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过来含着h/乱l高辣h

2021年11月4日09:16:18男男过来含着h/乱l高辣h已关闭评论

     

一路捡回去, 最后梁栀意和裴忱走到了平坦的沙滩。

        

两人的手松开后,梁栀意心头浮现道怅惘,轻叹了声气。

男男过来含着h/乱l高辣h

        

怎么时间过去得那么快呢……

        

不过即使只有短短的一段路, 都足够让她今天的心情达到十分甜了。

        

这时, 宣夏和樊高也捡完东西从另一个方向的礁石岸走出来, 看到他俩, 挤眉弄眼:

        

“怎么样,你俩捡得开心吧?”

        

“……”

        

两人脸上都是坏笑的表情,梁栀意就猜到果然他们刚刚是故意走远的。

        

这群人, 今天怎么变得那么八卦了……

        

几人最后回到了营地,梁桐洲和另外两个女生先回来, 已经在准备晚餐了。 

        

季菲儿和知眠是最早回来的,两人打算把烧烤架提前支起来, 奈何都不太会弄, 恰好梁桐洲也回来了, 她们便找他帮忙。

        

梁桐洲弄好烧烤架,又生好了碳,把一些食物放在上头烤着,此刻食物滋滋冒油,勾得人口水直流。

        

樊高看到,眼睛都冒光了:“还有烤翅和羊肉串,今晚也太丰盛了吧!”

        

“那可不,我昨晚专门去超市大采购了番呢,”季菲儿笑嘻嘻, “你们怎么样, 捡到的海鲜多不多?”

        

“挺多的,”几人把赶海淘来的海鲜汇合在一起, 也是满满一大桶,“应该够吃吧?”

        

“够吃,只要胖哥少吃点就行。”宣夏拍拍樊高肩膀。

        

“不够吃再让他去捡。”

        

“就折磨我是吧……”

        

大家笑着,梁栀意和几个男生把海鲜拿去清洗,季菲儿继续烤着肉,忽而“嘭”的一声,油溅出来了下,她捂着手背轻叫了声。

        

知眠立刻看过去:“菲儿你没事吧?”

        

旁边的梁桐洲闻声也走到季菲儿面前,眉峰蹙起:“没事吧?被油崩到了?”

        

季菲儿细眉拧起,咕哝了声。

        

梁桐洲二话没说,拿了点冷水过来,给她冲着手,季菲儿看到他担忧的样子,心间一暖,摇摇头:“没事,就是油溅了一小点。”

        

梁桐洲唇角扯起:“逞什么能,刚刚我就说我来烤了。”

        

“我这不是想尝试一下嘛……”

        

“让我们几个男的来弄,你们女生去忙其他的。”

        

男生态度强势,季菲儿愣了愣,乖乖应了声。

        

于是梁桐洲接管了烧烤的活,季菲儿和知眠便去找梁栀意一起干活。

        

季菲儿忙活着,转头看向烧烤架前剑眉星目的梁桐洲,忽而感慨:“栀栀,感觉你弟有时候人还挺不错的。”

        

梁栀意莞尔,“怎么,今早不还说他很讨厌?”

        

季菲儿努努嘴:“有时候确实挺讨厌的,但有时候也没那么讨厌。”

        

“呦……”

        

季菲儿被调侃地莫名脸红:“诶呀你干嘛……”

        

把海鲜全部清洗干净后,她们用带来的卡式炉煮了一锅海鲜,这时裴忱等三人去附近捡完柴火也回来了,天色渐暗,他们在营地前点起了篝火堆,氛围一下子就起来了。

        

过了会儿,梁栀意忙完手头上的,便也去烧烤架前帮忙,没干过这活的她偏说要尝试一下。

        

裴忱给她腾了块位置,让她小心别被油溅到,她道:“我才不会像某人那么笨呢。”

        

不远处的季菲儿:“去你的,你说谁呢!”

