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中计泄身/跪下张开嘴含伺候

2021年11月17日12:54:10女侠中计泄身/跪下张开嘴含伺候已关闭评论

        

天目广大疆域已经化作一片虚无。

        

神朝国祚力量正在疯狂的流逝。

女侠中计泄身/跪下张开嘴含伺候

        

许许多多拥有着天目神族血脉的强者,被诸多太苍上位者、太苍大军的神识锁定,抹杀于天地。

        

吞星天龙承载着太苍银龙、四极镇神大军,穿越重重空间,飞行在天目疆域以内。

        

一座座广大的天目城池俱都被这是太苍大军锁定。

        

位于核心的天目城池中,大多都居住着天目神族。

        

对于这样的城池。

        

纪夏毫不留情,没有丝毫犹豫。

        

诸多太苍上位者的大神通涌动,这些城池便化作一片火海。

        

其中的生灵也尽数被磨灭。

        

财富以及灵宝,则被数亿太苍大军尽数搜刮殆尽。

        

天目已然变得一片混乱。

        

杀戮充斥着这一方天地。

        

纪夏端坐于虚空中,注视着这广阔的神朝疆土。

        

数万年前。

        

这些广大的疆域,都属于人族。

        

天目在大息神朝灭亡之时,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后来有几次三番想要洇灭太苍国祚,让太苍这一座人族国度的威胁归于虚无。

        

纪夏早已经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对于敌人,便只能够用雷霆手段强行镇压,一旦错过机会,也许对于太苍来说,就是一件巨大的劫难。

        

“天目核心城池由内至外迅速推平,除却白起之外的其他太苍强者,俱都横扫天目疆域。

        

将天目神朝疆域以内的人族子民全部纳入各自的神藏中。”

        

纪夏端坐在宝座上,一道神识流动,就此下令。

        

虚空中。

        

诸多太苍强者俱都里面。

        

夸父顶天立地的真身迈出步伐,将一座座有人族生灵所居住的大陆、星辰、天地从虚空中分割开来,放在自己的肩头上。

        

三位雷霆大帝各自显化出一片雷霆世界,雷霆世界降下无数仙都雷霆。

        

这些雷霆就好像是游走的雷蛇一样,弥漫在天目神朝疆域以内,包裹住数不胜数的人族子民,将他们拉入雷霆世界。

        

此时此刻。

        

太苍已经顾不上询问这些人族子民的意见。

        

“太苍人族大军覆灭了天目神都,又在和护国神灵的大战中洇灭了广阔的天目神朝疆域。

        

如今,又有不知多少核心城池,毁在了太苍大惊手中。”

        

白起背负双手,对一旁的白离以及纪池衾、纪如胤说道:“太苍已经彻彻底底触怒了天目,不仅是触动了天目的上位者,也触怒了天目无数的神族。

        

一旦太苍撤离。

        

天目疆域以内的人族,一定会迎接毁灭性的报复。”

        

“所以当下之急,是要将这些人族,尽数迁移。”

        

白起身旁诸多少年强者纷纷点头。

        

纪池衾眉心的铭文闪烁神光,她越显得越发成熟,颔首说道:“天目神朝疆域以内的人族,绝大多数都只是平凡而又弱小,甚至卑贱、过着极为危险的生活的弱小生灵。

        

他们甚至并不知晓自己存活在神朝中。

        

现在太苍有这个机会,还不如将他们尽数搬迁到太苍疆域以内。”

        

已经贵为一州之牧的尚洛,也开口说道:“自从人皇加冕,太苍成为人族中央之国之后。

        

这些人族子民俱都已经收到了人道纪的感召,想必他们心中也有人知晓太苍的存在,对于太苍也颇为向往。

        

天目疆域辽阔无垠,富饶无比。

        

但对于这些人族子民来说……和贫瘠的荒漠无异。

        

财富、宝物,乃至充裕的食物,都属于更加强横的种族。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让这些人族选择,他们中应当也先有人想要留在天目疆域以内。”

        

尚洛说到这里,远远望向太苍方向:“人族上来依恋故土,可是倘若故土想要毁灭他们、吞噬他们,就另当别论了。”

        

白起身上的黑色凶戮铠甲散发着独特的光泽。

        

一道神识涌入他的脑海中。

        

白起开口,对身旁的诸多太苍强者说道:“你们也立即动身,杀戮事小,迁移人族子民事大……

        

留给太苍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纪夏远望虚空,乘衣归站在他的身旁,低头俯视着这一方燃火在天地。

        

一身白衣的乘衣归,在方才的大战中所展露出来的力量,丝毫不弱于刑天、夸父这等盖世的存在。

        

直到现在。

        

纪夏都能够从乘衣归的躯体上,感受到澎湃而又沉重的神元波动。

        

这种神元波动中,好像天生便蕴含着无限神妙的大道力量。

        

纪夏对于乘衣归的天人心脏有些好奇。

        

“每一位天人族,修为进展,俱都如此之快?”

