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学生处毛茸茸/斗罗之斗婬大陆荣奴舞奴

2021年11月25日14:06:38日本大学生处毛茸茸/斗罗之斗婬大陆荣奴舞奴已关闭评论

        

只是……

        

在这个时候拿出来,时机把握的未免也太好了一点。

日本大学生处毛茸茸/斗罗之斗婬大陆荣奴舞奴

        

江帆觉的蛋有点疼,这应该是新上任的产品总监该操心的事。

        

可顾锋正在忙着建数据中心,现在被曹光拿了出来。

        

江帆还不能批评老曹闲吃萝卜蛋操心,就有点不太好处理了。

        

作为老板,善于处理各种复杂的事务是必备的能力。

        

好在江帆也不是外表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小年轻。

        

转了一阵念头,就放下报告,说:“你先跟老顾商量一下吧!”

        

曹光一愣,点了点头:“好的,回头我先跟顾锋碰一下再给你汇报。”

        

江帆点头,又谈了几句运营方面的工作,才将老曹送走。

        

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还忍不住捏捏眉心。

        

一个个都不是甘于人下的主。

        

都是当过老板的人,不缺心机手段。

        

要不是他经历特殊,经历不比这些人少,还真压不住手下这帮人精。

        

员工上万,现在的抖音科技已经非常庞大了。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抖音科技内部自然也存在各种竞争。

        

而对于正在隐隐形成的山头和派系,江帆自然有所察觉,之前把徐枫撸下去,看似是包庇员工惹的祸,实则就是一种警告,给我老实点,别搞什么山头派系。

        

可山头这东西,是没法杜绝的。

        

就跟野草一样,割掉一茬还会长出一茬。

        

君子朋而不党,只是一种理想境界。

        

实际则是,是人就有私心,就会结朋党。

        

这是没办法避免的。

        

而江帆要做的,就是要把下属的这种私心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可以允许竞争,但这个竞争必须得是良性的,不能让某个小山头冒的太高,影响到整体的氛围生态。

        

不然就要狠狠的压下去。

        

希望老曹聪明一点,不要玩火自焚。

        

江帆转了一阵念头,没心思办公了,就起身离开了。

        

楼下转了一圈,溜达到a栋时,又看到了一件奇事。

        

几个员工拿着工具,正在修补一处花墙。

        

江帆扫了一眼,就走了过去。

        

“江总!”

        

几个员工见他过来,连忙起来招呼。

        

江帆问道:“这咋了?”

        

一个员工干巴巴道:“倒车的时候不小心撞坏了。”

        

江帆问道:“哪个部门的?”

        

员工答道:“销售部的。”

        

江帆又问:“你们经理呢,为什么不来修?”

        

员工额头有点冒汗,连忙道:“经理在京城出差,我撞坏的,就自己修了。”

        

江帆点了点头,再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回头给曹光打电话:“陈云峰在哪?”

        

曹光道:“去京城了。”

        

江帆道:“那就让他去主持京城运营中心的工作,不用回来了。”

        

曹光:“……”

        

直到电话挂了,人还是懵逼的。

        

陈云峰又干什么了,竟然被直接发配京城。

        

曹光忙给陈云峰打电话:“你在哪?”

        

陈云峰道:“刚刚见了个客户,现在在酒店?”

        

曹光沉声问道:“刚刚江总给我打电话,让你留在京城主持京城运营中心的工作,你又干什么了,惹的大老板不喜。”

        

陈云峰也很懵:“我没干什么啊?”

        

曹光蛋疼无比:“好好想想,没干什么江总怎么会专门打电话让你留在京城。”

        

陈云峰很冤枉:“我这一直在外出差呢,能干什么事,上次跟黄学刚吵架那都是两个月前的事了,怎么也不可能因为那事现在才处理我吧?”

        

曹光有点火大:“尽快弄清楚给我回电话。”

        

陈云峰答应了一声,又喊了几声冤。

        

曹光沉着脸训了他几句,心里一阵烦躁。

        

刚刚给江老板提个建议,回头主管部门的负责人就被撸了。

        

直觉江老板是在敲打他,但想想又觉的不对劲。

        

就算敲打,也不可能做的这么明显。

        

江老板虽然很年轻,但手段一直不缺的。

        

不会用这种比较低级的手段敲打他。

        

可为什么要把陈云峰给撸了?

