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进入的那一刻&美丽的岳再度怀孕李艳秋

2022年3月16日14:22:44描写进入的那一刻&美丽的岳再度怀孕李艳秋已关闭评论

      

越往北走越冷,  等出了长城,入目之间是一片白茫茫的大地。

        

雪下得很零碎,但关外的风,  刮在人脸上像小刀子割一般。

描写进入的那一刻&美丽的岳再度怀孕李艳秋

        

这种天还要带着一群拖油瓶赶路,  因此一路上兵丁侍卫们免不了会心生抱怨。

        

于关外的兵丁来说,他们若是骑马,跑快点顶多十几天就到了。于跟来的侍卫来说,押送根本用不上他们,  他们来不过起个监督作用,但这一趟还是要走。

        

唯一值得庆幸的,  这次被流放的人不是徒步,上面给备了几辆马车。虽然马车不多,  但一辆车里尽可能多塞一些人,  一来暖和,二来走得也快。

        

这其中只有一辆马车里,只坐了两个人,  不过至今没有人异议,都知道这里头的两位情况特殊。至于其他人,  管你之前是娘娘还是皇子、公主,  通通塞进一个马车里。

        

福儿要再一次感激给他们准备这辆马车的人,哪怕路赶得这么急,  她坐在车里都没怎么感觉到颠簸。也是她爷怕颠着她,  给她买了几床厚厚的褥子垫在

        

车窗都用厚厚的绒布钉了起来,  不图好看,  只图不进风,  车厢的后半部分铺了褥子,  平时坐卧都在上头,前半部分则放了张小几子以及炭盆风炉水壶之类的,平时在炉子上烧点水,热点馒头干粮,都行。

        

临行之前,王大柱给孙女孙女婿做了充足的准备。

        

尤其是吃食,捡能放的容易热的买了一堆。熟牛肉买了一袋子,馒头包子饼子买了几袋子,还有鸡蛋、盐巴、糖等等,甚至辽东一带常吃的油茶面,他都提前借客栈的灶台炒了一口袋。

        

当然这些不是一气儿办成的,是沿路边走边办。逢经过县镇,王大柱便骑着马去采买,反正他既不属于兵丁也不属于侍卫,没人管他,等买完了东西,再骑着马赶上来就是。

        

福儿把小砂锅放在风炉上,加了几碗水进去。等水开后,打开油茶面的口袋,放入几把干炒面。

        

边往里放,边用勺子搅,很快炒面就变成了浅褐色的糊糊状。

        

卫傅喜欢吃甜的,就单独给他盛一碗,放糖搅匀。福儿和爷爷姐夫喜欢吃咸口的,就放了盐,出锅之前再放几滴油。

        

这种加了猪油或是牛油炒的油茶面,吃时用滚水冲泡开,不管是甜口还是咸口的都好吃。大冬天来上一碗,浑身从上到下都是暖的。

        

反正福儿是百吃不厌,再烤上几个包子,配上这油茶面,简直是神仙都不换。

        

吃到碗底儿时,福儿用汤匙把碗底刮了又刮,送进嘴里。

        

抬起头,见卫傅吃得也香甜,脸颊上还蹭了一道油茶面,已经有些干了。

        

这东西养人,就这么吃了几天,卫傅肉眼可见的胖了。脸颊圆润了,气色也好了起来,感觉油红似白的。

        

福儿见他吃得香,一时又有些馋了,凑到他身旁。

        

见她白嫩红润的脸蛋上,一朵笑容绽放在其上,明明就是一张脸,偏偏被她笑出一种嘴馋的意味。

        

卫傅舀起一勺糊糊,喂过去。

        

福儿当即张口,吃进去。

        

吃完,她感叹了一下:“也好吃,但是没咸口好吃。”

        

卫傅顿时不给她吃了,下一勺喂进自己嘴里。

        

福儿往后靠了靠,靠进松软的靠枕里,摸了摸肚子,觉得就算馋也不能再吃了,都吃撑了。

        

她缓过这股劲儿,坐了起来,冲着车外吼了一声:“爷,都叫了你几声,还不进来吃饭。”

        

过了会儿,车未停,一个老汉从车外钻进车里。

        

他头上戴着鼠皮帽子,穿着一件蓝色的大棉袄,胡子上沾了些细碎的雪花,浑身都冒着寒气。

        

福儿一边给他盛油茶面,一边把炭盆架子上的烤包子捡了出来。

        

“爷,外面那么冷,不如你就进车来,这车里又不是没空地。”

        

“我进来做甚?窝在车里浑身不得劲,不如在外头骑马。”

        

最主要是王大柱舍不得自己的旱烟杆,他没别的癖好,就好一口酒,然后就是他的旱烟。家里的地总会分出几分来,专门种了烟叶,小心侍候一年到头,收了烟叶自己晒自己炮制,攒着可以抽一整年。

