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虐H强迫/一锅乱炖全文

2021年11月1日08:26:22NP虐H强迫/一锅乱炖全文已关闭评论

       

这个提醒实在让孟丹枝觉得突兀。

        

她平时都会戴戒指的, 一来是习惯了,二来是的确可以起到挡桃花的作用。

        

起码现在和她表白的学弟没有了。

NP虐H强迫/一锅乱炖全文

        

毕竟B大同学们嘴上不相信她订婚了,有未婚夫, 实际上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更何况,孟丹枝自己都承认了。

        

不管如何,反正她反驳回去:【宴京哥,你这句话是在说你自己吧。】

        

他不戴的时间可比她多的多了。

        

虽然情有可原。

        

周宴京:【我们。】

        

他没有否认。

        

孟丹枝觉得这个回答蛮有趣的, 正打算回复他一张现拍图,她今天可是戴得好好的。 

        

电话却突然来了,是周宴京打来的。

        

“今天是自己回来?”周宴京问。

        

“嗯。”

        

而且本来公寓和店距离就不远。

        

孟丹枝转了话题:“宴京哥,你说的出门在外,是出哪个外啊,我不知道。”

        

她明知故问。

        

周宴京嗓音清沉:“出了家门。”

        

孟丹枝忍住笑,问:“那你现在戴了吗?”

        

周宴京:“戴了。”

        

“真的?”孟丹枝没想到, 因为他之前说上班不好戴, 现在距离他下班也才几分钟而已。

        

“骗你做什么。”周宴京轻笑。

        

孟丹枝一时语塞。

        

周宴京已经开口:“你呢?”

        

孟丹枝:“戴了……”

        

周宴京:“没看到。”

        

孟丹枝立刻反驳:“我也没看到你的。”

        

周宴京随口:“视频?”

        

孟丹枝立刻瞄了眼许杏,“不要。”

        

他今天好不对劲,戴个戒指而已, 怎么还主动要视频的, 像是在跟她郑重讲一样。

        

戴就戴了呀。

        

“为什么今天不要去接?”周宴京再度开口。

        

“我今天上了热搜。”孟丹枝有点小炫耀的意思:“有不少人过来店里……人多眼杂。”

        

人多眼杂?

        

周宴京眯了眯眼:“懂了。”

        

孟丹枝丝毫没察觉他的“懂”是另外一个意思:“所以今天晚上我自己回去。”

        

周宴京嗯了声, 没表现出什么情绪。

        

车里的蒋冬耳目清明, 第一时间判断出——

        

夫人不要接,司长不乐意了。

        

但这不乐意,没人看出来。

        

“我看到你的采访了。”周宴京忽然说。

        

孟丹枝立刻弯唇:“那你看到有点迟了,上午就出来了。”

        

周宴京听出她的欣悦, 微微一笑:“不迟,刚好看到一些很有意思的评论。”

        

“是吧, 网友们都在夸我。”

        

她这会儿声音甜甜的,和他炫耀一般。

        

周宴京垂眼:“对。”

        

孟丹枝哼哼:“对了,何记者说晚上还要看新闻的,你公寓里都没有电视。”

        

周宴京:“怪我。”

        

孟丹枝:“算了,反正手机也能看。”

        

这个她并不是多要求,只是顺便埋怨一下周宴京。

        

挂断电话,孟丹枝坐了会儿,将自己的手拍了张照,发给周宴京:【没骗你吧。】

        

她等着他的回答。

        

“叮”一声。

        

周宴京:【图片】

        

他也发了照片。

        

背景很明显是在车里,十分常见的男人的拍照方式,他的肤色有些冷感白,在深色的西装裤上格外明显。

        

指骨上那圈素色微微闪着光。

        

“老板!”

        

孟丹枝立刻锁屏手机。

        

许杏正在柜台外,脑袋挤过来:“看什么呀,这么入神,是不是周师兄啊?”

        

孟丹枝故作镇定:“你又知道了?”

        

许杏摇头晃脑:“我还有不知道的吗,老板,我就没见过你和谁打电话这么开心。”

        

“和你说我也开心。”孟丹枝说。

        

“不一样。”许杏一本正经:“你会和我炫耀吗?不会,你只会很温柔地说,不是这样的。”

        

她没法描述出来。

        

但如今的孟丹枝和之前单身的状态不一样。

        

孟丹枝对着手机屏幕照了照自己的模样,她看不出许杏描述的,但她不会说假话。

        

真的不一样吗?

        

那么明显?

        

-

        

孟丹枝和许杏说完,都已经过去几分钟,忙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回周宴京的微信。

        

她打开,想了想。

        

【今天宴京哥很乖嘛。】

        

周宴京会不会一下子恼羞成怒啊。

        

可惜孟丹枝没那个时间去琢磨他在想什么,因为孟照青来了电话:“枝枝,我看到新闻了。”

        

“爷爷也看到了吗?”孟丹枝笑问。

        

“对。”孟照青也笑:“你在视频里好乖。”

        

“……”

        

这个词她刚刚才用在周宴京身上。孟丹枝怀疑周宴京听到的感觉可能和她此刻的感官是一样的。

        

“今天晚上六点半,宁城卫视也会放这个,你记得要让爷爷看,一定要看的。”

        

孟照青:“好。”

        

说了几句后,他才开口:“爷爷的体检单这个月拿到了,有一点点高血压。”

        

孟丹枝蹙眉:“爷爷也不吃什么呀?”

        

“年纪大了,患上很正常。”孟照青说:“还好,控制好就行,所以嫁妆那个事我没说,等结果出来再说。”

        

“这样更好。”孟丹枝松了口气。

        

没出结果,说不定爷爷也得念着想着。

        

孟照青:“我估计就在最近了,到时候你和宴京一块回来,你在比较好点。”

        

孟丹枝:“行。”

        

她也有一段时间没回去吃饭了。

        

不过这两天大概是没时间了,她得和工厂交流秋冬旗袍,又加上热搜的事,得好好经营账号。

        

还有周宴京那几十条领带……

        

孟丹枝粗略一算,这整个月她都要忙。

        

“照青,你是不是在和枝枝说我?我让你不要说,你还说——”孟教授的声音忽然出现。

        

“没有,爷爷你听错了。”

        

“我耳朵好得很!”

        

孟照青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