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放荡录小说/超级yin荡的女高中生小雪

2021年11月23日14:33:26浪妇放荡录小说/超级yin荡的女高中生小雪已关闭评论

      

妹妹和小十九,这时已经杀疯了……

浪妇放荡录小说/超级yin荡的女高中生小雪

        

……

        

……

        

就在陆辛惊讶的看着电视上出现了五号的脸,感受见到老同学的惊喜时,这一间座落在了高档豪华的地域,又并不算特别高档的酒店之中,已经潜伏进来了很多训练有素的人。

        

两支暗杀小队潜入了酒店。

        

他们手握冲锋枪,脸上蒙着黑色面罩,戴着特制的密封型墨镜,身上配备的也是特殊电浆武器还有雷鸣弹,从走廊两个方向,紧贴着墙壁,快速的向着陆辛所在的房间摸了过来。

        

另外,有看起来像是普通房客的人,在同一时间,入驻了陆辛所在楼层的上下两个房间。

        

进入了客房的第一件事,便是快速的打开了手提箱,从里面小心的取出了特制炸弹。

        

一个将炸弹安装在了地板上,另外一个,则通过吸附装置,安装在了天花板上。

        

就如同夹心饼干,上下夹住了陆辛的房间。。

        

另外,陆辛房间对面的建筑上,已经足足七八位训练有素的狙击,占据了正对着他所在酒店的窗户,可以直接瞄准房间里面的人的各个位置,并且早就已经将狙击子弹上膛。 

        

酒店管道位置,有人正在将高强度易挥发的麻醉剂,加三倍量的投放在了通风管内。

        

麻醉剂开始顺着通风管道,渗入酒店的每一个房间。

        

……

        

……

        

犹如一根弦轻轻的拉扯,已经渐渐绷紧,随时会爆发出强大的杀伤力。

        

然后,这些专业而严谨的杀手,便忽然多多少少,都遇到了一点难以解释的事情。

        

先是两只悄悄的从消防梯上来,慢慢向陆辛房间摸过来的枪手。

        

他们走的很快,脚步却很轻。

        

连呼吸声都压缩在了一个几乎贴近了他们的脸也听不到的程度。

        

这代表着他们的专业。

        

也代表着他们作为以高墙壁“先生”级别的人物为目标的定位,并不是浪得虚名。

        

高墙城的高层都不在话下。

        

更何况,今天上头告诉他们,只是过来刺杀一个携巨款潜逃的会计?

        

洒洒水而已!

        

然后也就在他们一步步的靠近了目标,微微绷紧了神经的时候。

        

他们忽然听到了前面的走廊里,忽然响起了若隐若无的“嘻嘻”声。

        

前面的冲锋队员猛得抬头,就发现眼角若有若无的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小人影,趴在了墙壁上,歪着脑袋看了自己一眼,又在自己的目光快锁定她时,忽然之间消失。

        

“鬼?”

        

冲锋队员吃了一惊,脚步停下。

        

身后的人也同一时间停下,并且全身神经绷紧。

        

“看到什么了?”

        

身后被人轻轻拍了一下,队长用手语问他。

        

前面的冲锋队员不知道怎么用手语回答,只能表示:“有情况!”

        

“快冲……”

        

队长内心有着极大的压力,怕那个会计的命被另一只小队抢了。

        

再加上已经等了足足两秒,没发现什么异常,便只好快速的催促起了他。

        

情况算什么,身为杀手,谁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出了帮神经病呀。

        

他们也已经杀了不少,有什么好担心的?

        

只有前面的冲锋队员,心里有苦说不出,能力者自己确实已经杀过一些了……

        

……但是从来没见过鬼啊!

        

……

        

……

        

可是队长的命令,他只能听从,于是,他大着胆子向前迈出了一步。

        

“嘻嘻……”

        

忽然,又有若隐若现的声音响起,异常清醒。

        

冲锋队员立刻停下,警惕的看向周围,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事物。

        

直到,他低下了头。

        

然后就看到,地板下面,像是从水里钻了出来一样,露出了一颗可爱的小脑袋。

        

她有着绫乱的黑色发头,还有一只苍白又扭曲的手臂。

        

如今,这只手,正抓住在了自己的靴子上。

        

她的指甲似乎有点尖,直接穿透了自己特制纤维编制成的靴子,深深的扎进了血肉里。

        

“这是什么……”

        

冲锋队员心里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然后他忽然之间不受控制,猛然转过了身。

        

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抵在了身后的队长身上。

        

