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干了全府丫鬟/老婆晚上去健身房穿着

2021年11月19日06:10:37将军干了全府丫鬟/老婆晚上去健身房穿着已关闭评论

        

屋子很简陋,房东简单的装修,就是为了能够勉强让人住进来。家具也是半旧的,电视还是一个十年前的很厚的液晶32寸的。

        

“坐!”

将军干了全府丫鬟/老婆晚上去健身房穿着

        

老式的三人座的布沙发,还有一个单人的。

        

侯平安没有坐,反而在房子里四下张望。

        

周媛已经坐下来了。不过这一刻,她什么情绪都没有了。看着这个昔日很亲密的闺蜜,看着她有些疲倦显老的脸,忽然就笑起来。

        

“干嘛呀,你自己也坐啊,你要是站着,我们还怎么说话?”

        

本来等待的以为是一阵狂风暴雨,所以周媛这出乎意料的表情,让马萍愣住了,勉强的扯动了面皮笑了一下,坐在了单人沙发上。

        

两膝并拢的坐着,两只手放在小腹边上不停的搅动着。

        

低着头,又抬起来,看周媛一眼。

        

“对……对不起!”

        

周媛就挥了一下手,笑:“没什么对不起的,本来我以为自己会很恨你,但是真的站在你面前了,我却发现我又没有想象中的恨你。”

        

“不是因为男人,是因为我们俩!”

        

周媛说着,就站起来,朝着她走过去,站在她沙发的后面,从后面伸出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还拍了拍。

        

“如果真要对不起,那也是因为你,而不是因为那个男人。”

        

马萍苦笑,点点头。

        

“我是鬼迷心窍了。都30的人了,还被男人几句话就搞得鬼迷心窍。”

        

“如果你想,其实就就该告诉我,我可以离婚的。那个男人让给你又何妨?”周媛大气的笑起来,不过笑着笑着,就慢慢的笑不下去了,“唉,女人……有时候对自己狠,对对自己的好的人更狠。”

        

马萍的眼泪就已经是不要钱的往下掉了。

        

低声的饮泣,让这个女人的胸脯剧烈的起伏起来,这种哽咽在心中的情绪,让人浑身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周媛也不劝她,她自己也似乎陷入到某种情绪当中,不再说话。

        

两人就静静的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动不动。

        

“那个……厕所里没有水了……”

        

侯平安从厕所里出来,还提着裤子整理,然后看了看客厅里流泪的马萍说道。

        

神特么的没有水了。

        

马萍弹簧一样的蹦起来,快步的朝着厨房里走去,然后提出一塑料桶水到了厕所,就听到一阵哗啦的水声。

        

“你可真是……”

        

周媛都不稀得说他了。

        

侯平安就摇着头:“连厕所冲水都舍不得,还用厨房里留下来的废水来冲,这女人……呵呵,这是活该啊。”

        

周媛白了他一眼,压低声音:“放心好了,我不会怎么样的。”

        

“我放不放心?又不是欺骗了我的感情。我还巴不得欺骗我的感情呢,我还乐得睡个大美女!”

        

周媛就恨不得一捶下去,将这个家伙捶得半身不遂,口眼歪斜的说不出话来。

        

“要不要整整她?”

        

“别乱来,整什么整?滚远点!”

        

侯平安就抬头看刚冲厕所出来的马萍,走过去,两人并排靠近,还一只手搭在马萍的肩膀上,改成搂肩膀的姿势。头还凑过去。

        

马萍身体都僵硬了,又不敢反抗,定在了那里。

        

“你那姘头给你钱了没有?”

        

怎么说话的,这么难听?周媛都快要翻白眼了。

        

马萍摇头。

        

“这就对了。虽然你那姘头白睡了你……也不是,这事还是个自愿,也不是白睡,我肤浅了啊,不好意思。我是问,既然没有拿钱,你躲个什么躲啊?大大方方的,不就是偷了人家的老公吗?”

        

“唉唉,怎么说话的?”

        

周媛不满意了,对着侯平安指了指。

        

马萍也心里不得劲,但是不敢表露出来,毕竟到底是偷的,而不是光明正大的拿的,哪怕是大张旗鼓的抢,也能有点儿底气,唯独偷,才会让人从内心地自卑。

        

“偷人不可耻,可耻的是偷了不敢承认。”

        

马萍的脸开始变红了,然后又变得胀红。羞耻感,让她的情绪有点儿失控的状态,身子开始微微的发抖。

        

侯平安怎么可能会在意她的情绪?

        

“你觉得我怎么样?”

        

周媛都插嘴了:“什么你怎么样?”

        

“我是说和那个男人相比,我怎么样?”侯平安还张开双手,跨开一步,展示自己的身材。然后笑,“我身材比你前夫好,也比你前夫有钱,人也不错,从不打女人……所以我怎么样?”

        

最后这句话是对马萍说的。

        

周媛知道他要对马萍说些什么,所以也就不插嘴了。看马萍怎么反应。

        

“是,你很好,但是……人不能只看这个的……”

        

“看什么?”

        

侯平安紧追不舍的问。

        

“看……看感情……没有感情,与禽兽没有区别的……”

        

侯平安就笑:“是啊,你也知道没有感情与禽兽没有区别。但是你觉得你有感情了,那个男人对你有没有感情?”