        

纪夏忍不住好奇询问。

        

乘衣归怔然片刻,旋即摇头说道:“我在幻天之界时,尚且未曾复苏天人心脏,无法感知到幻天之界中其他天人族的心脏,究竟何其玄妙。

        

不过……”

        

乘衣归话语中也带着些许的疑问:“大约并非所有天人族的心脏,便都如此珍贵、蕴含如此之多的大道奥妙。

        

否则天人族便不会被困在幻天之界了。”

        

纪夏也深以为然。

        

乘衣归的修行速度,实在太过惊人了。

        

她复苏天人心脏,满打满算不过两三千载岁月。

        

这般短暂的时间里。

        

乘衣归的实力,从未曾成就神灵的大帝境,跨越到上宇道境。

        

这样的提升简直无法用“不合常理”来形容。

        

倘若真要形容。

        

纪夏也只能够想到“奇迹”二字。

        

“幻天之界、天人族究竟隐藏着什么?”

        

“他们为何对乘衣归如此器重?乘衣归的天人心脏之珍贵,也许还要超过宙不朽道器。

        

恐怕是道阙时代的巅峰天人族,这样的宝物也并没有多少……”

        

纪夏不由想起天人族五天老前来太苍传道的时候,他所感知到的那诡异、邪恶的死亡气息。

        

又想起他当时看到的天人族五天老,究竟有多么恐怖。

        

这让纪夏对于乘衣归多了几分担忧。

        

“实力提升如此之快……究竟是否是一件好事?”

        

纪夏微微摇头。

        

乘衣归却突然看向远方,清冷的面色显得有些沉重:“大神燎已经脱离战场,前往天目而来了。”

        

纪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并不显得意外。

        

“他倘若不亲自前来。

        

整座天目都要化成一片火海。

        

天目神族真正的是强者们,都已经踏上前往太苍的征途。

        

其他先天神灵惧怕对此刻的三大神朝出手,会触怒无昼天、触怒冥府,甚至会触怒无垠蛮荒天地规则。

        

因为在规则笼罩之下。

        

现在的无垠蛮荒,不能没有神朝存在。

        

可是太苍,却没有这样的顾忌。

        

因为太苍本身便是一座无限接近于神朝的国度。”

        

纪夏说到这里,忽然笑了笑,他眼中闪烁意味深长的光芒。

        

“也许,无昼天、冥府俱都在盼望太苍能够洇灭三大神朝中的一座,取而代之,成就一座巅峰的人族神朝。”

        

乘衣归了然其中的门道。

        

先天神灵对内部空虚的三大神朝出手,也许会招致先打神朝的衰败。

        

而先天神灵却不曾建立国祚,也不被天地国祚体系容纳。

        

神朝如果因为这些先天神灵而崩灭,先天神灵又无法补足神朝空位。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还要加快速度。

        

天目实在太过于辽阔,就算是以上宇道境的速度,也无法在短暂时间里,迁移广大天目中的所有人族生灵。”

        

纪夏身上长袍飘动:“那么,我们也许还需要拦一拦大神燎。”

        

乘衣归显得有些意外,她认真看向纪夏。

        

太苍方才确实集结众多太苍上位强者的力量,洇灭了天目护国生灵。

        

这位护国神灵乃是天目神朝国祚构筑而出,所拥有的力量,已经踏足宙不朽境。

        

然而……

        

乘衣归沉吟片刻,同样认真地对纪夏说道:“帝君……太苍如今的力量,虽然已经极为强盛。

        

但是方才那护国神灵和一座神朝之主之间的实力差距,恐怕……”

        

乘衣归并未说完。

        

但是她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非常清楚了。

        

太苍现在的力量不可谓不强大,可是想要和一尊神皇争锋,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神皇之力,只怕不弱于大魔神蚩尤所拥有的战力。

        

