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咬深吮小核&少妇在舞厅的性经历

2021年11月17日13:50:01轻咬深吮小核&少妇在舞厅的性经历已关闭评论

“嗯?”

        

听着吉祥的形容,苏凡和六灵对视一眼。

轻咬深吮小核&少妇在舞厅的性经历

        

显然,吉祥的话让他们都察觉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你说的气……是怎么回事?”

        

“嗯……”

        

被苏凡和灵儿一问,吉祥这才察觉到自己在无意之间好像把自己身上的秘密透露了出来。

        

不过眼前这二人,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特别是那个男人,身上有一种十分特殊的气质,不知道为什么,让自己十分为之沉迷。

        

坦白说,就算现在理智告诉吉祥不能太过相信眼前这两个人,她都无论如何都办不到。

        

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亲近,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的。

        

当下,面对二人的疑问,吉祥就把自己身世从头到尾说给二人听。 

        

原来,她本位这世界大千位面之中一个普通世界的太守之女。

        

因为从小体弱多病,所以家里花了大价钱请来了能人异士为她调养身体。

        

不知道是不是和哪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本事的人相处久了,吉祥一天天只觉得自己有某种特殊的能力逐渐觉醒。

        

终于在自己十六岁那一年,自己终于开了窍,当日便可以感知到不同人身上的不同气机。

        

通过这种气机,吉祥可以分辨出一个人的善恶,健康状况,福缘深浅等等一系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情。

        

也是在前几天,正在书房看书的她只觉得外面紫光氤氲。

        

一般这种情况只有在出现极为特殊的人的时候才会发现。

        

在吉祥的记忆之中,也只有自己五岁时见到过一个人影身上看到过这种吉祥。

        

记忆之中,那个人离得远远的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就立即消失不见。

        

只不过那个复杂的眼神,时隔多年,还是会不断地出现在自己的睡梦之中。

        

不知道为什么,吉祥只觉得那个人和自己应该极为亲近才是,每天看不到那个人,就像是自己的生命缺失了很重要的内容。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吉祥每一天都在盼望那个人再回来看自己一眼。

        

哪怕只看一眼,和自己说上一句话,吉祥都相信自己会开心的跳起来。

        

所以当这一天突然来到,隔着窗户看到外面氤氲不断的紫色气机的时候,她都忘记自己当时是怎么打开书房的大门,走到院子当中的了。

        

“大哥,这妞长得倒是不错,不过看起来……是不是有点太瘦了?”

        

“对啊大哥,这紫色弄回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兄弟们玩玩还行,要是那去当饵料,估计那几个大块头的根本看不上啊。”

        

“玩玩玩,玩个屁玩,告诉你们没事弄点不沾因果的还行,别一不留神搞过头了,到时候看天道怎么用雷劫批你们!”

        

“哼哼,我看轮不到天道,你们爹就不会放过你们……都记着,当神仙,有当神仙的规矩,想胡闹不是不可以,但是也得讲究方式方法。”

        

“对对,大哥教训得对,咱们把这妞……咳咳,把这位小姐带到南天仙界,在我们是度化世人,在她也是莫大的福气……”

        

        

是啊,只不过……刚刚飞升,去的地方不太合适,遭了劫难,是她自己的因果,也就不能怪在我们身上了,对不对?”

        

不过,当紫气散去,映入吉祥眼帘的确不是那个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寻找的身影,而是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丑恶嘴脸。

        

而不知道为什么,那种这么多年,自己只会在福缘深厚,或者是几世积善的人家身上才会看到的紫色气机,竟然会充斥在这些人身上,甚至将他们团团包裹,严密的护卫在里面。

        

那是这么多年以来,吉祥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天赋。

        

原本应该只是出现在好人身上的荣光,为什么会对这么几个让人如此……厌恶的家伙,这么友好?

        

不过这种疑惑也只不过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下一刻,耳中充斥着含义不明的阴笑的吉祥,便直接软到在地,昏了过去。

        

“接下来的事情,二位仙长也已经知道了。”

        

故事讲到后来,吉祥已经是口干舌燥,说完便住了嘴,显然不打算再说些什么了。

        

“凡哥……”

        

倒是刚刚听完故事的灵儿神色动容,皱着眉头看向苏凡。

        

“吉祥姑娘说的紫光,莫不是……”

        

“嗯,神格。”

        

点了点头,苏凡也不顾当事人吉祥还在场。

        

“她看到的应该就是凡人口中所说的神格,只有一定机缘或者积善几代的世家后代,可以飞升这南天仙界的人,身上才有可能会沾染一点。”