        

“这是你对号入座……”

        

梁栀意悠闲地翻弄着手中的烤翅,时不时观察着食物烤的情况,被自己极具天赋的厨艺给惊叹到了。

        

半晌裴忱回来,梁栀意傲娇地把香气腾腾的烤翅拿给他看,“怎么样,我是不是烤得相当成功?”

        

裴忱垂眼对上她的目光,愣了愣,眼底划过明显的笑意,声音淡淡:“嗯,是挺成功的。”

        

她疑惑,“你这什么表情?”

        

怎么感觉这人话里有话?

        

少女追问他,末了裴忱走去一旁,抽了张只给她:“擦擦脸吧。”

        

梁栀意:???

        

“我脸有什么脏东西吗?”

        

旁边的梁桐洲转过来一看,直笑:“姐,你是不是刚去挖煤回来啊?”

        

“……”

        

她跑去照镜子,就看到脸上不知何时被炭熏得发灰,的确跟个煤矿工人一样TvT.

        

擦完脸她回去,继续受到了梁桐洲的无情嘲笑,她气得揍他两下。

        

末了裴忱看她,压下唇角弧度,不舍得让她弄脏了脸:“我来烤吧。”

        

梁栀意叹叹气:“好吧,看来我还是适合吃……”

        

夜幕渐渐在温暖的氛围中,慢慢降临。

        

烧烤和一大锅海鲜做好后,七人围坐在篝火前,吃着自己丰衣足食准备来的晚餐,感觉特有成就感。

        

大家吃着饭聊着天,说笑打闹,他们这个年纪交朋友比较容易,来之前当中虽然有人并不熟悉,或者性格腼腆内向,但经过一天的相处下来,都很融洽地玩在了一起。

        

裴忱看着篝火前的大家,忽而也意识到——

        

如果今天只有宣夏和他来,他一定不会像此刻看到这么快乐。

        

从小到大,他习惯了身边没什么朋友,可他很开心在高中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了这帮人,让他的生活不再那么单调无趣。

        

聊着天,气氛越来越热,宣夏嘚瑟地说要给大家弹吉他助兴,便跑回帐篷里拿了吉他。

        

“宣夏你可以啊,出来玩一趟连吉他都带上!”

        

“那可不,我可是很聪明地想到了篝火和吉他很搭。”

        

“来来来,欢迎宣夏来一首!”

        

大家热烈鼓掌,最后宣夏弹奏了曲朴树的《生如夏花》,而后他问有没有其他人要弹,季菲儿道:“栀栀也会弹!”

        

“栀意你也会弹吉他啊?”宣夏惊讶。

        

季菲儿笑,“你不知道,我们栀栀会的乐器可多了。”

        

“那赶紧来一曲!”

        

梁栀意笑着接过递来的吉他:“我最近都没怎么弹了,不是很熟了……”

        

她拨弄了下吉他弦,指尖跳跃间,吉他悠扬的声音缓缓流出,她笑着开口唱:

        

“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

        

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

        

为什么人要这么的脆弱堕落

        

请你打开电视看看

        

多少人为生命在努力勇敢的走下去

        

我们是不是该知足

        

珍惜一切就算没有拥有

        

……”

        

周杰伦的《稻香》把大家一下子拉回满满的童年回忆中,跟着唱起来,沉醉其中,季菲儿和知眠手拉着手摇摆起来,像是变成了小型音乐会。

        

裴忱坐在梁栀意对面。

        

摇曳的火光中,少女的脸莹亮白皙,她半垂下眼,高马尾垂落在肩头,手上弹着吉他,唇角笑意温婉,在人群中也漂亮得发光。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她,让人移不开眼。

        

“珍惜一切,就算没有拥有……”

        

把流逝的时光变成回忆储藏起来,其实也是一种拥有。

        

高中这三年,这辈子经历过就不会再重来了,但不管做了什么,只要不后悔,日后回忆起来,仍然是那最美的年华。

        

-

        

大家唱歌聊天着,到了晚上十点多。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便收拾了下营地。

        

宣夏提到明早的安排:“你们明天有谁打算起来看日出的?”

