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文的小说推荐/为什么破了处之后白带会增多

2022年3月18日06:40:10医生文的小说推荐/为什么破了处之后白带会增多已关闭评论

“攻入关中,生擒我,皆可封王?”

        

陈庆冷笑一声,“官家也未免太看重我了。”

        

张晓笑道:“我们刚才商议一下,觉得有些蹊跷。”

医生文的小说推荐/为什么破了处之后白带会增多

        

“什么蹊跷?”

        

“既然生擒都统便可以封王,那应该先罢免了都统的官爵才对,哪有生擒本朝的秦国公封王的道理?”

        

陈庆沉吟一下道:“会不会是情报不全?”

        

周宽摇摇头,“不会,这么重要的情报不会遗漏,我和张司马都认为官家是留有余地,如果进攻顺利,势如破竹,那罢黜都统一切官爵的诏书就会如影而至,相反,如果攻不下,那么谈判就会来了,也就避免了过早贬黜官爵的尴尬。”

        

陈庆点点头,说得有道理,应该就是这么回事,赵构这个人魄力不足,精明有余,尤其善于妥协,他不可能不给自己留后路。

        

张晓有些担忧道:“卑职还是担心巴蜀那边的防御,据说刘光世手下有十万大军,加上郦琼的两万军队,那就是十二万大军,刘光世这人很狡猾,攻打金兵他绝对不去,跨江夺取江淮,他也找各种理由不去,但如果让他攻打巴蜀,他一定比任何人都积极。”

        

“原因呢?”

        

“原因是他也想割据巴蜀,都统占据陕西路和熙河路,一定很深地刺激到了他,此人野心很大,他把郦琼留巴蜀不走,意图就很明显了,如果不是他在汉中战败,恐怕他早就割据了巴蜀。”

        

陈庆负手走了几步,淡淡道:“如果他要趁机割据荆南呢?”

        

张晓和周宽对望一眼,一起大笑起来,周宽道:“都统这个猜测很大胆,但也很有可能,刘光世做不了蜀王,做荆王也不错。”

        

陈庆又道:“还有岳飞那边也不用担心,如果没有足够的后勤保障,孤军深入必败无疑,这一点岳飞也懂,只要我们牢牢守住武关和汉中道,一旦刘光世兵败,岳飞也一定会撤军。。”

        

.........

        

送走了张晓和周宽,陈庆换了一身衣服又回到妻子房中,吕绣的气色比早上要稍微好一点,她正坐在床上抱着孩子喂奶。

        

“小家伙饿了?”

        

吕绣点点头,又笑道:“你叫她小家伙,还没有给宝贝儿起名呢?”

        

陈庆想了想道:“她应雪而生,就叫陈雪,小名雪儿。”

        

“这个名字好!”

        

吕绣欣然拍着孩子低声笑道:“宝贝儿,从今天开始,你叫做陈雪了,娘就叫你雪儿。”

        

“她哭吗?”

        

“生下来时哭的,但比较微弱,我喂了她乳,她就睡着了,夫君,王医师怎么说?”

        

“她说孩子有一半希望,她会全力以赴,但要求我节制十天,不杀生,不近女色,不离开京兆,如果雪儿能熬过这十天,希望就大了。”

        

吕绣似笑非笑地望着丈夫,“不杀生我相信你能办到,但不近女色,你做得到吗?那两个娇娃可是天天盼着你回来。”

        

陈庆握住女儿的小手,“为了她,必须办到!”

        

吕绣沉吟一下道:“不如我让巧云来替你收拾书房吧!”

        

陈庆愕然,“她告诉你了?”

        

吕绣点点头,“她告诉我,你答应给她一個名份,难道不是吗?”

