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村医/古代帝王H文

2021年11月3日06:06:21乡野小村医/古代帝王H文已关闭评论

       

轰隆!

        

亚伦的身躯之上,那一缕缠绕的诅咒宛若遇到太阳的雪花一般消散。

        

紧接着,大量的‘秘源之力’涌入,做了一次‘净化’,然后就似乎找不到其余目标,在他身体内转了一圈,又遵循着肉身与灵的神秘联系,回到了他的灵体中。

乡野小村医/古代帝王H文

        

“果然……”

        

亚伦叹息一声:“‘秘源之力’的等阶太高,此时的我只能蹭一蹭,就好像古代人无法完美利用石油,但可以用它烧火……是最低级,损耗最大的做法……即使如此,我也无法让身体掌握它。”

        

这就跟为什么他一千年前没有将‘秘源之力’赐予信徒,再让信徒献祭给自己一样。

        

这种做法,就是今天的复刻版,‘秘源之力’转了一圈,又会回到灵体之内,跟之前一样,几乎无法利用。

        

“想要真正利用它,恐怕得等我现实中晋升到极高等阶之后……也不知道要开启第几原质才行……”

        

带着一种怅然,亚伦结束了仪式,灵体回到身躯之中。

        

他看了看还在颤抖的莉莉娅特,掏出一柄匕首,解开了绳索。

        

莉莉娅特又过了十几分钟,才回过神来:“刚才……我竟然感受到了虚妄之灵……不,吾主的回应!”

        

她没有跑,神秘学知识告诉她,念诵隐秘存在的真名,就建立了联系,根本跑不掉!

        

更何况,那位存在还落下了目光,相当于在她身体与灵魂都打上了烙印,已经不用想逃离的事了。

        

“虚妄教派的传说是真的……吾主是理性与自由意志的象征!”

        

莉莉娅特双目中流出眼泪:“祂救赎了我……”

        

她此时也不想跑,因为伟大的虚妄之灵不仅降下恩赐,为她去除了诅咒,更帮助她洗涤了成为非凡者后的精神污染。

        

这让她不仅治疗好了自己一些幻听幻视的毛病,更有把握进军下一个原质!

        

“吾主救赎了你……”

        

亚伦望着莉莉娅特,开口道。

        

“是的……”

        

莉莉娅特谦卑地弯腰:“使者先生,我为之前的怀疑感到惭愧……我该为此次救赎付出什么代价?”

        

在她眼中,亚伦就是神之使者!

        

“那枚绿森权戒的仿制品!”

        

亚伦想了想,开口道:“将它交给我,我会献祭给神的。”

        

这不算骗人,因为就是献祭给我自己。

        

亚伦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

        

“仿制品?”

        

莉莉娅特略有些惊讶,但很快就相信了,也没有质疑使者为什么知道她拥有绿森权戒,并确定那是仿制品。

        

因为这是神谕!

        

虚妄之灵一直在从不同维度默默观察着这个世界,祂近乎全知!

        

“那我平时应该做什么?如何祈祷、如何进行取悦吾主的仪式?”莉莉娅特恭敬询问。

        

“不需要……一切礼仪,皆为虚妄!”

        

亚伦轻笑一声:“吾主从来不需要信徒以固定仪式取悦……祂不在乎!”

        

“神灵不需要凡人,是凡人需要神灵!”莉莉娅特立即点头,表示赞同:“我们教团的名称还是虚妄教派么?”

        

“你还不够资格知晓!”

        

亚伦道。

        

其实是他还没想好。

        

“是我僭越了。”莉莉娅特立即紧张道歉。

        

“如果你遇到事情,可以去码头区,找铁拳帮……他们是我的下属势力,可以联络到我。”

        

亚伦转身准备离开。

        

“使者先生,等等,我觉得还有一个合适的传教对象,他也是那个聚会的参与者,叫做——刺剑!”

        

莉莉娅特连忙道。

        

她心中默默补充一句:‘这也是为了‘刺剑’先生好,毕竟他也被诅咒了,如果得不到吾主救赎,随时可能死亡……’

        

“……”

        

亚伦沉默一下,才开口回答:“我会考察他的……记住,不需传教,不需要发展成员!”

        

很多隐秘存在都是这样,对尘世并没有太大兴趣。

        

相反,是那些邪信徒,希冀通过一次次血腥的祭祀,获得祂们的回应,渴求力量。

        

不过,亚伦这么做,纯粹是不想吸引调查局的目光,让莉莉娅特遭到厄难罢了……

        

至于莉莉娅特可能背叛?只要她稍微有一点神秘学常识,就知道这是绝对不能做的事情。

        

亚伦转身,离开了这家安全屋,并未拿走莉莉娅特身上任何一件东西。

        

他的身形飞快消失在黑暗当中,等到再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绿森大教堂之外。

        

亚伦望着绿森教堂那哥特式的墙壁窗户与和尖拱结构,大拇指弹动,抛飞起一枚硬币,然后失望地叹息一声,转身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怎么想收一次宗教税,就这么难呢?”

        

绿森大教堂的危险并未降低,代表着调查局可能被耍了!

        

那位贪财的克里斯教士,并不一定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想要做到这种程度……莫非调查局内部也有一定的腐化?’

        

亚伦双手插在衣兜当中,有些期待未来看好戏。

        

……

        

就在亚伦回到金玫瑰街之时,莉莉娅特也来到了一幢独栋建筑附近。

        

这是她的家,有着一位银行经理的父亲,她的家境堪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然雇佣不起管家,但也有五位佣人为这个家庭服务。

        

这里面,两位杂活女仆晚上还得回家,另外的厨师与男女仆却是住在家庭当中的。

        

因此,莉莉娅特没有走正门,而是从窗户翻入了自己的房间。

        

“你今天回来得有点晚,遇到了什么事情?”

        

房间内,一盏煤油灯被点亮,映照出一位穿着黑色睡衣,亚麻色头发,略有些啤酒肚的中年发福绅士。

        

这是莉莉娅特的父亲,弗农·多伦,一位年薪超过一千镑的高级银行经理。

        

当然,只是表面上的身份。

        

“你之前说遭到了诅咒,这一次有没有找到‘曜’之非凡者?”弗农望着自己女儿,忽然取下了美瞳,现出一双紫宝石般美丽的眼睛,瞳孔内似乎有某种光彩汇聚:“我有些非同寻常的预感……”

        

“不,爸爸,不要强行占卜我,你原质层次太低,会遭到反噬的!”

        

莉莉娅特着急道,她的父亲是一位‘影’之道途的非凡者,而‘闇’、‘曜’、‘影’的高阶非凡者都擅长占卜,只是手法不同。

        

比如‘影’是梦境与幻术象征,因此‘影’之非凡者擅长梦境占卜,甚至低阶之时也偶尔可以从自身梦境中获得一些对于未来的启示。

        

但不论何种占卜,一旦涉及高位存在,就会变得异常危险!

        

“我……我已经信仰了一位隐秘存在,并获得了祂的回应!”莉莉娅特飞快说出了自身的遭遇。

        

然后,她看到父亲瞳孔中剧烈的震惊,脸庞都似乎有了某种程度的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