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错房间错把岳从后面进去了&乱婬的国中生h文

2022年3月18日06:21:33进错房间错把岳从后面进去了&乱婬的国中生h文已关闭评论

两个人面对面地在各自床上坐着,很长时间,一言不发。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都没掩饰各自眼里的探究。3

进错房间错把岳从后面进去了&乱婬的国中生h文

        

这次,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卡伦。

        

“队长,这件事,我们就此打住吧。”1

        

队长有些疑惑道:

        

“什么事?”2

        

“我听说,奥菲莉娅小姐可能要来我们秩序神教历练培养。”1

        

“嗯,是的,沃福伦主教上午对我说过了,你看,我们之前的布局,没有白费吧?”1

        

“布局……”1

        

“做任何事之前,能做好十分的准备就要尽量做到十二分,你好好学习一下,领悟一下我这句话里的精神内涵。”4

        

“好的,队长。。”

        

“另外,在这一基础上,还有一件事,历练培养嘛,你觉得我们教会各个部门中,哪里最合适呢?”

        

“秩序之鞭?”1

        

“答对了。”

        

“奥菲莉娅会加入我们小队?”

        

“不会。”

        

“呼……”卡伦长舒一口气。

        

“沃福伦主教的意思是,让她单独组建一支秩序之鞭小队,她担任队长,你觉得,在筹备人选时,她会选择谁呢?”11

        

卡伦意外道:“给她这么高的自由度?”

        

“因为暗月岛要交出舰队指挥权了,这可是暗月岛最强大也是在这片海域最为强大的一支力量。和那支暗月岛外海舰队相比,一个秩序之鞭小队队长,还有些拿不出手呢。”

        

“那确实。”

        

“也正是因为这個原因,沃福伦主教才放下心里所有芥蒂,愿意成全和推动这件事,当然,还要经过大区管理处走一个流程,但这是枢机主教大人定下的决策,也就是走个流程了。

        

早上你没回来时,维纳族长带着奥菲莉娅小姐特意来拜访了沃福伦主教,我感觉出来,有赔礼道歉的意思。

        

毕竟他女儿还要在约克城大区待至少三年,肯定需要把之前联姻无果的芥蒂给消除。

        

对方给足了面子,而且事关神教和暗月岛之间的绑定,看沃福伦主教的态度,他应该是彻底原谅奥菲莉娅小姐了。”3

        

“那真好。”

        

“呵,只是原谅奥菲莉娅小姐,又没说包括你。”4

        

“这……”1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些天观察下来,沃福伦主教这人还不错,你看莱昂那小子,虽然有些公子哥的习惯,但为人处事还是可以的,由小看大么。5

        

正常长辈都会因为子孙辈的联姻被莫名其妙破坏而生气的,他肯定看你不顺眼,但不会特意去针对你,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不过,你也要提高警惕,下次做事情时把心思收一收。”2

        

“不是,队长,我那个谣言当初到底是谁传的?”4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就是队长,是他授意手下队员去传播这一谣言来为刚从桑浦市调到约克城的猎狗小队打开知名度,好方便接任务。

        

“咳咳……太久远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浪费精力去追究了。”6

        

卡伦打了个呵欠,他是累了。2

        

队长则继续开口道:“到时候她来了,你自己主动点去报道吧,反正你和她之间的关系,以前只是谣言,这次你们同进同出酒店多少次了,这叫大酱掉裤裆。”14

        

“我不去。”

        

“不要闹脾气。”1

        

“没有闹脾气,我只是单纯地喜欢我们猎狗小队。”

        

“卡伦。”

        

“嗯?”

        

“就算是猎狗,也是需要交配的。”24

        

“……”卡伦。

        

“然后繁衍出新的猎狗,你想,她做队长,就有了编制,但她刚来秩序神教,什么都不熟悉,你去的话,到底谁是队长?

