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摸边做得很爽_儿子的特别大

2021年11月20日09:02:16边摸边做得很爽_儿子的特别大已关闭评论

       

朴初雪有些心不在焉。

        

自从那个人离开之后,就经常这么发呆。

边摸边做得很爽_儿子的特别大

        

虽然当时那个人离开的仓促,但也没有真的抛下XB娱乐的这些班底。汉江控股彻底接管了XB娱乐,一切都没有什么改变,但好像一切都改变了。

        

“欧尼?”

        

朴初雪反应过来:“恩地,怎么了?”

        

“欧尼没听我刚刚在说什么吗?”郑格莫很无奈。

        

“哦,刚刚在想事情。”朴初雪打起精神:“你刚刚说什么了?”

        

“不是在想事情,是在想人吧?”郑格莫说道:“我猜,是在想那个人。”

        

朴初雪装傻:“哪个人?”

        

郑格莫咬牙切齿:“就是给我起‘郑格莫’这个难听外号的人!”

        

“噗!”朴初雪忍不住笑了。 

        

最开始谁也不知道这个梗是什么意思,直到有一天郑格莫回家,看到自己亲弟弟在打游戏,然后就......总之就非常的不爽。

        

嘴大怎么了?真的是该死。

        

朴初雪笑着,却看到郑格莫看向自己的眼神,结果又想起了自己的外号,于是整个人也陷入了忧郁之中。

        

朴初雪,还不如郑格莫呢!

        

目前来说,XB娱乐的发展还算顺利吧。虽然NMSL女团出道基本上是失败了,热度不算高,但毕竟XB娱乐为了颜面,还是暂时支持活动的。而现在XB娱乐真正在赚钱的女团,其实只有皇冠和阿粉,再算一个前不久已经解散的限定团潘多拉二代。

        

只可惜这些组合,没有一个是XB娱乐自己培养出来的。而王太卡走后,XB娱乐再也没有一个人能统合一切资源,去推出自己的组合了。现在只不过是跟在XB娱乐后面混日子。

        

对于王太卡,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朴初雪是真的担心,还有些想念。而郑格莫大概就是怨念了吧!

        

其实郑格莫挺害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王太卡了,毕竟她是发自内心的想报仇,这什么垃圾外号。

        

虽然怨念是有的,但是也承认王太卡的能力。现在XB娱乐日薄西山,估计以后还得换公司,大概率会回到原本的公司。

        

朴初雪叹了口气:“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还活着,根本联系不上,甚至号码都注销了。就像是一场梦,醒过来,什么都没有了。”

        

郑格莫撇撇嘴:“欧尼,可有比你还担心的人呢。”

        

朴初雪说道:“你是说娜恩吧?她最近瘦了很多,确实也有些心不在焉了。我跟她谈了好几次,每次都说没事。唉,我居然是现在才知道,原来娜恩居然也和那个人关系这么要好。”

        

“是啊,之前可是谈起名字,就又烦又怕的。后面虽然缓和了关系,但也没有看到有什么联系。”郑格莫说道:“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人。现在这样,也算是脱离苦海了吧。”

        

朴初雪问道:“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郑格莫沉默了,忽然想起之前一起去营救李在烈母亲的那件事。当时王太卡说过的话,还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迟来的正义还算是正义吗?如果正义缺席,那就让我来当恶魔吧。”

        

“如果现在我不站出来,哪怕再等一等,我都不是我了。明白吗?”

        

“我与疯魔周旋久,仍是我!”

        

想到这,郑格莫也不得不承认,王太卡这个人虽然是个混蛋,但也真的是一个挺有人格魅力的家伙。也难怪朴初雪和娜恩都如此。其实在某个夜里,郑格莫自己也想过,如果这辈子真的不会见面,就算谈不上遗憾,可自己的内心会不会有什么波澜。

        

还是有些怅然若失的吧!

        

不过这些话不足外人道也。

        

郑格莫低着头,却听到朴初雪的声音:“是公司新来的练习生吗?好漂亮。”

        

此时在XB娱乐的门口,有一个漂亮的女生在跟安保人员哀求,可安保人员却态度坚决。

        

“没有预约不能进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有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

        

“这......不能说。”

        

“去预约吧!”

        

女孩急得要哭。

        

朴初雪走过去,问道:“是来面试的练习生吗?”

        

那女孩看到朴初雪,想起了是谁,说道:“不是练习生,我是来找人的。我找......我找王太卡!”

        

此言一出,连安保人员都吓一跳。这名字是现在能乱说的嘛,找死啊。

        

朴初雪心一动,拉着女孩进来,然后走到了角落的楼梯间,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叫智秀,是来自Y.G公司。”智秀的表情有些焦急:“我知道他已经不在韩国了,但是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我想就算他不在韩国了,那他应该还是有些认识的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智秀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情急之下,干脆找到王太卡之前的公司。王太卡在XB娱乐这么久,怎么也该有些亲信吧?除此之外,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了。智秀甚至不知道金鱼去了拿,要不然她都想拿把刀过去救人了。现在只能是病急乱投医,死马当活马医!

        

朴初雪和郑格莫对视一眼,觉得奇怪。

        

王太卡早已经是昨日黄花,现在都是避之不及的存在。甚至连这些和他关系好的人,表面上也得划清界限了。眼前这个女孩怎么敢大张旗鼓的找王太卡呢?

        

“你到底是谁?因为什么事?”朴初雪问道。

        

“我是......”智秀咬咬牙:“我是王太卡的干女儿。”

        

“啊!”朴初雪和郑格莫全傻眼了。

        

虽然知道王太卡是个混蛋,是个精神病,是个变态,但是这玩的也太......疯狂了吧!

