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爆的年下攻/亭舟相望(限)

2021年11月2日13:08:30肉到爆的年下攻/亭舟相望(限)已关闭评论

        

鲇鱼精对那伙人没啥好感,也根本不想掺和进他们的阴谋诡计,不过妖怪的世界是以实力来说话的,他打不赢人家就只有乖乖听话。鲇鱼精打算把拍好的磁带交给那伙人后就跟他们一了百了,于是为增加自己说话的份量,他认真看着摄像头,准备把鬼人甲佐的最末好好拍下来。

        

“不过,没想到居然会那么厉害……”

        

鲇鱼精喃喃自语着。这时候他说的厉害主要是指变成鬼人的甲佐正章。

肉到爆的年下攻/亭舟相望(限)

        

原本只是文弱书生的甲佐正章,在注射了那什么血清后变成半人半妖的鬼人,不但力大无穷,动作敏捷,而且还有连子弹也能挡下来的坚硬甲躯,就算同时对上两位剑豪也几乎没落下风。事实上,那个小女孩般的剑道高手真的差点就栽在鬼人手里,结果桐生和马硬是逆境发飙翻盘,砍断鬼人手腕而稳住阵脚。

        

能斩雷的剑豪那真的是一代天骄的人杰,鲇鱼精其实根本就没指望鬼人甲佐能把他拿下来。一开始桐生和马跟女剑士明显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等他们稳住阵脚,估计像先前那般五五开的局面将很难再出现吧?鲇鱼精冷静判断着。不过得益于常黯之地对神秘侧的加持,鬼人在这里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所以桐生和马他们要拿下大概也没那么轻松。

        

鲇鱼精估计那边大概还要针锋相对地打上五六回合,不过当他把视线重新移回摄像机上时却大吃一惊。他想象中你来我往的激斗并没出现。不讲武德的桐生和马等在鬼人胳膊来得及再生前便发动了抢攻,而且还是二打一的态势!?

        

“太卑鄙了吧?”鲇鱼精不禁咂舌。

        

只见桐生和马抢先以大开大合的豪迈刀法斩向鬼人,纵横交错的刀路几乎切断了鬼人进退施展空间。无法闪避的鬼人只能以身上黑鳞硬抗下桐生和马的斩击,黑鳞被正宗刀锋持继削飞。就算他想抓住和马力竭时机施加反击,但马上又会迎来女剑士的犀利突刺。女剑士的刀法跟和马高度相似,虽然气势稍差,但变招精妙上却仿佛更胜一筹,并且每每都能抓住鬼人动作的空档,从难以防御的死角施以重击。

        

战斗中鬼人的进退全部被桐生和马的砍劈所遮断,而所有反击的企图也都被女剑士所戳断。两人的流畅配合甚至让人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一场预先排演好的演武,而反过来鬼人那边,则彻底陷入被一面倒地压制、甚至蹂躏的境地。

        

“哇啊啊啊……”

        

鲇鱼精情不自禁地打起颤来。他可是经历过豪强并起的战国时代,那时候的豪杰武士也是像这样仅靠着刀剑就把妖怪们压制得抬不起头来。话说在科学文明繁荣昌盛的近代,人类个体的武力精力应该是持继变弱才对,鲇鱼精实在想不透那边的两名强腕剑豪到底是哪里搞错了来到了这个时代?这个问题实在让妖怪蛋痛。 

        

那边的鬼人甲佐住两名剑豪的挟击,一大半是得益于此处常黯之地的加持,不过再怎么加持也终究有其极限。在鲇鱼精操纵着摄像机,努力把武斗现场套进镜头的时候,那边的撕杀也理所当然般的迎来了终幕。

        

桐生和马的一记锐利牙突把鬼人胸膛戳了对穿。而几乎同时,如幽灵般在背后浮现的女剑士,一记横斩把鬼人的脑袋给砍了下来。就算再怎么有常黯之地的加持,脑袋掉了也没法再长回去。只见身首分离的鬼人甲佐,全身陡然腾起浓浓黑烟,在数息间便灰飞烟灭,不留余烬——当鲇鱼精好不容易调整好镜头焦距时,看到的正是鬼人灰飞烟灭的场面。

        

“什么鬼!?”

