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yin荡合集明星/月月和健健最新章节105

2021年11月25日09:09:01极品yin荡合集明星/月月和健健最新章节105已关闭评论

        

陈庆乘坐一艘小船赶回了巴陵县城。

        

州衙内,陈庆参见了等待他多时的李纲,两人坐下,李纲笑眯眯问道:“我很好奇,你初战就攻上了君山,有什么诀窍?”

极品yin荡合集明星/月月和健健最新章节105

        

陈庆微微笑道:“不瞒宣抚使,卑职的诀窍就两个字,‘情报!’,这也是卑职在西北总能料敌在先的关键。”

        

“具体说说!”

        

“卑职在华容县立威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贼军一些士兵逃回家乡,确实有效果,卑职就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了一些重要情报,比如,今年有一半的时间杨幺都在常德府,比如,大量物资和士兵都去了常德府,卑职便判断杨幺正在将统治中心从君山向常德府转移,卑职随即派斥候赶往常德府监视,发现杨幺在鼎口荡内建立了一座巨大的水寨,背后武陵县,这里已经成为杨幺的新老巢。”

        

“然后呢?”

        

“然后卑职从一名逃回来的贼兵口中得知,君山岛上的驻军只剩下万余人,杨幺不在岛上,卑职就在等杨幺回君山岛,常德那边传来消息,杨幺船队回君山,卑职便知道出击的时机到了。”

        

李纲点点头赞道:“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常胜将军,果然与众不同,这个经验值得推广,另外,我们之间达成过交换协议。”

        

陈庆笑了起来,“卑职没有屠杀投降士兵,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和敌军交手,就在大寨周围点燃了树林,一万守军有八千人下山请降,卑职回头会把他们交给宣抚使,”

        

“水战中没有战俘?”

        

“有一点,只有一百余人,水中不太好抓,而且这支军队是杨幺的护卫军,对杨幺很忠心,不肯投降,落水了还想掀翻宋军的船只,不得已,我们只能悉数射杀!” 

        

李纲也只是随口一问,他也知道陈庆不杀战俘已经很不容易了,指望他在激战中手下留情,那是不可能的。

        

“好吧!这次我过来,是有重要消息告诉你,伪齐国大举对襄阳发动进攻,很不幸,宋军两战皆败,光华军守将王津阵亡,全军覆灭,武当县被攻破,钧州也失守,现在三万伪齐军进攻襄阳,形势危急,朝廷抽不出援军,我只能和王彦集中兵力去支援襄阳。”

        

陈庆连忙问道:“是需要卑职出兵支援吗?”

        

李纲摇摇头,“我们目前还有五万军队,对付三万伪齐军绰绰有余,只要襄阳不丢,形势就不会恶化,你还是继续攻打杨幺,不要半途而废!”

        

停一下,李纲又歉然道:“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官家下了金牌令,急调长江水军回润州。”

        

“为什么?”

        

“好像是金兵出现在长江北岸,朝廷吓坏了,催令水军立刻返回润州。”

        

陈庆无语了,只要金兵出现在长江北岸,就吓成这样。

        

“可水军回去,杨幺就无法攻打了。”

        

“我知道,这五十艘战船和五千水军你留下,鄱阳湖那边还有几十艘战船和几千水军,由他们补空缺,我会上书朝廷,把情况说清楚。”

        

“多谢宣抚使!”

        

“另外还有战利品,我也要给你说一说,我有过耳闻,你在西北得到的战利品都分给了士兵,据说还被朱胜非弹劾,对吧!”

        

陈庆点点头,李纲笑道:“我虽然是文官,但我也知道,本朝在对辽国和西夏作战,所得的战利品基本都是分给了作战将士,这是惯例,虽然朝廷规定战利品要上缴,可事实上,从未有军队上缴过,大家都按照惯例办事,上缴战利品的规定已经名存实亡,大家心中都有数,可为什么朱胜非要弹劾你呢?”

        

“卑职不知!”

        

“因为朱胜非是主帅,朝廷如果要追责,他难辞其咎,他弹劾你是先撇清干系,也就是说他不愿意白白替你担这个责任。”

        

说到这,李纲笑眯眯道:“你是聪明人,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陈庆叹了口气,这哪里是在说朱胜非,分明就是在说他自己。

        

“十万匹绢、五万钱,够了吗?”

