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董续女神之欲TXT下载/第章爆乳女警

2021年11月23日09:44:25门卫老董续女神之欲TXT下载/第章爆乳女警已关闭评论

昆仑。

        

第九峰。

门卫老董续女神之欲TXT下载/第章爆乳女警

        

院子已经修复,桃树林也重新栽种。

        

只是阵法一直处于破旧状态,只有粗浅阵法替代。

        

敖龙雨站在花丛边缘,她在等消息。

        

师父他们今天前往天界,或许会有新消息带回来。

        

她面色平静,可又下意识踱步,心神不宁。

        

傍晚。

        

竹清仙子来到第九峰,她望着敖龙雨满眼的期待,说出了今日在天界看到的种种。

        

旧世界的无序力量已经完全毁灭,可...

        

始终不见江澜回来。 

        

天外天也再无任何人踪迹。

        

敖龙雨睁大了眼睛,眼中被雾气覆盖,随后露出笑容。

        

她坚信师弟只是还没回来。

        

竹清仙子有些担心敖龙雨,在院子待了两天,最后才无奈离开。

        

第九峰中,除了敖龙雨再无其他人。

        

莫正东也不曾回到第九峰,无人知晓他的踪迹。

        

而敖龙雨一直逗留在院子,她清理着第九峰,种植着花丛。

        

在她师父离开的第五天,敖龙雨蹲在院子花丛边,拔着杂草。

        

眼眶又突然湿润起来。

        

“说好的,我们还要比一场,说好的这次该我赢了。”

        

她轻声自语,继续收拾花丛。

        

她有一个要求埋在心里很久很久,她想赢下师弟,然后提出这个要求,一个不算过分又很过分的要求。

        

她想让师弟永远的陪在她身边。

        

可是...

        

一直没机会提出这个要求。

        

春去秋来,四季更迭。

        

敖龙雨开始看书,看关于阵法的书,她想让第九峰恢复到原本的样子,那时师弟就该回来了。

        

她一点点的搭建阵法,一点点的打理第九峰。

        

岁月变迁,斗转星移。

        

百年时间,倏忽而逝。

        

敖龙雨在第九峰待了整整两百年。

        

她从未离开,只是在搭建阵法,每年除草打理第九峰。

        

不与人言语,不下山增长见识,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历经百年,她活成了曾经的江澜。

        

清晨观日出,傍晚看日落。

        

日看书籍,夜看星光。

        

只是每一个夜晚,每一个早晨,她都会望向院子门口,望向桃林外面。

        

她在等一个人。

        

一个一定会回来的人。

        

...

        

同年。

        

莫正东来到了昆仑墟,他站在出口前安静等待。

        

似乎知道某个人会在今天从昆仑墟中走出。

        

中午。

        

一道倩影从昆仑墟中缓缓走出。

        

是穿着米白色仙裙,带有浅浅笑意的少女。

        

身姿绰约,明眸皓齿。

        

有闭月羞花之容。

        

“师兄,好久不见。”阳光下妙月仙子笑靥如花。

        

“师妹别来无恙。”莫正东微微松了口气。

        

片刻后,两人并肩往昆仑走去。

        

“江澜呢?”妙月仙子问道。

        

“还没回来。”莫正东回答道。

        

“这样啊。”妙月仙子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

        

“师兄还记得那时候的约定吗?”

        

“你现在只有金丹修为,还是先恢复修为要紧。”莫正东没有正面回答。

        

“师兄要耍赖?”

        

“没有。”

        

“现在第五峰峰主是谁?”

        

“没有峰主,在等你回来,现在第二,第四,第五,第六,第七,峰主位置都空着。”

        

“师兄以后枕边多了一个人会习惯吗?”

        

“我已经千年没有睡觉了。”

        

“......”

        

他们一路往昆仑走去,一路在交谈,聊着有些无聊的话题,一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

        

次年。

        

少年在客栈外给植物蛋跟幽夜花浇水时,见到了一个妇人,青面獠牙,钢筋铁骨,身上带着一些伤势,略显狼狈。

        

是巴国的人。

        

此时的少年已经不是长不大的少年,他十六七岁模样,眼眸中少了一些天真。

        

“你没事吧?”少年过去询问道。

        

“这里是昆仑吗?”妇人询问道。

        

“嗯,是昆仑脚下。”少年点头。

        

“我能在这附近谋生吗?”妇人有些恳求的问。

        

今年起,昆仑下多了一个巴国来的妇人。

        

她说,她是来等儿子跟丈夫回来的,她的儿子一心想当巴国第一拳,上次出门之后再也没有回来。

        

