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水宴h&过度侵占

2021年11月1日08:15:51奶水宴h&过度侵占已关闭评论

        

陈星河留在秘境修炼,神魂则跨越夺舍通道,回到王晋这里。

        

昨天王晋与蒋泉大醉,二人预定歇息一天再战。

        

暗中眼线自然看得死死的,不过王晋本身未动,不惧神识在屋外扫过。

奶水宴h&过度侵占

        

这个时候他醒来,舒筋活血打了一套刚柔并济拳法。

        

不知道这套拳法是从何人记忆中学得,陈星河发现时间一久,自己开始忘却,无法记住每个夺舍之人的人生细节,这太难了!

        

忘却也好,兼顾太多,感觉脑子迟早要崩,还需忘却更多,记住那些紧要本事就好。

        

忽然,心头一动。

        

陈星河暗自欣喜,小宝安全了。

        

侍神与他之间有着心灵感应,虽然这种感应受到距离限制,却真实不虚,可以信赖。

        

小宝安全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婵儿拿到了它。 

        

目前无法发挥作用,毕竟那座山上遍布大阵,连环阻隔之下很难往来,小宝也做不到。

        

所以要等机会。

        

小宝拥有一根灵器飞针,关键时刻或可发挥神效。

        

要知道这根灵器飞针是瞎掉一只佛眼换回来的,伤后用数种珍贵无比的清目灵液清洗,佛眼未能复原,可见伤害之深。

        

陈星河差点儿死在这根飞针下,以其神速尚且防不胜防,其他人想要防住更不容易。

        

将此宝放在罗婵儿身边加以守护,他才觉得放心。加之小宝跟在身边多年,颇通灵性,可以为婵儿解闷。

        

“兄长快起来,出大事了,月蛾宗和日蛾宗提前开战,那些元婴修士早在昨天就走了,金丹修士天不亮也去迎战了,目前集安寺内只有咱们这些筑基修士。”蒋泉急匆匆跑来,现在才得到消息有够迟钝的。

        

陈星河挥手开门,不甚在意说道:“日蛾宗主动进攻,如果不能速战速决,会被月蛾宗拖入泥沼慢慢僵死的。孤注一掷有孤注一掷的好,也有孤注一掷的坏,就看他们两家谁气运强了!”

        

“哥哥说的在理,虽然我们依附于月蛾宗,却终归不是月蛾宗之人,只需坐看龙虎相争即可。”

        

“对,坐看相争,看看这里面有没有机会让我们发展壮大,你这些天做的不赖,不过与那些纨绔子弟交往不可掏心掏肺,就怕他们黑起来无所顾忌,平常意义上的规则对他们无效。”

        

“正要与哥哥商议此事,我也发现了,这些混球不好约束,搞不好就会捅娄子,我一心谋求发展壮大,可没有时间为他们擦屁股。”

        

“是这个道理,刚开始时这些人或许可以成为助力,一旦有了成绩,他们将成为最大绊脚石。”

        

二人商议起来,陈星河最终还是将隐门推了出来,决定建立明暗两套系统,明面上这套体系随时都要打散重组,沉淀多次转为暗面,这样就不必在意那些二世祖瞎折腾了。

        

甚至他们折腾还是好事,故意爆雷去芜存菁,借机筛选出合格人选来。

        

蒋泉只觉此等布局可谓雄韬伟略,欣喜得不能自已,感觉跟在大哥身边,每天都在飞速成长。

        

陈星河这般建议就说明已经决定扎根了,而且还是往深里扎。

        

聚集在此地的商家急了,日月双宗你们斗你们的,别把我们捎带进去,天晓得日蛾宗会不会打过来拿大家开刀。

        

商人趋利,修真界的商人没有任何不同,做买卖如果把性命搭进去,那得多亏?

        

陈星河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谁想一只纸鹤飞了过来,写着两个字:“动手!”

        

他立刻急了,动嘛手?动你个头呦!让王晋安安生生当细作不好吗?非要闹一个鱼死网破。

        

爱谁动谁动,他这里不动。

        

不到一个时辰,各处庵堂陷入混乱,确实有商人遭到血洗,身上财货不翼而飞。

        

这个时候,许多商家联手自保。

        

外面乱成一锅粥,蒋泉带着一众手下聚集在大哥房间中,他现在视王晋为兄长。

        

陈星河捏紧拳头,他的神魂何其强大?每时每刻都能听到动静,知道形势越来越混乱。

        

眼见这帮商人真不顶事儿,他率先站了起来,面色凝重道:“跟我走。”

        

“保护公子。”蒋泉身边之人立刻警惕起来,将法器朝向王晋。

        

“你们反了?这是干什么?”蒋泉大怒。

        

“我们在保护公子,主母早就查到,这个姓廖的实际上是日蛾宗安插到金霜城的细作,他的真名叫王晋。”

        

“胡说。”蒋泉一万个不信。

        

陈星河扫视一眼道:“我确实叫王晋,不过是一个身份罢了,想要查清并不困难,你们说我是日蛾宗奸细!那好,看这一式。”

        

轰然间,剑光点点,恰是月蛾宗嫡系剑典。

        

点点刷刷,寒星尽透,看得这些护卫一愣一愣的。

        

“看明白没有?你们敌得过吗?是不是花架子一看便知,跟我去密道,老实说我懒得管日月纷争。至于我王晋的真正出身,你们不够资格知道。”陈星河甩下话就走。

        

蒋泉到底这段时日不是白过的,最先醒悟过来:“蠢货,大哥想要对我不利,我早就死了。”

        

他推开众人“噔噔噔”追了上去,其他修士赶忙跟上。

        

外面乌烟瘴气,很多地方开始熊熊燃烧。

        

日蛾宗这个时候发动,显然以破坏为主。

        

如果真的灭尽此间商人,对于月蛾宗的威信确实是一种极大打击。

        

陈星河轻车熟路,带着大家七绕八绕来到一条深巷,踢碎一块砖头,前方石壁立刻收缩回去。

        

“密道?果然有密道?”

        

“走吧!混乱与我等无关,外面爱怎么闹就怎么闹!闹得越凶,机会越大,蒋泉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蒋泉浑身颤抖,激动不已!他记得大哥说过,局势稳定,只能徐图缓进!一旦局势出场剧烈动荡,人心浮躁,正是收服混混青皮大展宏图机遇!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的好时候来了!”蒋泉迈步而入。

        

陈星河不单单知道这一条密道,所有密道他都知道,只要往洞里一钻,天王老子都找不到他。

        

金霜城众人刚开始时心存芥蒂,等到进入地下避难所,再联想王晋之前施展的剑道,不由得肃然起敬!

        

敢情这位爷是双面间谍,看他与公子作为,未来或许能够成就一番大事,这种人物连月蛾宗和日蛾宗纷争都不放在眼中,是枭雄啊!

        

大家想多了,有人动了依附之心,陈星河自然来者不拒。

        

他现在想的是,既然没有办法带走罗婵儿,那就将日月双宗踩在脚下,一切的一切都将翻转。