        

“我!”

        

三个女生纷纷举手,裴忱又提到明天四五点又有一次退潮,可能还能捡到很多海鲜,最后大家就约定明早早起,再去赶海一次。

        

三个女孩洗漱完,回到了帐篷里,聊了会儿后也躺了下去。

        

季菲儿困得很快就睡着了,梁栀意躺在中间,转头看到知眠正拿着手机,唇角带着甜甜的笑,一看就不对劲。

        

她凑过去,“某人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呀。”

        

知眠脸颊微红,放下手机,想到什么,小声道:“栀意,我觉得你好勇敢呀。”

        

“嗯?”

        

“你在那么多人面前承认喜欢班长,我好羡慕你有这样的勇气。”

        

梁栀意莞尔:“怎么,小九也有喜欢的人了?”

        

知眠脸红,梁栀意撑起身子,好奇问:“我们班的?还是其他班的?”

        

“不是……不是我们学校的。”

        

“好可惜啊,我也想见一见。”

        

其实你见过的……

        

知眠不好意思说那个人是谁。

        

女孩脑中纠结着,好奇问:“栀意,班长知道你喜欢他吧?”

        

“我都和他当面说过,他还拒绝过我呢。”

        

知眠闻言,向来腼腆害羞的思想受到了冲击,眼眸微瞪大:“那你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告白完如果没在一起不是很尴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吗……”

        

“会有点尴尬,但也看每个人的性格,有的人会选择默默喜欢一个人,但我的性格是属于喜欢就一定要说出来,如果不说我怕我和他之间一点机会都没有,所以哪怕我们再也做不成朋友,我也认了。”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冒这个险的,这种选择不分对错。

        

“你是在纠结要不要和喜欢的人告白吗?”梁栀意问知眠。

        

“我没什么把握……”

        

毕竟他们的关系摆在那里,她觉得对方不会对她动这样的心思的。

        

少女笑:“其实不管怎么做,只要你不后悔就好啦。”

        

她捏捏知眠的脸,“而且知眠小宝贝这么可爱,谁不喜欢呢。”

        

女孩脸颊红成小番茄,聊了会儿,她困了也渐渐睡着,隔壁的男生帐篷里,说话声也没了,还响起了呼噜声。

        

秋夜里,海边温度很低,夜里格外凉。

        

梁栀意转辗反侧了会儿,因为认床还是有点无法入睡,便想出去走动一下。

        

她裹了件外套,走出帐篷,谁知看到裴忱一个人坐在篝火前看书。

        

“裴忱……”

        

男生听到少女呢喃,回头,就看到梁栀意朝他走来,揉着眼睛,声音软软的:“你怎么还不去睡呀?”

        

他怔了怔,“想把单词复习完。”

        

梁栀意轻哼:“真是个书呆子,出来玩了还这么努力。”

        

“你不是睡了吗?”

        

她笑嘻嘻:“我没睡着呢,大概是和你有心灵感应,知道你在外头我就出来了。”

        

“……”

        

她拉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眼前深蓝色的海面倒映着月光,只有浪花轻轻拍打沙滩的声音。

        

她摊开手伸到篝火堆前,裴忱转眼看她:“冷不冷?”

        

“还好,烤烤火就不冷了。”

        

裴忱起身,又捡了点柴火回来,让篝火烧得更旺一些。

        

梁栀意感觉暖洋洋的,笑:“裴忱,感觉你什么都会哦,以后跟你出去玩肯定特别安心。”

        

裴忱视线微顿,“什么出去玩。”

        

她眉眼弯弯,“比如约会呀。”

        

他喉结微滚,不太自然道:

        

“别、别乱说。”

        

“我都说了是比如嘛,”少女朝他笑笑,“不过呢,也不一定没可能。”

        

裴忱不理她,继续背书,梁栀意晃了晃鞋尖,四处看看。

        

过了会儿,她困意也渐渐上头。

        

裴忱背着书,转头就看到少女脑袋轻轻点着,一副快要睡着的迷糊样儿。

        

“梁栀意——”

        

她晃过神,“唔……”

        

“这么困还不进去睡觉?”

