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轮流拿小棒/蟒蛇进入

2022年3月17日07:55:51两人轮流拿小棒/蟒蛇进入已关闭评论

本来许灵均想着帮叶福生准备结婚的东西来着,可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对方钱和票,让他们自己买更合适一些。

        

秀芝当然也是这么觉得,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关于钱的问题还是算清楚的好。

两人轮流拿小棒/蟒蛇进入

        

所以昨天晚上许灵均就和秀芝商量好了,把钱和票都给叶福生,让他们自己处理。

        

至于这些钱和票的来源,许灵均当然不会动用秀芝的小金库了,他可是知道秀芝有多“扣”,那这些钱就是许灵均用当初叶福生给他的熊胆换来的。

        

当然了,这是许灵均忽悠秀芝找的借口,实际上许灵均借着这个机会又去了趟黑市。

        

也让袋鼠现了现身透了口气,和许久没联系的黄鼠见了见面,让他把空间里那些攒了不少的鸡鸭和农作物啥的处理了一番。

        

至于那几个珍贵的熊胆,许灵均可舍不得卖,况且就县城这个小黑市也卖不上什么价钱。。

        

“许哥,你这是干啥。这么多钱,我可不能要。”

        

叶福生一看许灵均拿出的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像是烧手一般,赶忙把手背身后去了。

        

“不要啥不要,你这都要结婚了,不得给慧芳买件衣服啥的,家里的房子找人拾掇不得花钱,婚宴上烟酒糖不得买点,咋的,你还准备让人家慧芳给你花钱啊!”许灵均把叶福生的手拉出来,把钱塞给他说道。

        

“可是~可是~”

        

“别可是了,本来我想给你准备来着,后来你嫂子说结婚的东西还得你们自己买才合适,拿着吧,又不是我白给你的,是你那几个熊胆换的。”许灵均说道。

        

“啊?那几個熊胆是给许哥你的,我这~”叶福生把钱又放到了炕上说道。

        

“这啥这,当不当我兄弟了,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啰嗦啥。”许灵均又塞给他说道。

        

“可许哥,这钱也太多了。”叶福生眼中满是感动的说道,自从他父母没了以后,哪还有人这么关心过他。

        

“行了,赶紧换鞋换衣服去,去了城里记得大方点,别怕花钱。”许灵均把炕上的衣服拿起来抖了抖说道。

        

“哦,我知道了许哥。”叶福生眼圈有点红,咋这在屋里还起风了,这灰还吹他眼里了。

        

“我说福生,咱们兄弟归兄弟啊,你这我是真受不了,都快赶上鬼子的毒气弹了,算了,我还是叫你媳妇过来帮你吧!”

        

叶福生一脱鞋,差点没把许灵均熏个跟头,尤其是那脚趾还露外面呢。

        

许灵均实在是受不了了,捂着鼻子开门就跑了,反正钱也给叶福生了,就这情况还是让他媳妇来伺候他吧!

        

“许哥~许哥~哎~有这么难闻嘛!我感觉还行啊!我这不刚~恩~多长时间洗过来着。”叶福生拽了拽他那个破袜子想把脚趾给遮住,可这袜子确实是做不到啊!

        

之后他还很恶俗的闻了闻手指,那感觉贼上头,不过这一幕正好让进来的李慧芳看到了。

        

“噗~”李慧芳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还可爱的在鼻子前扇了扇,不过她倒是没嫌弃自家男人,而是让叶福生到洗脸盆那,准备给他洗头擦身子。

        

“秀芝,你别进去了,就那味跟毒气弹一个级别的。”许灵均见秀芝要进屋,赶忙拦住说道。

        

人家两口子亲热一下,秀芝进去可不合适。

        

“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我去给福生找几件你的衣服去,索性让他洗漱完吃了午饭再去城里。”秀芝知道许灵均的意思,她准备给福生拿了衣服就出来。

        

“福生,这些是你许大哥的衣服,我都洗干净了,你洗好后就穿这个吧,别嫌弃就行。”秀芝把衣服袜子都准备好笑着说道。

        

叶福生这不脱鞋还不觉得,一脱鞋确实是有些受不了。

        

“不嫌弃,不嫌弃,嘿嘿~”叶福生赶忙说道。

        

“行,慧芳你帮着福生洗吧,我和你们许哥去学校转转,索性一会你们吃了饭再走,反正证明也开出来了,也不着急。”秀芝说完就出去了,还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你~你把衣服脱了,先把头洗了,我再给你擦擦。”李慧芳见秀芝她们离开了,往脸盆兑好热水后羞涩的说道。

