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byb/啊…高潮了喷出来了小文章

2021年11月25日06:07:40潮湿byb/啊…高潮了喷出来了小文章已关闭评论

“鲲鹏之强,不再其神通道法,而在于其不死特性。”吴刚压低嗓子道:

        

“据说哪鲲鹏是自开天辟地存活下来的存在,一个鲲鹏就是一个种族。鲲鹏肉身可长生不死永恒不灭。鲲鹏肉身不死,但灵魂却挡不住衰老之力,每隔万载鲲鹏的灵魂就会死亡,然后其身躯不朽,重新孕育出一个新的灵魂。”

潮湿byb/啊…高潮了喷出来了小文章

        

“所以说鲲鹏法力之广大,就算太古神灵复活,也难以与之匹敌。还在其常年居住北冥,寻求肉身不朽的办法,大家相处起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否则事情麻烦大了。”吴刚道。

        

“居然还有这等事情?”苏东来闻言一愣,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这等玄妙奇怪的生物。

        

就在二人叙说之际,忽然只见天边一道电光划过,一道人影出现在了场中。

        

苏东来遥遥的看到哪人影,不由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却见那人:长相圆眼睛,查耳朵,满面毛,雷公嘴,面容赢瘦,尖嘴缩腮,身躯像个食松果的猢狲,虽然像人,却比人少腮。腰部四四方方一块虎皮,收起一幅,把一幅围在腰间。

        

身穿锦布直裰,腰系虎皮裙,手拿一条儿金箍铁棒,足踏一双麂皮靴,毛脸雷公嘴,朔腮别土星,查耳额颅阔,獠牙向外生。

        

凶戾!

        

苏东来只一眼便被哪猴子的凶戾之气吓到。

        

一边青狮笑着道:“道兄好快的速度,可是得手了?”

        

“本王出手,断无失败的道理。只是哪妖师鲲鹏似乎寿命将尽,居然自沉睡中苏醒,亏的我手疾眼快,才将哪定风丹盗取来。否则只怕麻烦大了。” 

        

然后目光一转,看向禹王:“你就是哪人族的大禹?”

        

“正是在下,见过妖王。在下久闻妖王大名,今日得见果然是好生的豪气吞云,见面更盛闻名。”大禹恭维里句。

        

通臂猿猴得意一笑,竟然伸出手去拍了拍禹王肩膀:“我也听过你的名声,也是一等一的响亮,你也不差。”

        

“只是哪妖师鲲鹏欲要以定风丹来挡劫,以求度过那湮灭之风,如今发现定风丹不见,定然不肯罢休,必定会寻着气机追来,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通臂猿猴自怀中掏出一颗牛眼大小,闪烁着金光的弹丸,递给了青狮:

        

“今日幸不辱命,定风丹交给你了。咱们钱货两清。”

        

说完话挥了挥手中随心铁杆:“这宝物可是归我了。”

        

然后只见随心铁杆化作一根针大小,被通臂猿猴随手藏匿起来。

        

禹王看着那消失的随心铁杆,目光不由的闪了闪,却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青狮。

        

青狮拿着定风丹打量一会,方才开口称赞:“好宝物!好宝物。有了此宝,必定能破了那黄沙大阵。”

        

抬起头看向众人:“既然有了定风丹,咱们不如再次前往那大阵中闯过如何?”

        

“何该如此。”禹王赞了一声,转身看向八贤臣:“尔等远远避开,不可靠近此地。”

        

这回却是禹王与青狮、白象、通臂猿猴一路闯入了那大阵中。

        

才进入地宫,遥遥看着那满天黄沙,只见青狮一笑,随手一抛,定风丹落入了那黄沙中,只见那满天黄沙似乎失去了支撑的力量,纷纷坠落在地,一个照面那黄沙阵便被破了去。

        

“黄沙阵破了。”

        

看着失去了那古怪风支撑的黄沙坠落在地,青狮白象二人具都是纷纷称赞。

        

“诸位,这第四座大阵既然破了,咱们还是前往第五座大阵吧。”禹王扶掌称赞。

        

青狮诡异一笑,并不言语,一边的白象道:“这二十四座大阵,前四重大阵不在五行之中,所以最是凶险霸道。后二十座大阵虽然诡异,但却是五行之内。”

        

“我已经请了孔雀老祖,孔雀老祖执掌先天五行之力,更有无上神通掌握五行,天生便克制这二十座大阵。接下来不需禹王道兄出力,区区二十座大阵,交给我等就是了。”白象笑吟吟的看向禹王。

        

“你竟然通知了孔雀老祖。”禹王闻言面色难看:“这可是后土祖神的坟墓,你等也舍得?”

        

“有何舍不得的?后土神墓虽好,但于我等却是无用。反倒不如请老祖赐下一些宝物的好。”白象道:

        

“在说孔雀老祖只取轮小轮回,那后土大神留下的宝物,分毫不取。”

        

禹王面色有些难看,站在那里默然不语,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走?

        

后土祖神坟墓当前,他着实是舍不得。

        

不走?