        

“没事,”她咕哝,“我不想你一个人坐在这儿,我陪你背完单词……”

        

裴忱心间柔软塌陷,侧身倾向她,对上她困倦的双眸,低沉着嗓音出声:

        

“我马上就背完了,你先回去,明天还想不想起来看日出了?”

        

“想……”

        

她看向他,呆呆软软道:“那我明早要和你一起去。”

        

他注视着她,哑声应:

        

“嗯。”

        

而后她起身,像只小企鹅一样慢吞吞走去帐篷。

        

末了收回目光,垂下眼眸,想到傍晚和她赶海的那一幕幕,想到他对她控制不住的感情。

        

宣夏劝他面对梁栀意的追求要顺其自然,可事实证明,他顺其自然的结果,就是一次次对她动心。

        

但他现在,还是没有办法给她明确的回应。

        

她天真单纯,看不到他们之间现实的问题,甚至还不真正清楚爱情是什么,他怕她将来后悔,受伤。

        

他一方面喜欢她,另一方面又不知应该如何顺从自己的心……

        

裴忱感觉自己深陷沼泽。

        

可直至后来,他才知道,原来即使他再怎么挣扎,最终还是会沦陷。

        

-

        

翌日早晨,天蒙蒙亮,裴忱被闹钟叫醒,就起床了。

        

他习惯了早起,生物钟基本定了。

        

换好衣服洗漱完,他先把白粥放到锅里小火慢熬。

        

他回去看到男生帐篷里另外三人睡得正香,叫都叫不醒,女生帐篷里也没动静。

        

他早就猜到是这样。

        

毕竟大家昨天玩得太累,早上基本都没精神起来。

        

等了会儿,他最后还是没忍心叫梁栀意,等退潮后就独自拿着工具走去赶海。

        

小时候,裴永厦带他来过这里玩,第一次赶海也是裴永厦带他去的,后来裴永厦瘫痪,裴忱就再没来过了。

        

捡了大半桶海鲜,末了太阳也出来了,他走回营地,把海鲜清洗完,放进锅里煮成海鲜粥。

        

其余的人也陆陆续续被阳光照醒,“卧槽,太阳这么都这么大了……”

        

“哈哈哈你刚才睡得跟死猪一样……”

        

梁栀意换好衣服走出帐篷,看到裴忱在煮粥,震惊:“你已经赶海回来了?”

        

“嗯。”

        

“呜呜呜你怎么没叫我!”

        

好可惜哦,说好一起去赶海呢。

        

裴忱淡淡反问:“你睡得不香么?”

        

“……”

        

好吧确实好香。

        

大家都起了床,看到裴忱已经给他们熬好了一锅海鲜粥,纷纷夸赞班长就是贴心。

        

早上喝碗海鲜粥,又去海边玩了圏,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毕竟还要复习期中考。

        

收拾完行李,大家登船回到码头,最后返程回家。

        

面包车按照路线依次把人送到家,最后车上只剩下了梁栀意、梁桐洲和宣夏。

        

下车前,梁栀意接到一条信息:【栀栀,你托我帮你买的护膝已经给你寄到家里啦,估计今天会到。】

        

少女看到信息,喜笑颜开,回道:【好哒谢谢姑姑,也帮我谢谢姑父~】

        

末了梁栀意下车前,偷偷问宣夏:“你周一早上方不方便早点来班上?有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啊?”宣夏笑,“有关于裴忱的?”

