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撑得她体内满满的哥/不可以放开我

2021年11月18日11:51:17巨大撑得她体内满满的哥/不可以放开我已关闭评论

        

刚进府,就被席蓉拉着去了一个房间。

        

然后几个丫鬟捧着大红色的刺绣嫁衣走进来。

巨大撑得她体内满满的哥/不可以放开我

        

时卿落看到嫁衣懵了懵,是她想的那样吗?

        

席蓉笑着问:“你自己化妆,还是我让人帮你化?”

        

时卿落挑眉,“你们什么时候联合好的?”

        

席蓉嘿嘿的道:“一个月前,你相公就开始准备了。”

        

“说是你嫁过来的时候,他还在昏迷,所以你们都没有拜过堂。”

        

“今天要重新和你拜天地呢。”

        

她又对时卿落挤挤眼睛,“你相公真会玩,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我们懂的。”

        

时卿落被她说的哭笑不得,“你差不多得了。” 

        

心里生出丝甜蜜蜜。

        

没想到小相公一直没提过这事,但却早就想着了。

        

之前她刚嫁入萧家,也没想过就一定要和萧寒峥过日子,抱着合则过,不合则离的想法。

        

所以对拜堂成亲并不是那么的看重。

        

现在爱上了萧寒峥,自然还是希望有个婚礼的。

        

席蓉拉着她的手,“快快来上妆,一会状元郎就要绕过来接你了。”

        

时卿落也没推拒,主动坐在了梳妆台面前。

        

拿起席蓉早就准备好的化妆品开始自己上妆。

        

其他人化的新娘妆太浓了,她不喜欢,小相公也不会喜欢。

        

化完妆之后,时卿落换上了萧寒峥早就让人送来镇南侯府的刺绣嫁衣。

        

有巧手的嬷嬷为她盘了头发,又戴上红盖头。

        

刚好准备完,就听到丫鬟跑进来说:“状元郎来了!”

        

接着席蓉就带着人去拦,要让萧寒峥过关才能接到时卿落。

        

不过很快席蓉就想哭了。

        

实在是萧寒峥不是人,无论是文,还是武,亦或者出的难题,根本就难不到这厮。

        

很快就被他破局闯到房间门口。

        

原本女方嫁人,需要娘家的哥哥或者堂哥背着出门。

        

但时卿落的娘家不在京城,所以没人背。

        

萧寒峥也不乐意其他人背他小媳妇。

        

因此直接闯进了门。

        

他眸中尽是温情的看着时卿落,“娘子,我来接你了。”

        

时卿落盖着盖头看不见前方,但却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小相公的方向。

        

“相公,我在这里。”她对着那个方向抬起手。

        

萧寒峥快步走过去,拉住时卿落的手。

        

凑到她耳边低声笑问:“娘子,你是想抱着出去,还是背着出去?”

        

时卿落没有犹豫,“还是背着出去吧。”

        

公主抱出去的话,那么多人看着还挺羞耻的。

        

萧寒峥自然什么都如她的愿。

        

立即蹲下来,“娘子,我们回家。”

        

时卿落扑到他背上,“好,回家!”

        

虽然小相公时常会背她,但这次总觉得有些不同。

        

很快,萧寒峥背着时卿落出了镇南侯府。

        

将她送上花轿,自己骑着马,朝着萧宅而去。

        

奚睿等人跟着来接亲。

        

一路上,奚睿等人都在撒糖。

        

今天京城喜欢凑热闹的人,之前就去看了状元游街。

        

现在看到状元居然要娶亲,不少人又全都凑了上来,街道两侧都站满了人。

        

“状元郎不是已经娶亲了吗?怎么又要娶了?不会是一当状元就变心了吧?”

        

“怎么可能,人家不但没变心,还很深情呢。”

        

“当年状元郎……”于是就有人和大家说起了,萧寒峥成亲时还在昏迷的事。

        

听完之后,大家都感叹时卿落有魄力,自己跑去冲喜说嫁就嫁,状元郎也没有忘本。

        

补办成亲重新拜堂,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说。

        

两人的名声也更好。

        

同时也有不少女子羡慕时卿落,遇到萧寒峥这样的相公也太幸福了吧。

        

居然还补办婚礼冲喜拜堂成亲,好酸。

        

特别更有很多人跑去抢奚睿他们撒的糖,还都是铺子里不便宜的牛轧糖、水果糖、奶糖。

        

也因此大家纷纷对状元郎和时卿落送上了祝福。

        

萧宅这会已经坐了十几桌人,除了萧寒峥的老师、师兄,还有老师的朋友外,就是和他关系还可以的同届考生。

        

到了萧宅门口,萧寒峥下马踢了踢花轿。

        

时卿落也踢了踢,然后伸出一只手,瞬间被萧寒峥握住。

        

他也没有用红绸和小媳妇牵着,而是直接牵着她的手进了门。

        

接着两人开始拜堂。

        

高堂的位置上只坐着萧母。

        

她这会红光满脸,脸上眼中都带着高兴的笑意。

        

看到儿子和儿媳妇和和美美的,她心里就放心了。

        

拜完堂,萧寒峥将时卿落送到他们住的房间。

        

挑开时卿落的红盖头。

        

时卿落水光盈盈的看着他。

        

萧寒峥笑着夸赞,“娘子,你今天真美!”

        

时卿落轻笑道:“以后你可以每天都夸我美。”

        

“好,以后每天都夸你。”

        

两人的对话,让听墙角的奚睿几人一头黑线。

        

时卿落真是让他们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别的女人被相公这么夸,应该都是娇羞着不说话,或者道谢的吧。

        

她居然让萧寒峥每天都夸她美,关键萧寒峥还同意了,真是绝了……

        

奚睿道:“这两人绝配。”

        

梁佑潇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然是绝配了。”

        

同时两人都有些羡慕,心里想他们是不是也该娶亲了?

        

可要找一个合心意的女子好难。

        

听到几人说话,时卿落无语。

        

“你们够了,居然听墙角。”

        

奚睿笑着吼道:“这是习俗呢。”

        

他又起哄,“你们两怎么还不洞房?”

        

时卿落听到这话,难得脸红了红,“滚蛋!”

        

萧寒峥看着小脸染上一层薄红的小媳妇,心里火热的不行。

        

奚睿历来都是喜欢闹腾的,“滚什么滚,老萧赶快出来去喝酒了,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梁佑潇笑道:“对对,老萧快来敬酒,今天你跑不掉的。”

        

这次连祁伊阳都在一旁凑热闹,“就是,老萧出来喝酒。”

        

萧寒峥将那股火压下,满脸无奈的对小媳妇说:“娘子,我先敬酒,你先吃点东西。”

        

时卿落也知道外面有十几桌人,等着小相公去敬酒,“嗯,去吧。”

        

至于少喝点的话,她没有说。

        

今天大喜日子,高兴就好。

        

而且有外面那几个在,小相公这顿酒是跑不掉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