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开荤h/全校的精壶h

2021年11月4日09:48:05少爷开荤h/全校的精壶h已关闭评论

        

雨过天晴,魏军营地随处可见漂浮着尸体的水洼,到处是卷刃的单刀、破裂的盾牌。

        

元颢的魏军、陈庆之的梁军,清扫狼藉一片的营地。

少爷开荤h/全校的精壶h

        

蒙恬的攻势虽然被陈庆之化解,但这边的损失同样惨重。

        

白袍军阵亡三百,梁军阵亡一千,元颢的胡人士兵,阵亡一万。

        

“蒙恬真乃名将,在这种情况下,竟然可以组织万人规模的奇袭。陈庆之的反应也极快,若是可以收服这支白袍军,我可立下大功劳。”

        

苏代在营地巡视,见白袍军掩埋同伴的尸体,表情悲戚,知道这些白袍军骑兵情同手足,更加重视这支白袍军。

        

如果可以招揽这支白袍军,那么也算是苏代的功劳。

        

陈庆之带着一群军头,为战死的梁军士卒立碑。

        

“这便是乱世。”

        

陈庆之长长叹了一口气。

        

当前白袍军人数不到三千人。

        

蒙恬退走,不意味着蒙恬已经失败。

        

蒙恬袭击魏、梁联军营地,斩杀上万,双方只能说是互有胜负。

        

接下来还要继续与蒙恬大战,陈庆之也没有把握究竟有多少白袍军可以存活下来。

        

甚至白袍军的主将陈庆之都有可能在此战阵亡。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军万马避白袍。白袍军也可谓是传奇了。但白袍军已经剩下不到一半。”

        

苏代出现在陈庆之身边。

        

陈庆之看向这个行事不同寻常的谋士。

        

苏代明明是张华势力的谋士,但这一段时间一直跟着元颢,为之出谋划策。

        

“既然从戎,就已经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哪怕我也是一样。”

        

……

        

华山镇,待大雨过后,十万夏军开始活跃,向凤凰镇进军。

        

陈庆之已经与蒙恬交战,双方互有胜负,为张华牵制一个难缠的对手。

        

蒙恬无论统帅还是武力,都相当惊人,如果蒙恬带领秦军相助唐军,那么张华还要更加头疼。

        

“陈庆之的天赋,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强。”

        

张华得知陈庆之与蒙恬交战的经过。

        

陈庆之的白袍军,疾如奔流,比张华手底下任何一个武将的骑兵都要更快。

        

兵贵神速,陈庆之的白袍军完美地体现了这一兵家理念。

        

有这一项能力的陈庆之在西边牵制蒙恬,张华暂时不用担心蒙恬出现在夏军与唐军的战场上。

        

十万夏军兵临凤凰镇下,打造攻城器械,挖掘地道,堆砌土山。

        

当初唐军怎么攻城,现在张华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夏军营地连绵不绝,辎重车不绝于道。

        

镇守凤凰镇的唐军疯狂修建箭塔,阻挡夏军的兵势。一座二级镇子,箭塔的数量竟然有上百座。

        

张华邀请唐军主将在野外决一死战,被唐军拒绝。

        

唐军扼守城池,想要等到反击的机会。

        

秦军、大顺军都在图谋关中,迟则生变。

        

“唐军在华山镇屯兵至少六万,这样意味着其他地方的唐军数量不到四万,甚至更少。主公或许可以派一支偏师,奇袭长安。”

        

陈宫在观察唐军的防线之后,向张华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

        

在此之前,安禄山就采取了长驱直入的战术,直取长安,只可惜功亏一篑。

        

“安禄山当时动用十几万兵马,这才攻破长安外城。如果只派数万骑兵进攻长安,恐怕难以攻破。”

        

张华不是没有考虑过绕过唐军主力,攻下长安,迫使唐玄宗臣服,但安禄山精心筹划了半年,召集十几万大军,趁着唐军主力离开长安城,这才攻下长安外城。

        