        

马萍胀红的脸色忽然又白了。

        

这才是她人生中最为讽刺的地方。

        

她以为自己付出了感情,但是被人无情的一脚踢掉的时候,她才知道那个男人根本对她就没有感情。

        

“所以他就是个禽兽。”侯平安又过去,一把手搭在马萍的肩膀上,搂着往窗户那边走了几步,然后看着外面说道,“你和一个禽兽谈情,那么你是不是一个禽兽呢?”

        

是啊,多么简单的逻辑。

        

马萍的脸色更白了。

        

杀人诛心啊!

        

“所以周媛根本就不恨你!”侯平安笑了笑,拍了拍马萍的肩膀,“如果她恨你,那就和你一样了,所以……她不是!”

        

周媛就在不远处白了他一眼,这男人的一张嘴,这是张破嘴。

        

“所以你躲在这里,还是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你现在还是禽兽。”

        

“不要说了,我是,我就是禽兽,怎么啦?”

        

马萍忽然就爆发式的大叫了一声,猛地就蹲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哭起来。

        

周媛立即就站起来,想要过去。

        

侯平安一只手就指着她,摇了摇手。

        

周媛生生的停下来了。

        

马萍哭的很惨,惨得还以为被人捅了一刀。就差满地打滚了。哭着哭着头发也散乱了,人也恍恍惚惚的,最后就只剩下抽抽噎噎的饮泣。

        

侯平安看了一下手表。

        

周媛就脸上有了笑容,这货戴的是自己送给他的那块手表。真棒,必须给他一个表扬,吃个糖嘛,下回戴得更勤一点。

        

“怎么样啊?会不会要命啊?”

        

周媛悄声的问侯平安,到底女人的心软,看马萍这样子,周媛心里也有些不忍,毕竟也是一同好了多年的闺蜜。

        

“死不了!”

        

“你这人啊……”

        

周媛就掐他,结果被侯平安一把捏住了手,然后反剪着,然后按在沙发上,警告:“最烦女人动手动脚的,特么的……”

        

看到周媛张嘴,赶紧的跳开,松手,然后周媛就笑的狐狸一样,还得意的朝着他显摆的做了个跳舞的摆胯举手的动作。

        

这俩还真不是人啊,还乐得很。人家都哭得那么惨了,鼻涕都滴到地板上了。哪里还有平常的风韵和美丽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人……我是禽兽……”

        

断断续续的声音,让这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更像是个凄凉的鬼一样。

        

差不多了。

        

侯平安就走过去,慢慢的蹲下来,看着坐在地板上,一只手斜斜的支撑着的女人,笑了笑,伸出手擦了擦女人脸上的眼泪。

        

结果摸了一手鼻涕,骂一句。

        

“你特么的鼻涕都流到脸上了?”

        

“噗嗤――”

        

马萍实在是忍受不住了这货了,悲伤之中,忽然被这一句话戳中了笑点,笑喷了。笑喷了都不说,居然还喷出一个鼻涕泡泡出来。

        

“啊啊啊――”

        

马萍觉得这次是真的没脸见人了。这笔愧疚之心都难以让人接受。又要放声大哭起来。

        

“我去啊,猴子……你特么……哈哈……你真特么的是个人才……”

        

周媛也乐不可支,笑的都弯了腰了,指着侯平安大笑。

        

始作俑者不笑,就斜着眼睛看着两个神经病的女人。他又没觉得自己的话有多好笑,但是这两个女人,真的让人很无语的,笑点这么低?

        

但是一手的鼻涕真的很让人恶心。侯平安就去洗手间洗手,结果又没水,骂了一句,又去厨房里洗手。

        

等出来的时候,周媛正站在沙发边,居高临下的看着马萍。

        

马萍脸上已经没有悲戚的神色了,反而多了一份坦然。她从地板上爬起来,也不洗脸,也不理头发,就这样的看着周媛、

        

“我想明白了。我不能将自己当成那个人一样的禽兽。我是人,所以你怎么处理我我都没意见,让我死都可以。”

        

“我特么的有病啊,让你死!你死不死管我设么事。”

        

周媛也骂了一句,然后叹气:“萍萍,如果你要做人,那就别躲在这里了,出去找份工作,和以前一样的和我还有倩倩交往就行了。”

        

“等我缓一缓,我会的。”

        

这是真想明白了?

        

但是侯平安补了一句。

        

“确实需要缓一缓,但是你却不能改变和禽兽曾经同床共枕的事实。”

        

马萍看他,还来?

        

“如果你以后真的再看到那个人会心情平静下来毫无波澜?”

        

马萍刚刚有点通透的心又塞住了。

        

“小时候,有条狗每次我经过都会朝我狂吠。我可以不理会,但是总是担心有一天会咬我,所以我每天都很纠结,最后你知道我怎么做的吗?”

        

“拿了根棍子?”

        

周媛还有心思回答这个问题,真是个心大的女人。

        

“拿棍子是被动的,永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当然也有最笨的办法,就是熬到这条狗老死。但是我的时间很宝贵,人也一样,人的心结不能解决,这一辈子都完蛋。”

        

“你到底怎么做的?”

        

“我?哈哈,求一个内心的平静而已,想个办法,让狗的主人认为这条狗已经威胁到了很多人的安全了,可能会赔很多钱……”侯平安大笑,一只手搭在周媛的肩膀上,揽着她的肩膀,朝外走,出了门,完全没有看马萍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