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着她横冲直撞&入老牝

2022年3月1日12:51:53压着她横冲直撞&入老牝已关闭评论

    “二小姐是叫这个名字吧?不介意我这样称呼她吧?”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柳氏表情僵硬,下意识的摇头。    压着她横冲直撞&入老牝    

    “今日的事,让你受惊了。”长公主意有所指,柳氏却以为她是指陆执发疯认人一事,连忙就道:

    “世子也非有心——”

    长公主摇了摇头。

    她指的是蛇妪突然现身陆执院中一事,不过柳氏此人恐怕不信妖邪,又未亲眼所见,此时不是与她缠说的好时机。

    反正柳氏不知道,姚守宁应该心知肚明。

    长公主其实心中还有疑惑,她的儿子中了妖蛊,神武门的人来了都无计可施。

    儒家的力量也只能镇压,令其不再作乱,却无法将陆执唤醒。

    她不知道姚守宁是用了什么方法将陆执身上的妖蛊暂时封住,将他从昏睡之中唤‘醒’。

    虽说这并不算真正的让陆执‘苏醒’,但至少陆执不再昏睡,这已经是连神武门的人都无法办到的事,而一个六品兵马司指挥使家中养出的小女儿却办到了。

    朱姮蕊的目光落到了姚守宁的手上,见她右手紧握,那里原本留了一道伤口,似是被利刃割破,将军府的人已经紧急处理过了,替她清洗包扎。

    长公主的目光只在包扎好的伤口上短暂的停留,最终落在饱受刺激的少女脸上,那到嘴边的话仍是被她咽了回去。

    “我儿子冒犯了守宁,是他的错。等他……”长公主深呼了一口气,说道:

    “恢复一些之后,我会亲自带这个不孝子,前往贵府向守宁赔罪的!”

    她提到‘不孝子’三字时,有些咬牙切齿。

    柳氏原本就不多的八面玲珑的技能此时消失得一干二净,唯有僵硬的笑着点头称是。

    长公主总觉得心中还有很多话要说,可将军府如今正值多事之秋,蛇妪已经消失,她看到了陆执剑上那条缠绕的黑蛇,还需要确认这条黑蛇身份;

    除此之外,陆执刚醒,但人却发了疯,朱姮蕊也急于回去打听陆执的情况,自然不便在此时留客。

    最重要的是,她有一种预感,将来与姚守宁恐怕还会再打交道,有什么话也不急于在此时就说。

    想到这里,长公主压下心中的思绪,招了招手。

    杜嬷嬷抱着一个竹筒上前,她伸手接过,看了柳氏一眼,往姚守宁递了过去:

    “这一次多亏了你,借来了柳先生的字,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不过可惜已经损毁。”

    姚守宁强打精神,点了点头,将那竹筒接过。

    她亲眼目睹了蛇妪冲击柳并舟字的一幕,见到外祖父的丹青被毁。

    虽说有些遗憾,但最终结果也不错,蛇妪死了,陆执保命苏醒——虽然人的精神好像不大正常了,不过相信凭借将军府的力量,迟早也会找到解救之法的。

    “我会记下这个人情。”

    长公主深深看了姚守宁一眼,道:

    “等到府中事情解决之后,我会亲自前往南昭一趟,向柳先生赔罪。”

    “不用……”

    柳氏不明就里,一听朱姮蕊为了这么一副字画要亲自前往南昭,不由有些吃惊,刚一开口,便见长公主抬了下手,余下的话便再也没有说下去。

    长公主亲自送客,母女两人上了回府的马车,车子驶离出将军府之后,姚守宁鬼使神差的探头到窗口,看了将军府的方向一眼。

    却见将军府的上方,仍有淡淡的黑气萦绕,仿佛邪祟并没有被彻底的剿清,吓得又缩回了头来,正好与柳氏目光相碰。

    母女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不由自主的长松了口气。

    姚守宁是庆幸自己逃离了险境。

    她梦中数次见过妖蟒,可梦中见蛇,与真正看到一条狰狞可怖的蛇妖冲自己张开血盆大口,险些将她吞吃入腹是两回事。

    若非当时情急之下她强行将陆执唤醒,恐怕今日她非得与陆执一起葬身蛇口不可。

    想起当时险况,她抖个不停,反倒将陆执发疯一事抛到了脑后去。

    后怕的情绪涌上心头,姚守宁的牙齿撞击着打颤,发出‘咯咯’的响声。

    柳氏也在想将军府中发生的事,欲言又止。

    “你……”

    她打破了沉默,原本是想问姚守宁怎么会跟着杜嬷嬷到了世子院中,且躺在陆执床上,与他纠缠不清。

    可刚一开口,姚守宁就紧紧的抓住了柳氏手臂,身体抖个不停:

    “娘,我刚刚看到妖怪了,好大的蛇——”

    “哪有什么妖怪!”

    柳氏下意识的回了她一句,又听她喊蛇,突然打了个寒颤,也想起目睹的将军府院中那些密密实实绞缠的蛇群:

    “早听说将军府闹了蛇,可没想到竟闹得这么厉害。”

    她去的时候,蛇群疯狂冲击院子,蛇尸遍地都是。

    柳氏猜测女儿恐怕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蛇群攻击世子府,所以被吓得不轻。

    想到此处,她忍下了教训,又有些怜爱的道:

    “世子的剑上,好像也有一条黑蛇。”她试探着:

    “是不是你见了这条黑蛇,心中恐慌,所以才跳上世子床的?”

    “我不是--”

    姚守宁正欲反驳,可话说到一半,却又想起当时的情景。

    她确实是遇到了蛇,心中恐慌,又想到梦中唤陆执的场景,才跳上陆执的床,拼命摇他的。

    蛇是同一条蛇,不过她看在眼里的蛇,与柳氏看到的不一样。

    只可惜柳氏为人固执,恐怕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与其说出实情,再受斥责,不如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反倒安静。

    想到此处,姚守宁心中说不出的别扭怪异,她垂下了眼皮,点了点头,柳氏爱怜的将她拥入怀里:

    “别多想了,回头娘让曹嬷嬷请大夫回来,给你把脉抓药,多喝几副安神的汤,总会忘记这事儿的。”

    她靠入柳氏怀里,听柳氏轻言细语的哄她,摸着她的长发,看到她手上包扎的伤口,话中透出心疼。

    以往她有话直说,从不隐瞒母亲,但一般会受到她的喝斥;

    却没料到此时她选择性的撒谎,反倒会得到柳氏如此温柔的对待,姚守宁仿佛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从她心中一闪而过,她很快将心思放到了自己的梦境上。

    今日发生的一切,都与昨晚的梦境一致。

    除了最后她唤醒陆执,他杀死蛇妪以及最后发疯并非梦境展示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应验了。

    直到此时,姚守宁终于开始正视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