        

那孔雀来了,绝不介意顺手将他打杀。

        

不管是走是留,都是一个大难题。

        

“禹王道兄,为了那小轮回,咱们兄弟只能食言而肥了。”青狮叹了一口气。

        

“这可是后土神墓。”禹王叹息一声。

        

“从借定风丹的那一刻,就已经瞒不住了。妖师鲲鹏一旦追来大打出手,天下强者必定有所察觉。与其如此,倒不如提前告知我妖族老祖,也好占据先机。”白象道:

        

“你放心,那息壤我等自然会交给你,也不算是我等食言。至于说其他的宝贝,还要看各家老祖如何处置。”

        

能看着人族与龙族斗的你死我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大禹得了息壤,与龙族必然是一场龙争虎斗。

        

禹王正要说话,忽然只听一道响亮的鸣叫,震动整个大荒世界。

        

那叫声蕴含着无边怒火,似乎蕴含着勾魂夺魄的力量,欲要将人拉入深渊。

        

“大胆小辈,还我定风丹来。”只见梨山上空一黑,接着黑影消失,一个身穿黑色袍子,头上梳着发髻,鹰钩鼻夸张,怒火冲霄的老者,站在梨山顶端,俯视着场中众人。

        

“妖师鲲鹏。”看到哪人影,通臂猿猴不由得心头一颤,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其纵身一跃身形凭空消失不见。

        

“给我回来。”却见鲲鹏冷笑,伸出一只手掌,对着虚空一抓,那通臂猿猴的身形浮现,被一股拉车之力卷起,向着鲲鹏的手掌飞去。

        

“老杂毛,看棍。”通臂猿猴眼见着无法躲闪,手掌一晃,显出一根碗口粗细的铁棍,只见那铁棍迎风便长化作数十丈粗细,猛然划破虚空向着那老者砸了去。

        

妖师鲲鹏面色变了变:“好凶戾的猴子,怪不得敢盗取我的宝贝。”

        

妖师鲲鹏也不敢硬接那霸道的一棍,身形一闪避开了棍棒的锋芒。

        

“砰~”

        

千山震动,地脉炸响,一座山头被那霸道的一棍荡平。

        

妖师鲲鹏也不说话,只是手掌伸出,一面巴掌大小的旗幡出现。

        

那旗幡呈现纯黑色,似乎有无量之水在其中凝聚。

        

道道先天之力流转,无数的神秘之力环绕。

        

波涛声响,就见那旗幡迎风便长,刹那间遮天蔽日,于通臂猿猴打在了一处。

        

棍棒与旗幡碰撞,所过之处一座座大山炸开,打得是天崩地裂。

        

“好本事!好本事!”苏东来看着天空中争斗的两道人影,不由的目眩神驰,忍不住连连称赞。

        

那通臂猿猴竟然与妖师鲲鹏争斗起来不落下风,可见其神通之力。

        

“那随心铁杆乃是祖龙身躯冶炼随心铁而成,可顶四海之水。妖师鲲鹏手中的旗幡唤做:北方旗。亦称之为:玄元控水旗。乃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法宝,可调动天河之水、四海之水为之加持,但偏偏却被那随心铁所克制。所以你以为为何哪猴子非要随心铁杆才肯出手去得罪鲲鹏?”禹王不知何时自青狮白象身边退到了众人这里,将众人护住。

        

“只是哪北方旗乃一法宝,算不得神兵,而且又被随心铁杆克制,怕是难与妖猴争锋。”禹王道:

        

“不过妖师鲲鹏有一无上神通:坤吞北冥。更可化作鲲、鹏两种形态,鹏之形态善于小巧,驭使神通,鲲之形态神力无双,肉身万法不侵善于近战。妖猴虽然凶威滔天,但随心铁杆是何等神兵,待到哪妖猴神力耗尽,便是败落之时。妖师还没使出压箱底本事呢。”大禹为众人解析战斗。

        

“大王,哪青狮白象请的孔雀出手,咱们却是麻烦了。眼下该如何是好?”后稷忍不住问了句。

        

“来之前我已经通知大虞神宫,舜帝一直关注此地。后土神墓开启,必然是惊天动地,又岂是你我能担待的?”

        

大禹却丝毫不急:“我与哪青狮白象,皆是马前卒罢了。舜帝寿数将尽,哪老孔雀也是命不久矣,这是我人族与妖族的默契。”

        

“小轮回啊!”禹王叹了一口气:“舜还有三百载寿数,哪老孔雀少说还有三千载。再算上那头老狮子,天下间不知道多少老妖怪在盯着后土神墓,寻找小轮回呢。”

        

禹王笑了:“我只是开了一个头,正要借助他们的力量破开后土神墓,我才能夺取息壤。否则单凭你我之力,有何资格破开二十四座大阵?”

        

“我修炼大地血脉,只要能破开后土神墓,我就有十分把握获得息壤之力。”禹王的眼神中满是得意:“得了息壤,治疗水患,到时候人皇之位非我莫属,就算舜也无法左右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