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翁公借腹的小说/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2021年11月25日06:18:17与翁公借腹的小说/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已关闭评论

        

两天后的清晨,唐泽早早吃过早饭后,便来到了科搜研的办公室之中。

        

昨天半夜上井直树发来短信,说是有了发现,他看到后便跟对方联系约到了今天在他的办公室见面。

与翁公借腹的小说/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来到办公室刚沏泡好一杯红茶,上井直树便来到办公室内。

        

“你短信中说发现北神晴子有外遇关系?”唐泽看向上井直树问道:“确定吗?”

        

“当然,我确定。”上井直树语气笃定,将照片递给唐泽:“这是我偷拍的照片,上面就有证据在。”

        

唐泽一边翻着照片,一边听着上井直树的复述昨天晚上跟踪时候看到的景象。

        

昨天傍晚,上井直树以为又是一个枯燥无味的跟踪日常,前几天就是这样,对方除了上课就是看书,不然就是窝在宿舍,看上去就是一个好学生的模样。

        

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换了一身漂亮的装扮外出了,而且是跟一个老男人去约会!

        

两人先是去商场逛街,北神晴子还帮对方试领带,举止互动间显得很是亲密。

        

之后两人还去了西餐厅吃了烛光晚餐。

        

顺带一提,上井直树是自己一个人苦逼的在旁边吃饭的,不过因为唐泽承诺过,如果后期没有办法公费报销,唐泽会报销他跟梢时候的经费,他还是享用了一顿不错的“狗粮”的。 

        

没错,就是狗粮,看着旁边那“老夫少妻”的腻腻歪歪的吃饭,真是让他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他真是没有想到过,一个一只脚已经埋入土里年过半百的老头子,跟北神晴子在一起的时候居然那么腻歪。

        

真是老不羞!!

        

听上井直树那满是怨念的话语,唐泽不由莞尔一笑,显然对方看到“白菜被一头老猪拱了”还是有些不爽的。

        

“就算如此,也不能确定两人就是恋人关系吧。”唐泽眼看对方越说越偏,连忙开口道:“你在后来调查的时候,有什么佐证吗?”

        

“根本就不用查。”

        

上井直树闻言道:“一开始我也是打算回来查查北神晴子的父亲的,但后面我见到两人直接走进情侣酒店…”

        

说到这上井直树也是一脸的怪异,而唐泽连忙放下手中的杯子轻咳了两声,心中稍稍有些庆幸。

        

还好自己没有喝下这杯水,不然的话估计不喷出来也得呛半天。

        

主要是上井直树最后说的这事,实在是有点…

        

北神晴子毕竟是个大美人,而且给人的感觉也是知性美人的感觉,但一想到对方居然跟老头子有染,就突然有种人设崩塌的感觉。

        

当然这些让唐泽咳嗽的原因不是这些反差,而是两人进的是情侣酒店。

        

这跟普通的酒店可不同,而是带“主题”的。

        

只能说老头子花样玩的还挺多…

        

不过一直提男女那点事也有些尴尬,毕竟说来说去就是老男人外遇的那点事,只不过唐泽两人调查的恰好是对方的出轨对象罢了。

        

喝了一口红茶,唐泽将话题拉回正题:“既然确定两人有染,而且是外遇关系,那下一步就是查清那个男人的身份了。”

        

“我也只追查到这,那男人的身份我也不清楚。”

        

上井直树摇了摇头,旋即道:“不过既然有了照片,那要找出对方应该也是时间问题吧?”