        

“我手下军队可不少,至少要二十万匹绢,八万贯钱。”

        

“一共就只有十万贯钱,分一半给你还不满足?”

        

“我不信你没有缴获金银!”

        

“六万贯钱,二十万匹绢,最多只能给你这么多。”

        

李纲点点头,“那就一言为定,粮食你留着赈济百姓,战俘和钱绢一并移交给我,另外,涉及杨幺僭越的各种物品也一并交给我,他有一张金玉床,是朝廷点名要的。”

        

陈庆心中暗忖,‘幸亏黄金椅是新铸成的,朝廷还不知道!’

        

李纲心满意足走了,陈庆暗暗后怕,谁说文官脸皮薄的,要战利品脸皮比谁都厚,幸亏没有让李纲上君山岛,否则就惨了。

        

到次日上午,军队和所有战利品都回来了,陈庆随即将钱绢一分为二,一半留给李纲,另一半他全部赏赐给了手下将士,顿时三军欢呼,五千水军和三千岳州军更是欢欣鼓舞,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拿到赏赐,竟如此丰厚。

        

陈庆又下令给城中百姓发放粮食,每户给五斗米,顿时满城欢呼,如此一来,无论在军队中,还是在百姓中,陈庆在他们心中都俨如天神一般的存在了。

        

陈庆随即命令水军押解财物和战俘前往汉阳,那里是湖广宣抚使司官衙所在地。

        

..........

        

傍晚时分,七八名黑衣人骑马从巴陵县南面疾奔而来,在洞庭湖区,骑马的人十分少见,路上都知道他们一定是宋军骑兵,纷纷让路,黑衣人一路催马奔进了县城。

        

陈庆正在军营大帐内和几名大将商议下一步的行动,这时,有亲兵在帐外禀报,“呼延将军回来!”

        

呼延将军就是呼延雷,第二斥候营指挥使,他和赵小乙的第一斥候营不一样,他们主要负责敌军城内的情报探查,另外还有一个王浩统领的内务营,主要负责抓捕敌军在城内的探子。

        

陈庆大喜,他就在等呼延雷的消息呢!

        

他连忙吩咐道:“让他进来!”

        

片刻,呼延雷快步走进大帐,单膝跪下行礼,“卑职参见都统!”

        

“给我们带来什么好消息?”陈庆笑问答。

        

“启禀都统,卑职之前说的可能性成功了。”

        

“你是说策反刘衡?”

        

“正是!”

        

陈庆负手走了两步,对呼延雷道:“你给大家都说说吧!这个刘衡为什么会被策反?”

        

呼延雷向众人行一礼道:“这个刘衡之前是常德府的水贼首领,他有个小妾叫做李轻罗,是常德府名妓,后来刘衡的势力被杨幺吞并,不就他的小妾李轻罗被钟相之子钟之仪霸占,钟子仪几个月前死在巴陵城外后,刘衡就像把他的小妾索要回来,不料这个女子早就被很多人看上了,杨幺便把她赏给了自己的兄弟杨钦,刘衡愤怒到极点,醉酒后大骂杨幺,结果被杨幺当众重打一百军棍,又夺走他的一半部属,卑职觉得此人可以拉拢,便找中间人去试探他的态度,昨天上午他找到中间人,表示自己愿意投降。”

        

郑平眉头一皱道:“为个妓女和杨幺翻脸是不是有点牵强?”

        

“回禀郑统领,这个名妓李轻罗并非刘衡抢掠的女子,他花了两千贯钱为她赎身,明媒正娶的小妾。”

        

“杨统领怎么样?”陈庆笑着问杨元清道。

        

杨元清想了想道:“正如老郑所言,女人被抢,这个刘衡虽然很生气,但未必会背叛杨幺,最多怀恨在心,但真正促使此人投降的原因,还是君山之战,当然,女人被抢是诱因,君山之战才是主因。”

        

陈庆笑了起来,“老杨想法和我一样,不知这个刘衡的投名状是什么?”

        

呼延雷取出厚厚一叠图纸递给陈庆,“这是刘衡绘制的鼎口荡水寨大营详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