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晨勃H&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2021年11月22日07:27:35校草晨勃H&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已关闭评论

时间来到第二天,中午。

        

与众精灵围坐在训练场,大口吃着丰盛午餐的信长,脸上的神色却在此时莫名显得有些沉闷。

校草晨勃H&亲亲时突然要解内衣

        

而带领幸福蛋和百变怪,照顾众多精灵们进食的乔伊琳,在看到信长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的使用双手,不断重复机械动作后。

        

脸上的表情顿时也变得担忧起来,赶忙放下手中的勺子,快步走到信长的身边,轻声询问到:

        

“怎么,是训练遇到问题了吗?”

        

信长听到乔伊琳的问话,好似这才从刚刚的沉寂中回过神,随即脸上硬挤出一丝微笑,朝她轻声回应道:

        

“天王巅峰的精灵,想要进阶冠军到底需要多少本源,他们的核心又怎样才能到达极限,我在思考这两个问题。”

        

听到信长的回应后,原本在乔伊琳脸上浮现出的担色,瞬间就转变为犹豫之色,清澈见底的目光,在这个时候也不禁躲闪了起来。

        

看到乔伊琳这么明显的举动,坐在木椅上的信长先是一愣,随后好像反应过来明白些什么,面容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站起身用右手扶着她的肩膀,语气宠溺的安慰道:

        

“好啦好啦,看你脸上纠结的表情,我知道你受限于家族的保密条例,不要再为难自己了。”

        

“况且这些东西,稍微给点时间我就能想明白,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做好后勤保障吧。” 

        

听完信长这番话后,不知所措站立在座椅前的乔伊琳,却好似找到主心骨,并且做出决断一般。

        

缓缓抬起头,看向信长脸上宠溺的神色,还有肩膀上给予她安全感的厚重手掌,口中低声说到:

        

“我也是之前在家族住地的时候,偶然听几位搜查官堂姐讲过。”

        

“精灵核心是它们的能量之源,要想要蓄满这座深不见底的海洋,需要的本源之力,恐怕得折合培养上百位天王训练家的资源。”

        

“目前关于精灵核心的极限突破,就算是联盟也只有在个别几个案例。”

        

“当然,神兽排除在外。”

        

信长听完乔伊琳的话后,眼中瞳孔顿时一缩,脸上宠溺的表情也瞬间变得僵硬起来。

        

精灵的本源能量突破,竟然在联盟也仅仅只有几个人成功,神兽才能轻易达到突破标准。

        

这个消息带给他的震撼,简直就跟告诉他,火箭队即将统治世界一样。

        

呆呆愣在原地两秒后,信长赶忙将心头诞生出的无力压制下去,脸上强装出一抹从容的微笑。

        

随后耸了耸肩,掩盖住自己刚才的短暂失态,用极其温柔的言语,迅速将重新恢复到担忧状态的乔伊琳,给打发回到了幸福蛋、百变怪的身旁。

        

自己则弯腿坐在木质座椅上,默默放空释放负面情绪的大脑,眼神中猛然爆发出一道决绝的目光,同时心底狠厉的想到:

        

“既然联盟都有人能办到,那我也肯定可以!”

        

“他们是联盟嫡系,家族子弟,那我还是六星通缉犯,掌握火箭队密库的男人呢,凭什么会差他们一等。”

        

“如果现有的本源之力不够,那我就继续去让耿鬼扫荡货架!我就不相信火箭队的密库,加上圣山黑市的供应,还不够支撑双弹瓦斯他们进阶!!!”

        

彻底坚定内心的信念后,低倾头颅稳稳坐在椅子上的信长,脸色逐渐变成真正的从容,扶着座椅把手站起身,就快步走向了精灵中心的前门大厅。

        

看到信长突然起身离开,训练场内的众精灵们倒是没有太大反应。

        

但是一直关注信长的乔伊琳,却在这个时候悄然抬腿,想要跟上去察看。

        

可是警惕已经被刻入DNA的耿鬼,臭臭泥,在看到乔伊琳目光直指信长,迈步跟上去的第一时间,便分别抱住她的两条大腿,长大嘴巴索要起了食物。

        

虽然他们两个此时还不知道,信长为什么要回避,但十分了解自己训练家的他们明白。

        

用现在这种行为,阻拦想要跟上去的乔伊琳,绝对不会是错误的选择。

        

而另一边,顺着主路快步走出精灵中心,来到海岸沙滩上的信长。

        

在随意扫视了几眼周围的环境后,便从腰间的背包内,拿出门岩交给他的圣山联络装置,编辑发送了一条短信。

        

“让潜伏在丰缘地区的石匠,购买一些手机邮寄回小橘子岛,你再派专人给我送过来。——信长。”

        

看到联络装置已发送的标识,脚踩细腻沙滩的信长,顿时便表情放松的单手撑地坐下身体,将其收回腰间背包,感慨似的说到:

        

“等手机回来就得赶紧联系科拿,询问关于突破冠军的要点。”

        

“就是不知道开出什么条件,才能打动她这个理智感性的冷美人呢!”

        

话音落下,信长遥遥望向不远处的海平面,本想好好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内心,可是脑海中却忍不住浮现出了,浅红战场御龙渡的身影。

        

是啊,冠军,一个多么诱人的词汇,作为是实力与阶级的代名词,想必任何人都抵抗不住它的诱惑吧。

        

感受着海风的吹拂,忽然之间信长好似发现什么东西一样,眼神陡然变得凝重起来,随即不动声色的坐正身体,激发毒纹用出了剧毒狂热。

        

与此同时,在距离信长只有二百多米的山坡上,一只天王巅峰的皮可西,正用极度纠结的目光,肆无忌惮的窥探着他,就好像是在犹豫,自己该不该趁这个机会对他动手似的。

        

三秒…

        

五秒…

        

十秒…

        

双方就这样僵持片刻后,没有真正接收到自己训练家命令的皮可西,最终还是放弃了动手的想法,转过身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山坡之上。

        

坐卧在沙滩的信长,在感受到威胁的气息逐渐走远后,便默默站起身看向刚才皮可西站立的山坡,同时心底暗自后怕道:

        

“天王巅峰精灵,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之前那只窥探我的皮可西!”

        

“看来之前选择留下这个家伙,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

        

“不过。双弹瓦斯他们几个从精灵中心赶过来最多二十秒,我激发毒纹以剧毒狂热加持的体质躲避,未尝不能跟它抗衡,坚持到精灵们赶来。”

        

“唉,这次的事情就算是给我提个醒吧。”

        

“以后不管在哪里,都得带上精灵保护,否则万一再遇上这种局面,或者敌人悄悄潜入,突然袭击的话,在阴沟里翻船就太恶心了…”

        

站在原地简单反思过后,信长便将毒纹运转到极致,神情谨慎的快速奔跑向了精灵中心的正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