        

鲇鱼精被惊到了。他不过只移到目光几秒钟,怎么回过神时战斗就特么结束了?难道他不小心按下快进键不成?不不,这又不是搞笑漫才,哪来的快进键……鲇鱼精摇头吐槽着,突然间觉得有些胆寒。他从来都是胆大妄为的妖怪,因为胆小懂得趋利避害,所以才能活得比谁都长。

        

不用说,眼前的桐生和马,还有他搭档的那名厉害女剑士,都被他划到“尽量不要去招惹”的人物中。这时候鲇鱼精已萌生退意,下意识地看向手里的摄像机。幸好总算拍到鬼人跟桐人和马打斗的场景,这样交上去也能勉强应付过去。

        

心中有了主意的鲇鱼精,关掉摄像机悄悄向着湖边退去。既然甲佐正章已经从世界上消失,那他也就没必要再掺和进这档破事里了。凡世中知晓其存在的人原本就没几个,他要藏起来,桐生和马也未必拿他有办法。这处常黯之地虽是神秘侧的乐园,对人类来说却不是什么好地方,他桐生和马就算再厉害还能住在这里不成?

        

鲇鱼精边警惕着远处的桐生和马,边向湖中退去。他的半条腿已经沾以湖水了,突然却瞥到桐生和马旁边的女剑士。或者确切的说,是女剑士手中的日本刀,顿时忍不住咦了声。

        

**

        

“断时晴雨出问题了?”和马惊讶望向晴琉。

        

“不是出问题,倒不如说,不知怎回事用起来突然变得格外顺手了……”晴琉努力组织着语言。“以前用不出的招式,现在突然可以很顺利地用出来。招式跟招式之间的变换也流畅了许多,就好像……嗯,断时晴雨自己配合我施展一般?”

        

“是这样吗?不过说实说,你刚才确实也是相当超常发挥呢。”和马闻言不禁皱眉。

        

能那么快摆平鬼人甲佐,一大半原因是晴琉的犀利配合。那呼吸一致的流畅感和仿佛骤然提升好几个段位的剑法,他还以为那都是词条加持的结果,但听晴琉说起来似乎又不完全是那么回事。和马瞄向晴琉头顶,只见龙飞凤舞的词条上确实有光煌流转。词条的加持作用是肯定有的,但这般近乎脱胎换骨的改变,恐怕还有别的因素。

        

和马目光移到晴琉手中那把断时晴雨上,突然咦了声。

        

“咦?有电?”

        

不是错觉,他真的在断时晴雨的剑身上看到一抹电光哧溜闪过。不过电光一闪即逝,当他再定睛望去时,断时晴雨又恢复成了寡淡无奇的模样。

        

这把刀,该不会也是灵刀吧?和马禁不住怀疑着。这个世界上由名匠集天地精华打造的刀剑,有时候确实会蕴含非同寻常的灵性。他自己的正宗跟村正便是两把性格迵异的灵刀,不过他跟晴琉交过手,那时断时晴雨并没显现出类似灵刀的迹像。

        

“……你听到刀鸣了?”和马跟晴琉慎重确认着。

        

“没有啊。”晴琉摇摇头,也是满脸疑惑。

        

“算了,等回去后问问玉藻,说不定她知道答案。”神秘侧的事情有家里狐狸当顾问,不了解情况的外行人就算再怎么想也没用,于是和马摇摇头把这个问题暂时掠过,然后把目光移到前方栈桥处。

        

栈桥上有鬼人自焚后留下的一堆灰烬,另外灰烬中还有一块被烧乌黑的金属表。那块表毫无疑问是甲佐正章的所有物,拿去检验说不定还能查出DNA什么的。不过和马也不太确定,一来这个时代的基因检测技术还比不上他来的那个世界,二来看甲佐正章最后变成的那鬼模样,谁知道他的DNA还是不是人类的序列。

        

这个世界可是有神秘侧的,和马不知道是否这个原因,感觉世界线好像和他所熟悉的另一端有所偏移。至少在那端的世界上,可没有这种能让普通人突然变身超级塞亚人的玩意儿。当然电影上可能有,不过那东西毕竟只是艺术夸张,而刚刚他可是真真切切地斩了个半人半妖的恶党。

        

