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寝室教室自慰小说(在窗子h)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3月17日08:10:51女寝室教室自慰小说(在窗子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这么快就开始分离魂魄了!”

        

李言很快就判断出来,魂魄本为水乳交融,混为一体,才表现出了七情六欲,善恶良毒。

女寝室教室自慰小说(在窗子h)最新章节列表

        

若将其分离,不亚于将人活生生的抽筋剥皮。

        

但这仅仅只是自身魂魄分离的开始,如果这一关都挺不过,后面的‘燃魂炼火’更是如同抽魂炼魄。

        

极度痛苦之下,小紫神龙象的意识随时就会散灭,那才是真正的炼狱。

        

李言全身法力凝聚,他已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很快,又是十息过去,那团紫团竟然在快速的黯淡下去,而小紫神龙象发出的咒语声依旧,只是传出的气息波动忽强忽弱。

        

李言神情越来越凝重,哪怕是修仙者,只要涉及到神识、魂魄一类的东西,没有人敢随意去触碰。

        

接触魂魄过程中只须一点点失误,就是魂飞魄散的悲惨下场,这个生灵将彻底从世间消失,不留下丁点气息。

        

而就在李言在心中快速思索,自己将会在何种情况下才需要一击出手时,突然,小紫神龙象的咒语声就突兀的消失了。

        

这时,李言的神识中先出现了七道小紫神龙象的模糊身影,正从那团紫芒上袅袅升起。 

        

李言仔细看去,那七道似可以随时消散的身影如一缕轻烟,但确实是小紫神龙象形态无疑。

        

这七道身影显现后,却是神情各异,有喜,有怒,有哀伤,有恐惧……

        

“这就是三魂七魄中的七魄,应该对应的是喜、怒、哀、惧、爱、恶、欲,生这七种欲望……”

        

李言再迅速的判断着,神识牢牢锁定下方,身上灵力隐而不发,只要发现不对,他会立即强行将小紫神龙象魂魄凝聚。

        

当这七道模糊身影刚一飞出时,下方那团剩余紫芒也迅速的变化成了三个更小一些的三色光团。

        

三色光团上面有着强烈的魂力波动。

        

“白色天魂,黄色地魂,无色命魂,实为三魂。”

        

李言回想着关于三魂七魄的记载。

        

这也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三魂七魄,虽然修士早在修炼最初时都会知道三魂七魄为何,但是能亲眼见到魂魄真正完全分离后形态者,可是少之又少。

        

三魂李言也是了解的,白色为天魂,代表着纯善无恶、善良天性;

        

黄色为地魂,代表着禀性多变;

        

无色为命魂,代表着最初纯洁无暇之心。

        

天魂和地魂的颜色永远不会改变,而无色命魂则是会随着生命的过程在不断变化,命魂代表着人心,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个道理。

        

而此刻的小紫神龙象的命魂是赤色,说明它已不复当初刚诞生的纯净,有了某种倾向的杂念。

        

就在李言快速思索时,下方又已发生了变化,三魂刚刚分离形成白、黄、赤三色光团的刹那,就迅速在下方头骨中重新汇聚。

        

一瞬间就形成一团泾渭分明的三色雾气。

        

而上方刚刚升起的七魄也在飞离中竟是一一嫁接起来,如同一根在快速生长的一节又一节竹子。

        

而一个个有着小紫神龙象模样的七魄,双腿直立,形成了一只小紫神龙象踏在另一只小紫神龙象的身上的情景。

        

就在最后“生魄”踏在“欲魄”头顶的刹那,李言耳中就传来一声仿佛来自太古时期的苍老声音。

        

“归来!”

        

然后,就见那像竹子一样的七魄猛的下沉,随即就直直的插入了下方雾气之中。

        

在插入雾气的一瞬间,七魄顶端就燃起了一团豆粒大小的火苗,火苗虽小,但是却让本来就炙热的沙漠,更是生出强烈的灼烧之感。

        

李言哪怕站在空中,也感觉到了皮肤上传来的阵阵灼烧刺痛感觉。

        

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用肉眼只会觉得眼前一花,下方已出现了一点火苗。

        

就在火苗点燃的刹那,李言的心神中传来了小紫神龙象持续痛苦的咆哮声,这是因为他与小紫神龙象心神相连原因。

        

对方神魂中的痛苦,李言立即就能感应的到。

        

听着一声声咆哮在渐渐的减弱,李言知道这只是小紫神象暂时忍住了痛苦罢了。

        

望着那豆粒般大小的火苗,再看着那由七魄形成的高高灯芯,李言猜测至少七魄形成的灯芯燃尽,才能算一个节点。

        

但具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融炼成功,李言也是无法揣测。

        

李言就这样站在空中一动不动,神识一刻不离的紧紧锁死。

        

在过去大约半个时辰后,下方情景再次变化。

        

那本来足有半张桌面大小的晶莹头骨,在三魂七魄燃烧之下,竟然开始快速的卷曲起来,就像一个遇到高温的羽毛,四周不断的翘起、向内弯曲。

        

就在李言注视之下,一盏茶的时间,就将三魂七魄牢牢的包在了中间,形成了一个晶莹剔透的蛋壳。

        