        

虽说陈云峰有时挺混账,仗着业绩不错时不时的会抖一下,甚至两个月前还因为账务问题跟财务经理黄学刚大吵了一架,但江老板当时没处理,应该不至于事后再处理。

        

现在直接把陈云峰撸到京城,等若流放,到底是什么原因?

        

曹光实在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等了一阵。

        

陈云峰电话回过来:“我刚问了,销售部最近也没出什么事情,就是昨天有个员工把a栋楼下的花墙给撞坏了,不会就为这事处理我吧?”

        

曹光一愣,这算个什么屁事。

        

转了几个念头,才想起之前办公室发的通知。

        

曹光也有点不敢确定了:“没别的事了?”

        

陈云峰道:“没了。”

        

曹光那个蛋疼,亲自打听了一圈,得到的也是同样的结果。

        

又不敢给江老板打电话,只能鼓动吴艳梅去打听。

        

中层调岗,肯定要通过吴艳梅。

        

吴艳梅虽然不知道陈云峰出了什么状况,但她又不傻,怎可能被曹光当枪使,趁机敲了曹光一顿西餐,才给江老板打电话:“江总,陈云峰的调岗理由是什么?”

        

江帆说道:“有禁不止,有令不行,还要他这个销售部经理干什么,有了业绩就能无视其他制度?老祖宗教导我们,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管理人员要给员工树立好榜样,要为员工担当,既然不想担当,那要他这个管理人员何用?”

        

吴艳梅也很懵,不知道江老板指的是什么。

        

还想细问,江帆却挂了电话。

        

显然不想多说。

        

吴艳梅没办法,只好回头问曹光。

        

曹光听完转述,总算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着实有点郁闷:“昨天销售部一个员工倒车的时候把a栋的花墙给撞了,陈云峰让人去找物业要了工具材料修墙被江总看到了,我没想到就为这点小事,就把陈云峰给发配到京城,实在是……”

        

吴艳梅坚定地站在老板一边:“江总说的对,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管理人员为员工担当是职责,既然已经发通知做了规定,就得不折不扣执行,而不是报着侥幸心理去打擦边球,若长此以往,我们的度制还怎么得到百分之百执行?”

        

曹光无话可说,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吴艳梅回头就叫来人力资源部经理,当面交待了一番。

        

若是哪天人资部的人不小心把花墙撞了,千成别让员工去修补,人资部经理要亲自动手去修,免的再撞到江老板枪口上,成为推动制度执行的牺牲品。

        

这种牺牲品有一个陈云峰就足够了。

        

可不能再有第二个。

        

人资部经理也很快交待下去,谁撞了花墙可千万别自己修,等自己去修。

        

消息传开,其他各部门经理也纷纷通知下去。

        

搞的员工诧异,左右一打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个个喜闻乐见。

        

……

        

深城。

        

裴强强和几名同学怀揣梦想,来到深城这座梦想起航的城市,被一家电子厂拉到宿舍安顿了下来,第二天就办理了入职,然后开始上岗之前的各种培训。

        

初出江湖的大学生,没有对社会的敬畏。

        

有的只是对未来的憧憬,坚信自己能很快出人头地。

        

晚上。

        

裴强强先和裴雯雯连线视频,给二姐分享了一下自己到深城顺利找到工作的过程,然后又和给裴诗诗发视频,同样给大姐也分享了一下,激情满满。

        

裴诗诗就鼓励他了几句,挺高兴的。

        

虽然电子厂当机器人没前途,但至少顺利迈出了走出校门的第一步。

        

学校是一座象牙塔,对社会的认知实在太肤浅了。

        

只有进入社会,才能真正认识到人性的复杂。

        

裴诗诗估摸着,不知道小弟能在电子厂坚持多久。

        

还和裴雯雯连线讨论了一下,都觉的不会超过三个月。

        

等江帆回来后,又给江帆分享一番。

        

江帆也挺关注,细问了几句。

        

挫折不是坏事,人要多经历些挫折才能长大,温室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男人更是要历尽挫折,才能担的起责任,才能体会到机会的来之不易。