        

“这件事很复杂,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的另一个干女儿,马上要被人......要危险了。”智秀急促的说道:“难道XB娱乐里,就没有他之前信任的人吗?”

        

虽然朴初雪和郑格莫被王太卡的“变态”再一次给震惊了,但听闻智秀说的话,还是有了些猜测。

        

郑格莫看向朴初雪:“怎么办?”

        

朴初雪想了想,说道:“你跟我来,去见个人。能不能成功,就看你了。”

        

智秀连连点头:“好,好!”

        

随后朴初雪就带着智秀上了楼。说起来今天也巧,正好汉江控股的大人物来XB娱乐视察,而这位大人物和王太卡肯定是认识的。

        

朴初雪本来也不是那么多管闲事,但一听是王太卡的干女儿,虽然心里各种滋味难以言说,但还是决定要帮忙。

        

甚至朴初雪和郑格莫是直接带着智秀闯到办公室的。

        

办公室里,坐着一个不怒自威的男人,戴着墨镜,表情严肃。本来听林助理汇报工作,却看到这几个人闯进来。

        

几个保镖此时要上,不过这男人倒是摆摆手:“看来是有话说,怎么,是对公司待遇哪里不满意了吗?”

        

朴初雪正犹豫怎么开口,智秀却因为金鱼事情心急如焚,想着就算是天大的人物,自己也不可能畏惧,要把事情说出口了。

        

“有和王太卡有关的事情。”智秀虽然现在叫阿爸已经没有心理负担了,但为了告诉男人是谁,还是说出了名字。

        

男人表情一怔,然后对着保镖和林助理摆摆手:“你们先出去。”

        

“是,包秘书长。”

        

包流香等人都离开,问道:“什么事?”

        

智秀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说了事情。其实此时此刻,智秀自己都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能不能救金鱼。如果不能,那智秀已经决定了,就算闹的满城风雨,就算这偶像不当了,也要把这个公道给找回来!

        

包流香听闻了这些,微微一挑眉,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小声交代了几句之后,对智秀说道:“好了,没事了,回去吧。”

        

智秀惊呆了,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被眼前的人一个电话就解决了?说起来,当初的王太卡不也是如此嘛!

        

“谢......谢谢!”智秀松了口气,此时紧绷的身体松懈下来,居然有些虚脱的感觉。

        

包流香则是淡淡的说道:“王太卡也是个周到的人,虽然当时走的仓促,但要安排好的事情,早就准备妥当了。可是你和那个什么鱼,现在遭遇这种事,可见王太卡完全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你们心里不恨吗?”

        

朴初雪和郑格莫对视一眼,没敢说话。但包流香此时此刻真的是诛心之言。不过想想也是,王太卡对皇冠和阿粉的后续安排,都有过计划。可这口口声声说是干女儿的人,怎么就......不会被骗了吧?

        

智秀则是露出了苦涩的笑容:“他不愿意管,也是应该。这悔悟但凡晚那么一点点,也就没有意义了。但曾经不能代表现在的我,此刻的我也不会被过往的关系所定义。”

        

“哼,神神叨叨,倒是和王太卡是一丘之貉。”包流香冷淡的说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就学会等死,哦不对,是学会面对。别来烦我了。”

        

金鱼的事情解决完,智秀也不慌了,此时拿捏着尺度,礼貌的鞠躬:“明白。还是感谢您的帮助。虽然我相信不会有那么一天,但如果有需要,我会报答今天的恩情。”

        

还别说,这个态度倒是让包流香有些刮目相看。此时盯着智秀,发现智秀还真的是年轻漂亮。王太卡那狗东西是什么德行,包流香也明白。什么干女儿,呵呵,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嗯,赶紧走吧。”包流香懒得搭理这些破事。

        

自从王太卡离开后,智秀这是第一次遇见敢正面提及王太卡的人,于是攥紧拳头下定决心,问道:“我想知道,那个人还会不会回来?”

        

包流香说道:“这不是你要管的事情。”

        

智秀此时非要问个明白,于是发了狠,说道:“那就让保镖把我扔出去吧。”

        

这什么胆子啊?朴初雪和郑格莫今天是开了眼界,王太卡都是从哪认识的啊?看起来很软萌的一个女孩,本以为是个软妹,结果这性格......果然是和王太卡一样的不讲理。说不过就耍赖,一言不合掀桌子,什么人啊!

        

不会......不会真的是王太卡女儿吧?这性格这么传承的吗?可是年龄也不对啊!

        

其实包流香也很无语,要不是看在王太卡的面子上,他早让保镖把人扔出去了。可智秀很聪明,好像明白这一点,所以非要问个明白。

        

包流香说道:“回不回来,那又怎么样?你和他已经没关系了,是无关的两个人了。”

        

智秀忽然笑了,虽然没有肯定的回答,但听这个意思肯定会回来的。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至于其他的,智秀也不在意。她心里也明白,王太卡再回来,怕是不会再认自己了。缘分早已经浪费完了。

        

不过没关系,智秀曾经只不过是讨厌王太卡,所以什么都不合作不搭理。现在既然已经不一样了,她有信心让王太卡知道自己的好。当个乖女儿嘛,谁不会呀。所以只要回来,那一切都好说。

        

“谢谢。”智秀先跟包流香道谢,然后又跟朴初雪和郑格莫道谢,最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智秀潇洒离开的背影,包流香忍不住皱眉。明明是来求自己,现在怎么显得好像是凯旋而归呢?果然,能被王太卡当成看女儿的人,真的是和王太卡一脉相承的欠揍。

        

朴初雪此时则是感觉有些头大,因为她现在真的怀疑,这智秀不会真的是王太卡的亲......啊?这臭脾气是真的像!

        

智秀离开了XB娱乐,连忙回到了Y.G公司。

        

万万没想到,金鱼已经被送回来了。

        

“我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