随着头骨最后缝隙的合闭,也挡住了李言神识,他的神识竟然就此被隔离了开来,无法再探清头骨中三魂七魄情况。

        

而李言当然也是不敢强行用神识透出窥探了。

        

李言依旧只是默默的站立在空中,小紫神龙象与他的感情和雪蚊王不同,它曾多次救过李言的性命。

        

说李言市侩也好,当然是谁给过他恩情,他就会更加珍惜对方。

        

单单上次突破两界壁障中的七色空间,如果不是小紫神龙象舍命燃烧魂魄,李言与赵敏要么躲入“土斑”之中,可能会永久的沉伦在七色空间,要么当即殒落。

        

这一次小紫神龙象的选择,可以说,其中也有李言激将的成份在内,李言想让它一同强大起来,伴随着自己一路踏遍仙山。

        

面是不是让其一直弱小下去,最终两者越走越远。

        

“以魂为油,以魄为芯,以骨为座。你能熬过去吗?”

        

就在李言心中想着时,心神突然传来了小紫神龙象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声音。

        

“主……人,我的意识只……能保留一丝留来维持魂灯不……不灭,你……保重!”

        

随即,就是一片的死寂,只有沙漠中的高度扰人心绪,阵阵袭来。

        

李言默默的听着,他没有在心神中再传音,就这样,不知他在空中站了多久,这里并没有黑夜轮巡,只有时间无声的流逝。

        

不知何时,李言身影已然悄然消失,只留下他身后一片炙热沙漠。

        

天空中五色圆环,如同西山不落太阳,与东部一片生机盎然景色形成了两片截然不同的天与地。

        

随着李言再次回到绿草如茵的河边,再次盘膝后,他则是又一次进入了修炼之中。

        

就在李言苦修的同时,“落星谷”也已开始陷入一场巨大的危机之中。

        

自三月前由宗主林星河亲自出手扫荡四周暗中敌人后,虽然有一段时间之内“落星谷”弟子外出时,已如从前一样自由。

        

仿若林星河的杀伐真的震慑了一些宵小之辈一样。

        

可是好景不长,只是过去不到半个月,那些针对“落星谷”的敌人再次出现,而且对他们出手的次数则是越来越多,下手也是越来越狠。

        

最后发展到只要有“落星谷”弟子出外,肯定就会被人伏击。

        

林星河大怒之下虽然再次亲自巡视,但是他一个人的实力终究是有限,往往只能顾此失彼了。

        

而且他也不敢独自一人距离“落星谷”太远,那样在没了太上长老震慑之下,估计就连他自己也是凶多吉少。

        

近期短短的一个月下来,“落星谷”与谷外的交易已然发展到无法正常进行了。

        

为此,“落星谷”往往为了一次交易,需要派出四五名筑基修士守护方可,甚至大宗交易还需由林星河亲自押送了。

        

这样一来,不但“落星谷”收入大减,又在不断有历练弟子被人击杀后,已然不再敢有弟子轻易外出了。

        

一时间“落星谷”人心惶惶,风声鹤唳,私下里流言四起,宗门中呈现出极速衰败之色。

        

“落星谷”后方深处五百多里,一处庭院之中,有三人正矗立其间。

        

一名红袍少年,此刻正仰头望着如一把巨伞遮蔽了整个庭院的树冠,斑驳的阳光散在他的脸上。

        

红袍少年一头乌发,脸若婴孩,红里透红,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

        

而在他的身后,正垂手站立两人,一名青袍中年人、一名五十岁上下的白衣老者。

        

正是林星河和其师兄,二人见少年不说话,他们一直保持着恭敬的态度,不敢上前打扰。

        

过了良久之后,红袍少年这才收回了目光。

        

“他们这已发展到最后阶段的疯狂试探了,现在圣魔宫也仿若不知,估计不用再需要多长时间,便是对方就要明目张胆找上门来了。

        

星螟,具体情况你再详细一一讲来?”

        

红袍少年虽然收回了目光,但依旧没有看向身后的二人,只是将目光随意落在了院墙之上,仿佛被墙上青藤吸引住了一般。

        

他模样虽年轻,可是言语间已是老气横秋之极,给人一种极为怪异的错觉。

        

“师伯,这事已迫在眉捷,不然我们也不过来惊动您老人家出关了,谷中弟子已死亡和失踪了二十六人。

        

其中筑基期执事两人,其余皆为凝气期七层以上的弟子,另外,查出筑基期内奸一人,已斩杀。

        

目前,与外界的正常交易几乎都已中断,正如师伯所言,按已探查的讯息来分析,四族异类有大举进攻之势。

        

弟子也判断,对方之所以尚未动手,就是在最后试探圣魔宫的态度。”

        

后方白衣老者缓缓将自己分析情况说了出来,其结果倒与红袍少年判断相差无几。

        

“死亡这么多?二十六人,竟然还有筑基修士,这已是伤筋动骨了。”

        

红袍少年缓缓走到石桌旁边,随即就坐了下来。

        

他们这样一个二流宗门,所有修士加起来不超过四百人,这里还包括杂役和外门弟子。

        

这死亡和失踪的二十六人最低都是凝气期七层,这已属于“落星谷”最强大的一批新生力量中人了。

        

一下死亡这么多宗门不俗弟子,不知又要多少年月才能补充恢复元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