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晚上做了15次/老板等不及了在车里做文章

2021年11月24日09:31:35分手晚上做了15次/老板等不及了在车里做文章已关闭评论

    

牧北来到九王府时,上将军已在大殿等候,九王爷、宁伯和玥瑶郡主一起作陪。

        

“抱歉,来迟了。”

分手晚上做了15次/老板等不及了在车里做文章

        

牧北歉意道。

        

上将军摆了摆手,面带微笑:“是我等太早。”

        

自从上次牧北施针后,他这段时间舒服了许多。

        

以往,几乎每日都要因妖气侵蚀而受锥心之痛。

        

秦玥瑶看了眼牧北身后:“依依怎未一起来?”

        

“她正好在修炼,我怕打扰到她。”

        

牧北笑道。

        

没有太耽搁,他取出银针,在这大殿内第二次为上将军行针。

        

这个过程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上将军的气色变得更好了些。 

        

“小友之药术,当真是惊世骇俗啊!”

        

九王爷感慨。

        

五品炼药师都解决不了的难题,牧北两次行针,便就使得上将军的痛苦减轻了大半。

        

何其惊人?

        

上将军穿好上衣,气血稳健了许多,向牧北致谢。

        

“上将军客气了,这是牧北应该做的。”

        

牧北谦虚道。

        

这位老将军暂赠他使用的先皇剑,这段时间可是帮了他不小的忙。

        

九王爷命女侍端来茶水,五人在大殿中闲聊,不时响起阵阵笑声。

        

“陈博那小子,三日前受任镇南将军了。”

        

上将军对牧北道。

        

提起此事,他面露微笑,毕竟,永安侯陈博是他极看好的人。

        

牧北先是一惊,随后亦是感到高兴:“陈大人当得起此职!”

        

“镇南将军一职已空出数载,一直未曾定下,此番陈大人接任,也是万众所向。”

        

九王爷笑道。

        

宁伯对此赞成的点了点头,永安侯镇守边境十数年,为国为民,可谓劳苦功高。

        

几人聊起永安侯的诸多功绩,牧北在旁边听着,更是佩服。

        

时间很快接近正午,他婉拒了留在王府用膳,依依尚在租住的别院,或许正在做饭等他回去。

        

“牧公子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依依妹妹,真是令人羡慕。”

        

秦玥瑶叹道。

        

牧北笑了笑:“小时候,牧府同代的孩子们都挤兑我,只有依依愿意与我玩,愿意叫我哥哥。养父养母逝去后,府里对我更加排斥,只有她始终坚定不移的站在我身旁,始终乖巧贴心。”

        

“那个阶段,我还小,你知道,年龄小的时候遭遇这些,性格很容易扭曲,容易走向极端。对我来说,那些年里,她就是我生命里的一束光,如果不是有她陪着,我或许会走向黑暗吧。”

        

秦玥瑶恍然,难怪牧北对依依那般在乎。

        

“确实值得!”

        

她正色道。

        

牧北微笑,与秦玥瑶和上将军等人告别,朝别院返回。

        

不多久,他便离开了九王府很远,在街上遇到史真郝。

        

“兄弟,你家哪个位置?正好没事,我去串个门。”

        

史真郝脸皮很厚。

        

牧北瞥了他一眼,倒也没拒绝。

        

这家伙虽然坑蒙拐骗样样搞,实则却非常仁义,从对方收养那么一大堆流浪狗就能看出来。

        

这样的人,其实非常值得结交。

        

半个多时辰后,别院已是在望,看着前方,他脸色忽而微变,院门被人破坏了!

        

他快步走过去,只见不仅院门坏了,院内更是一片狼藉,许多地方都有被刀剑砍过的痕迹。

        

史真郝脸色微滞:“这……”

        

牧北顾不得他,快速冲进内院,见到了更多的刀剑痕迹,一些屋子的房门被踹的四分五裂。

        

“依依!”

        

他心跳骤然加速,第一个冲进依依的闺房,不曾见到人影后,一个挨着一个房间寻找。

        

“依依!”

        

他一边焦急的寻找,一边大喊,心脏近乎快要跳出来。

        

也是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哥,我在这呢,没事!”

        

就见着正中间的屋子里,一处隐蔽暗阁被推开,依依从里面跳了出来。

        

牧北一下冲过去,紧紧抱着她,心中似有一块大石落了下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被牧北紧紧抱着,感受到牧北的焦急和担心,依依俏脸微红,小脸幸福的贴在牧北胸口。

        

片刻后,牧北松开依依,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殷家做的,他们族长亲自带人来了这里!”牧依依道:“还好我之前发现这里有处暗阁,找准时机躲了进来,要不然……”

        

她没有说下去,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脯。

        

牧北捏了下她的鼻子:“不愧是我妹!真机灵!”

        

“殷家族长显然已经得知殷夜被你杀死,派人追查了你的居所等,而后带人杀到了这里报仇。”

        

史真郝道。

        

牧北点了点头,眼中浮出浓烈的杀意。

        

“帮我个忙,两天后,骗殷家族长到青霞岭老矿洞,这是你擅长的领域,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他对史真郝道。

        

史真郝瞪眼:“大哥,那可是殷家,帝城七大族之一!你让我骗他们族长,这不是要我命吗!”