        

梁栀意莞尔,“你到时候来了就知道了。”

        

宣夏应下:“行行行。”

        

-

        

周末过去,周一早上,梁栀意和宣夏按照约定的,较早到了班级。

        

趁着裴忱还没来,梁栀意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袋子给宣夏:“这是我给裴忱买的护膝,他腿不是之前受伤了吗,我看他原来那个护膝质量不太好,就想给他买了个新的。”

        

梁栀意看到自己喜欢的男孩因为经济原因没有办法用好的护膝,她心疼坏了,就想着要给他买最好的护膝,好好保护他的腿。

        

于是她想到了她姑父,她姑父年轻时是专业的运动员,梁栀意便说同学拖她帮忙,让他帮忙挑选一个专业护膝,不考虑价格。

        

宣夏接过看到,惊叹:“这是职业运动员用的护膝啊,你从哪里搞到的。”

        

市面上有的时候买到的还不一定是正品。

        

“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他啊?”宣夏挑眉,“这不得让他狠狠感动一下?”

        

梁栀意摇摇头:“千万不能说是我给他的,按他的性格,他一定不会要。”

        

之前国庆那次补习的事就能看出来,他并不能接受她无偿的馈赠,何况这护膝的价格可比补习的费用多多了。

        

宣夏叹叹气,“你也太喜欢裴忱了。”

        

少女梨涡轻点:“那就拜托你啦,一定要让他用上这个护膝,改天请你吃饭。”

        

“行,交给我吧。”

        

于是周一傍晚,校队训练时,裴忱在更衣室换衣服,正准备去穿护膝,宣夏就把这条护膝拿给他,抢过裴忱手中旧的:

        

“我给你买了个新的,你戴这个,把你旧的护膝给我扔了,都用了多久了。”

        

裴忱:?

        

“你为什么给我买新的?”

        

裴忱想还给他,宣夏却死命塞他手里:“你赶紧戴了,别废话,试试看怎么样,我就随便帮你买的。”

        

宣夏是极少数能用这种态度和裴忱说话的人,主要是两人很熟,宣夏也知道就这种方式管用些。

        

教练催他们快点集合,裴忱只好戴上新的护膝,他一摸就明显感觉到这个质量比他原来那个好了许多,戴得也让膝盖更舒服了。

        

过了会儿,热身完,宣夏问他:“怎么样,这护膝还行吧?”

        

男生点点头,很喜欢:“挺好的,谢了兄弟。”

        

“客气……”

        

跟我没关系,这还不是那个喜欢你的傻姑娘送的。

        

宣夏心里这么想着,可不敢邀功。

        

-

        

半期考定在了周四周五两天。

        

考场按照上个学期的期末排名进行划分,一共有二十五间考场,周三下午时,老师把大家各自所在的考场信息表公示出来。

        

放学时,梁栀意去找季菲儿,季菲儿问梁栀意在哪里考,两个女孩聊着天,旁边的桑寻菱和童思思等人看了梁栀意一眼,走出班级。

        

往楼下走去,童思思小声问桑寻菱:“对了,梁栀意成绩好吗?我怎么感觉她是不会读书的那种人。”

        

桑寻菱:“之前不是听说她是分部年级第一吗?”

        

“可人她整天就围着裴忱转,哪有心思读书啊。”有朋友讥讽。

        

桑寻菱听到这话,手心攥紧,又松开几分。

        

桑寻菱是年级第五,梁栀意的成绩估计怎么样都超不过她,虽然梁栀意在分校区读书很好,但本部的学霸可多了,估计她一来就被挤到中游了。

        

裴忱会看上整天不学无术,成绩也不咋的梁栀意?怎么可能。

        

而另一边,梁栀意不知自己被人这么议论着,只继续专心地复习。

        

对她来说读书是件不用太费功夫的事,只是来新学校,第一场考试她想着好好准备。

        

周四周五,半期考的两天很快过去。

        

考完试,学生们心里的石头落下,而霖城高中校际篮球赛也要拉开帷幕了。

        

霖城参加球赛的一共有三十二所高中,按照区域划分为上下半区,各十六支队伍,四支队伍为一小组,先进行小组单循环赛,前两名晋级十六强。

        

