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c亲女小说h/我和外娚女睡了七八年

2022年3月17日14:51:55狂c亲女小说h/我和外娚女睡了七八年已关闭评论

       

当大群帮众扔出飞斧时,驾车的马夫却是瞬间拔出腰间的砍刀,刀光一闪接连砍断了两根车辕,车辕是比较粗壮结实的木头,能瞬间砍断可见这马夫的刀术不凡。同时马夫也狠狠挥出马鞭,抽打在马屁股上。

        

律律律~~~

狂c亲女小说h/我和外娚女睡了七八年

        

骏马发出嘶叫声,立即朝前方飞冲开去,四蹄践踏在满是积水的街道上,盲目朝前方帮众飞奔冲去。

        

“保护公子!”持着刀盾的护卫们,却有护卫首领发出吼声,一个个向车厢靠拢,同时举盾。十五名护卫将车厢保护得严严实实。

        

“哗。”

        

车厢内窗户微微掀开,却是有铁栅栏,常伊和随身侍女‘青羽姑娘’二人都通过两侧车窗看着外界,他们一眼便看到密密麻麻斧头已然落下!可他们俩都没在意。

        

“嘭嘭嘭!!!”一百多柄斧头,彻底笼罩了这片区域,有落在车厢周围空地上,也有被十五位护卫盾牌挡住的,也有落在车厢上的。

        

毕竟护卫们也没法保护住车厢每一处,比如车厢顶部,就有十余柄斧头插在木板上,但车厢依旧完好。。

        

格外爱惜性命的常伊,早就改造了车厢!车厢表面看是木制的,但里面却是厚实的铁板!仅仅车窗位置是铁栏杆。这些飞斧勉强破开木头,却撼动不了内层的铁板。

        

“现在就看他们三位的实力了。”常伊轻声说道。

        

他声音很轻, 可能够细胞级掌控的许景明、吕先生、子滕姑娘他们三位却都能听见,他们三人面对那些飞斧, 仅仅脚下微微移动, 那些飞斧便都擦肩而过, 没能碰触他们分毫。

        

“噗。”

        

马匹飞冲向帮众的途中,一柄飞斧宛如闪电般高速飞出, 瞬间劈入马匹的头颅,这匹骏马立即摔倒开去,翻滚两圈便没了声息。

        

扔出那一斧的帮众首领遥指车厢:“杀!”

        

“杀!”“杀!”“杀!”

        

前后两大群帮众们同时发出怒吼声, 尽皆冲杀向中央的车厢。

        

而许多躲到远处的行人们,还有些街边茶楼的客人们都小心翼翼观看着这场街头血拼!

        

“小姐,小心点,这种规模的血拼, 说不定就有暗器飞过来。”在茶楼二楼栏杆旁,一名老者小心提醒,那名少女却兴致勃勃看着:“哇,几百人围攻车厢那一点人!这种规模的血拼很难得呢。”

        

“可也危险。”老者连说道。

        

“这几百人是花月帮吧?”少女却立即说道, “花月帮帮主是不是上个月去我们家的那个白发老头?”

        

”这些混帮派的, 能少招惹就少招惹,我们说话也得小心点。”老者提醒, 但他也不慌, 因为所在的这個雅间早就被包了, 别人很难听清他们的对话。而且即便听到了,他们家也没什么好怕的。

        

少女兴奋观看着这场大战。

        

……

        

许景明、吕先生、子滕三人相视一眼, 他们平常也简单切磋过, 也讨论过遇到敌人该如何配合。

        

许景明一把拽出背后的两截长枪,长枪对接一转, 咔,便已经锁死。而魁梧高大的吕先生瞬间取出背后的两个圆形刀轮,一手持着一个, 圆形刀轮很薄, 锋利无比,擦了就会被切割开。

        

“先杀领头的。”子滕姑娘冷然说道。

        

“上。”许景明话语一落, 身影陡然动了, 冲杀在最前面。

        

子滕姑娘、吕先生一左一右, 在许景明的双翼。

        

三人脚下一动, 都化作模糊残影!直奔那位帮众首领位置!

        

“动手了。”

        

车厢内的常伊公子、侍女青羽都透过铁栅栏窗户看着,钱花了,现在是要看成果的。

        

而另一边,首领率领一群帮众踏着积水冲来时,发现迎面杀上的许景明三人时,也丝毫不慌,当即喝道:“是入流高手,围杀了他们!”只要达到细胞级掌控,就是入流高手,爆发出的速度也是和许景明他们三人同一水准的。

        

所谓的三流、二流、一流, 在基础战力上相差都不大,只是‘实战加成’区别很大!

        

一方密密麻麻得有一百八十人,一方仅有三人!

        

双方迎面对冲!

        

“飞锁!”首领看着超高速逼近的三人, 看准时机下令。

        

周围顿时有十余名帮众上前一步要扔出锁链, 这些精锐帮众都练了一手‘飞锁’绝活,可就在欲要扔出时,只见在许景明左侧的子滕姑娘, 看似依旧双手空空,她双手却是猛然甩出。

        

咻咻咻咻咻咻……

        

一道道肉眼难辨的影子飞出,根本看不清扔了什么。实际上却是一枚枚超高速的飞针!那些欲要扔飞锁的精锐帮众,一个个被贯穿头颅,一个照面就是十余名帮众被贯穿头颅,个个都是一针击杀!

        

如此之快,如此之精准,神乎其神。

        

许景明虽然也携带了飞刀,但论暗器技巧,比之子滕姑娘却是差太远了。

        

“是二流高手。”首领却是脸色一变,立即怒喝,“先杀那女人!”

        

二流高手,已经算很罕见了。

        

若是加入花月帮这等大帮派, 一般也是堂主、副堂主一级。他们今天这么多精锐帮众中, 没有一个是二流高手!不过首领依旧不慌,他们数量占据绝对优势, 而且也有数位骨干是‘三流高手’。

        

“哗。”众多帮众们面容狰狞, 没有一个后退, 后退的代价是他们无法承受的,他们持着刀盾宛如潮水般涌来,欲要淹没许景明他们!而这些潮水般的帮众中,也暗藏不止一位三流高手!

        

撕拉!撕拉!

        

吕先生手持两个刀轮,刀轮旋转,只见扑上来的一名名帮众瞬间被切割过要害!即便小心翼翼盾牌保护住头颅的,刀轮也是掠过腰部等位置,令身体分成两截。

        

吕先生肆意收割,甚至还扔出了手中的刀轮,两个刀轮超高速旋转着,切割四面八方!连坚韧的盾牌都是被切割开!扔出的两个刀轮掀起一片血雨后,被接连的盾牌才挡住势头。

        

此刻吕先生又扔出了另外两个刀轮,手中握着第五个刀轮,同时又开始接回了势尽的刀轮。

        

五个刀轮,三个在外面飞,手中有两个!配合起来鬼魅莫测!

        

吕先生他们这层次,力量爆发下都有数万斤力道,施展以精妙的刀轮配合技巧,简直是个噩梦!最擅长的就是屠戮了,屠戮的血水飞溅和雨水混合在一起。

        

然而这三人中……

        

许景明却是‘箭头’,是三人众中压力最大的!他需要冲破潮水般的帮众,而他同样一杆长枪过处,便分开了人群浪潮,浪潮一分为二,根本阻拦不住他们三人脚步。

        

“砍死他们!”帮众首领面容狰狞,那些帮众们一手盾牌一手砍刀,潮水般涌来时也在怒劈砍刀!只要能砍中一刀……就能杀死这些所谓的入流高手。因为天下间甭管是谁,都是血肉之躯,都是能一刀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