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趴着灌h/暴蛇的吻痕

2021年11月3日09:11:02跪趴着灌h/暴蛇的吻痕已关闭评论

        

“军师,昨日高句丽的军队又有异动。”

        

“他们连夜在边境线上垒砌土石,还有他们不知从何处弄来的床弩,也都摆在了两军阵前。”

跪趴着灌h/暴蛇的吻痕

        

“如此形式,那渊盖苏文,怕是要正式与我大唐开战。”

        

东北大唐边境。

        

边军统帅、郧国公张亮与军事徐世绩说着昨日的高句丽军队动静。

        

张亮年逾五旬,须发麻白。

        

略显苍老的脸上,满是忧色。

        

高句丽与大唐边军对峙,已经两月有余。

        

加之长安突然传来消息,要对高句丽开战,更是让张亮一阵措手不及。

        

高句丽向来是大唐的附属国。

        

以宗主国向附属国主动开战,张亮不觉着这场战争有何道义所在。

        

如今两国边军摩擦愈甚,双方都已经将弩箭、攻城车摆上阵地。

        

战争,一触即发。

        

徐世绩是边军军师,以前是个道士,后来跟在皇帝身边出谋划策。

        

如今也是在边军任军师一职。

        

见张亮如此忧虑,徐世绩也是心里叹了口气。

        

太子李泰的不宣而战,让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准备。

        

一场失去道义的战争,赢了他们没有任何好处,输了,可就全都是他们的责任。

        

“张帅,昨日某也收到消息,说侯君集去了高句丽。”

        

“侯君集本是兵部尚书,这兵器监的武器,他都是清楚的。”

        

“那些床弩,许是侯君集交给渊盖苏文的。”

        

“没想,我们大唐花钱研究的武器,却是成了对付我们自己的利器。”徐世绩与张亮说了几句,便在一旁坐下。

        

按照资历,侯君集比他们二人还要老。

        

却是没人想到,侯君集竟然去了高句丽,还拿大唐研究出来的武器,对付大唐军队。

        

“这也是我担心的,上次兵部送来的八牛弩图纸,谁知道侯君集有没有弄到手。”

        

“若是高句丽也有,那……”张亮面上愁容更胜之前。

        

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八牛弩的威力,此刻张亮心里也是一寒。

        

“太子此举糊涂,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竟让太子监国。”张亮又是叹道。

        

徐世绩不说话。

        

张亮的话有妄议皇帝的意思,可是不能传将出去。

        

“张帅,圣人心思,我等不必揣测,如今之计,还是先防备着高句丽……”

        

“报——”

        

“大帅,军师,高句丽边军突然向我前军发动袭击,双方已经混战在一起。”

        

徐世绩的话还在嘴边,便有一名大唐士兵冲进营帐。

        

“左右两军迅速支援。”张亮面色一变,与徐世绩对视一眼,立即下令。

        

……

        

贞观十一年四月初一清晨,高句丽突袭大唐边军。

        

大唐边军统帅张亮第一时间下令回击。

        

两国边军交战一日,双方均是死伤惨重。

        

第二日中午,高句丽兵马大元帅渊盖苏文代高句丽国王高建武宣布。

        

大唐趁高句丽国王病重,悍然对高句丽发动战争。

        

高句丽臣民皆是愤慨。

        

即日,与大唐不死不休。

        

五日后,高句丽与大唐宣战的消息传到长安城。

        

“岂有此理,区区高句丽,竟然敢突袭我大唐边军,真是岂有此理。”

        

“高句丽算什么东西,也敢与我大唐宣战?”

        

“当年若是我大唐陛下可怜他们高句丽,早就派兵将他们灭国了。”

        

“还会容忍他们蹦跶到今日?”

        

“可恨这一场突袭,让我大唐男儿血洒疆场。”

        

“若非陛下如今不在长安,哪会容忍区区高句丽如此嚣张。”

        

“太子殿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援军都没有到,就提前与高句丽宣战。”

        

“老朽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太子监国以来,行事一直都是极为奇怪。”

        

“之前那养老保险计划,不就胎死腹中,据说魏相就是因为此事,这才辞了官。”

        

“唉,大唐有如此太子,大唐危矣。”

        

长安城中,到处都是关于边境战事与李泰这个太子的议论。

        

不少人提到李泰,都是一个劲的摇头。

        

太极殿中,李泰的神色很是难看。

        

他没有听到外面百姓的议论,但是他清楚的很,一旦自己手中的这个消息传出去。

        

他这个太子,便将是岌岌可危。

        

“殿下,边关失利一事,切不可此时公之于众。”房玄龄站出来,与李泰说道。

        

房玄龄也是没想到,只是一次突袭,大唐边军算是竟如此惨重。

        

边军前军五千余人,只是一场战争,便剩下不足三千人。

        

这其中还包括了还有一口气的伤员。

        

与高句丽对峙的边军,一共不过才三万余人。

        

如此下去,不等程咬金与秦琼的支援到达,大唐边军便已全线溃败。

        

如此败绩,这个时候若是传出去。

        

整个大唐的百姓必定沸腾,大唐必定动荡。

        

李泰深呼了一口气。

        

此次战败,必须要找到一人为此承担责任。

        

否则,皇帝一回来,那他李泰必定会遭殃。

        

“传令给程咬金,令他十日之内,必须赶到边境前线。”李泰捏了捏拳头,与百官说着。

        

没有人说话。

        

便算是程咬金他们领兵十日内赶到前线,大唐边军也不一定能支撑那么久。

        

自吐谷浑灭国之后,大唐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对外发动过战争。

        

可就是这么区区高句丽,第一战,便让大唐损失惨重。

        

“本宫听闻,此次高句丽突袭,我大唐边军反击,却遭受高句丽的床弩、八牛弩横扫,损失惨重。”

        

“若是本宫没有记错,这八牛弩,出自那赵辰之手。”

        

“如今这八牛弩,却是成了我大唐将士丧命的凶器。”

        

“那赵辰,许是与高句丽有密谋。”

        

“传本宫命令,封查赵辰名下所有产业,查封钱财,全部充公国库。”

        

“用作前线战事粮饷。”

        

“至于赵辰本人……”李泰犹豫了一下。

        

他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彻底将赵辰拿下。

        

可现在赵辰跟皇帝在一起,自己想要拿下赵辰,怕是不太可能。

        

“待他回了长安,再行处置。”李泰与百官下令。

        

“殿下,那八牛弩的图纸,一直存放于兵部,而据前线消息,侯君集此刻已投入高句丽,所以这……”

        

“房相,本宫知晓你家儿子与赵辰关系不错,可房相你是大唐的方向。”

        

“不是他赵辰的。”

        

“此事再有妄议者,罢官去爵,发归乡里。”李泰望着房玄龄,凝声说道。

        

房玄龄望着李泰,心里长叹一声,拱拱手,回了自己的位置。

        

其余百官也俱是没有一人敢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