        

江帆对姐妹俩的安排挺赞成,让裴强强吃点苦头也是好事。

        

不过电子厂真不是久留之地。

        

那地方除了当费青春和时间,什么都得不到。

        

江帆给出建议:“最多让干上两个月,就让辞职吧,宁可去饭馆端个盘子,也别在电子厂耗时间,在饭馆端盘子至少还能学到点餐饮行业的经营之道,在电子厂除了那点工资什么也得不到,学的也是怎么当好一个无限重复工作的机器人,半点用处没有。”

        

裴诗诗连连点着头:“先让他干两个月再说。”

        

次日。

        

江帆去看了看明湖的房子。

        

房子已经装修完了,拖拖拉拉装修了一年半,总算交工了,其实年前就差不多了,年后这半点都是些收尾的慢工细活,晾了半年,可以住了。

        

“床怎么这么小?”

        

三楼主卧的床已经摆上了,江帆看了却有点不太满意。

        

当初他可是交待过,要弄个超大号的大床的,三人也能随便滚的那种。

        

可现在却还是一张普通的双人床,虽然挺大,但三个人还是有点滚不过来。

        

裴诗诗眨眨眼:“没有那么大的床啊!”

        

江帆敲下脑壳:“都是借口,订制的床尺寸是问题吗?”

        

裴诗诗忙捂着脑袋:“被人看到多不好意思。”

        

江帆大手一挥:“以后来了人楼下招待就行,不让上三楼主卧。”

        

裴诗诗问:“江叔叔和阿姨也不让上?”

        

江帆就拍了一巴掌屁股:“哪来那么多问题。”

        

裴诗诗不满道:“是你胡搅蛮缠,来了人怎么可能不让看卧室,而且,江哥,以后咱们要分开睡,不能再一起睡了,不然再这样下去我怕你活不到六十岁。”

        

说完扑哧笑了。

        

江帆又拍了下屁股:“瞎说,我至少活到八十岁,阴阳结合才是长寿之道。”

        

裴诗诗眨眨眼,问:“那古代的皇帝为什么都是短命鬼?”

        

江帆随口便道:“那是被工作累的,还有被大臣们气的。”

        

裴诗诗张张嘴,很是佩服江哥的急智,明明就是他以前说的古代皇帝短命是女人太多累死的,现在却成了被工作累的,和被大臣气的,还偏偏听着也很有道理。

        

裴诗诗挺无语,哼哼两下:“反正以后咱们得分房睡了。”

        

“不分!”

        

江帆捏捏脸蛋:“一起睡多好!”

        

裴诗诗白了他一眼,觉的江哥太邪恶。

        

看完房子,江帆就离开了。

        

裴诗诗则联系家纺,让把订的床上用品送过来。

        

家具电器已经齐了,买些日用品拎包就可以入住了。

        

之前还有点不想搬过来住,毕竟在四季花园住的时间不短,且有特殊意义,但现在看着宽敞明亮的新房子,心里的那一点点情怀和不舍就没了。

        

追求美好生活是人的本能。

        

有更好的房子,谁也不想还住在老房子里。

        

四季花园的房子毕竟有些老了,不但装修风格过时,而且色彩搭配也很沉闷,不如明湖的新房子看着舒服,特别是独门独户的花园让裴诗诗很是喜欢。

        

跟别人共用和自己独享,体会毕竟不同。

        

住在四季花园,裴诗诗就不太愿意去后面花园散步。

        

即使和老赵家挺熟,也觉的不方便。

        

等搬到这边后,裴诗诗觉的每天饭后在花园里散个步消个食就挺好。

        

不用担心打扰别人,更不用担心被邻居看到。

        

裴诗诗打算把床上用品弄好后,就挑个日子搬过来。

        

忙活三天,里里外外弄的差不多了,就等挑个黄道吉日搬家。

        

可是一想到四季花园房子里的东西,裴诗诗脑袋就巨疼。

        

搬家是件巨麻烦的东西,特别是四季花园买下之后,姐妹俩还置办了不少东西,别的先不说,光是那些盆栽要全部搬过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还有其他东西,就她一个人还不知道要收拾到什么时候。

        

关键有些东西还不能叫人帮忙,只能自己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