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大肉吊&公用浪妇荡

2021年11月2日14:21:58翁公大肉吊&公用浪妇荡已关闭评论

下午

人鱼岛,千和宾馆

翁公大肉吊&公用浪妇荡

此时,成实正靠在房间阳台处的躺椅上,手里捧着一杯温热的咖啡,望着不远处的玉蓝色大海。海面上太阳的颜色好像要比大都市中的鲜艳几分,阳光也更加温暖刺眼。

看海,是成实很喜欢做的一件事。

看着那与天空连成一片的大海,一艘艘在海面上航行的船只。远方传来的浪潮声,夹杂着附近商贩的叫卖声,像是一首听不清歌词的乡间民谣,让烦躁纷扰的内心都在不觉间平静下来。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成实连忙从躺椅上起身,走到房间入口处,将门打开。

灰原哀正拿着一杯牛奶站在门外,见到成实后,便将牛奶递给了成实,“诺。”

“谢谢~”成实侧过身子,让灰原哀走进屋子,接着喝了一小口温热的牛奶,舔舔嘴唇道:“其实…我还是喜欢喝咖啡。”

“牛奶对身体好。”灰原哀瞥了成实一眼,坐到床边,拿起一本随身带来的时尚杂志翻看起来。

“牛奶不好喝…”成实随手将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

灰原哀扫了眼杯中剩余大半的牛奶,淡淡道:“咖啡喝多了不好。”

“没事。”成实随口应了一句后便懒散地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见状,灰原哀的手一用力,把新买的时尚杂志都揉出了几道折痕,她深吸了口气,盯着成实问:“你喝不喝?”

“我不…”成实刚一睁眼,便被灰原哀冰冷的眼神吓得一惊,连忙改口道:“我…我怎么能不喝呢,刚刚有点热,我放在柜子上凉一会。。”

成实说完话,便拿起了牛奶,在灰原哀的逼视中一饮而尽。

看了眼干净的杯底,灰原哀这才多云转晴,边翻看着手中的杂志边问:“今天上午,你在船上遇到的那个人是谁?”

成实一怔,皱起眉侧过头看向了灰原哀,嘴唇周围残留的一圈白色奶渍令他此时的模样显得有些喜感。

灰原哀的内心并不像表面上一般平静,连翻动杂志的手指都微微颤抖,翻了几次,都没有翻开新的一页,却仍强作镇定问:“怎么…不方便告诉我吗?”

看着灰原哀那副‘心里明明很害怕,表面上却还要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成实既心疼又好笑,心中一动,突然坐起身伸出了双臂。

“呀!”

在灰原哀一声羞怒的惊呼中,成实把灰原哀轻松搂在了怀里。

hohohoho……小哀在怀,成实抑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心里升起一种‘游戏全部通关’的快感,心脏的跳动不由地加快了几拍。

“快放…放开我。”灰原哀感觉脸上一阵发烫,连白皙晶莹的耳垂都染上了一层红晕。

“不放。”

成实将灰原哀搂在怀里,任凭灰原哀如何挣扎,也没有一丝松开的迹象。

感受到灰原哀身体的颤抖,成实低下头,将脸贴在了灰原哀茶色的卷发上。灰原哀的发色很美,和经过药剂护理后的那种光泽与丝滑不同,发丝很软很舒服,带着一股天然的淡香味。

“离我远一点…”灰原哀惊慌地扭了下头,却不巧地使自己与成实的距离又近了几分,头发更是与成实的脸完全贴在了一起。

灰原哀不敢再动,只好语气强硬地重复道:“放开我。”

“一辈子不都放。”成实的怀抱又紧了一分。

灰原哀的身体猛地一颤,随后竟慢慢地放松下来,身体虽然仍与成实保持着距离,但却不似之前一般抗拒。

“那个人是谁…”灰原哀回想起贝尔摩德那危险魔性的气息,不禁地又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将身体往成实的怀里又靠了靠。

“她啊…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