黑色墨镜下的双眼,向着队长露出了一个略显歉意的眼神。

        

也不知道队长有没有看到。

        

下一刻,忽然之间,蓝色的子弹直接怼进了队长的身体里,声音异常沉闷。

        

“嗤”“嗤”“嗤”

        

这一支武装小队,倾刻之间团灭,但这远远没有结束。

        

每一个中弹倒下的队员,都被先前的一个冲锋队员抓住。

        

然后被他抓住的人,又快速的抓住了另外一个。

        

它们的身体迅速变得怪异而扭曲,身体以不符合常理的方式拧转,然后又如机械般卡扣的方法连接到了一起。一个接着一个,双手扳着前面人的肩膀,同时迈步,快速向前冲去。

        

“怎么了?”

        

从另外一个方向摸来的武装小队,第一个感觉到了不妙,感觉到了地板出现了微微的震动,然后他们快速抬头,就看到了这安装着声控灯的暗漆漆走廊里,出现了一群奇怪的人。

        

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按着自己的肩膀,像老鹰吃小鸡一样的队伍。

        

高举着自己的双手,快速的向自己冲来。

        

……

        

……

        

“不好……”

        

这常见但又怪异的一幕,瞬间使得这支小队的队长下了命令,一边下令开火,一边撤。

        

但是,子弹击去,那支老鹰吃小鸡的队伍,立刻开始如蛇一样的左右摇摆。

        

甚至还无视地心引力一样,快速的跑到了墙壁与天花板上。

        

以螺旋冲锋的姿势,快速的向着自己逼来。

        

饶是如此,还是有很多子弹打在了他们身上,但他们血流如注,却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

        

在他们的眼中,这根本就是由一个又一个的人串连起来的怪蛇。

        

无视地心引力,也不怕子弹。

        

于是,他们也便很快的成为了这条怪蛇中的一员,像一条贪吃蛇一样,增加了一倍距离。

        

妹妹坐在了最后面一位武装小队队员的脑袋上,眼睛兴奋的发亮。

        

她控制着这一条人形贪吃蛇,快速的游走在了这家酒店里。

        

他们冲到了五楼的通风管道处,将释放麻醉剂的人直接吞了进来。

        

又冲到了陆辛楼上的房间,快速的把那两个安装炸弹的人热请的邀请了进来。

        

还顺手借助蜘蛛系的灵巧,把两颗炸弹也小心的揭了起来,兴高采烈的抱在了怀里。

        

然后,楼下正在往天花板上安装炸弹的房间,其他能给陆辛的房间造成危险的地方,某些发出了怪异响动的房间,监控录相室,某个呼噜声太响的房客的房间,等等等等地方……

        

妹妹兴奋的带领着这一支贪吃蛇部队在酒店里扫荡着。

        

偶尔冲进了一个无辜的房间,看着房间里正以不雅的姿势呆呆看着他们的人。

        

妹妹还捂住眼睛,控制着这一排长长的队伍,同时挥起了右手,向着他们说了声:

        

“不好意思!”

        

“……”

        

当陆辛反应过来,要看妹妹在做什么时,巨大的人形贪吃蛇,已经像一只真正的蛇,将这个酒店的房顶都围绕了起来。无数人手牵着手,以一种怪异而危险的姿势,从半空之中倒翻身体,脑袋慢慢的伸向了这间酒店的窗户,又木讷,又好奇,又阴森的看向了窗内。

        

……

        

……

        

在这之前,提前来到了酒店对面,找到了合适的位置,架起了狙击枪的人。

        

在耐心的等着上头传递的目标击毙命令时,他们的瞄准镜里,忽然出现了一个怪异的人。

        

那是一个年龄很小的女孩,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了他们与酒店之间的街道上,她静静的悬浮在了半空之中,像是无视地心引力,小小的手掌里,则抓着一柄明亮而锋利的餐刀。

        

“这可是四楼啊……”

        

一种诡异的惊悚,忽然涌起在了他们心间:“那是什么鬼东西?”