甲佐正章此刻已灰飞烟灭,那么问题就留下来了。到底是谁,以及用什么手段,还有为什么把他变成那模样的?这里面可供深究的东西太多太多,给和马感觉就像好不容易抓到根绳子,但扯过去时却发现其背后连着亚马逊森林一般。而且现在绳子还特么断了?这特么连怎么下手都彻底不知道了。

        

“不行,线索太复杂了,我得捋捋……”

        

和马干脆席地而坐,闭目冥思起来,反正有晴琉在身边戒备,不用担心会被偷袭。

        

高田警部和甲佐正章等人相牵连的日向公司,利用洗脑术操纵人心、谋财害命等系列事件,应该说随名主谋两人的接连伏诛,大致上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直觉上,和马更倾向于把今次变异鬼人跟日向公司分开来对待。因为高田明显没跟神秘侧有联系,而甲佐就算跟神秘侧有交流,大概率也只是跑腿龙套的角色。像这种让普通人突然变身凶暴鬼人的末日项目,怎么看都不像是他有资格参与的。要是甲佐正章手里真的握着这样的王牌,那他当初根本就不用去跟高田搞那些下三滥的洗脑了。

        

基于这些理由,和马判断洗脑犯罪的日向公司和神秘侧的鬼人变异应该是两起各自独立的事件,甲佐正章不过是偶然在其中充当了跑龙套的角色,并且最后还被当成牺牲品拿出来献祭了。追着甲佐正章踏足常黯之地的他,理论上说应该是“偶然”掺和进这个目前还不知底细的阴谋中——说实话,和马不太相信真的是“偶然”。穿越以来他撞上大小事件的机率几乎能跟传说中的死神小学生相媲美了,至于前阵子得到的那个新词条,更让和马确信这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老天爷的安排”。今次这么轻易就踏进新的事件,大概率也是天道词条的加持,和马几乎都能看见“替天行道”几个字在背后闪闪发光了。

        

“诶诶,横竖又没薪水可领,我高兴个啥啊……”

        

冥想中的和马摇头苦笑出来。不管怎么说,这番整理让他思路清晰了不少。高田甲佐先后伏诛,日向公司的事件到此结束。今次的鬼人变异可以看而是来自神秘侧的新课题,而背后牵连的势力跟实力恐怕遥遥超出前者。至于要如何调察,目前只有落到此处常黯之地上。

        

从福址科技开始,和马便频频跟神秘侧接触,玉藻为预防万一给他灌输了许多神秘侧的常识,其中就有不少是关于常黯之地的。和马皱眉回忆着大妖狐教的内容,突然间耳边却捕捉到一轻微的声响。那声响类似于微型马达的转动,若是放在东京街头大概不会引起他的注意,但这里可是常黯之地!

        

和马眼睛微微睁开条缝,以余光瞄向周围,只见晴琉手持断时晴雨在三步外戒备,而离她稍稍后面的位置,也就是栈桥隐蔽的角落有一道微弱的反射光。那距离在手枪射程之内,用“黑龙”也能够得到——

        

和马睁开眼睛对晴琉招招手,受被招呼的晴琉侧身望过来,那角度正好遮挡住远处的反光。和马抓住那瞬间拔出内胁的手枪,朝着闪光点三发点**准射出。栈桥角落响起惊惶叫声,随即一黑影猛跃出来,已摆好架势的和马猛然踏步放出黑龙。沉重剑鞘宛如咆哮黑龙般射向空中的黑影,不过在挨到对方的瞬间便莫名侧滑了出去,远远跌向湖中。

        

“打歪了?”

        

和马错愕着,他的黑龙用得已是相当熟练,打歪的情形应该不可能出现。不过打歪归打歪,那招凶猛黑龙貌似还是把隐蔽者吓得够呛,对方从空中斜斜掉落下来,噗通一声拍在前面栈桥上。

        

“什么人……咦呃!?”

        

晴琉威风凛凛的喝问在途中变成惊叫,和马抬头望去,也露出不输给晴琉的错愕神情。

        

那暗中窥观又被他轰出来的,是一四肢粗短的矮胖人形。只见那矮胖人形身着跑错片场般的贵族华服,脖子以上却是扁圆扁圆的鱼脑袋,并且手里还拿着一台小型摄像机。如此多的元素以格外不着调的形式组合成一近乎荒唐的形象,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和马也是愣了半刻钟才反应过来。

        

“……鲇鱼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