        

陈庆半晌说不出话来,自己是答应给她一个说法,不是名份,名份和说法是两个概念好不好?这个女人是怎么理解的,尽往好的方面想。

        

陈庆苦笑着摇摇头,“我只是说,会给她一个说法,但不一定是娶她,说不定是恢复她的身份,送她回临安,她想多了。”

        

吕绣淡淡道:“她没有想多,我知道你的说法其实就是名份,你不用刻意给我解释,现在我才知道子嗣绵延的不易,我知道该怎么做,王医师要求你不近女色其实也是好意,她是怕你纵情声色,不关心自己的孩子。”

        

陈庆点点头,“我明白王医师的好意,既然我已经答应她,又何必再反悔,就让巧云来外书房替我整理文书吧!我有一大堆公务要处理,头都大了。”

        

.........

        

刘光世的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抵达了江陵府,这十万大军都是刘光世新招募的军队,确实训练不足,刘光世便以这个理由为借口,不肯北征江淮,他同时又派人去给韦太后送信,向韦太后表达了自己愿意替她坐镇巴蜀的意愿。

        

见识了蜀道之险和成都平原的富庶,刘光世做梦都想割据巴蜀,成为名副其实的蜀王,陈庆割据陕西可以,那自己割据巴蜀又怎么不可以?

        

所以,当他接到天子诏书后,他毫不犹豫,尽起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向江陵。

        

这天下午,刘光世率领大军抵达江陵大营,他命令士兵入营休息,自己来到中军大帐,统制郦琼匆匆赶来见他。

        

“巴蜀那边有什么消息?”刘光世问道。

        

“据卑职从各个渠道了解,陈庆在巴蜀内共驻军约四五万人,主将是杨再兴,陈庆本人不在蜀中。”

        

兵力不算很多,刘光世稍稍松了口气,他又问道:“我们这边呢?有多少物资、粮草、战船之类,李回这次带来多少钱粮兵力?”

        

郦琼摇摇头,“李回这次就带了三百名手下和三艘大船,无一兵一卒,粮草还是李纲从岳州运来的八万石,江陵仓库里还有两万石粮食,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那船只呢?不会连船只也没有吧!”

        

“原本有两百艘大船,被调去成都运输税钱,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估计是被扣住了,目前只有三百多艘小船,运不了军队,只能运送粮食。”

        

刘光世着实恼火,要钱没钱,要物资没物资,要船也没船,让他怎么打?

        

这时,一名亲兵在门口禀报,“启禀都统,李宣抚使请你过去一趟。”

        

李回要兵无兵,要钱无钱,刘光世哪里会买李回的帐,他冷冷道:“你告诉送信人,就是我军务繁忙,过两天再去!”

        

..........

        

待军队都安顿下来,已经夜幕降临,刘光世让亲兵去城内找了几个妓女陪自己喝酒消遣,喝酒正酣,一名亲兵快步进帐,在刘光世耳边低语几句。

        

刘光世精神一振,一把推开怀中的妓女,起身问道:“人在哪里?”

        

“在偏帐!”

        

刘光世快步来到偏帐,偏帐内是他的心腹手下李苗,李苗上前抱拳施礼道:“参见都统!”

        

刘光世坐下问道:“怎么样?钱粮还在吗?”

        

李苗是从长沙县赶来,刘光世之前得到一个传闻,荆湖南路的税钱约一百二十万贯存放在潭州长沙县,另外还有粮食约四十万石。

        

刘光世当然想把这些钱粮扣下来,首先就要确定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所以他才派李苗去长沙县打听。

        

李苗点点头,“消息属实,钱粮之所以没有运走,是因为缺乏船只,听说他们正从江夏那边调集船只。”

        

幕僚杨垂安在一旁道:“江夏并不远,调船过来很快,一旦钱粮上了船,我们就很难阻截了,主公不如先派军队去控制钱粮,等船只到了后,直接用船送到江陵来,现在主公要攻打巴蜀,理由充足,做得过份一点,官家也不会责难,现在正是好机会!”

        

刘光世当即立断,“去把吴昌找来!”

        

.........

        

当天晚上,亲兵统领吴昌率领五千骑兵连夜赶往长沙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