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文章&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2022年3月18日08:12:12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文章&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已关闭评论

北大张开双臂,热烈欢迎胡适再返校园。

        

1946年7月31日,北大各院系教授、助教举行欢迎茶话会。这也是北大校内管理层与教学层人士与胡适的首度集体碰面。

老头扒开粉嫩的小缝亲吻文章&两个人站着一前一后

        

会议由傅斯年主持,胡适旁边坐着傅斯年、陈雪屏、郑天挺。

        

陈雪屏,生于民国前十年,江苏宜兴人。1920年进入北京大学的预科班,1922年至1926年在哲学系修读,主修心理学,师承陈大齐先生。1926年至1929年前往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心理研究所进修。1930年返国,在东北大学担任教育心理系主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陈雪屏返回北平,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任职。1932年回到北大理学院的心理系任教。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曾短暂代理国民政府教育部长。

        

陈雪屏后跟随蒋介石集团去台湾,1949年出任台湾省教育厅长,而后担任考选部长、行政院秘书长、行政院研考会主委、国建会副主委、主委、国策顾问,总统府资政。

        

他这个时候正担任北大训导长。

        

郑天挺(1899年8月9日  [1]  -1981年12月20日),原名庆甡,字毅生,入大学后改名天挺,笔名攫日,  福建长乐首占乡人,生于北京。中国近现代历史学家、教育家。

        

民国九年(1920年)于北京大学国文系毕业后,参与厦门大学筹建与教学,兼任图书部主任。民国十一年(1922年)入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民国十三年(1924年)毕业后,任教于北京大学、浙江大学。抗日战争爆发后任西南联合大学教授、总务长,北京大学教授、文科研究所副所长等职。

        

1981年任中国史学会主.席团执行主.席。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历史组负责人,中国档案学会顾问等。第三、五届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市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等职。

        

此时,正担任北京大学秘书长。

        

下午四时半傅斯年宣布开会,首以幽默的口吻说北大有三宝,即蔡元培、胡适,及本校全体教授。随即致简短的欢迎词。

        

紧接着胡适起立致词,他首先“修正北大三宝论”。说北大确有三宝,即蔡元培、蒋梦麟及傅斯年。特别谈及了傅斯年对北大的功绩,不时亲热地用手拍傅肩,因为用语幽默风趣,引起大家的哄笑。

        

其实,胡适此时的所作所说,并不简单,显示的是大智慧。

        

心直口快的傅斯年在这儿的“北大三宝”之说,在推重胡适的时候,却将前任校长蒋梦麟(1886-1964)排除在“北大三宝”之外,并不是粗心大意,而是有意的。这于情于理,确也说不过去。事实上,曾任民国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长的蒋梦麟,自1930年12月出任北大校长之后,直至1945年8月辞去北大校长一职,在任时间近15年之久,为北大历史上任期最长的校长。这是位有作为,勇于担当的校长。在蒋的任期内,历经九一八事变、“华北自治运动”、七七事变、西南联大筹建等诸多艰险历程,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他还是倾尽全力,冒着种种政治风险,履行了特定的历史使命。

        

但由于西南联大时期,蒋梦麟曾力主联大从昆明迁至云南蒙自时,多位教授表示并不认同。他也明确表示不支持学生闹所谓的“救国运动”,为此也饱受学生群体的指责甚至攻击。加之三校合办的西南联大中,始终以梅贻琦校长主政。蒋梦麟行事低调,且常住重庆,没能为北大在联大内部争取更大的话语权,对此,北大教工学生群里也颇有怨言。所有的怨言和质疑,最终形成了在北大恢复建制时“倒蒋(蒋梦麟)举胡(胡适)”风潮。就连蒋梦麟的老友傅斯年、周炳琳等也成为“倒蒋”的一分子,他们一致希望请当时尚在美国的胡适来担任北大校长。最终的结局,自然是倒蒋派大胜。

        

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在此次茶话会上,傅抛出“北大三宝论”,显然有借褒胡而贬蒋,有意无意给胡适出了个难题。

        

胡适当然明白其中利害,立即对傅论予以纠正,不但肯定了蒋的治校功绩,并随即打趣似的把傅本人加入“北大三宝”之一,插科打诨之间,如太极推手,谈笑间,消解了现场诸位心照不宣的种种芥蒂。至少,现场氛围重又轻松起来,不至于剑拔弩张、不欢而散。更没使傅斯年当场难堪。

        