        

“不用这么麻烦。”

        

唐泽翻了翻照片,拿出了一张两人在餐厅吃饭的照片:“这里,对方左胸这边应该是社徽,只要能够查清社徽,就能够清楚男人的公司了。”

        

“我居然都没有发现。”上井直树一拍额头惊叹道:“唐泽刑事你的观察力真是太敏锐了,这么小也能发现。”

        

“多注意一点就行了。”

        

唐泽笑了笑拿着照片起身:“走吧,去找斋藤博,让他把照片放大一下。”

        

“这个简单,稍等。”

        

听完两人的来意后,斋藤博要过了上井直树的相机,然后将电子档的照片拉入了一个软件。

        

很快,选中的徽章部位便在软件的作用下无限开始放大,自然像素也越来越模糊。

        

但很快,伴随着斋藤博的操作,画面开始从马赛克变成了高清的原图。

        

而一枚带着公司名的社徽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有了社徽,剩下的就好办了,以警视厅的力量调查,两人很快便将这家公司的情况与详细地址给查清楚了。

        

既然已经查到了重要的地址,两人便直接前往了对方的公司。

        

挑选了一张给对方留些脸面的照片,两人找到了该会社公司的员工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真锅井山,对方是这家会社的专务董事,这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务了,说一句位高权重都不为过。

        

当然,即便是再位高权重的身份,对于他们的见面请求也只能接受。

        

在两人亮明身份后,两人很快在接待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招待室。

        

“请问两位有什么事吗?”

        

初步的寒暄落座后,真锅井山有些疑惑的看向两人询问道。

        

“其实不是关于您自身的,而是北神小姐的?”

        

唐泽的话让真锅井山不自觉皱了皱眉:“你说晴子?她怎么了?”

        

“请问你们两位是什么关系?”上井直树脸上带了些耐人寻味的笑容。

        

“我们是朋友。”真锅井山看到上井直树的表情,有些不爽道。

        

“朋友?”作为偷拍的当事人,上井直树听到他的话后直接笑了起来。

        

“年轻的朋友,不行吗?”真锅井山听到上井直树的反问,冷声质问道。

        

“完全可以。”上井直树看到真锅井山生气了,也不想搞砸这次谈话,便停止了继续追问。

        

“请问你们二位是在哪里认识的?”

        

看上井直树的话语无法进行下去,唐泽连忙转移了话题:“您是这家会社的专务董事吧,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你们二位的身份地位差距有些大。”

        

“那又怎样?”真锅井山闻言不爽道:“我认识谁是我的自由吧。”

        

“啊,别误会,我只是想要知道你们是在哪里,以何种方法认识的。”唐泽笑了笑解释道。

        

“是在一个舞会上认识的。”

        

真锅井山看唐泽态度不像旁边那小子一样阴阳怪气,虽然语气依旧不爽,但还是解释道:“可不是什么奇怪的舞会…”

        

“叮铃铃~~”

        

就在真锅井山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他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抱歉,先失陪一下。”

        

真锅井山朝着两人说了一声,便向着会客室外走去。

        

大门关闭后,唐泽两人喝着茶水静静的等待着对方通完电话。

        

“啊!!”

        

突然之间,外面传来了一声惊恐的尖叫,这让还在屋内的两人一惊。

        

下一刻,反映过来的两人立刻起身冲了出去。

        

一出会客室,两人便看到了不远处的走廊中倒下了一个人,两人连忙上前查看情况,带着看到倒在地上的人后不由面色大惊。

        

“真锅专务?”

        

唐泽连忙上前检查对方的身体情况,而一旁的上井直树泽掏出了刑事证控制场面。

        

“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倒下了?”交完救护车后,上井直树拉过旁边的女员工询问详细情况。

        

“我、我也不知道啊。”

        

抱着文件夹的女性员工慌忙摇了摇头,接着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尽数说了出来。

        

当时她正抱着文件路过走廊,然后便看到真锅专务一边打着手机,一边从会客室中出来。

        

他如同往常一样和对方微微鞠躬后,便打算离开,而对方也点了点头回礼。

        

可就在这个时候,对方突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后整个人便缓缓倒了下去。

        

“急性病?”上井直树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但也没能多想,只能按照唐泽的吩咐先控制场面,以方便救护车的到来。

        

“唐泽刑事,情况怎么样?”在控制了围观的人群让出一条道路后,上井直树来到唐泽开口询问道。

        

“情况很不妙。”唐泽摇了摇头道:“以我的医学知识并不足以判断出对方是什么急性病状。”

        

“可恶,这也太巧合了些吧,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点和北神晴子有关的线索。”

        

上井直树闻言有些急躁:“救护车怎么还没有赶到...”