听闻昆仑外有昆仑墟,有一定可能能够等到当年不曾回来的人。

        

她历经千辛万苦,从巴国到昆仑,花了一百多年。

        

最后少年让她去对面的山种菜,客栈可以收。

        

如此,便能在昆仑脚下居住。

        

之后少年回到客栈,待在柜台等待客人。

        

也在等待爷爷回来。

        

镜花水月他已经翻了很多遍,逐渐的控制客栈的一切。

        

也懂得如何从冰蝉树林前往世界各地。

        

他去过一趟中原,听说红雅被九天凤祖选上,即将成为天羽凤族下一任族长。

        

此后要待在梧桐山,领悟九天大道。

        

少年叹了口气,再也见不到红雅了。

        

身为族长栖身梧桐树,此生难以离开,也不见外人,更不可能嫁作他人妇。

        

其实他有次想去见一下红雅,可对方已经进入了梧桐山中,不能与外界接触。

        

...

        

“放弃?”

        

梧桐山上传出愠怒:“你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却突然要放弃大好前程,是为何?”

        

“自我入梧桐山内,心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梧桐树下红雅的声音异常平静,似乎想通了一切。

        

“什么问题?”九天凤族的声音从高空传来。

        

红雅未曾犹豫,如实道:“我在想,是前程重要,还是生命重要。”

        

“你有答案了?”九天凤族的声音低沉。

        

生命,前程,有人放弃前程生不如死,有人放弃较长的生命,前程如烟花璀璨而短暂。

        

哪个重要?答案其实很明显,但又存在一丝争议。

        

“嗯,生命重要。”红雅点头,继续补充道:

        

“放弃前程不一定悲惨,还有很多空间可以走,还能继续努力。

        

放弃生命,就什么都没有了。”

        

九天凤族思考片刻,沉声道:“这个答案有意义吗?你接下九天印记,成为下一任族长,接替我的神位,生命前程你均可得之。”

        

“不是这样的。”红雅摇头。

        

“不是这样?”九天凤族皱眉。

        

“是因为......”红雅低头,轻声道:“是因为有人为我放弃了生命,所以我想为他放弃前程。

        

我懂得报恩,正常来说我应该记住这个恩,有朝一日哪怕生死也将挡在他面前。

        

可是...

        

我觉得放弃现在的前程下山,或许才是最好的。

        

才他想看到的。

        

而非记恩。”

        

“你...跟人类生活的太久了,情感变得复杂了。”九天凤族叹息一声道:“你要想清楚,你一旦离开,再也没有接替我的可能。

        

此后你回不回来,都无法改变什么。”

        

“你真的想清楚了吗?留在梧桐山,你会成为大荒耀眼的存在。

        

现在离开等于放弃一切,或许碌碌无为,光芒暗淡。”九天凤族强调道。

        

次日。

        

天羽凤族红雅,走下梧桐山。

        

天羽凤族重新挑选下一任族长。

        

...

        

四溟之海。

        

“呼~,终于出来了。”

        

八太子离开龙族往西荒而去。

        

大荒百废待兴,可这跟八太子毫无关系,他修为低下,也就有挥动天刀的作用。

        

其他的,他什么作用没有。

        

“敖野叔也快出来了,就让我去接他吧。”

        

八太子大笑一声,化作雷霆消失在天际。

        

目标是昆仑山。

        

数月后。

        

昆仑墟一位少女探出了头,似乎在疑惑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醒过来时,接到了一份画面,是大哥哥登天救世的画面。

        

而她因为很多原因,在这个奇怪的地方重新走出。

        

历经数百年。

        

修为剩下筑基。

        

筑基修为在大荒极为危险,在哪都是这样,所以她要小心一些。

        

确定没人后,才一步踏在大地上。

        

她穿着淡黄色衣裙,天真烂漫。

        

在她的脚落在大地上的瞬间,周围春暖花开,阳光柔和。

        

是在欢迎她的回归,来自大地拥护。

        

大地麒麟族,焰惜云,重新脚踩大地,得大地庇护。

        

“突然安心了许多。”焰惜云摸了摸地面笑了笑。

        

“说要拜入昆仑,成仙才能回家,那去哪里报到?”焰惜云四处查看,一时间有些茫然。

        

很快,她看到了一束光。

        

是客栈的光。

        

不曾犹豫,她往客栈方向跑去。

        

...