        

“而通过了雷劫,也就是天道考验之后,身上的神格才会完整,最后到她所说的那样,被紫光护卫,百邪不侵……”

        

苏凡刚说完,便又想起吉祥刚刚形容的那几个纨绔最后的下场,当下冷冷一笑,补充道。

        

“理论上来说。”

        

“不过……”

        

苏凡这么一解释完,六灵更加疑惑了。

        

“能够通过天道考验,飞升仙界的,不应该是心性最为纯净的人么,怎么那几个人……”

        

“唉……”

        

听到灵儿果然问出了这个问题,苏凡不由得无奈摇了摇头。

        

“灵儿,你不觉得如今的南天仙界,和之前,大不一样么?”

        

苏凡的话显然引发了灵儿的同感,刚下微微点头之后,便不再言语。

        

显然,有些事情,已经不止他们二人有同样的想法,南天仙界之中每个人都有同样的疑惑。

        

……

        

游观途中发生了这样的事,苏凡和灵儿都没有了再继续游览下去的心情,当下由苏凡按下仙驭之中一个特殊的按钮,通知百兽园的人前来接应。

        

那个按钮只有天字甲等的仙驭才配备,据说百兽园安排了专门的高手团队日夜关注着,只要有天甲仙驭入园,便时时刻刻都有人关注。

        

只要这个按钮被触发,就说明乘者在园中遇到了麻烦,或者出现了意外,需要马上结束游览过程。

        

这个时候,百兽园就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安排充足的力量保护乘着离开园区。

        

因为这个级别的仙驭,能够乘坐的都是身份非常显赫之辈,百兽园主动结交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允

        

许他们在园内发生任何一丝风险。

        

果然,就在苏凡按下按钮不久,几个人影便从树林之中闪身出来,眨眼之间就面向外将苏凡三人护卫在中心。

        

“武帝大人受惊了,抱歉百兽园招待不周……这就护卫二……嗯,三位出园。”

        

“秦爷已经得到消息了,正在赶来的路上,还请武帝大人随我们出园。”

        

“不用紧张。”

        

看的出来,百兽园方面对自己一行三人的安危还是很放在心上的。

        

虽然也对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有些惊讶,不过为首那人很聪明地没有多问。

        

不管苏凡他们遇到了什么,只要在他百兽园当中出现了意外,那就百分之百是百兽园的责任。

        

就算多出来一个人,也是如此。

        

有鉴于此,苏凡对他们的反应还是比较满意的。

        

轻轻摆了摆手,打断了对方略带歉意的问候,直接说道。

        

“我发现一点……嗯,比较特殊的事情,需要见一下百兽园主事的前辈,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苏凡话刚出口,为首之人便是一愣,看得出来他有些为难,再开口的时候已然带上了一丝祈求的意味。

        

“武帝大人……如果有哪里我们招待不周的,还请海涵,有哪位兄弟怠慢了,我这个做队长的,也一定责罚,只求武帝大人大人大量……”

        

“不不不……”

        

面对那位不知是什么队的队长不断的道歉言语,知道对方已经误会的苏凡哑然失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一些事情,需要和百兽园主事之人商讨一下对策,这位……队长兄弟,我不是你说的那个意思。”

        

“武帝这话……当真?”

        

察觉到苏凡话语之中真诚的意味,那位队长稍微沉吟了一下又忍不住开口确认到。

        

“嗯?”

        

苏凡微微一笑,看着队长的眼睛没有说话。

        

“啊。”

        

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那位自称队长的人连忙对苏凡深深一鞠躬。

        

“武帝赎罪,还请随我等出园,家主那里,我去禀报。”

        

就这样,在百兽园一众护卫的带领之下,苏凡和六灵带着吉祥原路返回,在百兽园的安排之下,在会客室内等待百兽园家主的回复。

        

期间得到消息的秦汉也赶了过来,确认苏凡一行人没有收到任何损伤之后,这才轻轻松了口气。

        

毕竟他心中十分清楚,如果得罪了苏凡这位目前在南天仙界声势顶天的苏凡,将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果。

        

尽管他对莫名多出来的吉祥也有点好奇,不过多年的城府足够让他暂时按下心中的疑惑,只是和苏凡一同静静等待家主的出现。

        

他知道,现在苏凡的地位,只要有需要,家主就一定会出现在他面前。

        

果然,几人等了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听到门口传来一个陈厚又爽朗的笑声。

        

“哎呀呀,早就听说武帝大人威名,今儿个终于能见一面了。”

        

“来来来,快带我去见见武帝大人,莫要让他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