        

这样一来,你岂不是很快就能拉扯出一支属于你自己的猎狗小队?”3

        

“我还是不愿意走。”2

        

“走不走,其实你说了不算,因为你在我们小队里,没有编制,理论上,编外队员进入编制,上面可以直接调动,根本就不用经过你的同意。”5

        

“还能这样强迫的?”

        

“那叫为秩序之神奉献,这叫强迫么?你有这种想法很危险,说明你对秩序之神不够忠诚。15

        

同时编外队员的孟菲斯、理查,也能一起调过去。

        

另外,出于照顾,我打算让梵妮和姵茖也调去她小队里帮忙。12

        

你看,这样一来,你们小队一下子就有了五个编制,再找七个就能满编了。”11

        

“不是,事情已经安排到这一步了么?”1

        

“嗯,初步章程沃福伦主教已经和我谈过了,他还担心我不愿意放人,你看看,人家贵为首席主教都来征询我意见了,我好意思回绝么?”4

        

“所以,队长你是已经把我给卖了后再来征询我的意见?”1

        

“都是为秩序之神奉献,又不分在哪里。”6

        

“不能这样。”

        

“抗议无效。”

        

队长站起身,拍了拍肚子,道:“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餐食没送来么?”

        

“我想出去吃。”2

        

“我想睡觉。”

        

“那你睡觉吧,我带他们出去吃,三天后我们才离开,奥菲莉娅小姐不会和我们一起回去,她要处理完暗月岛的事情,所以,你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心理准备。”2

        

“晚安,队长。”11

        

“午安。”4

        

队长走出了房间,贴心地把房门带上。

        

卡伦在床边又坐了会儿,然后起身去盥洗室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躺到了床上,因为太疲惫了,刚调整好睡姿,很快就进入了睡眠。1

        

醒来时,外面天色还略有些昏暗,自己是睡到傍晚了么。2

        

房间门被推开,队长端着餐盘走了进来,卡伦发现队长换了一身衣服,这让他心里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我睡了一天一夜?1

        

“睡饱了?”尼奥在床边坐下一边用勺子吃着类似咖喱浇饭一样的食物一边问道。

        

“嗯。”

        

“你没受伤,也没透支,却一觉睡了那么久。”队长端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看来,那晚收获很大啊。”1

        

“还好。”

        

“保密?”

        

“队长,你已经欠我好几个秘密了。”

        

“呵呵。”尼奥摇了摇头,“酝酿一个秘密是需要时间的。”18

        

卡伦站起身,发现自己的胃饿得有些疼。

        

“奥菲莉娅小姐派她身边的武者来邀请你用晚餐,我进来就是准备喊你的,正好你也醒了,我猜测应该是暗月岛上的长老会想要见你,去一趟吧,总归要去的,不可能只拿好处不办事。”1

        

“好的,我知道了。”

        

洗漱之后,卡伦换了一身干净的神袍走到院门口,看见潘米尔站在一辆马车前正等待着自己。

        

“抱歉,出来晚了。”

        

“您太客气了,卡伦先生,请上车。”

        

“嗯。”

        

坐进了马车后,卡伦马上伸手打开马车里的小抽屉,里面放着不少点心,很少会被食用,但每天都会更换新鲜的。1

        

卡伦端出一盘,直接用手开始吃了起来。

        

潘米尔见状,马上帮卡伦倒了一杯茶。

        

“谢谢。”

        

“您慢慢吃。”

        

“嗯,太饿了,刚睡醒。”

        

一盘点心下肚,卡伦才觉得刚刚垫了饥,还想再取一盘出来时,马车已经到了。

        

晚餐的地点在酒店内的一处单独院子里,这个院子不对外开放,这阵子这里专门被暗月一族的高层用来款待两个神教的高层。

        

下车,走上台阶,步入大门,卡伦看见一身本地服饰打扮的奥菲莉娅正站在前面等着自己,穿这身衣服的她,看起来有些娇憨。24

        

不过这阵子家里事情发生得太多,明显感觉到比自己刚来时,要瘦了一点。5

        