        

而听到上井直树的话,唐泽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搜寻起了真锅的外套。

        

很快他便在对方的口袋之中,找到了一个透明的小药盒。

        

这药盒由六个小方块组成,每两个小方块所装的药物从颜色跟形状来看是同一种药物。

        

“唐泽刑事,这是...”

        

“打电话通知救护车,有中毒的可能。”

        

唐泽一边说着,一边撑开了真锅专务的眼睛查看了一下:“果然,瞳孔扩大,和阿托品或是其他植物的生物碱中毒的症状一致!”

        

刚刚他忙着检查对方的身体情况,一时间甚至没想到这可能是中毒。

        

还是上井直树无意间提起了北神晴子,这才让唐泽想起还有中毒这一种可能。

        

而上井直树早已经联络了医院,让医院那边准备好相应的措施。

        

可一切都太晚了。

        

待到救护车匆匆赶来,面对的已经是一具已经没有任何呼吸的尸体了。

        

最终,唐泽与上井直树两人也只能脸色难看的拜托救护车帮忙把尸体拉倒法医科了。

        

“目前没有发现和拾音有密切联系的外伤还有内在伤害,初步判断的话,可能是由于脉搏不稳导致心脏猝死。”

        

站在唐泽身边汇报的此刻是一个年轻的男法医,浅井成实因为刚处理完目暮警官那边的案件一具麻烦的尸体,今天休假了,所以今天的法医是他悉心培养的副手。

        

“症状是否有阿托品中毒的可能?”唐泽询问道。

        

“有,而且从目前的表现来看的,很大可能是阿托品中毒。”

        

“那就拜托你优先做毒物检测了。”唐泽开口道。

        

“我知道了。”年轻的法医点了点头,旋即开始忙碌了起来。

        

“唐泽刑事,现在我们怎么办?”走出门后,上井直树出声询问道:“要去找北神晴子吗?”

        

“去毒检测室等着吧。”唐泽摇了摇头道:“现在找到北神晴子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至少等毒物检测的结果出来再说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向毒物检测室走去,可没想到却在门口看到了两个意想不到的人。

        

“高木前辈?佐藤前辈?”

        

看到门口的两人后,上井直树不由得诧异道:“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还不是手上正在忙的案件。”

        

佐藤美和子无奈道:“尸检后没什么发现,猜测是药物中毒所以送来等毒物检测了。

        

我们这会是来拿结果的,你们怎么也过来了?”

        

“刚刚发生了一起案件,大几率是阿托品中毒,所以我们两个来这边等结果。”上井直树回答道。

        

“诶?你们已经知道检测结果了吗?”

        

就在这时,毒物检测的大门突然打开,走出来一位中年妇女,她拿着一份资料脸上带着赞赏:“不愧是搜查一课的刑事,料事如神啊。”

        

“什么?你说我们送来检测的尸体也是死于阿托品中毒?”

        

高木听到对方的话后也是一愣,旋即连忙询问道。

        

“是这样没错了。”中年女人将资料递给了高木:“检测结果就在这呢,自己看。”

        

“你们调查的案件死者是不是也是中年男人?”

        

听到两人的话后,一旁的唐泽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强烈的预感,旋即开口看向两人出声询问道。

        

“没错,是这样。”佐藤美和子点头回答唐泽答案的同时,也不由愕然道:“难道你们...”

        

“没错,虽然还没有进行毒物检测,但我们这边死亡的也是阿托品中毒的中年男人。”

        

唐泽的话让三人一愣,脑海中不由闪过了同一个念头。

        

该不会,并案了吧!!

        

待到唐泽将手中的药盒交给对方后,四人便在门口汇总起了双方的情报。

        

很快,这两起案件的一些共同点便被他们找了出来。

        

虽然还没有直接性的证据,表明这两期案件是同一人所为,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不排除两者之间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