        

“事成后给你五万两。”

        

牧北道。

        

史真郝神色一肃:“钱不钱的不重要,主要是我认你这个兄弟!这事交给我,你妥妥的放心!”

        

牧依依:“……”

        

牧北道:“这里当前不能住了,我和依依暂时到你那里避一避。另外,你帮我去买一些东西。”

        

“没问题!”

        

史真郝道。

        

牧北带着牧依依,暂时搬到史真郝那里,避免殷家杀回马枪再来。

        

同时,他写下一份材料清单,史真郝照着清单,很快便买了回来。

        

材料内容皆是炼药所需,他第一时间便闭门炼药,炼制玄迷幻香。

        

殷家此番虽是杀他而来,依依却差点遭了难,这严重触碰了他的底线!

        

炼制玄迷幻香已是轻车熟路,不多久,他炼出足足十支,随后来到青霞岭老灵矿洞。

        

如今,这里已是没有其它修士继续来寻灵石。

        

他走入矿洞,在距离洞口位置十丈处的一座矿室坐下。

        

这矿室当是曾经挖矿时存放灵石的位置,往矿洞内走,必经此处。

        

很快,一天过去。

        

这天,矿洞外传来脚步声,且伴随有凶戾的杀伐气息。

        

牧北便知道,当是史真郝成功将殷家族长骗来了。

        

当下,他将十支玄迷幻香全部祭出。

        

没过多久,四个中年踏入这里,为首的一人身穿金蟒袍,面孔狰狞,目带凶光。

        

殷家族长,殷永盛!

        

殷永盛身后,另外三个中年个个气血不俗。

        

殷家大长老。

        

殷家二长老。

        

殷家三长老。

        

牧北来这里前,听史真郝提过关于殷家高层,对这四个中年都认得。

        

看着四人,目光落在为首的殷家族长殷永盛身上,他眸子分外冰冷。

        

“杂种!”

        

殷永盛狞声道,直接一拳轰向牧北。

        

通透境的气血波动浩荡,慑人的拳风肆虐,近乎能将空气都给轰碎。

        

牧北后退,面不改色。

        

“杀我殷家两个最杰出的英才,今日要你生不如死!”

        

殷家大长老戾喝,也出手了,合一巅峰境的气血沸腾。

        

不过,下一刻,这人忽而剧颤,浑身无力的半跪下来。

        

与此同时,面带杀光的殷家二长老和殷家三长老亦是脸色一变,踉跄着后退,栽倒在地。

        

“你阴我们!”

        

殷家二长老惊怒,顷刻便意识到,他们此行被设计了。

        

殷永盛双目通红,更加狰狞的盯着牧北,猛的又一拳轰向牧北。

        

然而,玄迷幻香已经生效,他这拳已远没了通透强者的威势,最多能比得上养气境修士。

        

牧北眸光冰冷,避开这拳后,一记鞭腿落在他脸颊上。

        

砰!

        

殷永盛横飞,撞在矿壁上后滚落下来,嘴角血水横流,挣扎了几个呼吸也难以站起身来。

        

一支玄迷幻香便可令武道宗师也难以抗住,如今十支齐出,他能撑几个呼吸已是极致了。

        

牧北唤出梼杌剑,一步步走上前去。

        

殷永盛面目狰狞,指着牧北嘶吼道:“小……”

        

噗!

        

牧北挥剑,血水迸溅,殷永盛抬起的手瞬间被斩下,斜着飞出。

        

“啊!”

        

殷永盛惨叫,声音却是很虚弱。

        

牧北再次挥剑,殷永盛的头颅斜着飞出,惨叫声顷刻便是消失。

        

“大哥!”

        

殷家三个长老齐齐变色。

        

牧北看向三人,提着剑走过去,一剑斩下大长老的脑袋。

        

另外两人惊悚,殷家二长老急声道:“住手!我殷……”

        

噗!

        

牧北挥剑斩过,这人的话被打断,脑袋从脖子上落下。

        

殷家三长老惊恐至极,下一刻便迎来牧北的一剑,头颅横着飞出,血水将地面染红大片。

        

“跟来三个长老有些意外,但这族的四长老和五长老未曾一起跟来,又稍微有些遗憾。”

        

他自语。

        

不过,无所谓了,已是出了胸中恶气。

        

另外,这四人一死,殷家就算再蠢也该清楚不能继续招惹他。

        

四个高层惨死,实力大跌,殷家接下来真正要考虑的,当是来自另外六大家族的威胁。

        

毕竟,这对帝城另外六个大家族而言,可是一个吞并殷家的难得机会。

        

他看向四人的尸体,拔下四人手上的纳戒。

        

意念搜寻四枚纳戒,他眼中浮出些许精芒。

        

四枚纳戒合起来,有二品上等灵石八十多块,还有一些丹药、兵器以及几百万银票。

        

价值可谓极其丰厚。

        

这时,矿外又有脚步声响起,牧依依和史真郝来了,见着殷永盛四人的尸体,瞳孔齐齐骤缩。

        

不过,两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是齐刷刷倒下,受了空气中还未散去的玄迷幻香影响。

        

牧北连忙走过去,为两人服下解药。

        

“哥,你也太厉害了吧!”

        

牧依依瞪圆了双眼。

        

“虽是设计,但这里面好歹也有个武道宗师,你居然毫发未损就给全宰了,真是牲口啊!”

        

史真郝咽了口唾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