        

“哦~嘿嘿,对了,这个给你,省的我一会儿丢了。”

        

叶福生从内衣兜里把许灵均给他的钱和票掏了出来,塞给李慧芳就直接把衣服从套头脱了下来。

        

“呀,这么多钱和票,你哪来的啊!”李慧芳看着手里的钱票惊讶的问道。

        

“这个啊,许哥给的,噗~说是让我一会带你去置办结婚的东西,还有修房子用,呼呼~”叶福生先是洗了一把脸,又把头放到水盆里沾上水后拿肥皂在头上胡乱的抹着。

        

“哎呀,你慢点,这都没起沫,我给你洗,真是的。”慧芳赶忙把手里的钱票放下,接过叶福生手里的肥皂给他打沫,之后就是细细的给他揉搓起来。

        

“嘿嘿~嘿嘿~”叶福生舒服的不得了,这有媳妇就是好啊!

        

他虽然以前也娶过媳妇,可小媳妇哪会疼人,还有就是他们结婚没多长时间对方就得了病,在他的记忆中都是苦了,很少有现在这么温馨的时刻。

        

“傻笑啥,咱们欠许哥和秀芝姐的越来越多了。”李慧芳看了一眼桌上的钱票对叶福生说道。

        

“没事,我们是兄弟,以后许哥有事我豁出这条命也帮。”叶福生说道。

        

“哎呀,别瞎说,许哥才不会要你的命呢,咱们以后慢慢报答他们。”李慧芳轻轻拍打一下叶福生的脊背说道。

        

“嘿嘿,我晓得,我晓得,慢慢还,咱们一起还。”叶福生抬起手抓住李慧芳的小手说道。

        

“别动,洗头也不老实,也不怕眯了眼。好了,低头,我给你把头上的沫子洗了。”李慧芳脸红的说道。

        

之后李慧芳又给叶福生擦了身子,把他那双破袜子脱了,给他洗了脚,把叶福生美的都快冒泡了。

        

脏衣服是没时间洗了,李慧芳想了想,拿叶福生的外衣都给包了起来,等下午回来以后再帮他洗吧!

        

“这是许哥的刮胡刀,你把胡子刮刮,咱们领了证也去照一张结婚照,我见秀芝姐照的可好了。”李慧芳拿着许灵均提前给叶福生拿出来的刮胡刀说道。

        

“行,咱们也照彩色的,再给你单独照两张,洗好后给你老家寄回去,让他们都看看。”叶福生边刮胡子边说道。

        

“好,给他们寄回去。”李慧芳眼圈红红的说道。

        

别看她都嫁过来这么长时间了,从没照过相,和娘家也只说自己嫁了一个比自己大一些的男人,其它的都没提过,现在她又叶福生护着,什么都不怕了。

        

“嚯,福生,你这简直就是变了一个人啊!”

        

许灵均他们感觉差不多了才回来,一进门就看到穿着中山装,皮鞋的叶福生。

        

好家伙这头发也整齐了,胡子也刮了,再加上这么一身衣服,简直就是大变样,感觉一下年轻了好多。

        

哎?不对,是总算恢复正常年龄了。

        

“嘿嘿,许哥,不错吧,慧芳也说好,就是我感觉穿着有点不得劲。”叶福生抬抬胳膊,蹬蹬腿说道。

        

“你呀,习惯了就好了,不过你穿这身上山确实不方便,可结婚那必须得是这身,显得精神。”许灵均笑着说道。

        

“行许哥,等我去城里买一身,到时候还你衣服。”叶福生笑着说道。

        

“还啥还,我看你穿着就挺好,去城里再买一身轮着穿,我这还有。”许灵均大气的说道。

        

这可不是假大气,这个时代的布缺,人们挣的又不多,一身好衣服都得关键的时候穿,就像以前的许灵均,一身中山装那都十几年以上了,就这平日里都舍不得穿呢。

        

“好了,老许你们别聊了,先吃饭了,衣服你们就穿着吧,算是我和老许给你们的礼物。”

        

“这以后过日子啊,得省的点,细水长流才能把日子过好。”秀芝和李慧芳把面端了出来,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说道。

        

“恩,秀芝姐,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李慧芳知道秀芝是在教她,这零零散散算下来,加上这次许灵均给叶福生的,她都有好几百了。

        

可以后花钱的地方也不少,尤其是她娘家的那些经历,让她知道手里必须得多攒些钱以防万一,这点上李慧芳和秀芝的想法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