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拘束器自缚小说/主人,我是你的玩具

2022年3月17日12:58:27强制拘束器自缚小说/主人,我是你的玩具已关闭评论

夏青阳死死地瞪着自己老子,摘下了鬼脸面具,露出了一丝癫狂地笑意……似乎是在说:有种你就弄死我啊?

        

就是这么刚。

强制拘束器自缚小说/主人,我是你的玩具

        

因为他知道对于夏江这种人,他越是软越是容易吃亏,只有这种不顾自身死活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况且……

        

他也是真的有这个资本能够与夏江两败俱伤。

        

只看此时夏江身上愈发浓郁的业障就能够看得出了……这都是当场增长的!

        

这是为何?

        

夏青阳曾听闻,此等摄取人元神而施行的诅咒之法都需要损耗自身气运、功业的。

        

若是对大德之人使用,更是要遭受功德反噬,染上一身的罪业……

        

他看着夏江身上的越来越多的恶业,忍不住又挑衅了一句:“立下天道誓言,否则你别想指使我!”

        

夏江倒是没有马上回应,只是冷冷地看着夏青阳那凶狠的眼神,问:“很疼吧?”

        

夏青阳不言语。

        

夏江则是继续问:“你还能坚持多久?”

        

夏青阳冷哼一声,随即扭头就走,同时道:“那我们就来赌一赌好了!”

        

强硬之姿展露无疑。

        

他情愿独自承受这份痛苦,也绝对不会在夏江面前露怯。

        

夏江愕然地看着夏青阳有些蹒跚地消失在街角,只能展现一个徒劳强硬的冷笑道:“那就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元神上的折磨,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

        

是真的很难受。

        

元神上的痛苦甚至远远超过寒毒给夏青阳带来的难受程度。

        

更要命的是,寒毒他还知道自己至少可以用饮血的方式来缓解,而这元神上的痛楚除了向夏江低头以外就再无缓解之法了。

        

他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

        

也就是他承受这份痛苦越久,夏江身上的罪业就会更多一分!

        

正是在这种浓浓的报复心作用下,他才能够坚持下来。

        

他没有敢回到‘圣血居’内,夏江的事情他暂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是以,他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宅院内……狡兔三窟的道理他可是明白得很。

        

这宅院内还存在着一间密室,是作为他万一需要闭关时的所在,有着极强的隔绝效果。

        

只是这隔绝效果并不能阻断这份诅咒。

        

夏青阳依然要忍受强烈的痛苦,痛到他甚至连真气都提不起来,任何念头都没办法产生……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只觉得自己的元神都要破碎了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清泉一般的力量汇入了他的头顶,令他的元神平稳了许多。

        

他茫然地睁眼,正好看到玄阴夫人那清冷的目光正低头看着他,眼中似有一抹担忧转瞬即逝……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此时正枕着师尊的双膝啊!

        

“醒了?”她忽然收手,做出淡然状道:“以后有什么事情别一个人扛,我终究是你师尊。”

        

夏青阳嘴角扯了一下问:“师尊是如何找到我的?”

        

这令他很没安全感,特意找的密室怎么就被发现了?

        

是了,师尊的神念能够笼罩全城……

        

玄阴夫人‘呵呵’了一下似乎是在笑,这才说道:“看你平时都是一副很没安全感的样子,就配合你一下,至少让你觉得安心一点吧。”

        

夏青阳:“……”

        

他抬头无语看苍天。

        

感情,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能够瞒过自家师尊的神念啊。

        

也对,师尊可是一直在修炼《血照神池》来着,神念早就强化到了一定程度了,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他的隐藏?

        

看起来,接下来还是得要以怎么瞒过师尊来作为努力的目标啊……

        

夏青阳在玄阴夫人的帮助下总算是觉得舒服了一些,他说:“师尊,那我……我……”

        

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了。

        

谁知玄阴夫人冷哼一声道:“当时看到你这张脸,我就知道你是那个负心汉的种……你觉得,我平时多揍你两下有什么问题吗?”

        

夏青阳瞬间又是满头冷汗……

        

“没……没问题,师尊您以后就拿我当出气筒好了,给您解气,包您满意。”

        

怂得不行,他决定调整一下自己的首要努力目标……还是先从师尊手上活下来再说吧!

        

生存压力又一下子剧增了啊……夏江当年究竟是做了什么啊,竟然还和玄阴夫人有一腿?

        

他心中的八卦之火瞬间燃烧起来……也不知道能否练成一门真火试试威力。

        

只是就在此时,夏青阳又是一阵头痛的感觉袭来……那元神上的折磨又来了。

        

玄阴夫人见状连忙再次将手掌附在他的头上,以其精纯的太阴真气缓解这份痛感。

        

同时她皱眉道:“可惜这里没有血池,不然直接将你丢入血池之中,本座可引导你进行《血照神池》的修行。”

        

“太阴之力最是神奇,尤其是来自天空的月华,能销蚀神魂也能修复元神之伤,是以有洗神之能。”

        

“你是本身修为弱了,若是也能到人仙境界,那人的咒术就奈何你不得。”

        

夏青阳闻言来了精神,他略略犹豫,还是说道:“麻烦师尊将我带到外面去,我从《血照神池》中悟出了一点东西,当能用得上。”

        

玄阴夫人闻言也不多说什么,真气控制着他的身体就一起往外而去。

        

此时恰是月上梢前的时刻,夏青阳靠着玄阴夫人的真气勉强能够进行操作。

        

《太阴清神正法》运转起来……虽然一开始磕磕绊绊,但随着那太阴之力引入后带来的那股冰凉触感,他很快就稳定了下来。

        

这种冰凉同样并非好事,换在往常一样是对元神的一种折磨……是属于‘用力过猛’的表现。

        

可现在对于夏青阳来说,这种冰凉的感觉能够极大地缓解他元神上的痛楚,对于这太阴之力的渴求也是愈发地肆无忌惮。

        

直至玄阴夫人惊讶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有些不可置信地感受着手上沾染的那一丝来自月华的太阴之力。

        

这小子……

        

随后她有些焦急,因为若是夏青阳继续这般下去,元神都会被无法消化的太阴之力给冻结!

        

太阴真气,是人体自身之气与太阴之力一定比例混合之后‘调配’出来的力量,其本质上其实是对野生太阴之力的稀释。

        

是以夏青阳的太阴真气无法缓解那针对元神的诅咒,而更精纯的玄阴夫人则可以。

        

至于现在……过犹不及的道理他也懂,现如今他只是两害取其轻吧。

        

他是以太阴之力彻底地包裹住了自己的元神,令这元神暂时可以免受夏江咒术的折磨。

        

而代价,则是他暂时无法调动任何一丝的元神之力。

        

相当于是直接将神虚期的修为直接废到了练气期……代价不可谓不大,可他义无反顾。

        

总之就是不愿让夏江继续以此来要挟他!

        

至于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师尊……

        

他暗叹一声,拿出了那份《太阴清神正法》道:“师尊,这就是我从您给我的《血照神池》中领悟出来的,请您指正。”

        

恩怨分明,这次他必须要承玄阴夫人的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