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敬老院被五六个老头/扶着她的腰上下猛烈冲刺

2021年11月22日13:27:58去敬老院被五六个老头/扶着她的腰上下猛烈冲刺已关闭评论

     

客喀和R国的人做好交流后,R国谈判的人就登门了。

        

秦云和原四季作为翻译也混了个看热闹的位置——付萧也难得出门。

去敬老院被五六个老头/扶着她的腰上下猛烈冲刺

        

R国登门的人是残了一只手的人,浑身肤黑,客喀称作布戈,对方进入茅草大屋里谈事。

        

付萧的拳头握的咔嚓咔嚓响。

        

秦云咬着苹果的动作也是卡吨着——

        

原四季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怎么了?”

        

秦云道,“那个人叫布戈!”

        

“我们有位教官叫李胜。”秦云云淡风轻的说,“当时就是被白其石和布戈这伙人联合困在了荒镇,死了一只两百人的小队,无数兄弟,李教官也在那次战争里死了。”语气轻飘飘的,可话意里却有着无尽的杀气。

        

原四季知道李胜,说道“他们都令人敬佩。”

        

秦云说,“是啊。” 

        

付萧本身就比秦云还冲动几分的,拳头都握起了。

        

秦云道“不过很奇怪…白其石怎么会派他来,而且手怎么了,还有沙罗特……这次没看到。”

        

这二人,向来成双成对出入的。

        

讯息情报不对等,也不好轻易行事,为了防止暴露,秦云带着付萧先撤离。

        

两边谈下来花了足足一个星期!布戈这边同意了支付五十万美金换回孕妇,双方达成协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秦云也找了时机让原四季靠近孕妇帮她换了一身衣服。

        

拿到了钱,客喀对于这点小细节也没甚在意的。

        

等原四季出来时,她看着秦云点了点头。

        

按照秦云吩咐的,她以处理伤口为由将蜜蜂联合纱布贴在了孕妇的脉搏那里。

        

不是肚子,而是脉搏。

        

因为绯是中医,不管孕妇伤的如何,其他人去看肚子研究,但绯她一定会把脉。

        

原四季担忧的说,“我怎么感觉不是很靠谱,你确定这样真的没问题。”

        

秦云信誓旦旦的道,“你们就相信我吧。”

        

行吧……

        

华夏!

        

四月……

        

秦红绯从秦怀街回来没直接回S省,而是到了秦市,刚到就收到唐家的消息。

        

韩国交流那边的病人在R国回来的时候好像被卡住了,韩国这边的医生已经先到达了秦市了,以及各地的交流团也陆续到达,但是病人这块却还没到……

        

官方消息没透露因素。

        

韩方在和上级交流,是唐家这边有第一手消息就透露给了秦红绯。

        

对方在R国的时候被人截住,孕妇被绑,不过据说用五十万美金谈下了,如今正往回运。

        

冯铭在群里说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明悦,“花五十万美金赎回不直接就地治疗而打着医疗好的幌子往华夏这边送,这种迫切的想要来打脸的谋算都快变成好几个大字砸在脸上了。”

        

“怕是没那么简单。”最后一句是齐教授的团队师兄说的。

        

没这么简单,每一个熟知医疗的人都觉得这次确实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古玲已经久不出诊了,这次都前来。

        

秦市这边早就收到了开研讨会的通知,场地老早就准备了,年初开始腾体育馆并将医疗设备引进,前个月已经开放观摩了。

        

而在附近的酒店也被各大院包下,凡是受邀而来的到酒店报了姓名即可入住。

        

秦红绯带着于赤和孟玉入住酒店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不好意思,这家酒店我们包了…”

        

秦红绯拿身份证的手就顿了下回头,正好看到了一个团队,耳边响起前台服务员的声音,“是沈先生吗,请这边请,这位小姐,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秦红绯收回了身份证,看着对方浩浩荡荡的进入了酒店。

        

然后其中某人点点柜台提醒前台人员,“门口给放着临城医疗团队的提示牌,其他人不得进入。”

        

服务人员;“好的。”

        

很快,又有人来想开房,被拦住了,秦红绯看着那女子蹙着眉拖着行李吭哧吭哧的下来,四目相对下。

        

孟玉骤然开口道,“好像附近的酒店都被各自包了…”

        

于赤不解的看了看酒店楼,很高:“医疗团队过来的人有限,酒店空房那么多,医院那么有钱?给报销?”

        

孟玉抬头道,“据说是医院的企业家赞助的,这赞助的不是钱,是排面。”

        

而辗转几家,都被通知包场的秦红绯不由悠悠的问道,“那我们的排面呢?”

        

附近一共七八家酒店。

        

卷的一批。

        

央城的,秦市本土的,限制连个县城都包了酒楼——

        

为什么S省没有。

        

秦红绯不禁发消息问了下齐教授和侯明德那边的团队:“你们入住酒店了吗?”

        

对方消息回的很快,“住了,你没入住吗?不会没包吧?这种研讨会一般酒店都是直包的,只有自己的医疗团队进入,不会给其他团队一块入住的所以要提前预定。”

        

秦红绯幽幽的问,“是怕其他医疗团队有毒吗?”

        

对方:“不是啊,就是单纯比豪气,彰显一种我们不止有能力我们还财大气粗,别问我为什么要彰显这种东西,反正很多年前就开始了,大家自然而然传承了……”

        

秦红绯陷入了思考,并在群里问冯铭,是他们第一机构不配有这种豪气吗?

        

为什么堂堂名机构沦落的连个小县城的医疗机构都不如?

        

冯铭回的很快。

        

直接了当的告诉她,“没钱。”

        

“住小旅馆也一样的,旁边有一家,一天十八块的!你去预定下,顺便多预定三间,到时候我们过去别没了房间。”

        

“别人申请了企业资助的。”房司易不由说。

        

“奢侈。”冯铭说道,“酒店那么大,我们就几个人包了一间酒店干什么,显得自己牌大?能力大才是硬道理。”

        

秦红绯忍不住说,“我转了一圈,发现酒店都被包了,有些人都进不去,其实可以全包下来,几间自个住,剩下的高价转售,生意一定不错。”

        

冯铭直接没了踪影。

        

明悦;“冯师兄:大意了,我怎么没想到。”

        

在群里水了一会,秦红绯就去小旅馆开房了,刚开好房间迎面就碰上了之前的女生,这次身边多了两个男生,见到秦红绯是眼睛都直接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