霖城一中在A组,这周六晚上是他们第一次小组赛,对阵霖城五中。

        

因为是客场作战,他们要去往五中。

        

本来梁栀意从前两周就开始念叨第一场小组赛她一定要去看,但是今晚仲心柔说要带她去外婆家吃饭,她推脱不得,临时去不了了。

        

校队队员去往五中的路上,裴忱收到梁栀意的信息:【裴忱,我今晚家里有事不能去看你比赛了,呜呜呜好难过,你加油呀,我相信你是最棒的[颜表情]】

        

男生视线垂下落在屏幕,耳边仿佛能浮现出少女在他耳边说这些话的语气。

        

她没能来看比赛。

        

他心间空了几分,末了按灭了手机屏幕。

        

到达五中后,有五中专门的后勤人员带他们去往比赛的场地,五中的室内场馆。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几个男生热身着,过了会儿宣夏突然看到对面五中的球队里,有个女生走到一个男生面前给他送水,还踮起脚尖亲了下男生的脸。

        

周围顿时响起了起哄声。

        

男生揉了揉女孩子的头,两人看过去似乎是情侣。

        

宣夏看到这幕,笑着和周围男生吐槽:“我靠,还带这样喂狗粮的!”

        

“对啊,就欺负我们校队全员单身是吧!怎么也没女生给我们送送水啊。”

        

南志道:“诶,谁说没有啊,咱们裴忱和梁桐洲这颜值摆出去,来送水的女生多了去了,但他俩不收啊哈哈哈……”

        

宣夏笑着看向裴忱,意味深长道:“那不一定,只是今天送水的人没来是吧?”

        

裴忱神色微顿了顿,看向对面小情侣秀恩爱的场景图,末了强制地偏开眼,没回答宣夏的话。

        

过了会儿,晚上七点半,篮球赛正式开始。

        

前两天开赛前分析会时,大家分析过霖城五中实力不是很强,所以孙京打算先隐藏实力,让裴忱和梁桐洲作为替补队员上场,不打满全场,这样也能保留体力。

        

今天的比赛如预期般很顺利。

        

裴忱只打了第三节,虽然只上场了十分钟,但表现仍旧亮眼,许多第一次见裴忱的同学都被他帅到了。

        

最后一中毫无悬念,拿下了比赛。

        

五中的队伍也挺友好,其实自知实力不如一中,赛后两支队伍也打了几声招呼,说以后有机会再一同切磋。

        

比完赛,孙京集合着队伍做了个简单的赛后总结,大家便可以离开了。

        

几个男生往外走,裴忱要去趟洗手间,便拐去了教学楼,让他们先去校门口。

        

今晚没有晚自习,教学楼也是昏暗的,只有走廊有几盏灯光。

        

上完洗手间,他正要往外走,就听到厕所旁边的楼梯口传来女生娇滴滴的撒娇声。

        

裴忱下意识转过头,视线昏暗中,就看到楼道里,刚才赛前被女孩子送水的那个五中男生,此刻正把给他送水的那个女孩子禁锢在怀中,两人吻得很热烈。

        

两人压根没注意到他。

        

年少的裴忱面对感情到底还是青涩的,这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男女生接吻。

        

比电视剧那种在镜头下带有滤镜、演出来的画面,真实许多,也更有冲击感。

        

他眼底猛地一怔,很快收回目光,离开教学楼。

        

他往校门口走去,刚才那个画面在脑中在脑中挥之不去。

        

裴忱想到那样暧昧而无声的环境中,那个男生把女孩子搂住,吻得难舍难分。

        

失控又疯狂。

        

下一刻,裴忱脑中莫名浮现出梁栀意的少女脸庞,不受控制地带着同样的画面。

        

霎时间,异样的感觉从心脏怦然炸开,他黑睫猛地一颤。

        

裴忱心底骤然涌起阵燥热,忽而感觉口干舌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