        

“小老板,你这也太慢了,昨天预约的,今天都没好。”

        

路间靠在柜台上抱怨,随后望向清理桌面的貔貅道:

        

“貔貅跟着你,受了多少苦,都瘦了一大圈。”

        

听到这个,貔貅盯着路间,两眼泪汪汪。

        

终于有人为它说句话了,新老板惨无人道。

        

“物尽其用。”少年把好酒递给路间。

        

当场尝了口,路间微微点头:“不错,很靠近了。继续努力。”

        

旋即路间告辞离开。

        

少年酿酒自然没有他爷爷厉害,现在只是不停的靠近。

        

路间最是经常喝,所以能够尝出一二。

        

“唉,一个人在客栈感觉忙不过来。”少年摆着好酒叹息。

        

“那你为什么不请个人?”突然声音响起。

        

声音带着戏弄。

        

少年扭头望去,是一脸鄙夷的八太子。

        

“蠢龙,你没死啊?”少年惊呼道。

        

“你都没死我怎么会死?”八太子没好气道,随后四处看了看:

        

“你的天羽凤族死了?”

        

“你才死了,我没死红雅怎么可能死?”少年第一时间骂回去。

        

“没出息,也不学学我姐夫...”说到这里,八太子就叹息一声:“不知道我姐夫什么时候回来,刚刚去见我姐,发现她笑的一点不开心。”

        

“额,植物蛋跟幽夜花怎么在你这?”八太子在柜台看到花盆惊呼道。

        

本来也有些伤感的少年,直接翻白眼:“为什么不能在我这?掉在客栈门口了,我就顺手养了。

        

问了大姐姐,她说先放我这。

        

说起来,你来都来了,给我当员工吧。”

        

“我拒绝,我要白手起家,自己当老板。”八太子发出豪言。

        

龙族不需要他了,现在他决定定居昆仑。

        

族里谁会拒绝?

        

当世合道者,是昆仑曾经的掌教。

        

当世天道之上的天尊,是昆仑的弟子,各族无数强者都将走出昆仑墟拜入昆仑。

        

现在的昆仑,名副其实大荒第一。

        

一个个巴不得自己来这里,他背景多厚,姐姐是昆仑神女,姐夫是仑灵天尊。

        

整个大荒都能横着走。

        

就等姐夫回来。

        

只是...不太乐观。

        

咚咚!

        

突然敲门声响起。

        

本想给八太子泼冷水的少年转头望去,这一望他整个人愣在了原地,随后叹息一声:

        

“蠢龙,我完了,最近又出幻觉了。

        

我看到了红雅。”

        

门口站着一位少女,面色平静,眼眸微动,似乎有些难为情。

        

八太子:“.......”

        

他也看到了,所以这不是幻觉。

        

“客栈招人吗?”红雅试着询问。

        

“问你招不招人,你是不是傻了?”八太子踢了少年一脚。

        

“蠢龙你敢踢...嗯?”少年愣了下,随后看向红雅。

        

一时发现自己好像并非看到幻觉。

        

“不招吗?”红雅又问。

        

“招,招人。”少年结结巴巴道。

        

“招人是招人,但是不招员工。”八太子望着红雅,随后又踢了少年一脚。

        

“啊?”少年这才醒悟过来,然后望着红雅道:

        

“招招招,招老,老板娘。不过爷爷回来后,我就不当老板了,所以可能只是个临时老板娘。

        

我的意思是我们到时候一起降职。”

        

说完少年低着头,发觉自己语无伦次。

        

“我...真的合格吗?”红雅沉默了片刻问道。

        

“啊?”少年惊讶,然后不停的点头:“合格,很合格。”

        

“你这样会让我变得高傲。”红雅往前迈了一步道:“以后我会尽量变得合格,但是我可能跟你想的不太一样,性格情感都是如此,因为我并非人,我是天羽凤族,我感情没有那么丰富,那么多。

        

所以...我能应聘老板娘吗?”

        

一时间少年感觉自己看到了当年幻觉中的红雅,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出幻觉了。

        

这时他后背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往前倾斜,下意识抱住了红雅。

        

算是回应。

        

“白痴,最后还得靠我。”八太子低语。

        

一早听他的,早就成了,至于等到现在?

        

少年始终是少年,一点长进没有。

        

这时,有人探进了客栈。

        

“小哥哥,你抓着小姐姐要干嘛?”焰惜云的声音突然传进来。

        

砰!

        

八太子一戟拍出去,焰惜云瞬间不见踪迹。

        

一点不懂看气氛。

        

少年吓的放开红雅。

        

而红雅换了个话题:“惜云是从昆仑墟走出的,经不住拍吧?”

        

八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