帝君不如想一想,以太苍现在的战力是否能够拦住大魔神蚩尤。”

        

乘衣归语气轻柔,但是语气却颇为凝重。

        

“阴君,乃至那一位先烛,虽然俱都有求于太苍。

        

不想看到太苍陨灭,但是他们却也不想看到太苍坐大。

        

自然不可能出手拖住大神燎,让太苍迁移天目神朝疆域之内的所有人族。”

        

乘衣归也看穿了阴君和先烛的意图。

        

纪夏背负双手,脸上笑意依旧,对乘衣归说道:“不必担心,我不是想要和大神燎这样的盖世存在争锋。

        

不过是想要拖住他片刻,让太苍大军从容地迁移天目疆域之内的人族子民。”

        

纪夏说到这里,挥一挥衣袖。

        

一本人道纪,出现在他的身前。

        

极为厚重的人道纪翻动,似乎沟通了无垠蛮荒天地以内,数不胜数的人族血脉。

        

一时之间。

        

人道纪灿黄的页面上,无数的光芒浮动。

        

奇异的力量从中涌动出来,在纪夏和乘衣归生前化作了一道道光幕。

        

乘衣归望向这些光幕,神色突然有些动容。

        

只见这数以十万计、百万计的光幕上,各自映照出了许许多多人族生灵。

        

有些人族生灵不断背诵着太苍史记,背诵着争命、国风、驱命……等等诸多太苍典籍,家中也供奉着纪夏画像……

        

有些平凡的人族子民已经背起行囊,朝着远方前进。

        

他们并不知道太苍究竟多么遥远,但是却向往太苍,想要去到这一片人族国度,从此不再卑贱、不再随时被死亡威胁。

        

有些身具修为的人族,看到纪夏开战之前篆刻在人道纪上的檄文,已经愿意舍身赴死,开始刺杀当地的天目神族……

        

无数天目疆域以内的人族生灵,都在为太苍祈福。

        

天目内外,许许多多秘境、界外天中,也有热血未冷之辈,不惜踏过千万里之地,赶赴太苍支援。

        

……

        

一幕幕景象,让乘衣归颇为感动。

        

“你看到了吗,人族血脉自有其强大之处。”

        

纪夏说道:“自从大息神朝崩灭的数万年以来,人族受尽了磨难。

        

无数力量,让人族散落在为蛮荒各处。

        

他们失去了传承,失去了文明,失去了历史,也失去了自尊和自信。

        

人道纪却为他们带来了传承,带来了文明,为他们延续了历史,让他们重新捡起了自尊、自信,也让这无数的人族有了凝聚力。

        

凝聚力……便来自太苍。”

        

“所以当太苍蒙受劫难,不论不论那些人族子民强大与否,弱小与否,都愿意以自己的方式相助太苍。

        

既然如此。

        

太苍作为人族中央之国,太初作为人皇,又如何能够放弃他们。

        

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于天目神朝疆域以内。”

        

“更何况……突袭天目,本来就是我的决定。

        

如果他们在这场大劫中身死,便是因我而死。”

        

纪夏娓娓道来。

        

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袖,又从宝座上站起身来,轻轻挥手。

        

虚空中。

        

那无数的光幕立刻碎裂。

        

碎片凝聚,在天空中突然出了一条光芒大道。

        

纪夏落在这条光芒大道上,转头对乘衣归笑道:“我并非不自量力,也并非要英勇赴死。

        

我只是去挡一挡大神燎,顺便看一看大神燎究竟何德何能,掌控这等广阔的神朝。”

        

“也许……这一战之后,我便能够构筑第三十二重天穹。”

        

纪夏说完,便转过头去,一步步踏着那一条有无数人族子民心中期望、热血所构筑出来的光芒大道远去。

        

散落在天目各处的九凤、刑天、白起、夸父、师阳……等等诸多强者纷纷皱眉。

        

他们眼中清晰的透露出担忧之色,但是却并未有人阻止纪夏。

        

“帝君绝不会去重视,他既然胆敢前去阻拦大神燎,自然有其自己的依仗。”

        

白起深深吸了一口气,朝着一步步远去的纪夏背影,躬身行礼。

        

其他强者也都如此。

        

天目疆域以内,许许多多太苍锐士似懂非懂,也朝上远处行礼。

        

白起礼毕,在心中叹道:

        

“帝君此去,是在为这些人族生灵争命,也是为了不负自己人皇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