“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

        

奥菲莉娅很自然地伸手,挽住了卡伦的肩膀,对着里面喊道:“父亲,长老,卡伦来了。”21

        

谷窑

        

卡伦见状,也就没挣脱她的手。10

        

厅堂里是一张方桌,当然,不是四方的,但比起那种贵族家庭的长条形它就显得很方整了。

        

奥菲莉娅和卡伦坐在一边,维纳族长坐在对面,两侧分别是齐马尔长老和罗缪长老。1

        

齐马尔长老身上明显带着伤,虽然被术法治疗过,但淤青部分依旧很清晰,是需要时间调养恢复的。

        

罗缪长老戴着厚厚的眼镜,个头不高,一直笑呵呵的。

        

桌上的菜肴很丰盛,但让卡伦有些哭笑不得的是,似乎是刻意为了表现出对自己的重视,所以准备的是一桌维恩菜,盛装酱料的大碗就有将近十种。8

        

在暗月岛,能找出十种口味的维恩大酱,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3

        

简单的开场白,维纳族长向卡伦表达了歉意,原本应该早就安排的见面,因为近期岛上一连串的事,不得不推迟到现在。

        

卡伦一边选自己能吃的菜吃一边做着回复,他是一点都不紧张,应对自如且得体。5

        

毕竟,自己扮演过他们先祖还扮演过他们的晚辈,一整套下来,早从容了。5

        

齐马尔长老说话时有些词不达意,感觉应该是炸多隆斯脑袋那次被炸出了点脑震荡。2

        

罗缪长老谈的主要是秩序神教内部的事情以及卡伦以后的发展路线,言语里透着想帮卡伦做职业规划的意思,但卡伦一直“推”着他,没有和他深入,自己的职业规划,不用他来操心。3

        

至于维纳族长,主要是聊风土人情,从维恩到暗月岛,再到其他大陆的其他国家,可以看出来,维纳族长去过很多地方。

        

奥菲莉娅基本就坐在卡伦身边,时不时帮忙取个菜,没怎么说话。5

        

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正当卡伦觉得要撤下餐盘上甜点继续聊时,没想到维纳族长却率先做起了结束陈词。2

        

虽然有些惊讶于结束的速度,但卡伦还是很配合地一起说了场面话,然后就起身告辞。

        

奥菲莉娅送卡伦到门外,然后很自然地松开了挽着卡伦的手。

        

“辛苦你了,让你特意来一趟。”

        

“应该的,谁叫我收了点券呢。”3

        

“我要去维恩了。”

        

“哦,是么?那真是太好了。”2

        

“不出意外,我们会在约克城见面。”

        

“嗯,我很期待,等你到了,我请你吃饭。”1

        

“现在天色还早,陪我再散会儿步?”

        

“我还没休息好。”

        

奥菲莉娅身子前倾,将自己的脸靠近卡伦的脸,开口道:“你是想逼着我在这里对你动粗么?”8

        

“不陪你散步,就要对我动粗?”2

        

“我中午就去找过你,你队长说你在睡觉,还告诉我说,你得知我要去维恩的消息后,开心得昨晚一宿没睡才导致的失眠。5

        

你明明早就知道了我要去维恩的事,刚刚却在这里对我装‘惊喜’?”3

        

队长!!!32

        

“你知道的,有些时候越是令人激动的事就越是让人不知道如何表达情绪,这个情况下,就很容易出现很故意的淡然和平静,你能理解的,对吧?”1

        

“不能。”奥菲莉娅很干脆地摇头,“卡伦,从现在开始,到我去维恩时,我会很尊重你,但也请你满足我对你提出的要求。”1

        

“不能这么霸道的,你身份这么尊贵。”

        

“你不听我的,我就打你,反正你打不过我,我想通了,这辈子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我为什么要让自己受委屈?我不愿意。”99

        

你现在不一定打得过我……

        

