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太小我进不去&丫鬟身上发泄灭火

2021年11月17日13:09:01缝太小我进不去&丫鬟身上发泄灭火已关闭评论

       

张扬一行人,两个美女,一个大汉,一个半大孩子,一个纨绔子弟,加上存在感不高的石三和一看就是街溜子,抗着一杆长铁管的李三,这样的一个队伍走在人群里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

        

就像是一个纨绔子弟领着几个不怀好意的手下,尾随美女一般,只是这俩美女不但不反感,而且还会时不时回头招呼他一声。

缝太小我进不去&丫鬟身上发泄灭火

        

“哎……怎么了?”

        

听到荣祥公主喊自己,张扬把目光从一个小吃摊上收了回来。

        

“你怎么走的那么慢啊,你快点啊。”荣祥公主嗔怪道。

        

“人家就不快点儿,你慢点儿好不好?”

        

张扬还没回答,旁边人群中传出一个嗲声嗲气的男人的声音,一听就是在恶作剧。

        

张扬扭头一看,竟然有种亲切感,和张俊宝那几个人上街的样子太像了,就差给自己额头上写上两个大字,纨绔。

        

荣祥公主不开心了,瞪着为首的年轻人。

        

“大胆,本姑娘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接了?” 

        

那人嘿嘿一笑,满脸猥琐,站直身子甩了甩袖摆。

        

“小生这厢有礼了。”

        

荣祥公主看到张扬竟然不帮自己,气哼哼的看着他。

        

“张扬,都有人过来和我说话了,你怎么都不管?”

        

张扬道:“就是说句话的事儿嘛,他又没骚扰你,我和人动手我受伤了怎么办?”

        

张扬真不管吗?当然不是,唐鸢儿就在荣祥公主身边,这几个纨绔想占便宜?你是瞎了心了。

        

可是见张扬认怂,几个人更加得寸进尺。

        

“姑娘,他是你什么人?”

        

“关你什么事儿?滚……”荣祥公主瞪着张扬,骂的却是纨绔。

        

“呦呵,你一外地丫头还挺有脾气,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方圆百里,谁不知道我高来来。”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三有些不解,在他们看来荣祥公主也好,唐鸢儿也好,那迟早都是张扬的女人,自己女人被人调戏,他倒好在一边儿点头,这是几个意思?

        

“少爷,你这趣味不太正常啊。”

        

张扬笑道:“你不是见过张俊宝上街吗?我就问你像不像?”

        

李三一愣,笑了。

        

“一毛一样。”

        

张扬点头:“那就是了,一会儿看他们挨打就是了,正无聊呢。”

        

石三不经意的竖起一根大拇指。

        

“少爷,要说纨绔,您是最坏的那个。”

        

“滚……你才是最坏的那个。”张扬笑道:“本少爷那是心系天下的圣人。”

        

常威鼻孔里哼了一声:“你也算圣人?”

        

张扬道:“常威,你也别不服气,我就问你,要不是我你是不是还整天在听音阁站岗呢?人要懂得感恩,要不是我你哪儿有机会游历天下,对吧。”

        

“歪理,我不和你讨论这些。”

        

常威知道张扬说起道理来一套一套的,自己说不过他,但是这家伙也很无耻,比如遇到翰林院的书生,他说不过了就会骂人,在常威心里,张扬才是全天下最无耻的那一个。

        

不过有一点儿常威是放心的,那就是有张扬在荣祥公主绝对不会吃亏,这一点儿就足够了。

        

看到自己距离荣祥公主只有二尺,张扬还在一旁笑着聊天,高来来胆子更大,竟然伸手要去抓荣祥公主的手。

        

不过荣祥公主的手没摸到,另外一只白净的小手却是把他的手腕给抓住了。

        

高来来忍不住赞叹。

        

“啧啧……这小手白的,我想吟诗一首。”

        

看到唐鸢儿要给对方一个狠的,张扬急忙示意唐鸢儿别急。

        

“吟诗一首?你吟一个我听听,只要吟的好,今儿你爱咋地咋地。我都不管。”

        

高来来哈哈大笑。

        

“好,我就吟一个,这小手啊白又白。”

        

身后几个纨绔和跟班拿着扇子拍手叫好。

        

“好……”

        

“好诗……”

        

“高少爷才高十斗,好文采。”

        

张扬心道就这水平还不如自己呢,拿他和张俊宝比,简直差远了,张俊宝虽然也是纨绔,但是人家家教好,诗词做的还是马马虎虎的。

        

高来来很是得意,冥思苦想。

        

“伸手抓住高来来。”

        

几个纨绔再次拍手。

        

“好……好诗,把公子的名字都加进去了。”

        

“妙啊,从未听过如此好诗。”

        

张扬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

        

“继续。”

        

高来来兴致很高道:“高来来啊心欢喜。”

        

张扬笑道:“我来最后一句。”

        

高来来问:“你也会吟诗?”

        

张扬道:“会一点儿。”

        

高来来道:“好,给你机会,如果你做不好我再来。”

        

张扬笑道:“这小手啊白又白,伸手抓住高来来,高来来啊心欢喜,耳光挨的爽歪歪。”

        

唐鸢儿白了张扬一眼,就在高来来还在琢磨张扬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一个耳光已经抽到了嘴上。

        

荣祥公主已经笑出了声。

        

“打他这张贱嘴。”

        

几个纨绔愣了一下,就想冲上去阻止,可是常威和常胜那是摆设吗?三两下就把八九个人打翻在地,此时他们才知道惹到高手了,哪儿还敢继续放肆?

        

而此时高来来正被唐鸢儿抽的脑袋来回乱晃,犹如拨浪鼓一般。

        

高来来心里气,可是唐鸢儿抽的时机完全不给他说话的关系,最多说出半个字而已。

        

一直抽了五十多个耳光,唐鸢儿才一把将高来来推倒在地上,而此时的高来来嘴巴已经肿的像是香肠一般了。

        

“下次再敢无礼拔了你的舌头。”

        

高来来此时也怕了,一句话也不敢说,毕竟常威脚下还踩着自己的随从呢。

        

慢慢的,向后退,一直退到七八米开外,高来来这才恢复了精神,一骨碌从地上站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骂道:“杂碎,给我等着,有种别走,等会儿我带人弄死你们。”

        

几个跟班也重新露出了獠牙。

        

“有本事别跑,你们完了,你们惹大麻烦了。”

        

“敢打高少爷,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们,等着下大狱吧你们。”

        

荣祥公主冷哼一声。

        

“常威。”

        

常威明白荣祥公主是什么意思,直接向前跨出一步,中气十足的说出一个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