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题超纲了车c到哭&如何磨桌角磨得舒服

2022年3月16日12:12:45这题超纲了车c到哭&如何磨桌角磨得舒服已关闭评论

     

找到机会,徐尊沐浴更衣,从里到外换上新的衣服,这才感觉精神恢复了不少。

        

他可不像赵羽、阿妮等人一样有着武功底子,能够抵抗困乏疲劳。

这题超纲了车c到哭&如何磨桌角磨得舒服

        

感觉今天还得找个时间再好好睡上一觉,才算真正舒服。

        

当然,如果有侍女陪伴,或许能睡得更香。

        

徐尊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办,当即找到赵羽,要去前厅询问情况。

        

赵羽亦是焕然一新,肩膀打着绷带,腰间还是那把佩刀,只是清理了上面的残血。

        

破天荒的,赵羽并没有过问徐尊昨晚让谁侍寝,似乎在赵羽看来,那阿妮早就属于徐尊。

        

“侯震醒了,没有大碍,就是半张脸毁了容……”赵羽边走,边向徐尊介绍情况。

        

“……”徐尊无语,毁容了都,还叫没有大碍?

        

“李兴没事,不过……”赵羽小心提醒道,“您发现了没有,昨天他的眼神不对劲儿,我觉得我们应该查查他……”

        

赵羽不愧是老油条,一语中的。

        

昨晚,徐尊也发现李兴的反应不合情理,他和侯震兄弟情深,可并未在第一时间去看侯震的伤势,而且也不太关心李仁的死活。

        

反而,当阿修仔赶到后,第一个便是去看望侯震。

        

“当初,我们发现井下暗渠之后,”赵羽开始分析,“本来留着李兴带人在暗渠搜索的。

        

“可当您从大业将军庙遇险的时候,这个家伙却冒了出来,说明他更关心的是我们的动向啊!

        

“大人……你看,咱们该怎么搞他?”

        

“你我知道便是,莫要再乱说了,”徐尊小声叮嘱道,“他并不是玄门的人。”

        

“啊?”赵羽一愣,“不是吗?那是谁的人?”

        

“李仁怎么样了?”徐尊忙问。

        

“昨晚送回来的时候还活着,”赵羽回答,“后来让蔡阁领他们给送进天牢了,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毕盛呢?”

        

“这个也不知道,”赵羽回答,“八成是没什么情况,要不然应该早有消息传出来。”

        

“大人!”

        

二人刚走到大厅门口,便看到了迎面赶来的阿修仔。

        

但见阿修仔的肩膀同样缠着绷带,但脸色已经比之前好看了许多。

        

“阿修仔,”徐尊一直大厅,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蔡阁领昨晚就被太后召进宫了,”阿修仔回答,“一直到现在也未回来。”

        

“那……关于李仁那些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仁的家眷都在天牢,正在逐一接受审问,”阿修仔说道,“但是蔡阁领有领,不让任何人下去!大人,您若是要去,不如等蔡阁领回来再说吧?”

        

“行啊。”徐尊随口答应,跟着二人进了大厅。

        

但见大厅好似改成医院,到处躺着受伤的内卫,医官们穿梭其中,为众人诊治换药。

        

经历万福宫一场恶战,内卫的损耗空前巨大,折损太多。

        

目前能够在内卫府接受治疗的,都是内卫之中的高级人员,骨干力量。

        

“那……”徐尊看了看,便没有走进大厅,而是直奔自己的办公书房而去,同时向阿修仔问道,“圣都现在是什么情况?”

        

“嗯,已经稳定了下来!”阿修仔回答,“昨天我听到禁军的报告了,说本次圣都天劫事件,共有三百余名禁军误食狂药。

        

“这些人大部分死在发狂之后,只有一小部分人被制服,活了下来。”

        

三百?

        

徐尊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区区三百人便能将圣都搅得天翻地覆。

        

不过,毕竟服药的人都是羽林卫和金吾卫,这些人都是精挑细选,经验丰富的侍卫,自然并非普通百姓。

        

“那种药的确很猛,”阿修仔说道,“据说那些被制服的人,现在还神志不清呢!”