        

战栗感游走全身的一霎,便立刻有人头发麻,手指即将勾在了扳击上。

        

但他甚至都没有勾动扳击,只是刚刚生出了这个意思。

        

那个悬浮在了空中的小女孩,便忽然之间抬头看向看了过来。

        

然后他的眼前一花,视野里忽然失去了小女孩的影像。

        

正当他心中猛得打了个突,立刻便抱起了狙击枪向后翻滚的时候,眼前似乎有人影闪过。

        

下一刻,他眼睛变得模糊,感觉一块湿哒哒的东西,掉在了脚边。

        

用尽了全身力气,他才看清,那是自己的半个脑袋。

        

而同一时间,白色的小裙如同诡异的闪电一般,飘浮在各个楼层。

        

锋利的餐刀不时的反射出雪亮的寒光,然后在鲜血溅出时,白色的小裙子已经离开。

        

四秒钟后,小十九轻盈的荡着,从对面的建筑里走了出来。

        

面无表情的低头,然后伸手抹掉了自己的脚丫上,沾到的唯一一点血迹。

        

……

        

……

        

“妹妹你做什么呢?”

        

陆辛从五号的提醒中,迅速反应了过来时,才考虑到去看妹妹和小十九在做什么。

        

然后他就吓懵了。

        

他的习惯是,在妹妹和小十九玩耍的时候,不看她们。

        

毕竟都是小女孩,可能偶尔也会有点大人不应该去看,并试图了解的事情。

        

如果她们遇到了危险,那么自己可以立刻从本能层面察觉,出手保护他们,但如果没有遇到危险,就真的只是让她们,像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想玩就玩玩,想逛就逛逛……

        

然后,他就看到了这两个普通小女孩干的事。

        

重点是妹妹。

        

那一条快把整个酒店都缠绕了起来的贪吃蛇,实在把他吓了一跳。

        

目光一扫之间,自然猜出了这些持枪佩弹的人的杀手身份。

        

但是看到妹妹在一座城市里,居然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还是不由得的心慌。

        

急忙训道:“不是跟你说了吗?在人多的地方不能这么搞,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万一吓到了人怎么办?”

        

“万一打坏了东西怎么办?”

        

“……”

        

“哼!”

        

妹妹在贪吃蛇的人脑袋上站了起来,抱起了双臂,不服气道:“他们想伤害你。”

        

“而且,没有被人看到,也没有吓到人,没有打坏东西……”

        

“肯定没有。”

        

“……”

        

陆辛急的直嗟牙花子,看了一眼旁边怯生生的小十九:“那你教坏了十九怎么办?”

        

“她还小啊……”

        

“……”

        

妹妹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对面变得非常安静的建筑楼,没有说话。

        

小十九也呆了一呆,悄悄的把沾着血迹的餐刀藏到了身后。

        

……

        

……

        

陆辛深呼了口气,看了一眼街道的远处。

        

还好,没有警笛声响起,也没有警卫厅或是城防部的人快速接近。

        

这说明还没有人发现这疯狂的一幕并且报警。

        

不过,可以明显看到周围有不少建筑的房间,快速的打开了灯,然后又拼了命的关上,想必已经有不少人看到了这酒店的楼上那一支诡异的人形贪吃蛇,并且被这场面吓坏了。

        

现在还可以补救……

        

……

        

……

        

“我不知道你说的疯狂是什么。”

        

深呼了口气,陆辛快速的看向了电视机里的五号,低声道:

        

“但是,我确实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又追了过来。”

        

“现在,我必须要出城了。”

        

他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汽水城灯光连绵的建筑,内心微微不安。

        

“这些人既然这么疯狂,那么便不排除他们有可能利用精神层面的武器对付我。”

        

“这样的武器,对普通人的影响太大了。”

        

“所以……”

        

他欲言又止,似乎有些不舍。

        

“该说的话,本来就已经说完了。”

        

五号不用他多作解释,便只是冷淡的答应了一声,脸上似乎也完全没有什么不舍。

        

这让陆辛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微微冷静了一下,他才转头看向了十四号,道:“那你现在……”

        

“九哥……”

        

十四号也看了一眼那被妹妹变成了贪吃蛇的杀手,感觉有点瘆的慌。

        

缩了缩脑袋,道:“五姐的话,你也听到了。”

        

“你看,我是一个对你没啥意见的人,如果大家都愿意帮你,我义不容辞啊……”

        

“毕竟我也答应了阿姨……”

        

“但是,如果大家都不帮你的话,我去也没什么用是不是?”