只可惜,自己近期和奥菲莉娅曾两次联手对付过队长,她清楚自己的实力,如果让她忽然发现自己实力暴增了,尤其是暗月之刃效果一下子提升得这么离谱,肯定无法解释。2

        

但等你来到维恩后,再想用武力压迫人,就可以打一场了,因为回维恩后我领悟了暗月之力,力量掌握更精进了。3

        

“散步。”

        

“好的。”

        

“卡伦,我刚刚是不是很野蛮。”8

        

“不,挺可爱的。”8

        

“你队长中午和我说过,如果他对你有好感,你在他面前再大的野蛮,都会让他觉得是可爱。”25

        

卡伦:“……”8

        

“你队长对你,真的很好,我能看出来。”6

        

“我队长和今天的齐马尔长老一样,来暗月岛之前为了执行一件任务出了意外,伤了脑子。”2

        

“那真可怜。”

        

“可不。”

        

“他说如果我告诉你他和我说的话,你会在情急之下诬陷他脑子有问题来缓解尴尬。”18

        

“好吧,队长还说什么了?”

        

“他说,曾经有位叫伊莉莎的小姐,就是通过不停追求的方式,让他选择了接受,在那之前,他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人。1

        

我能看出来,你队长提起伊莉莎小姐的名字时,眼神里全是宠溺。

        

他们现在生活在一起,应该很幸福吧?”

        

“嗯,是的。”

        

……

        

“感觉怎么样?”维纳族长身子靠在了椅子上问道。

        

齐马尔长老:“是个很沉稳的姑娘。”

        

罗缪长老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道:“面对我们时,过分平静自如了,按照最开始奥菲莉娅给予我们的关于他的信息反馈,他做不到这样,所以,他应该隐瞒了他过去的一些事,不过,他似乎也不担心我们去调查,或者,笃定我们调查不出来。”

        

齐马尔长老:“这是有主见,能稳得住场面,我喜欢他的靴子。”

        

罗缪长老笑道:“可事情变化太快了,秩序神教一下子把手伸到我们腹心,外海舰队也要被拿走指挥权,我们的奥菲莉娅也要去秩序神教历练,他的作用,会不会就显得没以前那么重要了。”

        

齐马尔长老反驳道:“不能这么看,奥菲莉娅是奥菲莉娅,卡伦是卡伦,他们在轮回神教的定位是不一样的。”

        

罗缪长老道:“齐马尔,待会儿还是请医师再帮你看看脑袋吧,我觉得你的伤还没恢复好。”

        

“你的屁股才有问题。”

        

罗缪:“……”

        

维纳族长开口道:“齐马尔长老说得对,我们不可能放弃卡伦,就算不为现在着想,也要为未来着想,塔夫曼也很看好他,觉得他不一般。”2

        

罗缪长老点了点头,道:“好的,就按族长您的意思办,我没意见。”

        

齐马尔长老开口道:“我也没有葡萄。”

        

等两位长老离开后,维纳族长走到了偏厅,塔夫曼一直坐在那里喝着茶。

        

“你该出来见见他的。”维纳族长对自己弟弟说道。

        

“不想见他。”塔夫曼笑了笑,“我比你这个亲爹更容易吃味。”

        

“长老会的两个派系长老,已经同意我的方案了。”

        

“他们比我们知道的东西要少,如果消息互通,他们会比我们更支持对卡伦的资助。”

        

“是的,唉,或许也是因为这样,我今天面对他时,居然感受到了一股压力,明明今晚见长辈的是他,我怎么感觉有点颠倒。”8

        

“奥菲莉娅去秩序神教,等于下一代族长人选彻底敲定了,继承人位置确定了,你的位置也就彻底稳固了。

        

再加上外海舰队指挥权需要移交给秩序神教,我感觉我很快就能卸下这个担子。”

        

“非走不可么?”

        

“嗯,非走不可。”

        

“这太突然了,塔夫曼。”

        

“我经历了一场洗礼,你该为我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