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你的头头顶到我花蕊了

2021年11月17日13:27:57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你的头头顶到我花蕊了已关闭评论

        

明军渡过伏尔加河后,朱由检得到禀告:

        

“虽然时值夏季,但除少数轻型车队外,由于道路泥泞,多数车队无法通行,也没有适合放牧的牧场。”

他说晚上蹭蹭我什么意思啊/你的头头顶到我花蕊了

        

朱由检传令:

        

”浮桥不要撤掉,派出多路斥候打探沙俄军队的情报,大军暂时修整半日在继续前进。

        

大约一个时辰后,伏尔加河对岸又来一支军队,并且都是穿着怪异的骑兵,还打着大明龙旗。

        

他们刚出现就有斥候向朱由检禀告,听到斥候禀告,很多将士都感到莫名其妙,他们都把目光看向大明皇帝。

        

朱由检当然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不但他知道,连李定国也猜到来的是什么队伍。

        

来的正是李存孝率领的一万玄甲铁骑,他本驻扎在蒙古,接到皇帝命令后,立即率领赶往沙俄境内汇合。

        

现在的玄甲铁骑和以前相比,也发生巨大的变化。

        

他们和岳飞的龙腾军一样都装备了火器,身上甲胄也有了更新。

        

以前战马和骑兵都是身穿铁制黑甲,现在铁甲已经被换成钢制战甲,并且里面还有一层棉甲。

        

钢甲加棉甲是朱由检专门为玄甲铁骑打造的,主要是大幅度减轻将士和战马的压力。

        

他们这次来是为了追杀哥萨克骑兵的,如果还是以前那种战甲根本跑不过哥萨克骑兵。

        

他们战马和骑兵身上甲胄,在阳光照耀下是明晃晃的一片,看上去非常威风也非常有气势。

        

大军过河后,李存孝挥手让队伍停止前进原地休息,他跳下战马来见宿主朱由检。

        

营门外士兵早就接到通知,看到一个高大威武的将军到来,马上带着他来到御营。

        

李存孝走进中军大帐,立即给朱由检施礼:

        

“末将参见主公!”

        

朱由检微微一笑:

        

“将军免礼!”

        

“主公?”

        

听到这来人对皇帝的称呼,很多没有见过李存孝的将士们都是一愣。

        

只有李定国等少数几个人见过李存孝,他们知道李存孝一直就这么称呼皇帝。

        

至于他们的战甲为什么和明军不一样,除了朱由检没有其他人知道。

        

甚至连李定国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只知道这是皇帝的秘密武器。

        

就在此时,斥候百户进来禀告:

        

“陛下,刚接到情报,一路上罗刹大军几乎跑的干干净净,只有少量探马在活动。

        

根据抓获的活口称,罗刹鬼见我大明天军咄咄逼人的攻势,已经被迫撤往北方三十里外的梁赞了,打算死守。

        

他们沿途进行坚壁清野,以阻滞明军前进,撤退时实行了焦土政策,沿途放火,把明军途经之处烧得一干二净,令明军沿途很难得到补给。”

        

听到这个消息,很多将士都想骂娘,罗刹鬼这里路很难走,沿途没有补给怎么打仗。

        

可是这一切早就在朱由检意料之中,他知道这是沙俄一贯的做法。

        

“知道了,再探再报!”

        

“遵命”

        

朱由检抬头看看太子朱慈烺:

        

“大军粮草还能维持多长时间?”

        

皇帝老子到来后,为了让西征的儿子休息休息,也为了保护朱慈烺的安全,就让他负责后勤。

        

朱慈烺上前拱手回禀:

        

“回禀父皇,我军刚从哈萨克进入沙俄境内,粮草还很充足,应该可以维持二十天!”

        

朱由检点点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没有到达莫斯科之前,你一定要保障后勤补给充足,巴图尔的后勤补给应该不会有问题。”

        

“父皇,儿臣已经派出五千明军保护准格尔运粮队,后勤补给绝对不会有问题!”

        

朱由检点点头,随后递给李岩一张地图说道:

        

“李岩,你率领平寇军按地图路线先行,暂时不参与正面战场的战斗,抢在沙俄军前面把能抢的东西都给朕抢掉,一旦遇到对方大股军队不要恋战,你们的任务就是抢东西!”

        

李岩急忙躬身接过皇帝递来的地图:

        

“遵命”

        

“张富贵,孟良,黄大虎,黄小虎!”

        

四员小将急忙上前施礼:

        

“在”

        

“你们为明军先锋,孟良为此次先锋主将,你们好好配合他不得有误!”

        

“遵命”

        

朱由检从朱慈烺哪里了解过几位小将,他知道孟良足智多谋,于是让他率领几位小将为先锋打头阵!

        

以前都是张富贵为主将,这次皇帝亲自任命孟良为主将,张富贵几个小虎并没有意见,他们知道孟良绝对有那个能力。

        

小虎们领令,立即率领麾下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向梁赞而去。

        

经过三天的长途跋涉,明军终于开始了挺进沙俄的第一场大战的战场。

        

明军前锋大军向北挺进之时,俄国也派出了军队南下抵抗明军的进攻。

        

明军前锋大军向北挺进之时,沙俄也派出了援军南下抵抗明军的进攻。

        

这些南下的俄军大约有六千人,是俄军的前锋队,士兵们个个彪悍,性情火爆。

        

梁赞还有一万守军,加上这六千人马,梁赞守军差不多一万五千人。

        

沙俄军前锋队并不是莽夫和无知之辈,而是实打实的精锐之兵。

        

这五千俄军都是步兵,他们知道明军喜欢用斥候骑兵探道,准备在半道打埋伏。

        

熟悉地势环境的俄军在一个高岗后面埋伏了起来,摸着冰冷的武器静静地等待着落单的明军。

        

随着时间推移,明军斥候始终没有出现,苦苦等待中的沙俄士兵,有的骂骂咧咧,埋怨着明军怎么还不出现。

        

大约三个时辰过去,明军先头部队慢慢出现在视野,黑压压的明军铁骑,几乎是一望无际。

        

“卧槽,这哪是明军斥候,分明是明军主力呀!”

        

看着至少有好几万明军,顿时让这些想捡便宜的罗刹鬼傻了眼。

        

“帝国该死的探马都跑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提前通知一下,这让我们怎么打!”

        

沙俄兵团长官开始骂自家探马,可是骂人是没有用的,现在想撤都来不及了。

        

明军战马沉重的马蹄声敲得大地颤抖,罗刹鬼们甚至可以看到战马鼻孔冒出的热气。

        

如果没有和明军交过手,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和这几万明军大战一场。

        

想到西伯利亚总督戈洛文被炸掉的一条手臂,又想到沙俄军队差点在哈萨克汗国全军覆没,罗刹鬼长官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