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与憩小说姚瑶最新全文TXT/征服美妇系列全文阅读

2021年11月22日13:53:13公与憩小说姚瑶最新全文TXT/征服美妇系列全文阅读已关闭评论

        

下午四点多,宁苏意回了锦斓苑。

        

大衣的口袋里装着折叠起来的化验单,医院的B超下午不能做,她按照医生的指示抽了血,等了一个半小时,拿到了化验结果。

公与憩小说姚瑶最新全文TXT/征服美妇系列全文阅读

        

宁苏意看不懂上面的指标,拿去给医生,确认是怀孕了,让她抓紧时间,近期再来一趟医院,做个B超检查。

        

确认是怀孕了。

        

宁苏意出了医院,再回到自己家,她脑海里就盘桓着这句话,甚至她都没想起来告诉井迟一声。

        

进了别墅的栅栏门,手机响了一声。

        

穆景庭问她:“结果出来了吗?”

        

穆景庭陪她抽完血就离开了医院,走之前,看着宁苏意打电话叫助理过来,他才放心。掐算着时间,他发来消息询问。

        

宁苏意站在门廊下,握着手机打字:“是怀孕了。”

        

穆景庭:“恭喜。”

        

宁苏意回了句谢谢,把手机揣进包里,揿响了门铃,等珍姨过来给她开门。 

        

“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早?”珍姨站在门边,笑盈盈地让她进屋。

        

宁苏意换上拖鞋,朝珍姨笑了笑:“不怎么忙,先回来了。”

        

“是酥酥回来了吗?”客厅里,邰淑英似乎听见了宁苏意的声音,电视机的音量太大,她有些辨不清。

        

珍姨扭头对她说:“是。”

        

邰淑英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这都四点多了,不早了,晚上还得去雍翠乐府吃饭,收拾收拾就该出发了。”

        

宁苏意脚步顿了顿,这才想起昨晚邰淑英给她打过电话,叫她今天下午处理完工作去井家老宅,老太太请他们一家吃饭。

        

宁苏意答应了。

        

但今天一下午耗在医院里,她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她回家这一趟纯属是因为有事跟邰淑英说。

        

“酥酥先坐,我去换衣服梳妆。”邰淑英把电视关了,指了指沙发,“我还以为你会直接从公司出发。”

        

宁苏意两只手交握,坐在沙发上,珍姨给她倒了杯白开水。

        

两人都没发现她的异样。

        

邰淑英边往卧室走边冲着书房的方向吼一声:“老宁,别练字了,把你的东西收一收,换衣服准备去井宅。”

        

书房里,宁宗德应了一声,却没停下来,坚持写完后面的字。

        

宁苏意呆呆地坐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杯热水,内心措辞一番,却不知该怎么把那些话说出口,思绪纷乱得很。

        

邰淑英知晓以后不会打她吧?毕竟她和井迟未领证,她这情况算未婚先孕,长辈一般都比较在意这些……

        

邰淑英对于当外婆这件事极为热衷,说不定会网开一面。

        

宁苏意指尖轻扣着杯壁,眉头深锁,迟迟拿不定主意。

        

思索间,手机又响了一声,这回是井迟发来的消息。

        

井迟:“几点下班?我过去接你。”

        

宁苏意吞咽了下唾沫,决定先跟井迟商量,他是“罪魁祸首”之一,不该只有她一个人为此苦恼。

        

手机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她盘算着等会儿到了井宅,再找个机会跟井迟当面说。

        

宁苏意放下水杯,手指戳着输入法,打出一行字:“我回锦斓苑了,准备和我爸妈一起去你家,不用来公司接我。”

        

井迟:“好。”

        

想了想,他又问:“今天不忙吗?”

        

宁苏意回:“嗯。”

        

她把手机紧握在手里,考虑着父母的感受,考虑着井迟的感受,唯独忘了自己,她扪心自问,自己对于这个孩子是什么感觉?

        

她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太清晰的实感。

        

可能是刚刚得知孩子的存在,还未来得及更深层次的体验作为母亲的那份责任。

        

邰淑英梳妆完毕,出来时就瞧见宁苏意弓着背,两只手捧着脸颊发呆:“酥酥,你不用换衣服吗?晚上比较冷,你身上的大衣不御寒。”

        

宁苏意换了个姿势,单手撑腮,偏着头看向她,反应慢了半拍:“哦,我马上去换。”

        

她起身去往二楼走,每一步都走得很慢,进了卧室,到衣帽间换上羽绒服。

        

——

        

两家离得近,井老太太就盼着他们一家早点过来,能多一些聊天的时间。

        

车还行驶在路上,老太太的电话就打来了。

        

邰淑英笑着对电话里的老人说:“出发了,马上就到。”

        

隔着一小段距离,宁苏意能听见那边传来的奶奶的笑声:“等着你们呢。”

        

宁苏意看了看车窗外,眼皮耷拉着,百无聊赖,等邰淑英挂断电话,宁苏意转过头来,试探着问:“妈,你喜欢小孩子吗?”