        

“嗯,”徐尊说道,“待会儿我让阿妮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配点药,缓解他们的病情吧!

        

“对了,”徐尊想起什么,悄悄地向阿修仔问道,“那个骆甲又说什么了没有?”

        

“属下不知,”阿修仔说道,“那个人是万福宫唯一的幸存者,已经被蔡阁领转移到了别处。”

        

哦……

        

徐尊暗自琢磨,感觉就算骆甲能够接受询问,恐怕也问不出什么重要信息了吧?

        

“还……还有……”当三人快来到办公书房之时,阿修仔又补充道,“左府那边也被平息了,蔡阁领将左府的所有内卫尽皆逮捕。

        

“不过,由于同僚一场,怕有人走人情,所以蔡大人委托大理寺和刑部,将他们带走审讯去了!”

        

“对,这事绝对得办好,”赵羽附和,“毕盛不可能一个人传送情报,左府那边必然还有他的同党!”

        

这时,三人已经进入书房。

        

令人意外的是,书房里坐着一个女人,竟然是那神捕司的东方妖娆!

        

看到徐尊到来,东方妖娆立刻起身施礼。

        

她面色苍白,显然伤势严重。

        

“快请坐!”

        

徐尊赶紧上前,和以前一样,他伸出手去想要搀扶,这才想起男女授受不亲。

        

“徐大人……”东方妖娆表情复杂,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东方神捕,你重伤未愈,理应好好休养,千万要注意身体呐!”徐尊劝慰道。

        

在劝慰的同时,徐尊想起这东方妖娆的身世,当即颇为感慨。

        

真不敢想象,如果她知道那个元州道尊齐香儿,就是自己的生母的话,会有什么反应?

        

“内卫什么都不肯跟我说,”东方妖娆着急问道,“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玄门的天劫行动没有成功吧?”

        

哦……

        

徐尊这才领悟,原来东方妖娆的思维,还停留在大业将军庙的那一晚。

        

于是,徐尊便将后面发生的事情,有挑有拣地跟她讲了一下。

        

当然,他没有讲那么详细。

        

听到发生如此重大的事件,东方妖娆整个人都惊住,万般思绪汇集于身,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她身为神捕司捕快,此案对她干系甚大,关系着她的未来仕途。

        

“唉!”她叹息一声,“我们真是睁眼瞎,敌人都把情报机构开到了我们神捕司的门口,可我们全然不察。

        

“太后那里……该如何交代?唉……”

        

叹息过后,她又想到一个疑惑,当即脱口而出:“我不明白,他们已经抓住了我,为什么没有杀我呢?

        

“还不如和那些弟兄们一起,全都死在大业将军庙,也算落得一个尽忠报国……”

        

“这……”徐尊自然不能跟她挑明,只好劝道,“或许,是你本就重伤,他们着急埋坑,便以为你已经死掉了吧?

        

“东方神捕,你莫要多想,不管怎么说,天劫行动算是彻彻底底地失败了!

        

“你我就算无功,也不能说是有过,你莫要自责了!”

        

徐尊这么劝着,心里却说,你的前途比我稳当多了!你爹是太后的倾慕对象,就算你娘犯上作乱,你依然还会得宠。

        

因此,徐尊也抱定一个主意,自己必须得跟这位东方神捕搞好关系,万一将来有事,说不定她能帮上自己大忙。

        

唉……

        

念及此处,徐尊也是颇为感叹,现在看起来,断案容易,可要想立足大玄朝堂却是难比登天呐!

        

从现在开始,自己不得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了。

        

想到此,徐尊又向阿修仔问道:“对了,咱们那位林大总管怎么样了?看到他了没有?”

        

“没有!”阿修仔肯定地摇头,“想必,他昨晚也一直在宫中,陪着太后处理事情了吧?”

        

哦……

        

徐尊认真思忖一番,心底生气一股预感,恐怕用不了多久,太后也要将自己召唤进宫吧?

        

所以,自己得好好琢磨琢磨,见了太后之后,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