张华如果分兵数万,未必可以打下长安。

        

陈宫说道:“长安城被安禄山破坏,变为镇子,坚固程度大不如前。主公不妨强攻凤凰镇,迫使李隆基将更多镇守长安的唐军调来凤凰镇,如此一来,奇袭长安的成功率,将大幅度提升。”

        

“这般倒不是不可行。”

        

张华按照陈宫的思路,进行筹划,发现还真有可能成功。

        

“从河洛调一万轻骑兵进入关中。”

        

“命令临晋、三原两座镇子,各招募五千轻骑兵。”

        

张华临时征调两万轻骑兵,增加夏军数量,用于奇袭。

        

张华为了对付唐玄宗,在斩杀安禄山之后,一直在积极准备。

        

夏军打造几十架投石机、上百张巨大的床弩。

        

除此以外,夏军的营地中还出现高耸巍峨的攻城塔、狰狞的冲撞车。

        

郭守敬制定的大夏历的三年三月,夏军迫不及待向六万唐军驻守的凤凰镇发起大规模的进攻。

        

数十架投石机疯狂轰击凤凰镇的防御工事,几座箭塔直接轰然倒塌,上百个唐军弓箭手阵亡。

        

大量夏军冒着唐军的箭雨,扛着沙袋和柳条筐,填平护城河,为大举攻城打下基础。

        

嘭!

        

大型床弩激射,弩箭钉入凤凰镇的夯土城墙,碎石沫飞溅!

        

唐军武将张士贵率领射声营,万箭齐发,箭雨遮蔽苍穹,射杀填平护城河的夏军,导致数百夏军士卒倒在途中。

        

张士贵的射声营拥有超过普通弓箭手三成的射速,一轮接着一轮箭雨射来,压制夏军。

        

薛仁贵右手握着长弓,快速清空箭囊,仅仅一人,就射杀了几十个夏军将士。

        

一个夏军武将中箭,落入护城河中。

        

夏军士气为之一降。

        

夏军才刚刚开始试探攻击,为了填平护城河,已经折损数百人。

        

张华越来越意识到陈宫提出的计谋的重要性。

        

凤凰镇有六万精锐唐军,还有唐军第一猛将薛仁贵镇守,又有张士贵、程名振等初唐名将,这些都是跟随过天可汗李世民的名将。

        

十万夏军攻打六万唐军驻守的镇子,至少要损失一半,可能更多。

        

“如果奇袭长安,那么该以何人为主将?”

        

张华物色奇袭长安的带队人选。

        

擅长用兵的李绩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只是李绩带着三万夏军,正在泾水与秦军副将王离交战。

        

“可能只有邓艾能够胜任了。”

        

这种情况,张华想到的人选是擅长奇袭的邓艾。

        

邓艾的强行军天赋,让邓艾可以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马武、程咬金、牛进达、吕玲绮、李陵,跟随邓艾,领骑兵三万,从北边奇袭长安。”

        

张华从河洛调来一万骑兵,又在关中招募一万骑兵,从自己的大军中分出一万骑兵,给邓艾三万骑兵,要邓艾取下长安。

        

张华认为难度不小。

        

长安镇易守难攻,哪怕守军只有一万,三万骑兵也未必可以攻下长安。

        

“主公对艾委以重任,艾必不辱使命!”

        

邓艾年轻气盛,见张华将三万骑兵交给自己,其中还有三千曳落河,认为张华对自己重视,于是立即答应下来,誓取长安。

        

也就是邓艾这些激进派的武将,有魄力领下艰难的任务。

        

如果换做是稳重的老将,不一定敢接下军令状。

        

邓艾等人带着三万骑兵,连夜离开夏军营地,北渡渭水,向西行军一段距离,绕开唐军主力,又突然南渡渭水,向长安镇进军。

        

为了掩护邓艾的行动,张华正式下令强攻凤凰镇!