胡适显然不想节外生枝,马上岔开话题。说起本人近来不愿意多说话,也觉得不应该多说话,九年以来,未曾尝到诸位所尝到的种种痛苦,而在美国苟且偷安的过了九年,深觉得无颜对大家。

        

说自己交出驻美大使职务后,四年前本拟返国,因患心脏病,医生坚嘱不可做高空飞行,同时连爬楼梯都不可以,所以才一直赖在美国。虽然后来自己做饭、洗衣、扫地,住在纽约一间小屋内,可是觉得比诸位幸福得多,因此时常感到无限的惭愧。

        

“本人自当民国六年入北大任职,只是愿意教书,虽然先后做过文学院院长,以及五系中的四系主任,可是一百分不愿意担任行政方面的事务。此次发表北大校长,事先根本不知,接到朱部长的电报后,考虑了五六天,才有条件的答应下来。

        

“今日北大于无意中增加了三个学院,人数增加了五倍,这是可喜的事。可是我们想到中国从亡国的危机上跳到了四强之一,坐在第四把椅子上,现在已经被人赶下而坐到第五把椅子上。我们就该觉到我们责任的重大,假如想坐稳第五把椅子,是必须要以文化做基础的。  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可是没有五十年的大学,这是一件如何痛心的事,我们真该替这五千年的古国,替这坐第五把椅子的国家办一个现代化的大学……”

        

胡适讲完后,汤用彤教授代表全体致词,并提议致电蒋梦麟表钦仰之意,当经全体同意,推傅斯年起草。

        

这显然是一温馨之举,尤其另在场的保蒋派心情舒畅。

        

汤用彤(1893年6月21日—1964年5月2日),字锡予,祖籍湖北省黄梅县,生于甘肃省渭源县,哲学家、佛学家、教育家、国学大师。1917年,清华学堂毕业后留学美国,入汉姆林大学、哈佛大学深造,获哲学硕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国立东南大学(1928年改为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为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大学、西南联大教授。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历任北京大学副校长,中科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常务委员,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汤用彤是现代中国学术史上少数几位能会通中西、接通华梵、熔铸古今的国学大师之一,与陈寅恪、吴宓并称“哈佛三杰”。  著作有《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印度哲学史略》《魏晋玄学论稿》等。

        

1946年8月4日,北京大学校友会在蔡孑民先生纪念堂召开欢迎会,热烈欢迎胡适归国。当时,胡适虽尚未正式出任北大校长,但任命早已公布,因此,这次欢迎会,实际上也可以视作北平文教界欢迎胡适出任北大校长的首次集会。

        

大门上面横挂着“北大校友会欢迎胡校长”的红布标帜。几十年的老校友、新校友,陆续由这标帜下走进去。

        

下午六点多钟开会。这时,小雨刚刚下完,地面还泥泞着,蕴含着不少的水分,空中也没有放射出阳光。会场里的人们,感觉到不太热。同时,在这凉如新秋的场合里,瞻仰着胡适的风采,听他发表久违了的演讲。

        

胡先生总是微笑的。这次,集新旧校友二百多人于一堂。欣喜的情绪,更是可想而知。他穿着米色纺绸长衫,显出非常愉快轻松的样子,和校友们握手,快要握不过来了,那样恳切、诚挚。

        

会议主.席吴铸人,同学代表刘瑶章,这二人,一个主持着河北省党务,一个主持着北平市党务,都是校友。由吴致开会词,刘致欢迎词。情真语诚,在场的校友不住的点头。

        

吴铸人,字梦燕,别号寿金,安徽盱眙(今属江苏)人,1902年(清光绪二十八年)生。毕业于国立北京大学生物系,嗣赴英国留学,入牛津大学,获农业经济硕士学位。曾任私立北平大同中学校长,国立中央政治学校附设蒙藏学校主任,香港辅人书院院长,中国国民党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毕业学员通讯处处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第三处第十组长,国民党北京第一区党部委员,直隶省党部委员兼青年部部长,河北省党部指导委员会委员兼训练部部长及河北省党务训练所所长,国民党第六届中央委员,行宪后任立法院立法委员,北平市党部主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去台湾,任“立法委员”。1984年5月逝世。终年82岁。

        

刘瑶章,直隶(今河北)安新人。192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天津《益世报》总编辑、南京中央通讯社编辑主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河北省党部主任委员、河北省参议会议长、北平市市长。1949年随傅作义起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水利部办公厅主任、部长助理,水电部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