        

“喜欢啊。”邰淑英拉着她的手,“你小的时候特别可爱,可惜妈妈那时工作比较忙,对你照顾不够,一直觉得是种遗憾。”

        

“我在井迟家里住着挺好的,他们都很照顾我。”

        

“说起这个,佩如经常在我面前说笑,说当初把你接到她家去还真是接对了。”邰淑英笑着勾起耳边的发丝,年纪大了,保养得再看不出年龄,笑起来也会有皱纹跑出来昭彰着岁月,“要不然,哪来你和小迟这段缘分。”

        

前面开车的宁宗德哼哼唧唧,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臭小子早惦记着我女儿了,你这就是羊入虎口!”

        

宁苏意意识到话题跑偏了,纠正不回来了。

        

邰淑英:“什么羊入虎口,亏你还出版好几本书,有你这么用词的吗?”

        

老宁跟妻子拌嘴,十有九输,识相地噤了声。

        

宁苏意强行把话题拉回来:“我先前说想缓两年再生孩子,您是知道的吧?我……”

        

“我知道。”邰淑英说,“妈妈尊重你的选择,以后的日子是你和小迟一起过,你觉得怎样安排是最舒服的,你就怎么安排,妈妈才不会干涉你。”

        

邰淑英语重心长地跟她说了好些话,导致宁苏意准备好的试探话语没机会说出口,雍翠乐府就到了。

        

进屋后,气氛比过年还要热闹,一大家人都在场。

        

宁苏意藏着事,便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

        

聊了一会儿,井迟从公司回来了,身上带着外边风尘仆仆的凉意,臂弯里挂着驼色的长大衣,里头的西装是休闲款的,被他穿出一股子慵懒风。走路时步子跨得大,能带起风。

        

他头发剪短了,发际线处的碎发不贴额,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挺拔、俊朗,好比天寒地冻里一株雪松。

        

宁苏意听见井羡在旁边小声说:“每次看见这臭小子都搞不懂他怎么越活越年轻?”

        

井迟的视线扫过来,灿若星辰的眼眸闪动了下,而后跟其他人打招呼。

        

“赶紧坐吧。”老太太招了招手,见他穿得单薄,念叨起来,“穿这么少,外边不冷?也不怕冻坏了身体。”

        

井迟挤开井羡,坐到宁苏意身边。

        

井羡翻了个白眼,挪开了一点。

        

井迟答:“公司里开了空调,不冷,出门坐在车里也冻不着。”

        

老太太听着仍是不满,拉宁苏意出来做榜样:“酥酥都比你会养生。”

        

宁苏意刚进门时穿着长款的羽绒服,等驱除了外边的寒气,她才脱掉外套,单穿里边的高领毛衣,毛衣针脚很密,软乎乎的,一看便知非常保暖。

        

井迟打量她一眼,早上出门时她穿的不是这一身。

        

邰淑英在老太太面前戳穿宁苏意:“年轻人都一个样儿,我家酥酥是被我提醒了句才换了衣服。”

        

老太太说:“酥酥乖巧听话,你一说她就听,你问问小迟,我说的他听不听?”

        

宁苏意短暂地忘了苦恼的事,跟着众人笑起来。

        

井羡:“您的话他不听,那就让酥酥说,老婆的话他总不可能呢不听吧。”

        

井迟横了她一眼,叫她收敛点,平日里打趣他就算了,不许她臊宁苏意,在长辈面前她脸皮儿薄得很。

        

“行了,我这就去换衣服。”

        

井迟被念叨怕了,举起双手投降,起身上楼,回卧室找出一件毛衣和一条休闲长裤。家里暖气足,其实用不着穿太厚的衣服。

        

他刚套上长裤,房门就被人敲了两下。

        

井迟一愣,问了句:“谁?”

        

听到是宁苏意的声音,他一手提着裤腰,趿拉着拖鞋过去给她开门。

        

宁苏意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画面,井迟低垂着头,拉上裤链,扣上那粒纽扣,稀松平常的动作,硬是被他做出一股子蛊惑人心的性感意味。

        

他偏过头来,右耳那枚金属色的耳钉,更增加了他魅惑的成本。

        

宁苏意瞬间变哑巴了。

        

“怎么愣着不进来?”井迟扯了扯毛衣下摆,伸出手握住宁苏意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进卧室,随后关上门。

        

他舔了舔略微干燥的唇,抬起眼梢笑着看她,翘起的唇角勾画出一副浪荡样子:“才离开我一小会儿就不习惯了,还要上来找我。不怕被长辈笑话?”

        

宁苏意轻启红唇,一个字都还没说出来,他的指腹就按上她的下唇,另一只手掌掐着她的腰,将她压向自己。

        

“我有事跟你说。”宁苏意偏了偏头。

        

“等会儿。”

        

井迟哑着声,撤开自己的手指,取而代之的是自己温热濡湿的唇,碾在她的唇瓣上。

        

宁苏意只不过慢了半秒就被他堵住了开口的机会。

        

她想到,这人刚刚舔嘴唇的动作,大概是为了接吻做准备,色里色气的,拿他没一点办法。

        

井羡之前说,井迟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当爸的样子,此言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