        

夏军堆砌比城墙还高的土山,孙尚香统率一队弓箭手,居高临下,压制凤凰镇的守军。

        

凤凰镇唐军的一切调度,被土山上的夏军看的一清二楚。

        

黄忠率领弓箭手,专门与薛仁贵对射。

        

张华交给黄忠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看好薛仁贵,否则薛仁贵的箭术,对夏军武将的威胁太大。

        

两道流光在战场上空碰撞,火花闪现,箭杆断裂。

        

黄忠老夫聊发少年狂,与薛仁贵杠上,两人不断比拼箭术,势均力敌。

        

而许褚、周泰、赵破奴、周章等武将,轮流攻打城墙,消耗唐军的兵力。

        

“心如铁石,坚不可摧!”

        

唐军大将契苾何力,意志坚韧,影响到唐军,唐军士卒坚韧不屈,死守城墙,打退夏军一轮接着一轮的攻势。

        

契苾何力更是血战周泰,即使受伤也不下场,再加上数量众多的唐军甲士,最终将周泰击退。

        

凤凰镇上空,石块、火箭、弩箭激飞,下方惨叫连连,每一刻都有士卒阵亡。

        

黄忠的烈火弓骑引弓搭箭,真气让弓箭熊熊燃烧,抛射出火矢,焚烧凤凰镇的木箭塔和屋舍。

        

一道道火光划破苍穹,落入凤凰镇,一些木制建筑被火矢点燃,熊熊燃烧。

        

唐军不得不一边防守,一边用水源浇灭城内的大火。

        

为了防止木箭塔被焚毁,唐军还要保持箭塔湿润。

        

唐军甩出飞钩,钩住云梯车,几十名唐军合力向一旁拉扯,导致云梯车倾斜,轰然倒下,不少夏军士卒摔死。

        

“夏军的攻城塔正在靠近!”

        

“准备迎击!”

        

唐军惊恐地看着庞然大物般的攻城塔缓慢靠近,攻城塔在城墙投下阴影,攻城塔上面的弓箭手已经射箭,弓箭落在唐军头上。

        

轰!

        

沉重的吊桥砸落,十几个虎士带着一队重甲步兵从攻城塔内涌出来,与城墙上的守军鏖战。

        

夏军蚁附城墙,顺着云梯车或者插在城墙上的巨型弩箭登城,不断给唐军施压。

        

凤凰镇有六万唐军,水源和粮草充足,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夏军发动那潮水一般的攻势,凤凰镇却依旧岿然不动。

        

不过,唐军选择坚守凤凰镇,也意味着被动挨打。

        

受伤的唐军越来越多,凤凰镇内的草药供给也陷入紧张。

        

另外,惨烈的战斗让唐军的弓箭消耗迅速增加,唐军武将已经在想着该怎样节省弓箭。

        

长安镇,唐玄宗多次收到凤凰镇唐军的告急书信,守军请求获得更多弓箭和草药等辎重。

        

唐玄宗焦头烂额,令领地内所有弓弩作坊制造弓箭,征集草药,然后令武将押运至凤凰镇,为困守凤凰镇的唐军补给物资。

        

唐玄宗的宰相姚崇夜不能寐,无时无刻不在维持领地运转。

        

此战关系到秦川大唐的存亡,姚崇几乎压榨了领地所有的战争潜力,才能勉强维持运转。

        

十万唐军,六万驻守凤凰镇,三万守长安镇,一万守其他各座镇子。

        

唐玄宗还要派出一万唐军,为凤凰镇运输物资,因此长安镇只有两万守军。

        

而此时,邓艾等六员武将,已经绕过凤凰镇,从北边接近长安镇。

        

“原地休整,养精蓄锐,连夜强行,夜袭长安!”

        

邓艾为了隐藏行踪,选择夜袭,三万骑兵在夜间向长安镇急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