

        

叶淮琰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相拥而泣的母女俩。他忽然很想抽烟,却不是因为难以排遣的痛楚,而是因为温暖与感动。

        

---

        

文佳木以为找回母亲,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是第二天早上,护士却打来电话告诉她,母亲已经去了。

        

“她的化疗效果是很好的,如果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再活几年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把她找回来之后,她的所有身体机能都在消退,而且速度很快,我们找不出原因,也不知道怎么抢救。很抱歉。”

        

医生满脸都是愧疚和疑惑。

        

文佳木呆呆地看着母亲的遗体,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母亲的脸颊像枯萎的老树,已凹陷干瘪,原本黑白交杂的头发竟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全白,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吸光了她的生命力。

        

她此刻的模样,与上一次自杀时何其相似?所以说,无论时光倒流多少次,命运总是无可改变的吗?

        

深深的恐惧和哀恸扼住了文佳木的咽喉,让她无法呼吸。

        

她连忙跑进洗漱间,蹲在马桶前大吐特吐。这不是因为看见尸体感到恶心,而是因为悲伤太浓,无法消化。

        

痛苦的感觉让文佳木连哭都哭不出来。她回到病床边,趴伏在母亲枯槁的身体上,紧紧将她抱住,像一只濒死的困兽,哽咽着喘息。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阿弥陀佛,文施主,你母亲在山上留下了遗物,烦请你亲手去取。如果现在不去取,它们会消失。”

        

“什么遗物?”文佳木回过头,近乎于麻木地看着不知怎么找过来的老和尚。

        

叶淮琰提着许多营养品站在老和尚身后。他本是来探望赵红静的,却没料会收到这样的噩耗。

        

“我让我的助理来处理伯母的后事,我陪你上山拿东西。”他知道母亲的遗物对女儿意味着什么,于是马上拨打了几个电话。

        

两人再次来到佛陀山。

        

浓雾漫漫地涌上来,吞噬了起伏的山峦和苍翠的树木。老和尚指着隐没在浓雾中的石阶,缓缓说道:“你妈妈的遗物就在这条路上,需要你亲自把它们捡起来。”

        

“我妈妈到底留下了什么东西?”文佳木的嗓子已经沙哑了。

        

她站在这条路上,竟然会感到恐惧。母亲三步一跪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前方,让她的心为之感到疼痛。

        

“你上去就知道了。”老和尚挥了挥手,然后就消失在浓雾中。

        

叶淮琰用宽大的手掌覆住文佳木的脊背,轻声道:“走吧,我陪你。”

        

文佳木这才踏上石阶,慢慢走了一段路。忽然,一抹莹白的微光在灰色的石面上闪烁,像极了夏夜的萤火虫。

        

文佳木快走几步,朝这抹微光伸出手。捏在指尖后她才发现,那竟是一颗晶莹剔透的琉璃珠,暗红的珠体里蕴藏着五彩的流光,璀璨,却不刺目。

        

“我刚才怎么没看见台阶上有这颗珠子。”叶淮琰疑惑地低语。

        

文佳木看了看这颗珠子,又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琉璃串珠,忽然间就明白了什么。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加快速度朝石阶上跑去,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捡到一颗微微发亮的暗红琉璃珠。

        

然而如此璀璨的宝物,竟然只有她能看见,也只有她能碰触,叶先生离得很近,却无从发现。

        

不知不觉,文佳木已经捡起了数十颗琉璃珠。她用双手捧着它们,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踏上了观景台。

        

仅仅只是走到山顶,她就已经累得喘不上气,很难想象母亲是怎么跪上去的。

        

只有跟随母亲的步伐,做儿女的才会知道,母亲的一生过得有多么艰辛。她们可以为儿女奉献一切,包括生命。

        

想到这里,文佳木捧着这些珠子瘫坐在台阶上,克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老和尚早已在此处等着她了。

        

“把珠子放在这个木盒里吧,我会帮你把它们串起来。”老和尚的掌心里托着一个檀香木盒。

        

依言把珠子倒进木盒里时,文佳木的双手在颤抖。她红着眼眶,一字一顿地问道:“它们是不是,是不是我妈妈的血?”

        

老和尚闭上双眼,悠长叹息:“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文佳木的眼眶里涌出一颗颗热泪,“你送给我的这个手链,是不是就是它们串成的?我妈妈为了这个,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求你告诉我,求求你!”

        

文佳木重重跪了下去,用力给老和尚磕头。叶淮琰连忙去拉她,又用手掌覆住她的脑门,避免她受伤。

        

老和尚依旧不答,只是低低叹息:“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他未曾提供任何讯息,但文佳木已猜到了。这些珠子就是母亲的鲜血凝成的,它们如今是散的,日后却会变成手链,由老和尚交到她手里。母亲付出的代价是什么?这还不够明显吗?

        

是生命啊!是她原本还有几年可活的生命!她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女儿一次又一次的重生。

        

所以母亲的结局才最不可改变。

        

文佳木以为自己是为了拯救叶先生而存在的,可是到头来她才发现,自己的存在却是因为母亲临终的遗愿。

        

世界上只有母亲会这样做!世界上也只有母亲才会给予如此沉重无私的一份爱。

        

母亲把自己的生命赠给了孩子,也会给了孩子一次次重生的力量。

        

“妈,妈,你在哪儿?你听得见吗?妈!我一点儿也不怨你了!妈,你回来!妈,妈……”

        

文佳木站起身,抬头仰望浓雾遍布的天空,泪水簌簌落下。

        

她一边旋转一边大声呼唤母亲,就仿佛那个人还在这世上。

        

看见几近崩溃的她,叶淮琰只得把她抱进怀里牢牢困住。

        

“别哭,你妈妈还在这里。看见你哭,她会伤心的。”叶淮琰附在女孩耳边柔声低语。

        

就在这时,乌云被一束阳光破开,煌煌的金光落在文佳木沾满泪水的脸上。

        

叶淮琰替她擦掉这些泪水,徐徐说道:“阳光照在脸上是不是很温暖。相信我,这是你妈妈在吻你。她会永远陪在你身边,只要你还想着她,她就会一直在。她会陪着你,直到你长大,直到你坚强。”

        

这句劝慰,文佳木与叶先生初次相逢的时候也曾听他说过。

        

同样的话语,带着同样触动人心的力量。

        

不,他说的就是事实啊。母亲一直都在!她陪着自己的孩子一次又一次地重生,一次又一次地冲出绝境!文佳木握紧手腕上的琉璃珠,哭得泣不成声。然而与此同时,浓烈的幸福感却又从心间缓缓溢出。

        

她不是没人爱的孩子,她一直都被爱着。她的存在不是为了拯救谁,她早已被拯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