        

可福儿有身子,他在车里烟雾缭绕自然不合适,不如就在外头。

        

福儿又把酱牛肉摸了一坨出来切,她这车里还有块小木板专门拿来当案板,平时拿来切肉切点菜什么的都合适。

        

把牛肉切得极薄,摆在盘子里,再把酒囊拿出来,倒一碗酒。

        

王大柱就着牛肉,一边喝酒一边吃油茶面,呼噜呼呼一碗油茶面下肚,才慢条斯理地喝起酒来。

        

卫傅很识趣地去了老头对面,不用福儿给他斟,他自己倒了半碗烧刀子。

        

第一次喝烧刀子时,把卫傅这种长这么大就喝过宫廷佳酿的龙子凤孙,呛得半天都转不过来劲儿。

        

可王大柱嫌弃他,开始嫌弃他连累自己孙女,后来嫌弃他脸白,还不能喝酒。在关外汉子们眼里,男人不能骑马,不能喝酒,就不算男人。

        

卫傅倒会骑马,可当下他作为被流放的犯人,是不能给他马的,那就只有从喝酒上讨好老人家了。

        

于是每逢王大柱喝酒时,他都会给自己斟一些,陪着老头儿喝。从一开始极难以下肚,到现在也能面不改色喝上两碗。

        

因此王大柱现在也愿意给他几分笑脸了。

        

一碗酒喝罢,王大柱就停了。

        

他喝酒是有估量的,什么时候能喝什么时候不能喝,该喝多少,他心里都有数。

        

“我去换你姐夫。”

        

不多时,又换做刘长山卷着一阵寒风进来。

        

福儿忙给他盛了一碗油茶面。

        

“姐夫,先喝点暖暖。”

        

半碗下肚,刘长山总算活泛了,端着酒碗对卫傅虚敬了一个,而后先喝了一口。

        

是的,卫傅不光陪王大柱喝,还陪姐夫喝,酒量就是这么练起来的。

        

“这天真是越冷越邪乎了,千万莫下大雪,不然年前可赶不回去了。”

        

总的来说,这些关外兵都希望能在年前赶回家,所以赶路才会这么急。

        

感叹完天气,刘长山又说起另几辆车上的人。

        

他是个善于言谈的人,像福儿和卫傅对外面的一些事情,都是通过他知道的。

        

“那几个女人又打起来了。之前我记得刚送回京时,一个个怯生生的,就算板着脸,总还有个人形儿。现在连人形儿都没了,一点小事就能吵起来打起来,可比咱们墩里的泼妇还要厉害。”

        

这次被流放的,除了几个皇子及他们各自母妃外,还有两个公主和她们各自的母妃,另还有几个以前废帝还在时,较为得宠的嫔妃。

        

至于那些不得宠的,据刘长山听说来的,都配给了一些底层的将士为妻为妾。这算是下场比较好的,下场不好的就在这了。

        

大抵人所处的环境越恶劣,越容易显露本性,活着都艰难,自然顾不得什么体面尊荣了。

        

为了赶路,押送队伍走得很急,外面不说停,是不让停的,哪怕车里的人要方便也给我憋着。平时的吃食自是不用说,都是扔几块干粮进去,饿不死就行了。

        

几天下来,经常会在路上走着走着,车厢里的人就打起来了。

        

尖叫声哭泣声混做一团,开始还有人管,会在外面呵斥几声,后来就不管了,任她们打。

        

福儿听说了,也只剩叹息。

        

像这种事根本管不了,他们能管的也都管了,本来这些人上路之前是没有棉衣的,还是她和卫傅看不过去,请她爷帮忙一人给买了件袄子,一辆车给塞了床棉被子,也免得冻死在半路上了。

        

其他的,就无能为力了。

        

至于这些人为何打架?可能为了一块馒头,也可能是因为你多盖了被子害我受了冻?

        

主要还是心里都有怨愤,没尘埃落定时,担忧性命不保,等尘埃落定了,却发现活着不比死了好受。

        

据福儿所知,甄家李家张家陈家,都倒了大霉,虽不至于被抄家灭族,但自身难保,自然管不了女儿。

        

另还有几个嫔妃的家里,是有能力管,却没人出面管,都怕被连累,连女儿都不认了。

        

当时送进宫时,是千好万好,为了父兄谋前程,如今出了事,父兄就不再是父兄了。

        

所以忍饥受冻,前途未卜,心中还夹杂着怨愤,可不是一点就着?

        

“那里面有个姓陈的贵人,勾搭上了张牛儿,我瞧着两人打得火热,说不定等到了地方,人就领家里了,不过张牛儿的婆娘是个厉害的,那个陈贵人不太长眼。”刘长山咂了口酒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