        

“……”

        

“这……”

        

陆辛心脏微微一顿,却也只能悲哀的发现,确实如此。

        

低头想了一下,他忽然伸手进了自己的黑色袋子,从里面抓出了一大把钞票,塞进了十四号的怀里,道:“我得先出城,后面的事后面再说,如果你需要帮助,到青港找我。”

        

说着,他微微转头,就看到妹妹和小十九,都悄悄的凑到了自己身边。

        

她们一点也没有离开自己的意思。

        

原来无条件信任自己的,还是只有两个小的……

        

陆辛内心深处,微微感慨了一声,向电视里道:“五号,你放了八号吧……”

        

“让他到青港找我。”

        

“……”

        

说完,便不再犹豫,快速的收拾了自己的行李,离开了房间。

        

直到听见楼下一阵啪啪啪的脚步声,确定了陆辛已经远去,十四号才微微的叹惜了一声。

        

求救也似的看向了电视机,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电视机上已经没有了画面,五号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切断了自己的精神联系,他只好默默的蹲了下来,挠了挠脑袋,开始流泪……

        

“九哥,你留给我一大把钱,好大方,但是怎么面额全是一块的呢?”

        

“这都不够我吃一顿的啊……”

        

“……”

        

“……”

        

同一时间,陆辛早就已经来到了之前的饭店门口,跨坐到了摩托车上,看了一眼吉普车。

        

想到了十四号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三号也不一定会管他,便决定将这辆车还有物资,都给他留下,自己则将小十九放在了前面的油箱上,妹妹在坐在了自己的后面,抱着腰。

        

然后,深深看了一眼高墙城出口钢铁吊桥的方向,狠狠拧动了油门。

        

高悬在城市上空的红色月亮下,摩托车射出了刺眼的灯光,直奔向了城市边缘方向。

        

或许,这一次过来,算是不成功的吧……

        

但其实也成功了,自己知道了三号还活的好好的,也知道五号现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甚至,五号最后时对自己说的话,那些理解与原谅的话,让自己产生了一些感动。

        

她们害怕老院长,不敢帮自己,这也是无法强求的。

        

只是该自己去做的事情,自己肯定会做。

        

哪怕他们不帮自己,但也一样会有很多目标相同的人帮自己的……

        

比如妹妹和小十九,比如二号,比如刚刚躺在了手术台上呜呜叫着表示反对的八号,再比如父亲、比如娃娃,比如壁虎,比如研究院的安博士,甚至,还有最相信的青港……

        

……并不算孤单,自己仍然有希望对抗老院长。

        

想到了这里,陆辛的目光,也不由得更坚定了一些。

        

……

        

……

        

“他果然选择了出城……”

        

距离陆辛落脚的酒店有着一定的距离,但却恰好位于陆辛出城的道路中间的某座高楼上,有专门穿戴了高级防护服,又刻意将自己训练的无论看到什么,都可以尽量减少情绪波动,以免因为自己的窥视被能力发现的观察人员,默默从落地窗前转身,向着身后的摄像头说道。

        

摄像头连通到了另外一个会议室里,这里正坐着四个身穿特殊材质编织成的斗篷的人,斗篷上都有着诡异的花纹,以及奇异的神色,恰好便是方块、梅花、黑桃,以及红心。

        

“这是必然的。”

        

其中,身上披着红心斗篷的人,声音没有起伏的淡漠回答:

        

“他是一个特别守规矩的性格,你可以理解为拥有深度强迫症的精神疾病患者。”

        

“这些规矩里,便包括了他不愿触犯当地的法规,不愿做伤害到普通人等会让他内心有愧疚的事情,以及,不愿造成金钱损失等。”

        

“所以,他才会在进入汽水城之前,对那些杀手进行清理,以便形成威慑。”

        

“潜意识里,是不想这些杀手在高墙城里向他动手,以免引起混乱,伤害到其他的人。”

        

“同样因为这个原因,发现有人会在城里向他动手时,他一定会第一时间,选择离开高墙城。”

        

“……”

        

“那么……”

        

身上披着黑桃斗篷的人低声询问:“这个抹除计划可行?”

        

“秘密安保小队,已经被引向了另外一个位置。月蚀研究院对他的监测装置,也会很快被蒙蔽。就连南方的科技教会,以及一些其他高层的精神生物,也短时间内看不见他。”

        

“所以,这是一个最为难得的机会。”

        

“只要按我给出的报告进行引导,他就一定会进入陷阱之中。”

        

“只要他进入了陷阱,而这个陷阱又确实像你们说的一样拥有效果的话……”

        

“……”

        

身披红心斗篷的人顿了顿,沉声道:“他就一定会死。”

        

说完之后,他沉默了一会,忽然从袖子里抽出了一份文件,放到了面前的会议桌上。

        

灯光下,那是一份具封为“单兵精神评估报告”的文件。

        

然后他轻轻叹了一声,道:“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们青港,更了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